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同苏牧师谈家庭教会现状(三):当下所面临的六大内外挑战

刘同苏牧师谈家庭教会现状(三):当下所面临的六大内外挑战 
刘同苏牧师。(图:基督日报/Hudson Tsuei)

“中国未来将会成为福音大国,这是很多海内外华人教牧同工、以及西方很多关注中国基督教的人士的共识与盼望。同工本报之前的系列报导,中国家庭教会领袖之一的刘同苏牧师亦介绍了新兴城市家庭教会的兴起是过去十年来中国福音运动的的一个显着特点、以及福音会藉着新兴城市家庭教会、农村传统的家庭教会以及民工家庭教会三个进路互相配搭,使福音普传神州。 然而,刘牧师亦在随后的分享中坦率表示,虽然前景远大,但整体来看,现在的家庭教会在发展中面临这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各三大挑战,这些都是家庭教会发展中的关键问题。“为什么要谈这些关键问题?其实一个人的生命就是处理问题、回应挑战,一个教会也是如此,要处理这些关键问题。 他也指出:“教会的主导也是谁能够处理这些问题,谁就能主导教会。他说到,目前中国家庭教会所面临的这几大关键问题,其实新兴的城市家庭教会都是解决的主导力量,虽然他们人数少,但是如果能够在这些关键问题上处理好了,那么这些所探索的处理方式就可以作为“先导,就可以引导整个家庭教会。 说到内部的关键问题,意在是信仰生命的内部问题,其一是生命的内容,二是生命形式的转换,三是生命的理念。三大外部的关键问题则是和外界环境相关的,分别是社会参与问题、政教关系问题和与三自教会的关系问题。 内部问题之一:生命的内容——时代已经从“红色殉道到“白色殉道 刘牧师介绍说,第一个面临的问题是生命的内容,就是目前的生命的内容和以前的传统家庭教会有变化了,从以前的“红色殉道已经到了“白色殉道一个新挑战的时代。 他说,现在能够有中国福音运动的复兴,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过去几十年来特别是文革以及文革之前那些时代的农村家庭教会的坚持。“当时的环境就是‘红色殉道’的时期,是一个在外面的逼迫下我们可以凭借耶稣的十字架、以一个比较惨烈的形式坚守了真道,‘红色’说的是‘流血’,但是‘红色殉道’这只是一种十字架的特定的表现形式,因为当时直接的背景是来自世界的直接的冲突和惨烈的坚守。 但是,现在的社会已经和以前发生很多变化。“现在虽然还有逼迫,但是已经是逼迫的衰竭期,现在红色殉道已经不是教会的主要挑战,也不是十字架的主要表现形式。现在是‘白色殉道’,‘白色’就是圣洁的象征。刘牧师解释说,“现在的教会和社会基本处在同样的环境中。过去不一样,过去是一信主就把你监禁了、就把你流放了,现在不是,教会和社会是同样的环境。因此,现在所面临的挑战不像以前是坚忍,“而是如何在一个相对平和的、跟世界没有直接明显冲突的环境中,如何保守自己的基督生命。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在最近几年里面,教会里面基本的跌倒或者衰落不是由于当局的逼迫,而是权力、金钱、女色的诱惑,或者世界的引诱,这就构成了我们今天主要的挑战。刘牧师进一步解释说:“今天魔鬼不是用惨烈的方式;来逼迫你,而是用这些。逼迫的内在没有变,唯一改变的是形式。很多教会没有正确的认清这点,还是强调‘为主受苦、为主坐监’,但是教会却在没落,为什么?因为魔鬼进攻的方向改变了,但是我们应对的方面没有改变。 面对这一挑战,新兴的城市家庭教会已经在做出回应。刘牧师介绍说:“目前城市家庭教会在这方面比较先行,就是如何处理在日常生活中能够活出基督徒不同的生命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在城市家庭教会里面开始出现很多亲子教育,家庭婚恋、职场等等这样的培训呢?以前不用管这些事情,以前只要爱主就可以了。以前是只要你信主,就把你从那个社会轰出来了,你就是社会的另类,你想在里面升官发财也不可能,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信徒在社会上有升职有发财的机会,所以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完全一样的社会环境中。亲子、家庭、职业等等这些培训是教导你怎么在这些日常的生活中活出基督的生命,这个也是新兴的城市家庭教会提出的观念。以前传统的家庭教会都不承认,你一做这个就说你走到世界了。从‘红色殉道’到‘白色殉道’,这个概念也是新兴的城市家庭教会提出的 对时代背景的转换的认识,以及培训和教导基督徒怎么在日常生活中活出基督的生命,新兴的城市家庭教会对这些的探讨都会给中国家庭教会带来很好的尝试和经验。

 

刘牧师对于家庭教会的公开化和合法化持乐观的态度,他表示,虽然现在家庭教会在中国社会中仍是少数派,但是会对于中国社会的未来影响深远,他认为“现在是占据主导地位的,因为中国从现在到未来200年间最大的问题是建立公民社会的问题,公民社会并不是什么理念,不是从西方引出一套民主理念,而是需要有示范,而家庭教会在这方面做出了示范,特别是在上个世纪文化大革命之前的时代以及文化大革命严峻的环境中,“只有家庭教会保留了自己的公共生活,是用了一个私人生活领域保留了公共生活。


而合法化只是这个问题的延伸,刘牧师说到,“合法化的关键问题是结社问题,谁能够拿到这个谁就有公民社会的支点。 他借用中国社学学者李凡的说法:家庭教会可以算是人数最多的NGO、财务状况最好的NGO、组织化程度最高的NGO、与国际接轨最好的NG0、成员忠诚度最高的NGO,刘同苏牧师则再从信仰的角度加上另外重要的一点:家庭教会也是中国生命连接最全面的NGO。 他说,家庭教会是NGO中最大的力量,“所以我们在主导着这个变化,当结社能够合法通过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建立公民社会,我们在领导公民社会的建立。而关于家庭教会登记的问题,城市家庭教会也在这个方面的探究上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 外部问题第三:与三自教会关系的处理 刘牧师谈到最后一个问题,是与三自教会关系的处理问题,他表示这是一个即算是内部的问题又算是外部的问题,一方面属于中国教会内部的问题,是一个教会两种制度,一方面也属于家庭教会所面临的一个外部问题。 他表示,以前家庭教会和三自是完全对立的,当时有说是“家庭教会的信徒绝对不能去三自教会,但是现在随着环境的变化,特别是家庭教会合法化的进程,也会对三自会有很多的影响,他称之为“后三自时代,在这样的时候,“我们不是说跟三自会发生关系,而是如何和三自下面的教会产生关系。现在也是不少家庭教会和三自的一些堂会有交流,“很多弟兄姐妹是穿插的,不绝对认为你不能去三自教会。 刘牧师说,家庭教会可以和三自下面的堂会做彼此的交流,家庭教会在生命上、和牧养上都有很多宝贵的经验,而且在培训等上面也有很多资源,可以做到资源共享。他表示,传统家庭教会在面对三自教会的时候,“要不就是惧怕要不就是反感,而城市家庭教会则在这方面有很多有益的探索,一方面在坚持自己原则、“在不投降的同时能够尽量争取三自的弟兄姐妹。“地方堂会间的弟兄姐妹的生命的彼此连接,这个是关键。

 

本文已获得《基督日报》准许授权使用,网址:&id=534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shenxue/13453.1-mush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