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爸爸是传道人!”

“你爸爸是传道人”,这句话是小时候妈妈经常对我们强调的。她的目的不是要增加我们的自信,而是提醒我们不要犯错,要为“爸爸是传道人”这个身份争面子。尾随着这句话的是:“如果你们不乖,爸爸怎么在台上讲道给别人听啊?”我的父亲从年轻时候就已经是传道人,听说在他20岁的时候,中国教会还未重新恢复,他就与几位年轻人一起学习圣经,到处去传讲福音,也为此受了许多苦。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落实之后,父亲开始在县、市级基督教两会办的培训班里学习,后来再到神学院进修,先后被按立为教师、牧师,并兼任当地基督教两会的负责人。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直是忙忙碌碌的,没有多少时间陪伴我们。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大概一个月只有十来天在家里,其余时间都在外地开培灵会。据母亲说,父亲除了姐姐出生的时候在身边之外,我们三兄弟出生的时候都在参与培灵会。就算是现在年近古稀,他的脚踪依然遍及各地。因此,从小开始,我虽然不太耐烦母亲唠叨“你爸爸是传道人”,但每当远远望着他在台上忘我地传讲圣经真理,下面从几百到上千人专心领受时,我还真是为爸爸是传道人而感到自豪。在母亲的鼓励下,我愿意接父亲的班,做服侍神的工作。1995年,我的生命经历重生,心里的呼召更加明显,强烈的愿望就是为主而活。1997年初,我将自己的心愿告诉父亲,但出人意料的是,父亲拒绝了!我很纳闷,一位已经传道30年之久的父亲,为什么会拒绝自己的儿子奉献己身,全心服侍主?父亲用了晚上几个小时的时间向我解释。原来,父亲经历过教会最艰难的时期,他是在教会群羊无牧时献身于主的。他深深地知道服侍主的美好,但他不愿意儿子也去经历当时他正在经历的苦痛。就在我向他提出要报考神学院的那一年,正是他经历苦痛最多的一年。那一年里,父亲连续四次遭他人诬告,经历无数次被传唤,父亲的头发白了。就在他侍奉生涯的最低谷,父亲不舍得儿子去经历这些痛苦,所以他拒绝我报读神学。当时,我不明白,所以就在神面前祈求他呼召我的凭据,且祷告说:“主啊!你若同意我考神学,就请让我父亲同意,只要他说‘可以’。”几个月后,在家里的一次聚餐中,父亲同意了。十多年后,我才从几位与父亲长期同工的长辈那里得知,在拒绝我报读神学后的几个月里,父亲心里甚是纠结,遂分别找了几位同工商量,问他们:“我儿子想读神学怎么办?”经过长期的祷告,得到多方的鼓励,加上母亲和哥哥的支持,他才同意了。除了为说服我不要读神学时提过外,父亲其实从来不在人前谈论自己所受的困苦……就在父亲受困苦最为厉害的时候,伯父风闻事情的严重性,召集我的十多位堂哥、表哥等开会,要为父亲出头。他们的计划没能进行,是因为伯父打电话征求父亲的意见,父亲说:“不要自己伸冤,交给主,因为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参罗12∶19)在神特别的恩典中,父亲依然如故地服侍主。在那些在人看来的“恶人”因不同原因先后遭遇患难或离世时,父亲不计前嫌,总是第一时间赶去帮助或料理后事,知情者无不敬佩,在教会里流传:“他是真传道人!”而在我的耳边,也不时响起儿时母亲常常和我唠叨的“你爸爸是传道人”。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jiangdao/61321.1-chuandao.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