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退,我们能退到哪里去呢?

当愿意持守纯正信仰、不愿迎合潮流的教会越来越少时,我们是不是该退出现今逐渐变质的教会,寻找另一间信仰纯正的教会呢? 这问题,不仅是许多弟兄姊妹公开与私下提出的困惑,事实上也是我长期的困惑。这篇文章,就是我长期思考之后,个人的一些分享。 不过,我还是必需提醒,既然只是个人分享,就不表示绝对真理。但是多少还是可以给大家一些方向与亮光才是。


进入文章正题之前,请注意我这篇文章所要针对的『状况』。我不是要回答那种因为个人恩怨、对教会某人不满、教会不关心我、谁和我不合、教会那件事做不好……这类『人』或『事』的问题而想换教会的人。我要回答的,是单纯因为发现教会越来越不持守『真理』、越来越偏离真理,而想要换教会的基督徒。


另外,也请注意我这篇文章所要特别针对的『对象』。对于信仰还稚嫩、还在慕道阶段、对归正神学还很不熟悉的弟兄姊妹,这篇文章的建议,并不适合你们。事实上,对于这些弟兄姊妹而言,换一个比较能喂养真理的教会,还是必需列为重要考虑的方向。 我这篇文章针对的对象,主要是一些信仰比较坚固、对真理有分辨力的基督徒。 这样的基督徒,在教会里,为数通常不会太多,但在我们园地却很多。 


但在此,我这篇文章,是要特别为那些对真理有很强的认识、对偏差分辨能力很强的弟兄姊妹。因为,这样的弟兄姊妹,在我们这园地里,真的很多。而『该不该换教会』的问题,也常常会困扰这些弟兄姊妹。 因此,我特别为这些弟兄姊妹,提出这篇文章的分享,或许可以给大家一些帮助。


甚么是属神的真教会?
 
1. 真理被传讲

2. 圣礼被施行

有时还会加上第3点,就是惩戒被执行(按:即有教会的纪律,教会有管教的权柄)。(诚之按:这是宗教改革时期以来,对真教会的的定义。这三点是真教会的“标记marks)


圣礼部分,一个属神的真教会必需施行的,就是洗礼和圣餐。 这部分,通常没甚么大问题。至于惩戒执行部分,现今愿意进行惩戒的教会,不是很多,但这比较没关系,毕竟这比较次要。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真理被传讲』部分,这才是现今最令人头大的问题。


当一间教会,传讲的是严重偏离信仰核心的内容时,我们绝不能留在这种教会里,因为那根本就不是真正属神的教会。那种偏离三位一体、基督神人二性、救恩论,或是偏离三大信经(使徒信经、尼西亚信经、亚他拿修信经)的,根本就不是属神的教会。
异端教会,就是这一类。比方说: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统一教、摄理教……


但是,现今基督教教会的问题,多半不是这种教会,而是开始逐渐离开纯正的信仰,受到各种潮流污染,不断进入偏差的情形。有些教会,偏差已经非常严重,甚至连耶稣基督十字架救赎的福音也不见了。 对这样的教会而言,离开,并不是甚么不妥的事。但是,多数现今的福音派教会,还是相信『罪—十字架—耶稣基督救赎』的核心内容,只是加上成功神学、灵恩偏差、世俗污染……种种而已。这时,我们该不该离开这样的教会呢?


我们都知道,除非是搬家或一些特殊原因,否则换教会是大事,我们都不会轻率进行。我们也都知道,要顺服圣灵的感动,因为换与不换,都可以是圣灵的带领。 但我们也知道,我们行事为人,绝不轻易就以个人内心感动来进行判断, 因为感动我们的,可以是:


1. 来自上帝
2. 来自魔鬼
3. 来自自己


而事实上,很多时候,感动都是来自自己个人而已,并不是真正圣灵的感动。也正因此,我们不敢轻易就说甚么「上帝告诉我」、「圣灵感动我」这种话。 我们会小心用圣经真理去检验每一份感动、去检验每一个计划、去检验每一个行动。

假使教会已经偏差到在三位一体、基督神人二性、救恩论这类判断异端很重要的基本核心部分出问题,或假使教会已经偏差到连最最核心的『罪—十字架—耶稣基督救赎』都没有了,那就简单了,反正我们离开便是,没甚么好犹豫的。偏偏,我们所处的教会,虽然偏差很多,但是,三个基本信经都还是守住(使徒信经、尼西亚信经、亚他拿修信经),而且可能都还是没放弃核心的福音。许多教会已经将这个『罪—十字架—耶稣基督救赎』的核心淡化到几乎快看不见的程度,但是毕竟还是存在。这才是令我们痛苦与困惑之处。因为这时离开或留下,都会影响很大。请注意,我不是说我们可以对教会发挥多大的影响力,而是我们在上帝面前,执行一个忠实见证人的影响力。

