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一)

我们先来看民数记的书名,希伯来原文圣经都是以书卷开头的几个字当做书名,原文书卷开头是“耶和华说,所以希伯来书名就叫做“耶和华说。但是,希伯来文圣经译成希腊文时,他们必须取个新的书名,于是取名叫“Arithmoy。你们应该猜得出这个希腊字的意思,因为英文的“计算这个字就是从这个字而来的,所以这卷书就叫做“民数记,应该是因为头尾都是记录人口普查。我不知道人口普查这个英文字的复数是什么?反正有两次人口普查就对了,一次在民数记开头,一次在结尾。两次普查,都是为了军事目的,也就是为了方便他们征兵,所以只计算二十岁以上、适合作战的那些男丁。两次普查的结果,男丁人数都在六十万左右,所以可以知道以色列的总人数超过两百万,如果把妇女和二十岁以下的孩子算进去,总人数大约是两百多万人,其中六十万个男丁可以作战。

我常常用二十岁以上战士的数目来衡量教会有多强壮,这个教会有多少二十岁以上能为主作战的男人呢?我们不妨用这个方法来衡量教会的属灵作战实力。

来看看这里的人口普查:第一章人口普查的结果是六十万零三千五百五十人,这是离开西奈山时候的人数;在书的结尾又做了一次普查,结果有六十万零一千七百三十人,男丁少了一千八百二十人。但是你要记得,这两次人口普查的中间,间隔了四十年之久。

民数记这卷书引起很多话题,但是这卷书是在讲数目,计算数目没有什么不对,每个渔夫都会计算数目,所以五旬节那天有人在数人头,两千九百九十七、两千九百九十八、两千九百九十九、三千。

计算数目没有什么不对,牧羊人必须数羊,渔夫必须数鱼。你们都听过一个独臂渔夫捕到大鱼的故事,渔夫和牧羊人计算数目是很正常的事。计算数目没有什么不对,除非动机是出于骄傲。当初大卫王就犯了这个错误,大卫王在打胜仗以后才来清点人数,其实他应该打仗以前就清点。耶稣说:上战场打仗前,必须先坐下来算算看,算算自己手下的兵有没有多过敌军。以色列人在作战前先数人头,和敌军交战以前先算算自己有多少战士。

很多人质疑说,实际的人数并没有那么多,说以色列后来在君王统治下人口只有一百三十万,又说申命记说以色列人的数目比迦南人少很多。迦南人的数目到底有多少?好几百万。他们说当初只有七十个人来到埃及,不可能生养出这么多子孙,而且这么多人不可能在西奈旷野生存,那里没有够大的河谷给他们容身。所以有很多人驳斥民数记的内容,但是圣经就是这么说,还是一句老话:你必须做个选择,你到底要信还是不信?我相信上帝无论要让多少人存活,祂一定都办得到,因为祂是上帝。

你看,间隔四十年,人数仍然差不多,四十年后只相差了一千八百二十人。总人口两百多万人当中,有六十万个战士。以色列家在埃及的四百年间生养众多,从七十个人的大家族变成了两百万人。四十年虽然是十分之一的时间,但是四十年间人数却没有增加,其中有一个支派少了37000人,而另一个支派多了20500人,这样就打平了,所以四十年后的人数跟四十年前一样,可见上帝没有赐福给他们。因为上帝赐福的地方就会生养众多。如果上帝赐福给一个教会,那么教会人数就会增加;如果祂没有赐福,人数就不会增加。上帝的赐福,可以从多结果子看出来。 

民数记中看不见上帝的赐福,也许这是大家不喜欢这卷书的原因。但是我要指出一个重点,民数记结尾的这六十万人跟开头所记载的六十万人,并不是同一批人,其中只有两个人存活下来,他们是例外,这是完全不同的一批人。在那个时候的人,他们的平均寿命是六十岁,一般人通常活不过六十岁,但是摩西和约书亚都活到一百二十岁,那是很不得了的。当时男人的平均寿命只有六十岁,所以六十万个二十岁以上的男人,在四十年以后全都死了,只有两个还在,就是约书亚和迦勒。我们读这卷书的时候,常常没有想到,四十年涵盖的不止一代,一代差不多是三十年。 

