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老分享十字架‘讨厌’的地方

6月27日上午,王长老应美国加州山景城基督教会之邀分享主日信息。他以“十字架‘‘讨厌’’的地方为题,引用加5:11的经文,深刻剖析了今天的信徒里面仍然存在律法的思考方式,灵魂深处对十字架的排斥和拒绝,劝勉信徒们撕毁建立在自己的行为和功劳中的安全感,在基督里重建自我形象和安全感,得到基督里面真正的自由。 王长老通过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医药引里面的“童子尿和“公蟋蟀的血,揭示中国人里面有一种偶像化、迷信化的中保观念。他借此来剖析犹太人里面的割礼,就像中国的“童子尿和“公蟋蟀的血,是用一种可以看得见的东西来表达人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与福音相对的律法主义,而彰显恩典的十字架是对割礼和律法主义的否定和颠覆。因此本性喜欢“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中国人里面有对十字架的讨厌和排斥,这就是神要破碎的我们里面的固有的价值观和思考方式。 十字架是对律法主义的否定和颠覆 他说,“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面是有中保观念的,很多人做事情的时候会寻求人之外的帮助或寄托于某种理想,其实他们冥冥之中相信有一种神秘力量,我们把这种神秘的力量称为中保。因为不认识神,所以会把这种神秘力量迷信化、偶像化,用一种人的眼睛可以看的见的东西表现出来,比如中医将童子尿、公蟋蟀的血作为药引。 所开的药方按照理论来说是可以治病的,但是因为有一种人不能测透的神秘力量,所以需要药引,其实中医开出来的都是莫名其妙的药引。王长老说,“其实不在于童子尿和公蟋蟀的血,而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要用看得见的东西表达出来。 就像旧约时代献祭一样,中国古代的桃园结义、歃血为盟,要通过杀一只鸡、一头牛来表达背后的一种神秘力量。人们把这种神秘力量指向一种眼睛看得见的仪式、程序或事物。割礼对于以色列人来说就是一种眼睛看得见的人与神立约的凭据。 保罗说,我若是仍旧来传割礼,为什么我还受逼迫呢?若是这样,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就没有了。王长老说,“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就是一切眼睛看得见的痕迹、记号、因果关系的律法主义,十字架是对这一切的否定和颠覆。 十字架为什么成为绊脚石? 王长老向信徒们展示了18世纪的一副油画《十字架下的众生相》,面对钉在十字架上的主神的选民以色列百姓的脸上呈现各种各样的表情:冷漠、藐视、仇恨、怀疑、挣扎……为什么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会成为他们的绊脚石呢? 保罗说,以色列人他们不凭着信心求,只凭着行为求,他们就绊倒在那绊脚石上,绊脚石指钉十字架的基督。当时的时代中的2种人,犹太人是求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而十字架是却是令他们‘讨厌’的,因为他们想要的是神迹和智慧,对他们来说钉十字架的基督就成了愚拙。因此他们所代表的两种主流文化——宗教文化和哲学文化抗拒钉十字架的基督。对比今天的时代,王长老说,“今天的文化是希腊人和犹太人的混合体。他拿硅谷作为例证说,“对于今天的硅谷,求智慧和要神迹基本是一样的,因为高科技的今天,智慧与神迹基本是融为一体的,今天这个世界上所追求的神迹是科技和智慧带来的神迹。所以十字架对今天的世界主流文明来说仍然是‘讨厌’的。 王长老接着从更深的角度解释加5:11的经文。他说:保罗讲到一个事实,传割礼不受逼迫,传十字架受逼迫,有十字架的福音就是令人‘讨厌’的福音。对于今天的基督徒来说也是如此,因为当面对十字架的时候,我们会本能的逃避而去寻找童子尿和公蟋蟀的血,我们会天然的想要通过功劳和行为来寻求生命中的安全感。但保罗选择的是“我要传那令人‘讨厌’的十字架。