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神(上)

经文:约21:1-24

“那时,耶罗波安的儿子亚比雅病了。(王上14:1)

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故事,是任何对旧约,或对宗教感兴趣的人,都无法轻易忽略的。我们甚至可以说,一个人若不明白耶罗波安的故事之意义,就很难理解列王纪和历代志的教训,因为他的故事在旧约中一再被提起。许多君王的事迹记录,都是以这句经常出现的话作总结,“因他行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王上16:26)我们如果不知道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就无法明白这些人的事迹。

要分辨清楚他所犯的罪,就必须回到列王纪上头十二章。由于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的愚昧,以色列百姓分裂成两个国家,后来被称为以色列和犹大,或南国与北国。有十个原先受扫罗、大卫、所罗门统治的支派,在耶罗波安的领导下叛变,自成一国,称为北国。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是他们的领袖,一旦他们分裂出来,他就成了他们的王。因此耶罗波安是以色列这个分裂国度的第一个王。他建设了一个叫示剑的地方,就定居在那里。但他立刻面临了一个难处:他发现百姓已经习惯上耶路撒冷的圣殿敬拜神,如今他们似乎仍打算这样作。耶罗波安看得很清楚,这种情形若继续下去,早晚他会失去民心,甚至失去他的王国。他决心未雨绸缪,就铸了两个金牛犊,一个放在伯特利,一个放在但。然后他诏告百姓,从今以后他们没有必要再长途跋涉到耶路撒冷去敬拜神,因为这样“实在是难,指道路迢迢,舟车劳顿。他又建了一个殿,并设立祭司,定下节期,鼓励百姓向金牛犊献祭,就像他们从前在耶路撒冷献祭一样。那就是“耶罗波安所犯的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王上15:30),旧约经常提到这一点。

我发现列王纪上第十四章记录的这件事,在了解人类性格上,尤其饶富意义,发人深省。单单根据他儿子亚比雅得病这件事,我们就能明白另一件多次被重复提及的事件。我们在此处真正看见了人类对宗教的态度。若要对耶罗波安有完整的认识,我们必须先将两次事件合并起来看。

第二个事件(即耶罗波安儿子得病的事)有许多吸引人的地方,值得我们留意。从纯粹戏剧和人的角度出发,这是一个生动的故事。第一节很简短,“那时,耶罗波安的儿子亚比雅病了。它本身蕴涵了很丰富的戏剧性。从人的观点看,它何等有趣又可悲。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可以同时揉和两种完全相对的个性。每一个人里面都藏着一颗柔软的灵,即使最心硬、最残酷的人也不例外。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是一个乖僻暴戾的人,你绝对不会指望在这种充满暴力的人身上找到一丝柔情。但此处却泄了他柔软的一面。他是一个好父亲,深爱他的小儿子亚比雅。孩子的病痛,促使他作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我们或许可以在此稍微停留,对这一类人作进一步的分析……这些铁石心肠、穷凶极恶的人,有时候也会对孩童或妻子,甚至马、狗等动物,显露惊人的感情。这岂不是证明了有关堕落的教义?但我不打算对此多作讨论,因为后头还有更重要的议题待探究。

我要指出的是,这个孩子生病的事实有其重要性,我们若想明白耶罗波安对宗教的态度,就必须将这事和别的事放在一块讨论。简而言之,耶罗波安的立场是,宗教不过是权宜之计。他造了两个金牛犊,不是因他不相信神,而且因他发现宗教可能会让他丢掉冠冕和王国。耶罗波安的罪不在于他成了无神论者,放弃了对神的信仰,乃是在他虽然相信神,却一再故意修改、更改神的命令,以安抚自己的良知。他并未告诉百姓不要相信神,不可敬拜神。他乃是说,他们可以继续透过拜金牛犊来敬拜神,这样他们就不必千里迢迢跑到耶路撒冷去敬拜。后来以色列人开始拜偶像,但这与“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完全不同,他的罪是违背了神有关人当敬拜祂的命令,而擅自作主,用自己的方式取而代之。他觉得神的方式不适合他。然而一旦他的儿子患病,他就开始转向神求救。他在忧心如焚的情况下,终于作了一件正确的事……打发人去见先知。平常他并不需要神,至少他这样认为。但在危急时刻,他终于需要神了。宗教对他而言,纯粹是为了个人的方便。这种态度固然奇怪而特别,却也相当普遍。