偏偏只有两个人存活,这突显出这卷书的悲剧所在,我认为这是旧约圣经中最悲哀的一卷书。也许你认为耶利米哀歌最悲哀,但是从故事的发展来看,这卷书最悲哀。

民数记中有三分之二的内容是本来不该有的,民数记中有三分之二的事件是本来不该发生的,这些事件不符合上帝的目的。上帝根本不想要写出这样一卷书来,但是我们却有这卷书,因为圣经很诚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悲剧在哪里?为什么他们要从西奈山走到加低斯巴尼亚? 

这里是过了南地沙漠后的第一个绿洲,第一个充满生机的地方,也是应许之地迦南的入口。从西奈山徒步走到加低斯只要十一天,只要十一天,不到两个星期。而且本来他们可以吃奶与蜜,不必吃吗哪,不必受苦。结果他们不是花了十一天走到,而是花了一万三千七百八十天才走到应许之地。从地图上来看,这条直接的路径只要走十一天,他们却转离加低斯,经过这个很深的裂谷。这座裂谷一直延伸到非洲,是地球表面最大的裂口。他们经过裂谷,到了对面的以东山地,最后来到摩押。其实约旦河的那边才是应许之地。 

看到这个距离你会想,如果这需要十一天,应该两个星期不到就可以走到这里,但是他们却花了将近四十年,总共是三十八年又几个月,从这里走到那里。为什么会这样?这段路特别难走吗?不是,那是因为上帝没走。上帝一次只走一小段路,然后在每个地方都待很久。因为上帝没走,云柱没走,所以他们也不敢走。上帝把他们的行程耽搁了四十年,祂也把耽搁的理由告诉他们,“我要让你们放慢脚步,直到每个男人都死亡。只留下两个人,就是约书亚和迦勒。这种日子真的很难过,整整一代的人,终其一生无所事事,一辈子在旷野里面,哪里也去不了,他们的人生就这么浪费了,这是非常严厉的惩罚。 

大家设身处地的想想看,如果有人说:你这辈子只是个累赘。你会有什么感受?你什么也不用做,每天只要吃喝拉撒睡,生活没有目标。这种日子毫无盼望,这是上帝给他们的惩罚。 

到底他们在加低斯犯了什么错,才会受罚呢?你如果熟悉圣经,就会知道发生什么事——上帝叫他们进应许之地时,他们不肯,结果错过了时机。人生有些机会一旦错过了,那以后就再也遇不到。这种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不把握,上帝也许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我们需要严肃看待这些机会。 

上帝叫你走的时候,你一定要走;上帝叫你去做什么,你就得照着去做。不然,你可能得一辈子在旷野里兜圈子,哪里也去不了。这种地方很糟糕,什么也不是,不前不后,不上不下,不是世界,也不是天国,既不是埃及,也不是迦南。所以有很多基督徒活得很不快乐,因为他们卡在中间。他们离开了罪,不能再享受罪中之乐;但又没有得到上帝赐福,所以也享受不到蒙福之乐。已经出来却还进不去,这是最痛苦的。有些人终其一生困在旷野,在那里痛苦地死去,浑浑噩噩、一事无成,这是最大的悲剧。 

民数记有三分之二在谈以色列民的这段路程,这根本就是一段冤枉路,所以民数记可以说是神给我们的一本负面教材。感谢主,圣经是很诚实的书,里面如实地记载了他们的成功,他们的美德;也如实记载了他们的失败,他们的败坏。褒贬都有,不光说好话,还会指出过失。 

保罗写信给哥林多人的时候,也谈到民数记,保罗说:“这些事都是我们的鉴戒,叫我们不要贪恋恶事,像他们那样贪恋的;……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10:6-11)