因为他害怕失去他所传的十字架与他自己之间的冲突,他害怕失去他所传的十字架与这个世界之间的张力。 为什么十字架令人‘讨厌’? 为什么十字架令人‘讨厌’?为什么恩典令人‘讨厌’?为什么不喜欢圣灵?因为我们里面有一种强烈的心理倾向,觉得只有用钱买来的才是可靠的,恩典的概念对我的自我会构成一种羞辱和否定。当你说自己全然败坏,惟有靠着恩典才能站立的时候,这个“恩典对你里面的自我中心是一种冒犯,对你每天勤劳的、辛苦的工作是一种冒犯,对你想要建立一种自我世界的想法是一种冒犯。中国传统的观念就是割礼派的观念,是律法的观念,就是俗语所说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王长老挑战信徒说,在你灵魂的最深处是相信基督的恩典还是相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呢?今天中国很多人,尤其是知识分子、专业人士、甚至企业家在心灵的很深处都有相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倾向,你到底是活在耶稣基督的恩典里还是活在因果关系所给你的安全感里面,活在眼睛看的见的安全感和记号里面呢?所以恩典是令人‘讨厌’的。 他接着用自身经历分享了他面对恩典时的挣扎,他说,“我开始全职传道的时候,我们的教会不能完全供养传道人,有信徒过来问我:最近钱够不够用?生活有没有什么困难?当我听到这样的问候的时候很有受屈辱的感受,因为我本来是可以自立更生的,是不需要别人救济和怜悯的?但是后来我越来越体会到基督里面的恩典的世界,白白的得到也要白白的舍去,他强迫你把生命关系放在一种与这个世界不一样的关系中,他不要求等价交换,给的时候是无价的,拿的时候也是无价的。无论是我自己奉献还是接受别人的奉献,我有的时候觉得白白的恩典是很扎心的,是很羞辱的,你的自我形象要死掉,你固有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想法要破碎,这时就看到十字架是令人‘讨厌’的。其实恩典对于我们里面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想法是一个挑战和冲击,甚至会是羞辱,那个时候就看见十字架实际上是令人里面的自我所‘讨厌’的。 今天信徒生活中的律法主义心态 王长老在证道中进一步剖析了当时的犹太人里面的强烈的律法主义心态,并将焦点对准今天信徒们的生活,指出我们内心深处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思考方式。 他说,“当时的犹太人虽然相信了耶稣基督为我钉十字架,但是仍然要靠着自己的行为和功劳生活,保罗就抨击说,如果我仍然传这样的福音,这不是福音,而是宗教;浪子的比喻里面的大儿子,虽然每天与父亲生活在一起,但是他没有真正明白恩典是什么,他仍然活在割礼所代表的律法世界里。王长老提示大家反省自己的生活,说,今天的基督徒里面是不是有很多这样的大儿子,我们的生命中是不是充满了这样的宗教生活?我们生活中的所有痛苦和软弱都跟我们的自义是有关的,都跟我们‘讨厌’、拒绝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是有关的。他提到子女教育问题,说,很多基督徒父母在教育子女的时候都是律法主义者,父母对孩子说:“你这次考试考到前几名,我就带你去旅游,没有父母说,“不管你考的怎么样,我都带你去旅游。很多父母不敢这样说,因为他们害怕恩典里面的结果,这样说了之后,孩子会考的很差回来。所以他们希望用看得见的因果关系,“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逻辑来教导孩子。 回顾自己的经历,他说,“当妻子在产房里的那一刻,我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要求是非常低的,‘只要我的孩子跟别人的孩子一样就好’。可是孩子出生以后,父母的欲望越来越强,对孩子的要求不断提高,希望自己的孩子与众不同,好像我的孩子比别人的孩子早一个月会说话、早2个月会走路,做父母的更加有面子。但是反省自己的时候,王长老说,我在不断提高对孩子的要求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有没有提高呢?