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上帝——寻找你在天国筵席中的位置

编者按

如果说教会是上帝国度在地上的彰显,基督主权运行和治理的所在,那么在教会的创建、发展、成熟、再生和不断更新中,什么是关键的内在核心和综合的动力机制?有人注重领袖的生命和品格,有人注重福音信息在不同文化中的表述,还有人注重道理的纯正,各不相同。

本文作者,提摩太·凯乐(Timothy Keller)牧师和他带领的美国纽约救赎主教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以及城际植堂中心是从各种发展模式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20年内,他们在世界35个重要城市开拓了超过150间教会;在曼哈顿当地建立和帮助了70多家不同族裔的教会,带来城市文化的转变。凯乐牧师被《今日基督教》评论为有世界性影响的牧师。

他们的核心理念说起来十分简单,就是以福音、基督和国度为中心的信息、人生与事奉。这很容易让人乍一听很不以为然,似乎了无新意。但本刊认为,在很大程度上,凯乐牧师和救赎主教会抓住了教会存亡兴衰的关键,其中许多观念和做法值得中国城市教会借鉴和推广。

与其上来就介绍神学方法论,不如先从福音本身入手。故本期我们选择刊登凯乐牧师的一篇经典讲章(已由美国Zondervan出版社制作成情境性讲道视频,令人印象深刻)。该讲章基于路加福音15章浪子的比喻,回归圣经原意,透过耶稣周围的人群,向我们揭示了两类不同形态的浪子。其实,今天的听众和全人类都是这两类或其组合的浪子。讲章的高潮在于指出人类需要一个真正的长兄,耶稣基督,是他完美、昂贵的赎价,使一切信靠他的人得以领受天父最后的盛宴。

盼望这个寓言帮助我们活出福音转变的真实人生,既不像那个哥哥,也不像那个弟弟,而是有那真正的长兄耶稣基督的形象。

祈求神的圣灵,透过不断的福音传讲、福音转变和福音应用与实践,复兴他的教会。

在路加福音中有一个千百年来众所周知的故事,就是“浪子”的比喻,讲的是一个儿子拿走了父亲的遗产,挥霍散尽,然后又回到饶恕了他的父亲身边。如果你以为这个故事仅仅是在讲这一个儿子,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它实际上是关于两个儿子的故事,弟弟和哥哥的故事。如果我们不知道比较和对照他们俩,我们就错过了耶稣要教导我们的关键信息。

这个比喻打破了我们理解我们与上帝关系的模式和类型。此外,这个故事还有更有趣的地方:一直以来,人们有一个简单的讲故事套路,一个三幕套路——先是故事背景和布局,然后介绍问题或者冲突,最后是解决方法——但耶稣却没有走这个套路。为什么?线索在第一幕开始时就有了。

一、小儿子:一种失落

第一幕以对白开始。小儿子来到父亲面前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当时的听众肯定对这个请求感到非常惊讶。如果你是一个父亲,你有两个儿子,你死了,你的财产将被分割,三分之二给大儿子,三分之一给小儿子,因为在那个时代,长子所得是其他孩子的两倍。但这种事情只应该发生在父亲去世以后。

因此,当小儿子在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就来到父亲面前,要求把家业分给他,这基本上是希望父亲现在死了。小儿子想要的是父亲的家业,而不是父亲。他希望得到父亲的财富和遗产,得到由此而来的安逸、声望和自由。但是他不想要父亲。他希望父亲死。这是闻所未闻的!

但更闻所未闻的是父亲对于这个请求的反应。如果当时的听众对小儿子的请求感到吃惊,他们会更惊讶于父亲对小儿子的回应。在古代的中东,在这种情况下,父亲应该做的是赶走这个儿子,就算不使用暴力,棒打出门,至少也要骂出去。但是,这位父亲没有那样做。

这个故事说,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在这里,“产业”一词的希腊文是bios。意思是“命”或“命根子”。因此,故事真正说的是,父亲将他的生命分割给了两个儿子。

为什么这样说呢?父亲的产业和财富就是他的土地。他可以将自己产业的三分之一分给小儿子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出售那些土地。在那个年代,人们的身份与他们的土地密切联系在一起:如果你失去土地,你就失去了自己;如果你失去部分的土地,你就失去在社区中原有的地位,地位取决于财产的多少。因此,小儿子的请求,是在让他的父亲撕裂自己的生活,撕裂他的社会地位,撕裂他自己。但父亲那样做了,“把产业分给他们”,留下三分之二。