这段话清楚指出民数记的目的。这卷书也许不受欢迎,也许你不喜欢读,但却是很重要的一卷书。因为,如果你不研读历史,就注定要重蹈覆辙。我有一个朋友写了一首短诗说:历史必定重演,别无选择,因为无人肯听。 

特别是读以色列的历史更是重要。如果你好好地读,就不会跟他们犯一样的错误。所以这卷书记录了他们的失败、他们的过错、他们的愚昧。连摩西都犯了错,连摩西自己都没有办法进入应许之地,但是几个世纪以后他进去了。在变像山上和耶稣交谈,但是他等了许多世纪以后才进得去,因为摩西他也做错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们后面会谈到。所以我们才需要读民数记,我们是要从他们的错误中去学习,看见他们所犯的过失,希望我们不再重蹈覆辙,我们也可能犯错。 

在这卷书里,故事叙述和律法交替出现。出埃及记则是前半部全部记载故事和叙述,后半部全部记载律法。这卷书则是交错出现,叙述一段故事、记载一段律法,再回头叙述故事,再写一段律法。 

律法的作者不是摩西,而是上帝。这卷书中从头到尾有八十次说“耶和华晓谕摩西说,接着就叙述一段律法指示他们怎么做。在故事的部分说,摩西遵照耶和华的吩咐,每天用日志详实记载以色列人所行走的路程。摩西还写了一卷书叫做《耶和华的战记》,在这卷书里记录了他们和别族交战的情况,是由人口普查所征募到的战士上场去打仗。 

这是摩西五经中的一卷书,在这卷书里面,故事叙述和律法交错出现。不过,我们现在先来看看这卷书和摩西写的另外四卷书,是否符合他那个时代所发生的事件。摩西带领百姓离开埃及,来到约旦河谷的摩押平原,可惜走到对岸去了。这些事件涵盖了摩西的一生,其中民数记占了很大的一块。以色列人在旷野四十年,大部分记载在民数记里面。请看这里,有红色、绿色、红色、绿色、红色、绿色和红色。红色是代表他们安营止步,停下来的时候;绿色代表他们往前走的时候。所以他们安营、往前走,安营、往前走,安营、往前走。有意思的是,那些律法都是上帝在他们安营的时侯给的,等他们往前走的时候,就看见他们如何违背律法。所以当他们安营止步的时候上帝给他们律法;但是等他们上路的时候,圣经就叙述他们的行为怎样违背了上帝的命令。

所以,就像一个多层的三明治一样。 出埃及记1-11章,记载他们留在埃及;出埃及记12-18章,记载他们走到西奈山;出埃及记19-40章,记载他们待在西奈山;利未记1-27章,他们仍然待在西奈山;民数记1-10章,他们还在西奈山。那段期间都没有往前走,所以记录了很多律法。上帝在他们停步时给他们律法,所以停步是要听上帝的指示,起步是要遵行祂的指示,可惜他们通常没有照做。请看这两者的差别,停步是要听上帝指示,起步是要照祂的指示去做,到了民数记10-12章,他们再度往前走,从西奈山到加低斯是一段十一天的脚程,但是在加低斯发生一个危机。上帝在加低斯说了很多话,记载在13-20章,我们等一下会仔细来看上帝在加低斯到底说了什么重要的话。接下来他们继续往前走,民数记20-21章,从加低斯到摩押,请注意这整段路程只用了两章记载,因为这段路程对上帝来说重要性其实不大,但是这两章里有一些事我们需要知道。最后他们来到摩押安营,来到了应许之地的边界,这是第二次了。他们第一次来到边界时,可是没有进去,现在再次来到边界,可惜他们和应许之地却隔着水势汹涌的约旦河。当初如果直接进去,今天就不会被挡在那里。民数记22-36章,都是上帝对他们说的话,他们等在那里要进去。整卷申命记1-34章都是记载这段止步期间,所以民数记其实往前走了很多,申命记完全没有前进,出埃及记只有前半部在行进。所以这是个清楚的模式。止步的时候上帝就向他们说话,指示他们如何行事为人;但是他们一起步就惹麻烦,走自己的路,而不是主的路。我们从中可以学到很多功课。 

