主耶和华啊,我在这里

崇高的呼召
 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对于“号召”这个词都非常的熟悉.六十年代多少热血青年为了响应党的号召,到广阔的天地去,接受贫下众农再教育,毅然决然离开父母朋友离开大城市到祖国的农村边疆去,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是被骗了的那一群.多少的悲剧触目惊心,不堪回首.

八十年代,几乎所有的中国家庭又接受了党的号召,只生一个光荣.这一回响应不响应由不得你老百姓,你听也得执行,不听也得执行,这是国策.于是,又是多少不寒而劣的悲剧.所以,当人听到号召这个词大概只有害怕的份了.恐怕又有什么灾难要降临了.

 对于大多数的中国人,号召这个词是非常熟悉的,但,对于有个词叫做“呼召”却是相当的陌生了,甚至闻所未闻。

信耶稣以后,有一次,听教会的老传道人谈到,她年轻时候,神如何呼召了她,那呼召是非常的明确和奇妙的,我完全听不懂,实在有些纳闷。那又是什么?只听过号召,哪又什么呼召的?

当有一天上帝的呼召临到我的时候,我才明白,那是来自天上的声音,呼召,那是天地的主,万王之王给他仆人使女的珍贵礼物。

奇妙信主
   和所有的六十年代少年儿童一样,我曾经举手宣誓“我要为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今天,我立定心志,要向全世界传扬耶稣基督的救恩,20年的信主历程,充满的是奇妙和恩典。
   六十年代,我出生在中国一个江南小镇,那一年,正好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的第一年,打到帝国主义反对派,破四旧,消灭迷信运动轰轰烈烈,父母都是老革命,家中从来没有任何宗教影响,从60年代到70年代,“基督徒”“信耶稣”这些词,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自然也就从来没有人向我传讲过上帝的事。奇妙的是我从小就知道有一位“上帝”,只是,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我一直在心灵深处默默的寻找着他。

13岁,我随父母亲生活在浙南山区,有一天,听收音机,无意中听到一个声音,特别和我们国内的普通话不一样,有个女子在朗读,我立刻就知道了,这一定是讲述上帝的。可是,上帝到底怎么才能找得到呢?
  86年我考入电信局﹐去浙江电信技工学校接受报务员的培训,有一个星期日独自出去逛街,无意中看见一条小巷子口,贴着一张纸------基督教堂。

“啊,我找到你了,上帝就在这里”,我沿着巷子去寻找上帝,一直到巷子的尽头,有一间农民房子,很小,周围堆满了农民的农具,地上还有一些稻草。房间里,摆着十几张毛竹做的小凳子,只有一位老太太在扫地,她看我一眼,也没有和我说话,我打量着小房间的四周,发现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破旧的墙壁上,帖满了很多句子,这些句子,绝对不是“干革命”的标语宣传,当然,我也不知道是圣经经文,只觉得和大街上,从小看大的许多宣传特别不一样,这些句子特别神圣。其中,我对“十条诫命”很有兴趣,读了又读后,  我就跟在扫地的老太太说“我也是信上帝的”,可能是担心她听不懂我的普通话,我边说,边用手指指墙上的经文。老太太露出惊喜的笑容。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jiangdao/3473.1-yehehua.html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