我的孩子不仅要在外面考试,在我的心里他也要考试,但是我作为爸爸是不需要考试的,我做的再糕,我都是他爸爸,但是他表现的不够好的时候,你对他的态度他可以感觉到,好像我对他的爱是跟他的表现有关系的,我们很难用耶稣基督的爱对待孩子。所以今年儿童节的时候我跟儿子说,我要送一个更好的我(父亲)给你作为礼物,因为你配得这样的爱。 有一次孩子跌倒了,我对他说,不要哭,要坚强。他说,对,爸爸就没有哭。我听了以后很难过,因为我在孩子的心里成了一个偶像,我没有让孩子看到过我的软弱,他以为爸爸没有软弱,不会哭,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可是等到有一天他发现我不是的时候,就会出问题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孩子长大以后离开家就不回来了,因为他从小就没有看见过你的软弱,他没有在这个家里面看到他的父母是靠着上帝的恩典来生活的。我对他说,不是,孩子,爸爸也哭过,爸爸常常哭。我要我的孩子和我一起经历软弱,我要让他看到若不是上帝的恩典,我一天都走不下去。他会真正经历神的恩典,他长大之后十字架对他来说不会是‘讨厌’的。 律法是有限的,惟有十字架的恩典能够治愈灵魂 他通过一个孩子的例子来说明一切律法和行为主义都不能真正解决我们生命的问题,我们单单需要一位钉十字架的基督。 有一个孩子常常发脾气,父亲说我们家后面有一堵很厚的强,每次你生气控制不了自己的时候你就去那个墙上钉一个钉子,因为钉钉子需要很大的力气,比他控制自己生气更困难,所以他生气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父亲又说,当你和一个人和好的时候,你就去墙上拔一个钉子,可是拔钉子是更费力气的,所以他花了很长时间,最后他把墙上所有的钉子都拔出来了,最后父亲带他走到满是钉痕的墙那里,说:谁能使这面墙完好如初呢? 虽然可以拔掉墙上的钉子,但是墙上的钉痕却是无法抹平的;就像今天的人们可以用道德修养、心理辅导来解决暂时的问题,但是心灵深处的伤痕是永远无法完全治愈的。 他说“一切的律法、自我努力、道德修养、心理辅导都是没有用的,你单单需要一位钉十字架的基督,你不需要任何药引,只是需要耶稣基督,你也不需要杀鸡宰牛,因为希伯来书说,惟有耶稣基督是唯一的牺牲,唯一的祭物,惟有耶稣基督能够使那面墙完好如初,离开了这一点,基督教就变成了中学生守则、心理辅导,我们就只是生活在宗教生活当中。十字架是我们生命中活生生的中保和药引,没有十字架吃什么药都没有用,定多少违约金都没有用,我们的婚姻、家庭当中也是如此。 十字架里面的自由 王长老说,降伏在十字架面前的生命流露出不一样的生命色彩,即使是在这个堕落的世界中,世人也能够一眼看出他里面不一样的生命和自由。他通过50年代的好莱坞拍摄的圣经题材电影——《宾虚》教导信徒里面应有的十字架里面的自由。 《宾虚》讲述了一个王长老子,他后来成为了奴隶,作为一个旁观者他亲眼目睹了耶稣基督钉十字架,并且死而复活的过程。他本来是王长老子,就像我们在神的眼里本来是王长老子、公主的位份,被俘虏后在罗马人的军舰上与一百多个奴隶一起划桨,这时军队的首领出来,他一眼就看到了宾虚。虽然他也在划桨,可是他的神情、目光、气象不一样,吸引了这个首领,最后这个首领说,这个人不是奴隶,放了他。 王长老说,我常常对信徒们说,你们是在埃及打工的,每天早上起来坐地铁到埃及去打工,晚上过红海到迦南地居住。我们可以跟世人一样,活在划桨的生活中,但是耶稣基督说,世人可以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来。真正在十字架里面得到自由的人,他的生命会很自然的降伏在十字架的面前,就像宾虚一样,怎么在世俗化的生活中,让世人一眼可以看出来,说,“这个人不是奴隶,放了他! 十字架要撕毁你的自我形象 最后,王长老总结并劝勉信徒说,十字架要撕毁你的自我形象,撕毁建立在自己的行为和功劳中的安全感,让你在基督里重建你的自我形象和安全感;十字架是‘讨厌’的,但是只有在令人‘讨厌’的十字架的面前你放下自我,你才能够真正在耶稣基督里得自由。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shenxue/13435.1-shizijia.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