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钢琴!

一次陪同孩子参加在旧金山举行的“优秀学生(钢琴)汇报演出,我发现自己好像回了国——举目望去,全是华人的孩子。那些白人、西裔或黑人的小孩,只能算是“少数族裔了。

从这可以看出,钢琴在我们北美华人中的普遍性。生活在北美的中国人,只要家有孩子,大概家里就有或即将有钢琴。

钢琴!钢琴上的旋律可能是和谐的,围绕钢琴的“家庭协奏曲恐怕就未必了,常常会有不期而至的“爆破音。

为何学钢琴?

女儿学琴前,朋友已经为我介绍了一个钢琴老师。我很感谢朋友的关心,可是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学钢琴。

“别人都在学啊!你看看周围谁没有在学?

这实在是一个很厉害的理由。谁说只有青少年才有“披魄穴(peer pressure,意为“同侪压力)?为人父母、老大不小,同样有,同样要去从众。

我环顾四周,果然感到一点同侪压力。体内的“文化积淀,就是传统文化中的“和别人比一比,也趁机发作了。为什么要比呢?因为望子成龙、盼女为凤,乃父母的“平常心,而龙不龙、凤不凤的,本身看不太出来,要在比较中才容易辨认。所以当看到别人的孩子好时,就想到自己的孩子也应该好,至少相形之下不要太见拙吧。所以,当别人的孩子都会什么技能了,而自己的孩子不会,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好在“披魄穴虽被点,基督信仰却已让我练就了一些“内功,我觉得只要孩子有信仰、健康成长就好,会不会钢琴并不重要。

后来又有一个妈妈,快口直言地说:“我让我的孩子学钢琴,主要是给她一个爱好,一个正当的爱好。你想想,美国这里多自由啊,学校的学习又轻松,两三点钟就下课了。作业要么没有,要么就那么一点,几下做完,这一个星期就没有事情干了。

“那么孩子们做什么呢?看电视?你要是让他们去练体操啊、画画啊什么的,一个星期就那么一次。一次一个小时,或者半个小时,学完就完,回来后也根本不会再练。但是钢琴不一样。虽然也是一周只学一次,一次也就半小时或一小时,但是每天得练啊!那就是说,孩子每天都有一件正当的事情做。是不是?

“另外,钢琴能够促进大脑神经的协调能力。你看啊,孩子要用左手做一件事,又要用右手做另一件事——同时喔!你能同时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块吗?而且他们还要看谱子,眼睛和手要好好配合。所以孩子学钢琴,也能帮助他们的大脑。大脑神经协调得好,总不是一件坏事,是不是?

“至于以后要不要以钢琴为职业,那是另外一件事。她要是自己有这个意愿,也有这个能力的话,我大概也不反对。但至少不是我的出发点。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觉得这些理由不错。

另外一个妈妈说:“我让我的女儿学钢琴,是要她以后可以在教会里面司琴,事奉主。

我觉得这个理由也不错。学以致用,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不是说弹钢琴的孩子不会变坏吗?所以我让我的那个调皮儿子弹弹钢琴,让他学点好,能静一静。

这是另一个妈妈的理由。我不知道这个理由的科学性有多高,不过陶冶情操总不会错的。

于是透过做梦的眼睛,我看到我的女儿弹着琴,与朋友、家人共度愉快时光;我看到她在遭受挫折、打击时,猛敲《命运》,或在钢琴上大弹赞美诗,心灵重得安慰和力量;我还看到她在青年团契中司琴,在教会敬拜中伴奏……一番狂想之后,我做了决定:音乐这个爱好,会让孩子一生受益。于现在、于将来,都可以丰富和深化她的生活。

于是,我的女儿开始了钢琴的学习,成为无数钢琴课上的“中国美人(Chinese-American)。

战场与操场

恐怕没有人在买钢琴的时候,将钢琴与战场联系起来。但确实,钢琴抬进家,战火已酝酿。

自从孩子开始学琴,我从幻想的云端落回地面,开始体验钢琴妈妈的酸甜苦辣。

出发点好,钢琴曲好,钢琴也好,可是,围绕钢琴的“练琴之战,却常常到达苦涩、甚至翻脸的地步。

一位朋友有两个孩子,老大钢琴学得早,到了老二她就慢吞吞了。问其故,一言道出了所有钢琴妈妈的苦处:“唉唷!我可想多活几年。

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

但还是要买。

当钢琴老师建议我到几十英里外的旧金山音乐学院,找更高级的老师,好好培养女儿的“天分时,我一边为孩子高兴,一边觉得肚子抽筋。这意味着“罪价上涨了——不仅是学费,包括额外的时间、交通。