我们都知道,在举国疯狂、全面朝拜巴力的时代里,上帝依然为祂的名留下七千人。『主啊,他们杀了你的先知,拆了你的祭坛,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神的回话是怎么说的呢?他说: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罗11:3-4) 其实,当时拜巴力的以色列人,并没有因此就不拜耶和华,而是他们全都拜:也拜假神,也拜真神。 而巴力,就是丰饶之神,也正是成功神学、世界潮流喜欢的神祇。现今的教会,也拜真神,但也因为太喜欢成功了,所以将巴力迎进教会来,而且还四处推广。 问题是我们是不是上帝所要特别留在拜巴力的环境下的七千人?假使上帝拣选我们当这样的人,而我们擅离职守,那我们会严重得罪上帝。这也正是我们困惑与痛苦之处。

说真的,这些对信仰真理认识很深的弟兄姊妹,其实,不管换到哪间教会去,对自己影响都不会太大。为什么?其实,这样的弟兄姊妹,多半很成熟,不管是信仰部分,还是生活、待人接物、职场工作……都算是相当良好。其实,教会传讲错误的道、教会走入偏差,就会因此而使这些信徒被污染而掉入偏差吗?我不这样认为。因为,这些弟兄姊妹建立在盘石上的信仰,多半已经到狂风暴雨无法撼动的程度了。教会里的人与事,甚至是很负面的部分,就会使这些信徒跌倒吗?我也不这样认为。 因为,这些弟兄姊妹信仰的坚毅程度,足以使他们不因其他人的负面表现而跌倒。另一方面,教会讲台不佳、牧师不会讲道、讲台传讲错误,就会使这些信徒得不到喂养吗?我也不这样认为。因为,现今网路、书籍、影音的发达,使这些弟兄姊妹轻易可以获取信仰纯正的听道资料来喂养自己。他们自己有能力判断甚么资料是真理、甚么资料是假道,而且可以自己找食物来吃,不会饿死。


那么,换不换教会,对自己会有甚么影响呢?换不换教会,对教会会有甚么影响呢?


我承认,留在一个不断进入偏差的教会,有时真的很令人抓狂。听错误的道、看见错误的偏差活动……这些都会使我们很痛苦。『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约10:4-5)我们很清楚知道哪些是真正主的声音,哪些是假道。听到假道,会让我们很不喜欢、很痛苦。但问题是,因为我们痛苦,所以上帝就会呼召我们离开这样的教会吗?


假使我们离开,这样的教会,还会有人出来作真理的见证人与守望者吗?


离开,对我们而言,真的是轻而易举。问题是,当我们一离开,那么,教会里还有人会坚守真理、继续传讲真理吗?会不会,从此之后,教会再也没有可怜的小羊可以听到真理的机会了?


许多稚弱的弟兄姊妹,常常希望我们推荐纯正的教会给他们。问题是,当这样的教会已经越来越少,我们如何推荐?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信仰纯正的教会越来越少,可怜的小羊四处寻不着教会吗?


多数人,上帝要他们到教会得到喂养。但有少数人,上帝反而要他们在进入偏差的教会里,当见证人、当守望者、当真理的传讲者。我不相信上帝呼召每个人都要当拜巴力时代留守在北国的七千人。事实上,多数的信徒,我相信上帝是要他们换到传讲真理的教会去,以便得到真理的喂养、继续成长茁壮。但是,我也深信,上帝真的要呼召一些人当坚守真理的七千人,不离开现今的教会,一如那七千人依然留在拜巴力的地方,成为一个重要的光亮。


我们即使留下来,就会因此改变教会吗?也许会,也许不会。其实,教会的复兴,不就是常常从少数人坚守真理开始的吗?有时候,上帝呼召一些人坚守在黑暗的环境里,就是要这些人去改变环境的。谁知道,我们不会是未来带动宗教改革的马丁路得?谁知道,我们不会是未来带动废除黑奴制度的威伯福司?


当然,我们也绝不会过度的乐观,来为自己建筑虚幻的梦想。也许,即使我们再如何努力,还是阻挡不了教会进入偏差。
但是,我们已经完成上帝的托付。『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来11:7)


那七千个不拜巴力的人,并没有因此而扭转整个国家偶像崇拜的趋势。整个北国以色列,后来一样因为继续拜偶像而被上帝毁灭。挪亚传福音、坚守真理很多很多年,依然只能救一家八口人而已,连邻居、为他工作的人,都没办法救到半个。以赛亚、耶利米,都坚守岗位、拼命传讲真理,但都无法改变当时的信徒错误的行为。


有时候,上帝呼召一些人坚守岗位,其实,只是要透过那些人对真理的坚守,成为对那时代的审判与定罪而已。挪亚的坚守真理,并未拯救到任何其他人,但却定了那时代的罪,使那时代的人,没有任何理由来为自己脱罪。


『人子啊,你要告诉本国的子民说:我使刀剑临到哪一国,那一国的民从他们中间选立一人为守望的。他见刀剑临到那地,若吹角警戒众民,凡听见角声不受警戒的,刀剑若来除灭了他,他的罪就必归到自己的头上。他听见角声,不受警戒,他的罪必归到自己的身上;他若受警戒,便是救了自己的性命。倘若守望的人见刀剑临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剑来杀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他虽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守望的人讨他丧命的罪。
人子啊,我照样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结33:2-7)


每一间属神的教会,当它走入偏差时,上帝必定会提出指正、提醒、甚至纠正,不可能没有任何提醒指正。这些提醒指正的声音,有时就是透过教会里坚守真理的会友,来传递出来的。


我们,会不会就是上帝所拣选的守望者?
 