于是,小儿子带着他那份财产往远方去了。他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到一个地步,贫困、被利用,他的生活绝对是一片狼藉。直到他沦落到猪圈,躺卧在泥泞中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真是一个傻瓜。他想到了一个计划。

计划的第一部分是回家。他说,在我父亲家里口粮有余,而我却在这里挨饿!我要回去向父亲认罪。他要回家去。这是如此简单,却意义非凡。家不仅仅只是一个居所,更是一种亲情关系,一个你有归属感的地方。一个你被接纳的地方。他渴望回家。

但这计划还有第二部分。他说:“我要回去见我的父亲,说,‘父亲,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让我作一个雇工吧!’”他没有要求成为一个奴隶。奴隶在庄园里工作,也居住在庄园里,雇工则居住在别处,而且有工资。因此,实际上他是想要以此偿还父亲。他知道,仅仅道歉是不能回到原先所属的生活圈子的,你破坏了社会道德规范,你必须补偿。所以,他要回去和他的父亲说:父亲,我没想再成为一个儿子。我不奢望恢复儿子的身份。我不应得,我不配。我要将功补过。让我做你的雇工吧,我要偿还欠你的。这就是他的计划。

因此,他回家去了。而父亲从很远就看到了他。

现在,如果你是这个父亲,你看到你成年的儿子回来了,这个伤害了你的家庭,挥霍了你大量财富的儿子,你坐在厨房餐桌旁边,从窗口看见他回来了,你会怎么办呢?你也许会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摇晃着,你也许会说,“最好表现好点,要是他显得足够可怜,或跪地求饶,或许会重新点燃我的情感。他最好识相点。”但是,故事是怎么说的?

这位父亲,当他远远看到他的儿子的时候,就动了慈心,朝他跑去。朝他跑去!要知道,在古代中东,家族的族长是不跑的。小孩子跑,年轻人跑,妇女可能会跑,但父亲不会,家产的所有者不会。跑,意味着拎起你的长袍,露出你的腿,你是不会这样做的。但是,这位父亲却做了。他完全放纵他的情感,跑向他的儿子,亲吻他。希腊文原文说:“他扑倒在他儿子的脖子上”。

此时,小儿子试图推出他的赔偿计划。但父亲丝毫没放在心上,他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戒指在这里意义重大,这是一个印戒,附着家族的印章在上面。在那个年代,签订合同的方式不是双方签名,而是在合同上盖上印戒上的家族印章。儿子说,我没想就这样被家人接受,我想要将功补过。但是父亲却说,我不需要你将功补过,我要带你回家。

就这样,无须考虑,他的父亲赋予他儿子的地位。纯粹的恩典,他认了这儿子,摆设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庆贺这一天,他失去的儿子返回家园。

有些人就像这个弟弟。他们想要上帝供给的东西,却不想要上帝。他们希望自己独立,希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相信这会为他们带来幸福。而其中一些就像这小儿子,有一天决定回家。而且,因为在这个比喻中的父亲代表上帝,我们被教导的其实就是这样:不管你是谁,无论你做过多么可怕、糟糕的事情,如果你回家,上帝会接纳你,他会爱你,全然白白的恩典。我们都像小儿子,因为当我们第一次来到上帝面前的时候,我们说,我不配,我想以我的方式重新归回。我想通过努力,恢复原样。但圣经中的上帝不需要这些,他给我们作儿子的全部权力,通过耶稣基督赋予我们儿子的名分。这是一个地位,一个身份,是有保障的。就这样,我们被接纳。

在第一幕的末尾,一切似乎已经恢复正常。冲突已经得到解决,小儿子已被父亲原谅,全家团聚,对不对?不完全是。故事中还有一位人物,我们还未曾谋面,他还不知道离家出走的这个儿子又回来了。

二、大儿子:另一种失落

今天,几乎每当人们想起这个故事,总是想起第一幕中的那个小儿子,浪子回头,父亲接纳, 因此,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个最富有情感的故事。我们可能会想象,当时的那些听众,当他们听到这样精彩的、关于宽恕的故事时,眼里一定噙满了泪水。但是如果你解读上下文,如果你了解耶稣讲故事时的对象,如果你明白耶稣讲这个比喻的真正目的,你会发现,那些听众没有在擦他们的眼泪——他们非常震惊,他们觉得被冒犯了!