而且,如果付出这么大代价,孩子再不好好弹琴,你会放过她吗?这亲子关系的紧张化,可能是隐藏的更昂贵的代价。

所以我打电话给在旧金山音乐学院当教师的行家朋友征求意见,刚说既然每周要花这么多的时间、精力在路上,还有大笔的学费,总得搞清楚一下,女儿是不是真的有天分,如果有,再找老师也不迟……就被朋友迎头痛批了一顿:

“你这样不行!这样是不行的!首先态度就有问题。我给你说吧,有天分的人不一定出得来(培养得出来),因为没有兴趣嘛——好多有兴趣的也被父母给敲掉了;没有天分但有兴趣的孩子,没准就出来了——喜欢啊,喜欢就会练。勤能扑拙这个成语不是乱讲的,是有道理的。来不来音乐学院找老师是其次的,首先的问题是心态要对噢。我看你得检讨检讨自己,端正端正思想。

本来觉得自己的想法满合情合理,被这当头棒喝,于是“检讨检讨自己,端正端正思想,发现我真的犯了一项原则性的错误:忘记了学琴的最初目的,基督信仰的“内功尽失,却把“学好本身当成了目的,并体现在每一首曲子上。这不就是社会学所说的“异化?目的不再是目的,反倒被方法、手段与过程取代了。更糟糕的是,我这钢琴妈妈,还有意无意地有了“投入与收获的计算……

这些,是战火的根本来源。因为目的达不到,就有挫折感;将投入的时间、精力、金钱与学成的比例,在肠子里一过,发现不理想,于是对孩子就开始严督和紧催。

孩子呢,一碰到钢琴就联想到大人的“嘴脸,心下先就压抑了,能喜欢弹琴吗?这样下去,不仅钢琴成为战场,就算有天分,也被扼杀了。

所以,最后是老师换了,旧金山却没去,因为我这个妈妈“变了心,决定要将钢琴这个战场,扭转为操场——孩子、还有我自己的品性操练场所。

如果在钢琴的事上,妈妈越来越没品、没性,那么钢琴真的就是魔琴,要将妈妈变为苦根,孩子变为苦瓜。反过来,做妈妈的如果品性转佳,那么钢琴就学得值,因为孩子一定会从中受惠,不仅有琴技,更有“琴心。

所以,我求神赐给我智慧,知道怎么对孩子说恩慈的话。我这个音盲加谱盲,在技巧上是帮不了孩子什么的,但“良言如同蜂房,使心觉甘甜,使骨得医治(箴16:24),我的嘴巴还是可以有点好用处的吧?

我希望以后从我口中所出的,都是鼓励、建造孩子的话。希望孩子的手碰到钢琴的时候,勾起的音乐体验是愉快的,引发的亲情体验是和美的,心是甘甜的。

我这“纲一举,其他的“目就张了。“纲举目张这个成语,说的是提起网绳,网眼就会全部张开,喻指只要抓住了事情的关键,其他就好办。钢琴正是如此,自从我“端正了思想,“纲就被抓起来了,其他的“目也就顺次到了位。

比如,虽然还是要常常提醒女儿们弹琴(小女儿也开始学了),但提醒真的就是提醒,不会加上责怪情绪,射过去引发硝烟;至于曲子,孩子弹的好的话,以前叫做“还不错,现在叫做“好棒;弹的不太好呢,以前叫做“怎么搞的?你看,还不愿意练。你弹好了吗?现在叫做“别灰心,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好。你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而已。

渐渐的,大女儿自己主动弹琴的频率增加了,小女儿则基本上不需要我的提醒——她很幸运,有姐姐在前面做开路机,所以没什么“苦瓜经历需要克服。

我也没再忘记当初让女儿学琴的初衷,利用钢琴老师休假的两个月,让大女儿跟一个懂教会司琴的老师学了点技巧。从此,她在团契为我们这些大人司琴的时候,多少有点“音乐带领的模样了。在家里,全家你弹我唱,其乐融融,我的苦脸钢琴小“美人,成为载歌载舞(手指舞)的小歌手。

奇异的关联

当然,也不可能天天“鸟语花香,也有起冲突的时候。记得有一阵子,为了过级考试,大约连续两三个月的时间,老师让大女儿重复弹几首曲子。她枯燥得昏昏欲睡,“谈琴色变,“弹琴色更变。我提议,她每次都弹弹自己喜欢的曲目。可惜这个办法,也治愈不了她的枯燥恐琴症。

