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黑暗

无论生存在哪一个时代、哪一个国度,一个真实的经历着生活的人都不会否认世界是黑暗的。在这黑暗里包藏着一切的恶毒、仇恨、诡计、虚伪、贪婪、欺骗……这些凝结在一起铸成了死亡。人们被包裹在里面诚然是一种不幸。当人们不断挣扎着聚集起勇力,期待着改变世界以冲破这死亡之网时,人们却惊讶的发现这种改变不过是令我们走上了一条承受世界黑暗之苦的新途径。希希弗斯的痛苦再一次将人们带入绝望的深渊。

成为一个基督徒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所信仰的拿撒勒人耶稣用他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在苦难的十字架上以死亡推开了永生恩门。这意味着我们的生命中从此便闪现出了一丝希望之光。这光看起来是那样的微弱,但它却照透黑暗。它从那永生之门中流出,撒向每一个耶稣基督的信仰者。那么是否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能够真切的沐浴在这恩光之中?我想,答案是否定的。事实上我们看到许多的基督信仰者,仍然生活在黑暗里面,并在其中担惊受怕。当然这并不表示他们最终无法得到救恩,但救恩的恩益对于这样的基督徒来说是一个未来,那要到基督在来之日才能够体尝的,在今世的生活中他们仍然会处于世界的苦难之中。那种行走在永生之光中的神性生活是他们在今生无法企及的。

神性生活是一种对现实生活的伟大超越。能过一个神性生活是上帝给予他所拣选的百姓的恩典,因为在神性生活中包含了一切关于天国的奥秘。我们会在其中真实的感受永生,并享受与永生上帝的共同存有。对于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来说,无法过一个神性生活本身就是极大的痛苦,并且这种痛苦是远远超过世界苦难的。因此,从成为一个基督徒那一时刻起,向往神性生活便成为了每一个基督徒的一种内在生命诉求。这种生命诉求作为动力推动着基督徒的物质生活,同时也作为基础构筑着基督徒精神空间。但诚实的说,能够满足这种诉求的基督徒却是凤毛麟角。

历世历代的信徒不断的努力寻求通往神性生活的路径,可是找到的人却并不很多。特别是生活在今天这个因理性而堕落的时代,神圣变得遥不可及。我们在被怂恿了的主观臆测下,用我们的理性勾勒我们各自不同的上帝,目的是满足我们各自不同的狭隘需求。可悲的是,我们竟然认为这是对禁锢的冲破、是战胜愚昧!这种愚蠢的傲慢成为了自启蒙运动以来所有理性主义者的烙印。在理性限度内寻求上帝的人,与神性生活是完全隔绝的。因为理性按照自己的方式认识上帝,并将上帝限定在自己所能认识的范畴之内。这不过是一种在主观臆测下对精神生活的自我构建,与上帝神圣的光照毫无关系。上帝与他的神圣绝不可能产生于我们的头脑中!

我并不是一个反智主义者,但是我坚持的认为:一切处于上帝神圣以外的人类理性对于构建神性生活是无用的。因为人类理性只能认知有限的东西,并不断地被时间抛弃在“过去中,而神性生活则面向未来,与永恒同在。回望近半个千年,主导世界的理性主义为我们带了什么呢?在社会生活中不断泛滥、升级的罪恶我们不必赘述,仅就信仰生活而言,横行教会的分裂势力与那些荒谬的异端邪说无不出于抛弃了神圣的人类理性之手。也许会有一些企图捍卫理性的人要拿出“黑暗的中世纪这个词汇证明理性主义的价值。在他们眼中,中世纪的人们是被枷锁禁锢的,而理性时代的到来使人们获得了解放。我不得不对这样思维的存在表示深切的遗憾,因为这样的思维将生活在中世纪的人们视为一些精神领域的低等生物,仿佛中世纪的人们都患有先天性的思维恐惧症,没有人敢于(其实在理性主义作者心中是“懂得)思考,只会惟命是从。但是我们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生活在今天的人并不比生活在一千年前的人更具思维的突破性和创新性。那些沾沾自喜的理性主义者在面对诸如圣托马斯.阿奎那这样的思想大师之时,除了承认自己的无知和思维懒惰以外恐怕别无他言吧。

诚然,中世纪的信仰有它刻板、僵化甚至是迷信的一面,我也不主张抛弃现今的信仰而完全回溯到中世纪的信仰。要知道中世纪的很多信仰方式在寻求神性生活上也是不成功的。但是如果你仔细的观察一下就不难发现,中世纪的刻板、僵化以及迷信同样是人类理性的产物。因为所谓刻板、僵化与迷信正是某一种人类理性产物发展到极致并足以压制其它理性产物的结果而并非出于神圣。既然如此,用一堆新的理性产物推翻原先占有统治地位的理性产物便不可能带来真正的信仰解放,那不过是一种思维统治的重新洗牌。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们不难看出理性主义在信仰生活上的无用,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理性思维会产生充满自由的神性生活。而由理性带来理性以外的结局也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奢望。

那么我们如何解决基督徒无法进入神性生活的困境呢?使徒彼得对主耶稣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我想,这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很多人狭隘的理解这节经文,单纯的在社会领域里认为我们应该拒绝听命于这个世界的政权和组织;又或者将其延伸至宗教信仰形式,认为我们不应该信从基督信仰以外的其他任何信仰,并与其形式断绝。这些的认识并不是错误的,但却忽略了一个最为重要的方面:“我们还归从谁中的这个“谁不仅包括那些东西,这个“谁之中还包括我们自己的情感、理性。因此,完全的放弃一切人类的情感、理性,从自我的主观臆测中走出来,才是神性生活的开端。这需要神圣光照,唯凭基督的恩宠,但是我坚信这个恩宠是赏赐给那些愿意放弃自我的基督信仰者的。

也许理性对于这个世界的黑暗来说是一种光芒,但是要想看到这光芒却必需遮蔽上帝的神圣之光,因为当上帝的神圣之光普照之时,世界以及人性中的一切都将湮没在这辉煌当中变得不可看见。在圣光之中,所有的痛苦都将被无上的喜乐所取代,因为死亡被永生所吞灭了。这便是真正神性生活,这是一种与上帝的神圣同在。在这种同在中没有自我,因为在上帝里面只有基督!如果你真的向往这美好的光明,期待着它照彻你生命中的黑暗,那么你怎么会为保存了那孱弱的理性之光而任神圣之光隐去呢?你一定对着你的主拿撒勒人耶稣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shenxue/14590.1-chongch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