因为耶稣讲这个比喻的目的,不是给我们一个感人的信息,不管我们做了什么,上帝都会接受我们。在这里,耶稣实际上是在说:一切你曾经听说过,一切你曾经想过的,那些关于如何接近上帝的方法,都错了。

故事继续到第二幕,在父亲开设盛宴时,一个新的冲突出现了。“大儿子正在田里。他回来离家不远,听到作乐跳舞的声音,便叫过一个仆人来,问是什么事。仆人说:‘你兄弟来了,你父亲因为得他无灾无病地回来,把肥牛犊宰了。’”

结果,大儿子变得火冒三丈。他很生气,拒绝前往参加盛宴。现在轮到他攻击家庭的名誉了。他不愿进家:“我才不会成为这个家庭的一部分。我绝不。我是继承人,我不想跟那个浪子同在一个屋檐下。”

这迫使父亲出来,劝解大儿子。但他还是不进去。他对父亲很粗暴。他说:“你看!”——注意,在这里,他没叫“父亲”,他说“看!”——“这些年来我一直服侍你,从来没有违背你的命令。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一起吞尽了你的产业,他一来,你倒为他宰杀肥牛犊。我绝不进去!”注意,他没有称小儿子为“我的兄弟”,他甚至没有说“你的儿子”,他说,“你的这个儿子”,他不承认他和小儿子本是一家人。

大儿子很愤怒,但他尤其不满的是盛宴的花费。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人们不是每顿饭都有肉吃的。他们不吃是因为很昂贵,肉算得上是美食,其中最昂贵的美味就要属肥牛犊了。即使是在私人的宴会中,你也不会宰杀它。所以,当父亲宰杀了肥牛犊,我们知道,这意味着,整个村庄将被邀请来,参加这个花费昂贵的宴会。但大儿子如此地愤怒,他不肯进去。

显然,如果你是大儿子,你不需要有心理学博士学位,也能意识到,父亲宰了肥牛犊,并邀请全村的人来赴宴,表明这是父亲一生中最要紧的一天。任何人都明白,大儿子当然也明白,但他无所谓,他不在乎。他只看见,父亲用他不乐意的方式,正在使用他那部分的遗产。

那么,这位大哥在乎什么?什么是他真正关心的?他关心父亲的产业,但并不真正关心父亲。他关心产业,他在乎这一切的花费,他心疼肥牛犊,他说,为什么不宰只山羊呢?他在乎的是父亲的产业,而不是父亲的心。

当父亲出去劝大儿子的时候说:“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这话不假,因为当父亲分家产给他们两个的时候,小儿子已经拿了他的那份,花完了,现在父亲拥有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大儿子将来要继承的。他是唯一的继承人,全部都是他的。而现在他看到的是,因为小儿子归来,他的那份在减少。

因此他很愤怒,在父亲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他不给面子,让可怜的父亲撇下盛宴出来,同他讲清道理。而父亲又是怎样回应的呢?同样,他温柔地回应他儿子,说,“我的儿子,我仍然希望你参加这盛宴。”

就在我们心急火燎地等着下文,正当我们迫不急待地要问:这个儿子是怎么回应的呢?这家人能在爱里团聚么?他们最后能和好如初么?耶稣却结束了这个比喻。他没有告诉我们结局。悬念。为什么?耶稣到底想说明什么呢?

从第一幕里,耶稣故事的辉煌部分中,我们得到一个非常传统的对罪的描绘。看看小儿子,你会说:“是的,没错,羞辱父亲,妓女的情人,沦落在猪圈中,跌倒在阴沟里,淫乱,放荡,自我放纵,是的,我知道,那就是罪。”

但到第二幕末尾的时候,耶稣完全转向了事情的另一端。你看到的是:有两个儿子,一个好,一个坏。但他们俩都已经远离了父亲。然后你意识到,他们想要的都只是父亲的产业,而不是父亲。他们都在利用父亲,去得到他们真正爱慕的东西,就是财富和地位。只是一个儿子的方式,真的是非常非常地恶劣,另一个的做法,是表现得非常非常地乖巧。

明白为什么大儿子不肯进去参加盛宴么?他告诉你了,他说出来了,他说:“我从来没有违背你的命。”关键就在这儿。这就是为何我如此生气。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肯进去。换句话说,让他远离父亲的,不是他明显的罪,而是他自己的良善,他的自义。