好了,各位,现在我们来看看民数记中的律法。这部分比较无趣,所以我想先讲。然后,我们再来看叙述部分,有些故事很有意思。

现在来看看律法,首先我们看到民数记中的律法都不是关乎道德,还有社会的规范,不是我们所谓的司法、跟犯罪完全无关。出埃及记的律法跟犯罪有关,但是民数记的律法大多是仪式上的律法,跟敬拜有关的律法。摩西律法中,各种不同的律法都混在一起,他们没有区分哪些是触犯社会,哪些是触犯宗教的律法,对他们来讲没有这种圣俗的区别。在他们的观念中,整个生命是一体的。所以无论司法、道德的律法、社会的律法和仪式的律法全部混在一起。现代人很喜欢切割生活,喜欢区分这是犯罪法,那是宗教法。但他们不是这样分的,上帝关心生命整体的景况。 

这卷书中有八十次提到上帝跟摩西面对面,亲口对摩西说话。这是一种很亲密的关系,上帝直接告诉摩西这些律法,摩西和上帝面对面。圣经上说摩西下山回来的时候,他的脸上是发光的,摩西的脸上仍然反映出上帝的荣光。他面对面和上帝亲密地交谈,上帝指示他如何建造会幕等等。上帝对摩西说:我现在要住在百姓中间。但是上帝要下山来住进帐幕的时候,有一个大危险就是:上帝离百姓太近了,百姓很容易不珍惜祂。百姓很容易会觉得自己可以跟上帝称兄道弟,很熟的样子。感觉太熟,就会失去了对上帝应有的敬畏。上帝太靠近他们,会使他们感觉不出罪和圣洁之间应有的鸿沟。这个信息真的跟我们非常息息相关,我们需要听进去。 

当上帝太靠近我们,我们就不会珍惜祂。祂在我们中间,太好了,我们就会轻慢上帝,尤其会忘记祂的圣洁。我们想到祂的慈爱,祂的怜悯,祂的恩慈,祂的良善,却会忽略了祂的圣洁,上帝和我们之间的差别就在祂的圣洁。

各位,民数记中所有的律法,我个人认为,都是为了来帮助他们不要失去对上帝的敬畏之心。我把这些律法分成三种类别,每个人都应当牢记在心。 

第一类律法,要小心;第二类律法,要洁净;第三类律法,要付代价。民数记里面的律法可以分成这三类,上帝在我们中间的时候,我们要记住:第一,来到上帝面前的时候要小心;第二,来到上帝面前的时候要洁净;第三,如果你不圣洁,就要花很多代价。

现在来看民数记的这三种律法。第一,他们安营的时候,必须要非常非常的小心,一定要在上帝帐幕四周的正确地点上面安营。各位,这是摩西书中的命令,每个支派都分配了固定的地点,支派的帐棚跟上帝会幕的入口都有一定的距离。通常来讲,最重要的地点,就是会幕入口的正前方。而最重要的支派是犹大支派,所以犹大支派每次安营的地点,就是在上帝会幕入口的正前方。因为以色列人所等待的弥赛亚将会出自犹大支派,所以犹大支派必须在这里安营,然后其他支派按逆时针的方向以各自的重要性围着会幕安营。 

首先,四个最重要的支派在东西南北四边安营,其他支派再按重要性以逆时针方向安营。十二支派有尊卑高低之分,这种尊卑高低是上帝设立的次序。各位看到,这四个重要的支派,在东西南北安营,是最靠近帐幕的,在角落安营的则比较远。但是,这十二支派的帐棚和上帝的帐幕之间,必须要有利未支派隔在中间,连利未支派都分成三个宗族,每一个宗族也都有不同的位置。摩西、亚伦和祭司必须守住入口,所以他们必须在这里安营。当然会幕有两个入口,一个进圣所,一个进至圣所,由上帝的子民团团护卫。 

