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要信耶稣

很多人心里经常有这样的一个问题,“我知道自己是不够好的,信耶稣可以解决人的罪。但是,除了耶稣以外,是否还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人的罪呢?为什么非要信耶稣不可?”关于这一个问题,我们也要花一点时间来认识,使我们心里对这问题更明白。我们可以先看这样的一个比方,霍乱病是很容易使人致命的,为着要避免霍乱的传染,大家都该接受霍乱的预防注射,这是预防传染的一个唯一有效的方法。但是有一个人出来说:“预防霍乱的传染不必要接受防疫注射,只要每天吃饱饭,身体健康,就不会有霍乱了。”如果有人真的相信这个话,不去接受免疫注射,等到真的霍乱流行起来,染上霍乱,就死了。他为什么死呢?不错,他死在疫症里,但是说清楚一点,他实在是死在虚假的预防方法里。神明明的说:“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就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神既说“只有一位”,那就是说除了这一个唯一的方法以外,再没有别的方法,如果有人说有,那就是虚假的,终竟叫人死的方法。我们敢这样说,并不是没有根据的,我们先来看一看。

一、罪人不能为解决自己的罪作什么

神宣告说世人都是罪人,我们也承认,也实在的经历着我们是罪人,这是一个已经显明了的事实。罪人能解决自己的罪吗?也许有人说,只要好好修养自己,检点自己,努力的弃恶转善,恒久不断的实行下去,就可以不犯罪了。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一点道理,不会成为事实的,不要说叫我们不犯罪,就是少犯一点罪也办不到,因为我们的天生是犯罪的,不犯罪就不舒服,犯了罪就舒服,要叫一个罪人不犯罪比登上青天还要难。在中国的北方,有一些水井的水是苦的,叫苦水井,那些水不能食用,洗东西也不乾净,人若是到苦水井那里打水,从早晨打到日落,也不会打出一点甜水来,不管人怎样的努力打,也改变不了水的味道。人犯罪的天性如同这些苦水,质地是坏透了的,犯罪是很自然的表现。有不少人曾努力去压制自己不犯罪,甚至克苦已身的去修行,但是他们是失望了,他们也许能禁止犯罪的行为,可是却没有办法在心思里禁绝犯罪的意念。退一万步来说,人果真能克制自己到一个地步不再犯罪,以后不再积累罪过了,但是以前已经犯了罪又如何去清理呢?何况“我们……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以赛亚书六十四章六节)苦水里拿不出甜水,被罪恶败坏透了的天性也挤不出良善来,人没有办法凭自己来解决罪。

一个受了重伤的人,他没有办法救他自己,只好躺着,等别人来给他施行拯救。我们就是像这一个受了重伤的人,罪把我们打得遍体鳞伤,我们没有办法靠自己来救自己,我们只好等候神给我们拯救。

二、人的方法也不能解决人的罪

人本身并不是不知道罪的可怕,人实在是知道的,我们可以从人类的历史上看见人寻找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解决罪,要脱离罪所带来的死,秦始皇要找长生不死的药物就是个好例子。现今人都知道逃避死是不可能了,但是对于罪的问题还是要寻找解决,道德的力量,法律的制裁,教育的推行,这些都是人对付罪的方法。我们承认这些方法有它们一定的作用,但是对罪的解决上,起不了多大的影响。

现今在社会上的一个严重的问题,无论在那一个国家都是一样,青年和儿童的犯罪案件日增,若是有机会去参观一下儿童感化院这样的地方,我们心里的正常反应一定是这样:“为什么这么多小孩子犯罪?”“为什么年纪这样小的人也犯罪?”我们会叹息,但这是现实。还有这样带着讥剌的现象,法律越严密,教育越普及的地方,犯罪的情形越严重,犯罪的方法越巧妙。人的方法连防止犯罪也显得无能为力,那里谈得上解决罪的问题?人在社会上所犯的罪不过是在人的律法定罪的范围内,若是在神的圣洁公义的审判中,那一个人能凭着人的方法而不被定罪呢?

三、宗教也不是办法

这里特别的把宗教提出来,因为一般人的错觉,以为宗教就是替人解决人的罪在死后的报应,约束人在生前的生活行为。在约束人的生活方面,宗教也许能有一点点的成就。但也不过是一点点而已,微不足道。至于解决罪的审判和刑罚,就完全没有用处,因为宗教本身也是人的办法之一,不过在外表披上了一件好像与“神”有关系的外衣,其实与神是完全无关,说得更清楚一点,宗教可说是人的道德观念通过神化的形式表现出来而已。许多宗教徒不是对罪的认识模糊,一面敬神拜佛,一面继续犯罪,就是对罪的解决毫无把握,只是尽力修行,盼望虚渺的来生。中国人的习惯,在人死后就请法师来做法事,超度亡魂,以为这样作就可以解决人的罪,使死了的人超生。假如去请问那些法师,究竟这样作有没有把握除掉人因罪而引来的刑罚?如果他们不埋没良心来回答,他们的答案一定是:“权且这样作,使活着的人得安慰。”话又说回来,做法事只不过是有钱人的玩意,穷人是不必想的。照他们的看法,阴间就有许多的饿鬼,等有钱人作法事来布施。这是什么道理?如果这些真是事实,那些所谓“神”的东西就成了有钱人放心犯罪的护符,使穷人永远受苦的执行者,阳间的钱可以买通阴间的官,这事实的本身就已经是不公义了,不公义的事怎能使罪的问题得解决?不可能的,只能使人贿赂良心,自己欺骗自己。