小儿子试图通过离家出走和叛逆来控制父亲,而大儿子则是通过留下并顺服来控制父亲。小儿子试图得到父亲的财产,是通过打破所有规则,但大儿子试图控制父亲的财产,是通过遵守所有规则。

耶稣向我们展示了,他们俩都失丧了,他们都没有和他们的父亲建立关系,他们都与父亲隔绝。因此他们也都与上帝隔绝。

三、殊途同归的两条路

因此,有两种迷失。这就是为何耶稣要把大儿子放在比喻里。其实,你可以通过有道德和宗教的生活来逃离上帝,正如你可以通过不道德和无宗教来逃离上帝那样。

有很多人,有很多基督徒,他们的心与大儿子类似。如果在你的内心深处,你说:“我非常努力,我尽量顺服,我去教堂,我祷告,我努力服事耶稣,因此,上帝你欠我,你该答应我的祷告,给我一个舒适的生活,当我死的时候,带我去天堂。”如果这是你内心想说的话,那么耶稣只是你的样板,耶稣只是你的榜样,耶稣只是你的老板雇主,但他不是你的救主。你在努力成为你自己的救主。你所有的道德和所有的宗教,一切都只是方法,让上帝给你你想要的东西,而那些都不是上帝自己。

大儿子们通过顺服上帝得到东西,如果没有得到这些东西,他们变得十分愤怒。而信靠福音的基督徒,顺服上帝,是为了得着上帝,变得像他,爱他,认识他,在他里面得着喜乐。

因此,这个寓言最绝的地方就是它结束的方式。小儿子,离丧,却又回来,悔改,谦卑自己,参加盛宴,得到救赎。但是大儿子,这个好人,这个一直遵守所有道德规则的人,却迷失了,这是我们所看到的。而耶稣的听众确切地知道他要讲的是什么。这和他们曾经学的,他们曾相信的一切,完全相反。你几乎可以听到他们在故事结尾时屏息的声音。妓女的情人被救赎,而道德正直的人却失丧了。

我们中的大多数认为,上帝想要良善的人,但耶稣告诉我们,上帝想要全新的人。我们常认为好人被救赎,而坏人都失丧。但耶稣说,他们都迷失了。虽然他们可能表面上看起来不同,内心却完全一样。我们认为,得救的方法是悔改你的罪,耶稣告诉我们,你甚至还要悔改你做好事的动机。

突然,你意识到,比喻中的这两个儿子是什么样的人。记得上下文,当耶稣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有两群人围着耶稣:税吏和罪人,法利赛人和律法教师。也就是说,税吏和罪人就像小儿子,他们是离丧的,他们生活随心所欲。法利赛人和宗教领袖是像大儿子,他们留在家中,他们遵守规则,他们都表现得很好。在比喻中,这两个儿子代表这两群人,以便耶稣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这两群人的信息。

在这个比喻中,我们看出人们试图用两个基本方法,使世界回归正道,修正其身,与上帝相联。一个是自我发现的方式;另一个是我们称作符合道德的方式。自我发现的人说,我要按我认为合适的方式去生活,我要自己决定什么是正确的和错误的,我要找到真实的自我。符合道德的人说,我肯定会非常优秀,我将尽最大的努力,我将遵守道德准则。这两种人都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按我这样的方式生活。这两种人都说,这能使我们大家都高兴。但是,耶稣说,你们都是错的,你们都迷失了,而且你们都离“家”很远。

这两种方法都是自己做自己的救主和主宰,正如两个儿子试图控制父亲产业的两个方法一样,一个透过非常非常恶劣的手段,一个试图做得非常非常好。以同样的两种方式,我们也试图控制上帝、我们周围的人,以及我们自己的生活。一种是按我们想要的方式生活,另一种是尝试通过宗教和道德,但是两种都走向迷失,两种都使我们与天父隔绝。耶稣基督的福音,即不是道德或非道德,也不是宗教或者非宗教,也不是介于两者中间,它完全是另一回事。因此,无论你是小儿子或是大儿子,你都需要回家。

耶稣结尾时,没有说出故事的结果如何。寓言已经结束,我们还不知道大儿子最终的决定。因此,我们永远不知道这个家庭后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像耶稣这样伟大的讲故事家,在故事结尾时却没有给结局?