而且,我们观察局势,也轻易可以发现:坚守真理的教会,越来越少。因此,假使我们退出这间教会,换到另一间教会去,短期间确实避开了偏差潮流的狂潮,但长期下来,那间新的教会,也未必能在这种狂潮之下挡得住。毕竟,这个潮流,实在太大,没多少牧长能挡得住诱惑。结果,一间教会沦陷,我们就换另一间教会,这样下去,我们终将发现:

 
再退,能退到哪里去呢?弟兄姊妹们!再退,我们能退到哪里去呢?


与其退此一步,就无死所;还不如拼死努力,还有一线生机。


因此,除非我们确定上帝真有感动带我们离开现今进入偏差的教会,否则的话,就让我们挺起胸膛、勇敢作战吧?当个勇敢的守望者!当个勇敢的见证人!就让我们当教会偏差邪说的刺,不断提醒他们:我在这里,我会不断提出提醒指正,不断在你们往偏差狂奔的路上,刺你们回到真理来!
如果教会对我们提醒指正的声音不满,就让他们开除我们会籍吧?当一间教会敢因为我们传讲真理,就开除我们,这正表示这间教会已经偏差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我们也可以放心离开,敢对上帝说我已尽力了。假使教会许多人因为我们传讲真理就恨我们、辱骂我们,让我们记得: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
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太5:10-12)


灵恩运动是如何形成狂潮的?主要是在第二波的时候。第一波的时候,灵恩运动者会选择离开教会,这时对教会的冲击还小。到第二波的时候,他们不离开了,反而就坚持留在自己教会,进行转化。这时,威力就惊人了,因为毒素不断因此而散布出去、不断影响教会里的信徒,先进行『量变』,到后来,『量变』就进展成『质变』了。


如果,连偏差的假道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改变教会,为什么坚守真理的我们,反而要退出教会?为什么坚守真理的我们,反而要对偏差让步?为什么坚守真理的我们,不能效法他们的作法:坚持留在自己教会,继续传讲真理,对教会内部进行转化?


就让我们用我们一切的管道,在教会里不断将真理传递出去:在团契,就将真理传出去;在主日学,就将真理传出去;在司琴、在领会、在司会、在公祷、在祷告会、在长执、在小组、在小组长……。让我们积极进取,善用一切管道,将真理不断传讲出去。


谁知道,上帝的怜悯,不会临到我们自己教会呢?谁知道,上帝的恩典,不会施加在我们教会身上呢?谁知道,上帝的拯救,不会因此而带领我们教会回归真理呢?


我们就是带教会走入偏差的牧长头痛的刺,我们就是驱赶教会偏差的执剑者。我们手握的,就是圣灵的宝剑,也就是神的道(神的真理)。神的道,不可能被捆绑,反而会清醒人心、斩妖除魔。


『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弗6:13)


『神的道却不被捆绑』(提后2:9)


请注意,我说的『刺』、『剑』,并不是说我们就是要像十字军一样,到处激烈砍杀。事实上,我们并不能轻易就进行强硬抨击,而是要不断温柔而坚定在教会里传讲。我们的立场,绝不改变;我们对真理的坚持,绝不弃守;但我们的作法,要非常谨慎小心,而且要很有智慧。


『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罗12:18)
 

『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加6:1)


『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提后2:25)


当然,叫大家要温柔劝诫的保罗,也正是激烈咒诅传假道者把自己割死算了的人。所以,要激烈,还是该温柔,并没有一定的方法与原则,我们必需善用智慧,顺服圣灵的带领而行。我相信,上帝必赐给大家智慧,圣灵必带领大家做出正确的事。


『使你们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神无瑕疵的儿女。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2:15)


『人子啊,我照样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结33:7)


『你用脚踢刺是难的!』(徒26:14)


就让我们当进入偏差教会的真理之刺吧?就让我们拿起真理的宝剑吧?否则的话,再退,我们能退到哪里去呢?

而且,搞不好教会因此而转回正道;就算没有,搞不好也能减缓教会在偏差的道路上狂奔的速度,同时尽量救一些无辜可怜的小羊;再更悲惨的,就算完全是狗吠火车,但至少我们也尽了本分,未来能问心无愧站在主前,听到主对我们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25:21)

 

小小羊

文章来源: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shenxue/14420.1-nal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