   不管是那一个宗教,要解决人的罪都显得虚渺,也无能为力,我们可以留意一下,有那一个宗教的教主能够逃脱“罪的工价就是死。”的这个事实呢?没有,一个也没有,回教的教主模罕默得的坟墓在麦庇纳城(Medina),他尸体还是在里头,每年都有不少的朝圣者去朝拜;佛教的释迦牟尼,虽然没有坟墓留下来,但是佛教徒都接受了自己的罪的结果,这样,他们所创立的宗教还能为人解决罪和死吗?不可能,根本没有这个可能。宗教也不是解决罪的办法,再说清楚一点,连基督教也不能救人脱离罪和死,人如果接受基督教而没有接受耶稣作救主,人还是死在罪恶过犯中。

 四、罪的问题不清理,人的前途定规是灭亡。

有一些事情,在人力不能应付的情形下,只好随其自然,逆来顺受,不一定会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因此,有人以为人既然毫无办法解决罪的问题,只好不理会它就是了。许多的事情我们不理会它,它也不一定会理会我们,但是罪的问题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不去理它,它却要理你,它好像债主追债户一样,追得很紧。债户还可以找地方逃避债主,而我们却没有办法逃避罪的追赶,总有一天要追上人。你没有办法摆脱它,因为它就在人的里,也显在人的身上。人的影子怎样随着人,罪跟着人比影子跟着人还要紧,还要贴。影子在黑暗地方显不出来,但罪在黑暗里还是不离开人,不单跟人跟到死亡的那日,还一直跟人到神的审判台前,非要得到解决,它就不肯罢休。人的罪若不得清理,要留到神来审判的日子,那是何等严重的事情!鳖着的时候没有把罪清理,他的名字就没有记在生命册上,在神公义的审判那一天,“若有人的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他被扔在火湖里。”(启示录二十章十五节)就是永远的灭亡,这就是人的前途。人所能用的一切办法都没有效果,也没有办法清理罪,前途定规是灭亡了。在人这一方面来说,完全绝望了,除非神给人拯救,人是完全了。现今,人所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神的救法。

五、神的救法

我们在这里再看一看人犯罪堕落的历史。在创世记第三章里,我们很清楚的看见,人类的始祖背逆神犯罪以后,他们头一个动作就是用无花果树的叶子来编成裙子,遮掩他们因犯罪而来的丑恶和羞耻。但是没有用处,叶子枯乾,脆了,碎了,丑恶羞耻还是遮掩不了,犯罪的后果还是挽回不了。他们只好躲避神,不敢见神,但是躲不了。人不要见神,神却来找人,不见神也不行,带着罪的人怎样能见神呢?他们会利用无花果树的叶子,这是人的聪明,也是人的办法,可惜这样的聪明和办法不生果效,人的努力归于徒然。从起初,人就想用自己的办法,到现在人还是想用自己的办法,但是这个方法从起初到现在都是归于途然。无花果叶的裙子用不来,只好带着罪人的本相去见神。人的办法用尽,罪人只能等候审判。是的,神审判了人,也定了人的罪,同时神也给人作了一件事,这事暗示神为绝望的人预备救法。神告诉人无花果树的叶子没用处,他用皮子作衣服给人穿,人在神面前犯罪而致赤身露体的问题就解决了,这就是神的方法。

皮子作衣服才能解决罪的结果,因为得着皮子,必定要杀掉牲口,叫它流了血,这就是死。神是用死来解决罪,因为“罪的工价就是死”。而神又是一位“万不以有罪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的神。(出埃及记三十四章第七节)不死,罪就没有了结,罪要了结,就必定要死。人的办法不能解决罪,原因就是在这里,因为人实在不能付出这样的一个代价。神既是这样一位绝对公义圣洁的神,他的公义不允许他对罪的处理马虎随便,他非要追讨罪不可,不然他的公义就受到损害。现在牲畜牺牲了,被杀了,死了罪的刑罚既然落到它的身上,就没有落在人的身上,是它代替了人去接受刑罚,使人不落在刑罚里,这就是神藉着皮子作衣服所暗示的救法,既不损害神的公义,也满足了人的需要。

现在,问题来了,谁能作人的这一个代替者呢?

六、只有神的儿子耶稣能作成这救法

要作一个替人担罪的代替者,至少要具备这三个条件。

1、必须是人,因为只有人方能代替人。

2、必须是没有罪的人。

3、必须是接受了罪的刑罚而本身不致毁灭的。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rumen/4657.1-yes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