我们知道他要我们比较和对比的这两个兄弟。但是,他也希望我们在这个故事中看到我们自己。他希望我们看到,在我们生活里缺失了我们所需要的,他希望我们渴望某样东西,他要我们寻求某样东西,他希望我们盼望回家。

那么,我们怎么回家?

四、真正的大儿子

无论你是大儿子还是小儿子,只有一条回家的路。耶稣说我们需要三样东西。首先,我们需要上帝主动的爱。对于两个儿子,这位父亲都是迎出去,为了带他们进来参加盛宴。他出去迎接第一个儿子,亲吻他,并让他进去。他也亲自出去找第二个儿子,恳求他,以便让他进来。他都是出去迎接他们俩弟兄。你永远不会寻见神,除非他先寻找你。

第二,我们必须学会为自己罪之外的东西悔改。小儿子回家,他有许多罪需要悔改,我们说,“瞧,这就是你与神和好的办法。”但是记得,大儿子从未违背过父亲的命令,依旧迷失。因此,关键是,基督徒不仅悔改他们显然的罪,毫无疑问,他们要悔改他们做错的事情,但他们也为他们所做过的任何好事背后的动机悔改。你需要学习不仅悔改你的罪,还要悔改你的自义。只有这样,你才能知道救恩是从信靠自己,转为信靠耶稣基督。

还有第三点,我们需要被带我们回家所付出的代价融化和感动。在路加福音第15章的开始,有税吏、小儿子等,罪人类型的,还有法利赛人,大儿子,宗教类型的人围着耶稣。法利赛人对耶稣说:你为何跟这些罪人称兄道弟?作为回应,耶稣告诉他们三个比喻。第一个是失羊的比喻。有一只羊走丢了,牧羊人去找它,并把它带回来。第二个是关于失钱的比喻。有人进屋,翻箱倒柜地找回来。第三个故事是浪子的比喻。但是,没有人出去寻找他,把他找回家来。

非常让人吃惊。为什么?

我相信耶稣是故意这样做,迫使我们提出这个问题:谁应该去找呢?在这个文化中的每个人都知道答案,这是长子的任务。长子得到大多半遗产的份额,为什么?为了维持家庭团聚,保持产业的完整。他的责任就是使家庭像个家庭的样子。所以,在这个故事里,一个好大哥会来到父亲面前说:“父亲,我弟弟走了,现在他的生活是一片狼藉。但我要去寻找他。我会找到他,竭尽全力带他回来,哪怕开销极大,甚至自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而这是关键所在。当这位父亲在他们之间分割了财产,小儿子拿到当得的份额,耗尽了,这意味着父亲所拥有的一切都会由大哥继承。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件长袍、每个戒指、每头肥牛犊都属于大哥。因此,当父亲接受小儿子回家,他这样做,只能花费大儿子的。这不是免费的,得有人支付。当然,对小儿子,回来并没有代价,这一切都是恩典。但对大儿子,这是极其昂贵的,他要付出极大代价。

我们,我们整个人类,需要一个真正的大哥。上帝不能就那样使我们回家,收养我们,接受我们,管吃管穿,除非牺牲一个真正的大哥。故事中的小儿子,不幸拥有一个法利赛人式的大哥。但我们的不是。

对我们来说,我们有一个真正的长兄。有一个爱并完全服从父亲的大哥。一位来到世上,并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上帝,而且爱人如己的大哥。一个赢得一切的大哥,他赢得了长袍,他赢得了戒指,他赢得了一切。但在他生命结束时,我们看到了什么?他没有得到皇家长袍,他被剥得赤身裸体。他没有得到肥牛犊,他喝到的是醋。他没有得到荣誉的戒指,他得到是荆棘冠冕。但是,这位真正的大哥来到我们面前,说:“我为你做这一切。除非我被剥去,不然你就无法被穿戴。除非我失去长袍和戒指,不然,你就得不到它们。我已经赢得一切,它们是我的,但我自愿把它们白白给你。”

你看到了么?