各位,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考古学家发现了古代军队扎营的形式,埃及法老如何安置各种军队,像是步兵、马兵等等。以色列人这种安营的形式,正是古埃及军队扎营的位置图,完全符合。摩西读大学的时候,应该很熟悉这个。上帝好像在说:我的百姓就是一个军队,这个军营必须受到严密的保护。 

拔营起行的时候有一点复杂,你需要去读一下民数记。按照律法,有一些支派必须要走在扛上帝帐幕的人前面,其他的支派则走在后面。从外到内,这样起行,按照这个顺序一个接一个地行进。所以到了营地后一停下来,就可以就地安营。整件事有很详细的指示,上帝帐幕的设备分别由谁扛,按什么顺序扛,全部都记录得非常详细,清清楚楚。

上帝为什么要指示的这么详细呢?因为这样做不但很有效率,就像军事行动中,这样的扎营很有效率;而且祂也在告诫我们要小心,在上帝的营中,不容许粗心的态度。因为粗心是很危险的,如果用现代话来说,这就是“随便。上帝不容许随便的态度,但是我们的社会却越来越随便,来到上帝面前的态度也越来越随便,连怎么开始敬拜这种小事都可能随随便便的,甚至根本搞不清楚是不是已经开始了。各位一定要记住,这些都是上帝在告诉祂的子民要小心,上帝就在你的营中,你做事要小心,不要随随便便、粗心大意。所以民数记中有一些律法是惩罚粗心大意的罪,像是在安息日粗心大意是必须处死的,只因为粗心而不是故意但也必须受罚。他们必须在自己的衣服上缝繸子,提醒自己要祷告,要认真地看待自己所起的誓,尤其是向上帝起的誓务必要遵守。 

士师记中,有一个人向上帝起誓说,要把他回家后第一个见到的人献给上帝。结果他先见到女儿,向上帝起的誓务必要遵守。

民数记中有个誓言,附带一个很有意思的条件:如果妻子向上帝起誓,丈夫有二十四小时可以考虑是同意或者不同意。他可以不同意,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有很多基督徒妻子,她们的丈夫不信主。偶尔会有基督徒妻子寄奉献给我们的事工,我每次都会问她们:“有没有先征求丈夫的同意,你的丈夫同意吗?这样做很重要。妻子所起的誓,必须要经过丈夫的同意,丈夫有二十四小时的冷静时间,来决定要不要同意妻子向上帝所起的那个誓。这就是拿出小心翼翼的态度,我们面对上帝的态度要小心。 

第二种律法是要求洁净,营中必须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他们是上帝的子民,所以就算连秽物的处置都要留意。不管大小事都要谨慎,上大号的时候要带把铲子到旷野去,挖个洞,解决以后用土盖住。为主的缘故保持营中的干净,上帝吩咐他们这样做,不止是为了卫生,怕滋生细菌,而是因为祂是洁净的神,所以营中务必要保持干净。 

教会如果肮脏,疏于照顾,这就是侮辱了上帝。上帝藉此教他们想清楚,所以也有律法约束身体排泄物该怎么处理,不管哪种都一样。在他们离开西奈山,进入应许之地前,上帝也要求每一个人都必须要沐浴洁净自己。所以从前的人,会在礼拜天穿上干净的衣服。各位,我们现在不受这条律法约束,不必按照律法规范穿上最好的衣服。但是从我们参加崇拜的穿着,还是可以看出我们内心的态度,了解我的意思吗?当然,上帝是看我们的心,祂要的是我们内心洁净,这比我们的身体干净还来得重要。但是,我注意到那些被撒但捆绑的人,外表常常很邋遢,你有没有注意到呢?可是当他们信主之后,不必别人讲,就会自动把自己弄干净。所以我们从外在可以看出一个人内在的景况,必须先洁净才可能成为圣洁。民数记讲的很清楚,你的营中要保持干净。 