我也非常矛盾。我要不提醒的话,偌大个钢琴耸在那里,她就是看不到。若提醒了呢?说一遍,她答应了,但没动静;两遍,她答应了,却又因别的事“忘了;三遍,她说“好,我弄完这个就去。结果,一晃该睡觉了。

于是谆谆教导、好言相劝,她也频频点头。可是第二天只好了一点,第三天就又照样。

这样几次三番之后,我虽然同情她,却也感到这实在太不成样子了。那天她又弹了一会儿,弹得疙里疙瘩,让人听得一口气要断掉好几回。可是就这样,弹了没几分钟,她居然觉得任务完成,去做别的事了。我忍无可忍,一把将慈爱扔到一边,江河决口,声大言厉起来。

她没有想到久违了的“旧妈妈又回来了,吃惊之余,冲向钢琴,手指落处,一片急风暴雨。哎,别说,居然还不错,虽然速度快了点,但一个疙瘩也没有,顺得很。我觉得很好笑,在弹琴上面,也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一说吗?

练完了,她上楼来,瞥了我一眼,自去她的房间。近9年来,这种疏远感还是第一次。孩子在长大,快要成少年了。我已平静下来,叫住她,为我的失态向她道歉,并给她拥抱和应得的表扬。

女儿的情绪还有点别扭,她觉得我不在乎她。她说:“I kept saying to myself, if you don’t care, then I don’t care.(我刚才一直对我自己说,如果你对我无所谓,那我也无所谓)

我吓了一跳,这个孩子想到哪里去了,怎么将事情和人混成一团?我明明是对事而不是对人。但孩子就是这样思维的,她就觉得妈妈不爱她了。

我抱住大女儿,说:“我是无所谓——我对你学不学琴无所谓;可是,我对你有所谓——太有所谓了,所以我对你是不是遇难就退很在乎,我对你承诺之后能不能守住承诺很在乎,对你能不能善始善终很在乎。

“真的,学琴本身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之所以让你学,是希望它可以丰富你的生活,希望你可以拥有好的东西。不过,你要不想学也没有关系,你可以不学。现在就停下来也可以,只是你已经答应了老师要好好考试。我们为人做事不能只凭冲动的,要么不答应,一旦答应了就要做,而且要做好。许了诺,就要守住诺。你说是不是?

女儿在我的拥抱和亲吻中平静下来。我们谈了不少,谈着谈着,她突然考起我来,给我脑筋急转弯的问题。

“妈咪,What is the smallest room in the world?(世上最小的房间是什么)

我的脑筋还在眼前的事情上,给她一问,真愣了一下。赶快将脑筋来了一个急转弯,好来应付这个问题。真的,只要有爱,小孩子的心,下雨快,天晴也快,有时候你都跟不上。

在说出答案“mushroom之前,我故意天花乱坠地胡猜了一气,从田鼠的卧房到蚂蚁的客房,大家笑成一团。“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17:22)我们要给孩子们什么呢?

女儿从我的身边离开后,带着欢喜的心,去给自己制定时间表,还带着妹妹做。好的习惯不是一天就能够养成的,可是有这样的志愿以及自律的行动,就是很好的开端。

这次跌宕起伏的钢琴事件,就这么过去了。硝烟之后,我们这对母女“战友更亲密。可见,做父母的,不怕与孩子有冲突,所谓“不打不相识,怕的是不能以合适的方式解决冲突。

大女儿顺利过级之后,我守信用,让她自己选择,还要不要继续将钢琴学下去。她高高兴兴地选择继续。假期之后,大概她的手功赶上了眼功(识谱能力),老师重新开课,让她连跳三级。

我很开心,不只是因为大女儿跳级──那只是“副产品。女儿跟自己比有很大的飞跃,是好的事情,但更重要的是,我这个做妈妈的,没有背离学琴的初衷,没怎么掉“品。女儿们对钢琴也没有失趣,还学到了一些生活、做事的原则。

现在,女儿们还在继续学钢琴,我的“钢琴课也就没结束。通过女儿操琴,大家的性情都得到操练(情操的操,训练的练),在摸爬滚打中亲密。记得大学时代听过一首美好、温馨的钢琴曲,叫做《奇异的关联》,没想到我现在居然亲自参与“谱写这样的曲子!

愿神继续保守我们,不要把《奇异的关联》变成《奇怪的疏远》。也愿神祝福所有的学琴之家。

作者来自大陆,现居美国加州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jiating/59491.1-gangqi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相关标签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