换言之,救恩对我们来说,是绝对免费的,但对他来说,是令人难以置信地昂贵。耶稣基督在这个故事里,放了一个坏的大哥,好让我们能够真正渴望一个好的大哥。我们需要的并不只是一个去到旁边的小镇,寻我们回家的大哥,我们需要一个从天上来到世上的大哥。我们需要的并不只是一个大哥,付出点金钱的代价,带我们回上帝的家,我们需要一个大哥,肯用他的生命来作代价。在十字架上,耶稣偿还的债务,在内心深处,我们知道,是我们欠的。他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过犯和自义而死,为的是可以带我们回家。他为带我们回家,自己付出的是昂贵无比的代价。

你有没有被这个真正的大哥,为了带你回家所作的融化并感动?因为如果你感到了,根据你感到的程度不同,它将改变你整个对待上帝的方式。你不会简单地成为一个合乎道德的人,你不会成为一个自我发现的人,你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五、天父的盛宴

不仅在古代,现在也一样,当你庆祝的时候,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吃。无论是校友返校聚会,还是家庭聚会,都是吃。因为在这些宴会上吃喝时,最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在这些地方,你的身体得到它所需要的——美味的食物和休息。正是在这些聚会,我们的心也得到最需要的——笑声、支持和社区归属感。你曾经所体会过的最盛大的宴会、最美好的团契、最大的幸福感,属灵上、情感上、身体上的,都只是耶稣再来时你永恒未来的一点点预尝而已。

就在那天,父亲将紧紧地拥抱亲吻我们,真正的大哥将敞开大门,欢迎我们参加最终的盛宴。依据圣经,因着这位真正的大哥,有一天,上帝将会使这个世界再成为家。他将消灭所有的死亡,并除去所有痛苦,擦干所有眼泪,他会给我们新的、不朽不倦的身体,还有那个最终的盛宴。

以赛亚书25章说:“在这山上,万军之耶和华必为万民用肥甘设摆筵席,用陈酒和满髓的肥甘,并澄清的陈酒,设摆筵席。他又必在这山上除灭遮盖万民之物和遮蔽万国蒙脸的帕子。他已经吞灭死亡直到永远。主耶和华必擦去各人脸上的眼泪,又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因为这是耶和华说的。”在马太福音第8章,耶稣说:“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这就是你们的未来。

如果我们几乎可以品尝到最终的盛宴,我们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是,那是未来的事,但,如果在我们的心怀意念中,它是眼前的现实,以至我们几乎可以感觉到我们脖子上天父的亲吻,几乎尝到难以置信的食品,那让人心满意足的美味,如果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那么地真实,我们会成为怎样的人呢?

我们将会有安宁的信心。我们就不会为任何事情烦扰焦急。我们将有能力爱别人,即使要我们为此付出代价,甚至是很大的代价。我们永远不会失去希望,即使我们失去了一些财富,或失去友情,或受到批评。因为我们知道还有那个最终归家的盛宴。

你从什么地方找到你的意义和安全感?你用什么来满足你内心深处爱和意义的需求?是你的家人么,那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么?是你的事业么,那是最重要的事情么?我不知道你的答案。但无论是什么,如果不是上帝,可能是件好事,但那不是家!它不能承载你心灵所有的重负。如果你非要它去承载,那么你会永远流浪,永远旅行,永远不能回家。

为什么这个故事以这样的方式结尾?未完成式?耶稣要我们聆听他的话。无论我们是哥哥型的,或是弟弟型的,他都在邀请和呼吁我们。这是个参与性的剧院,我们就在他的寓言当中。因此,回家吧!无论你是小儿子或大儿子,回家吧!那是你被创造时原本属于你的地方,也是你被创造的原因所在。在那里,你有一位真正的长兄,而他,正在邀请你回家!

作者提示:

路加福音15章中浪子的比喻,改变了我和妻子事奉的方式。多年前我们意识到这一点,宗教运作的原则是“因着我的顺服,所以我就被接纳”,而福音运作的原则却是“透过耶稣基督所成就的,我被接纳,所以我顺服”。

因此,宗教和福音不是有点差异,而是在这点上全然相反,除非在你呼召人们相信福音时,指出宗教与福音的差别。如果你只是一般性地呼召人把生命的主权交给耶稣,人们会认为你只是邀请他们成为一个好人,认为要他们变为那个大儿子。

所以在你的讲道中,你必须时刻把“福音”与“宗教”和“非宗教”区别开来。因为教会里有许多大儿子心态的人,自己却浑然不知。他们只知道上帝是真的,他们基本上是个人努力的信仰。除非你的教导中强调福音和宗教的差别,他们就无法获得圣灵的更新,他们也无法发现福音开始转化他们的生命。

其中一个最好的方式就是向他们讲述浪子的比喻。

《教会》2010年9月总第25期 https://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shenxue/17320.1-yanx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