耶罗波安是圣经中一个绝佳的例证,足以代表今天成千上万的人,不仅是教会外头的人;很不幸的,许多教会里面的人也身列其中。罪人犯罪的方式不足而一,此处是一个特殊而明确的例子。这些人相信神,也渴望得到救恩。他们总是在遭遇难处时转向神。他们经常读圣经,也熟悉圣经的内容。他们相信圣经所说有关爱、怜悯、仁慈的话。他们乐意接受赦免和饶恕的教训。他们渴望进天堂,想要接近神。福音最吸引他们的部分就是神那奇妙的爱。他们对此百听不厌,而且每次听到,都不禁心驰神往。是的,对于圣经这一类教训,他们总是照单全收,但另一方面他们却极力避免和忽略圣经关于真理、公义、圣洁的教训。他们乐于接纳福音的赐与,却不欢迎福音所要求的条件。他们向往宗教,也相信宗教,但这必须照他们自己喜好的方式,所以他们读圣经的时候,就吸收合他们心意的部分,而拒绝剩余的部分。若有人提醒他们登山宝训和福音对伦理的要求,告诉他们基督徒必须像神一样圣洁,基督徒被呼召从世界分别出来,以逃避罪恶……对此他们不但不喜欢听,而且心生厌恶。他们毫不犹豫地指称,这种教训不过是某些人管窥蠡测的结果。他们就像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用自己的方式,而不是神指定的方式去敬拜神,还堂堂打着“神的爱之旗帜。他们到神那里去,只是为了得神的施与----神的爱、怜悯、恩慈、患难中的帮助。一旦神对他们发号施令,他们就立刻掉头而去。他们总是在横逆来临时跪下祈祷,但雨过天睛之后,就忘得一干二净,甚至极力压抑神在他们良知中所动的工。耶罗波安的故事不但描绘了这一类型的人,而且揭露了他们的真面目。让我们来观察以下几点。

1.这种立场对神是一种侮辱

我首先提出这一点,是因为它是整个问题中最严重的部分。如果人类知道这种态度都被神看在眼中,而且必遭报应,他们绝对不敢继续片刻。我们固然无权在各种不同的罪中作分别,判断何者轻何者重,但我们知道那些公然反抗神的无神论者,他们的罪还远不如我们正讨论的这一类人可恶,因为后者口口声声说他相信神,其实却在利用神,以满足自己一些卑微而自私的欲望。这不仅是悖逆神,而且是直接侮辱神。我们可以沿着两条路线来看这种侮辱。

这种态度尤其侮辱了神的良善,因为这显示他感兴趣的不是神,而且神的作为和赐与。他渴望的不是神,而是神的帮助。他寻求的是恩惠,而非赐恩的主。这一点毋须多加解释,因它经常出现在人类的经验里。我们自己对此岂不是很熟悉吗?哪一种人对你的伤害更大?是那个公开反对你,表达对你不满的人,还是那个表面上很喜欢你,声称永远站在你一旁,而最后却显示他根本对你没兴趣,不过是要利用你以谋已利的人?这种事最伤害人。不妨参阅历史、传记和年鉴。那些利用党派、理论或学说,以遂其私利的人,经常被视为无赖,最为人所不齿。这是最可怕的一种假冒为善。他其实对某种学说或教训并无兴趣,只视其为谋求私人利益的手段;一旦目的达成,就立刻弃之如敝屣。历史对这种人的谴责不遗余力。若是针对个人,伤害尤其可观。真理固然神圣,人格更为可贵。真理不具人性,所以不会受伤,但人性是敏感脆弱、不堪一击的。这种无赖踩在别人头上以遂个人利益,其无耻卑鄙,实非言语可表达。他所利用的对象越位高权重,其罪就越大。例如背叛君王,往往是死罪。那么如此对待神的人,又该当何罪呢?答案是无庸置疑的。你若只在有需要时转向神,利用祂来满足你个人的目的,这对祂是莫大的侮辱。

这对神的圣洁也是一种侮辱。这一点在现今尤其值得强调,因为人们喜欢以神的爱作借口,来为自己辩护。他们说,神的爱可以遮掩一切。他们拒绝道德和伦理教训,认为神话语中的命令和法则未免太狭窄了。他们只接受福音中有关救恩的教训,而将其余部分搁置一旁。如果他们接受整个教训,只是未能付诸实行,并对此深感内疚,这并不涉及到侮辱。他们认识到神的圣洁;由于他们为自己的失败懊恼、悔改,这本身证明他们承认神的圣洁。

但今天许多人的立场并非如此。他们未认识这教训,并且拒绝承认。他们的问题不是在未能实践,而是根本拒绝承认。他们寻求的是依照自己意愿打造的救恩。这对神的圣洁不啻是一种侮辱,因为他们真正相信的是,不论人是否圣洁,神都能拯救。他们把神描绘成祂一心要赦免我们的罪,至于是否救我们脱离罪,是否使我们成为圣洁,祂就无所谓了。换句话说,他们以为神和他们一样,对罪抱着漫不经心的态度;在神眼中,罪并不是一件令人深恶痛绝的事。他们甚至认为,神在律法和各种诫命中所说的并不能当真。他们的观念里,整个救恩计划就是神的爱,这爱容许他们继续活在罪中,而不必担心因罪受罚。他们利用神的爱来玩弄神的圣洁。这不仅侮辱神的圣洁,而且实际上是在暗示神的性格中也含有不道德的成分。

你是否想过,这种玩弄宗教、利用神的爱谋利的态度,是完全忽略了神的义和圣洁?你不妨自问:你凭什么说,神的话语有一部分重要,另一部分不重要?难道神指定你来论断吗?难道你是主人,神是木偶,任由你操纵利用?我还情愿你声称你不相信神,这总比你口里说相信神,却侮辱祂,只接受祂的启示中合你心意的部分,而拒绝那些要你像祂一样圣洁的命令好得多。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jiangdao/54379.1-liyo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