第三是要付代价。罪人靠近上帝要花很多钱,付很多代价。从献祭就可以看出有多么花钱。祭司每一天、每个星期、每个月都必须要为百姓来献祭,天天得在外院的祭坛上献祭;另外他们还有每周一次的献祭;还有每个月一次的特别献祭。献祭这么频繁,那么就要常常宰杀牲畜,这得花不少钱。上帝说:不流血就没有赦罪。赦罪要花很大的代价,感谢主,我们不需要付代价,因为祂已经付上一切的代价。可是如果我们活在从前,就得花很多钱,常常得献上最好的牲畜,还得负担祭司的生活费。 

祭司不用自己谋生计,祭司和利未支派的生活费是由其他的支派负担的。其他支派出钱,请他们维护上帝的帐幕。所以这样做很花钱,必须什一奉献、一般奉献,还要加上献祭,要花很大的代价,才能让上帝住在我们当中。 

民数记里面所记载的这些律法,其实有非常深刻的属灵含意。我的领受是,现在的我们是在一个反仪式的文化中长大的,所以,来到上帝面前的态度越来越随便和粗心大意。民数记提醒我们这样是不对的,我们应该用合宜的态度来到上帝面前。 

举个例子来说,现在我来到上帝面前,亲近祂的时候,已经不必再带羊或鸽子来献祭了。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不用带祭物来朝见神。新约时代跟旧约时代一样,都要带祭物,这里我指的不是十字架。圣经说我们要带着赞美的祭来,要带着感恩的祭来,为什么说这些是祭物呢?你想想看这要付多少代价,各位了解我的意思吗?我们必须要为敬拜预备祭物,我们不需预备羊羔,但是我们需要预备赞美。我很讨厌听到人家说,我这次没有时间准备,所以就让圣灵来带领我们吧。这种结果往往让圣灵很没有面子,如果我们没有好好地准备,就会流于形式。我不同意完全不预备敬拜,也不同意只有一个人预备,我相信每个人都应该预备好来敬拜上帝。 

希望明天早上我们的弟兄带敬拜的时候,大家都预备了祭物来朝见上帝,也许是赞美、感恩,读一段经文或唱一首诗歌。新约圣经说:聚会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诗歌、都有教训、有启示、方言或是翻出来的话。每个人都有,不是说只要等候就可能会有,而是每个人都要带来。预备祭物来进入上帝的院,这是民数记的信息。

请记住,来敬拜上帝的时候,一定要有备而来。我们在敬拜的时候常常得花二十分钟暖身。因为没有事先预备好,预备需要付代价、需要时间、需要想一想。如果我们要按照上帝的喜好敬拜,那就要付代价。我们已经演变成照自己的喜好来敬拜,而不是照上帝的喜好。我喜欢什么?我喜欢诗歌,我喜欢圣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上帝喜欢什么,什么会讨祂喜悦?我敬拜的时候觉得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上帝喜欢,重点是我有没有颂赞祂。我的心哪,你要称颂主。所以上帝在民数记中说:你们要这样颂赞我,要这样敬拜我,要小心,要洁净,要付代价;我是圣洁的神,住在百姓中间,你们必须具备这些态度。 

各位,如果我们这样做,新约圣经说:我们的敬拜就会变成馨香的祭,上帝闻起来会觉得很香。祂从前喜欢闻烤羊肉的香味,我也很喜欢闻,上帝觉得那种味道十分香甜,我们的赞美祭也可以讨上帝喜悦。希伯来书说:我们当感恩,照上帝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上帝,因为我们的上帝乃是烈火。(参来12:28-29)你可能以为这是旧约圣经中的话,其实是新约。我们当照上帝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上帝。 

我们当然可以用最新潮的方式又跳又唱地敬拜祂。但是重点是,上帝要我们怎么敬拜祂?有一点祂讲得很清楚,那就是来敬拜以前要预备好。不只是人到就好,而是要有备而来,我们应该要带来赞美和感恩的祭。 

明天早上我们有机会这么做,好吗? 

各位,下一个单元要讲民数记的故事叙述部分了。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jiangdao/61086.1-a.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