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家庭教会的会众需求及讲道特色

 

伴随着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及传统文化回潮,后现代主义与中国文化交融所滋生出来的世俗主义、相对主义及民粹主义等多元价值理念冲击社会的各个层面。教会一方面担当着响应时代挑战、牧养神的群羊的职责,另一方面又是真理的载体,承担着弘扬基督福音真理的责任。 

一.  会众需求分析

 

 

教会要在真理和圣灵里使神的心意得满足,然而一个负责任的讲员一定了解牧养对象的需要,好将神的道按时分给羊群。需求分析最早是一个工程学及软件学用词,是指是指对要解决的问题进行详细的分析,弄清楚问题的要求,包括需要输入什么数据,要得到什么结果,最后应输出什么等等。这一用词开始被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使用,经济学家认为需求是供给的前提,所谓需求是指人们有能力购买,并愿意购买某个具体商品的欲望[1]。教会的会众需求,笔者认为是指教会的信徒在世界中面对挑战和进行圣化过程中对教会讲台的期待及需要。

从目前相对比较可靠的消息来看在北京1万间以上处于公开或半公开的家庭教会,主要包括本地教会、外地商人教会、民工教会、独立学生团契等几大类型,各个类型的教会会众需求差异很大。根据社科院2010年全国基督徒统计资料和刘同苏《北京本地家庭教会报告》,结合社会学的分析架构,笔者将从人群特征、信徒属灵生命、生活挑战等几个方面进行粗略的分析。 

1. 人群特征分析 

第一,知识分子比例高。所谓知识分子,一般是指受过大学以上高等教育的人群。根据刘同苏牧师对北京65间堂聚会制教会的抽样调查,76%的本地家庭教会有超过一半的会众受过大专以上教育[2]。根据笔者所在的学生教会[3]100人的统计样本来看,博士以上比例的8%,研究生以上的比例40%,大专以上95%。北京是全国的政治和文化中心,具有100多所大学,是全国精英的集散地。知识分子比例高的结果是对教会讲台信息的真理性和严谨性要求较高。以改革宗门徒神学院为基础的一些教会能够吸引大量知识分子加入,是因为他们扎实的研经功夫和较为严谨的治学态度。 

第二,青年人比例较高。根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划分方法,1845岁之间的人成为青年人。根据刘同苏牧师的报告,所调研的65间堂聚会制教会中,86.67%的教会35岁以下青年人会众总数50%以上。青年人比例高的情况一方面使得教会的稳定性较差,另外一放面教会的生命力旺盛,开拓性较强。 

第三,女性基督徒比例较高。女性基督徒比例高是中国家庭教会的普遍问题,根据刘同苏牧师的报告,姐妹占会众总数60-70%的教会占教会总数的52.27%。相对其它地方而言,北京家庭教会弟兄与姐妹的已经算比较好的了。姐妹比例较高的结果,导致教会在婚姻家庭及恋爱辅导方面的负担增加。许多姐妹年龄很大却一直没有合适的弟兄。 

第四,职场基督徒比例较高。随着企业家团契、商人团契、职场团契的发展,北京职场基督徒的比例有较为快速的发展。外企、国企、民企、机关中的基督徒查经班日益出现。如全福会商人团契,SOHO企业家团契,香柏领导力机构,INTEL中国区办公室查经班,艺术家团契,北京企业家团契,百合园商人团契,但以理团契等等。职场团契注重在职场中做光做盐,主张在职场中活出基督的见证,具有很强的社会影响力。但是,因为信徒生命普遍处于早期阶段,道成肉身的功课挑战很大,对具有职场服侍负担的牧者需求较高。

2. 信徒属灵生命情况 

根据笔者的观察及刘同苏牧师的报告,北京城市教会的青年基督徒大多数是在2000年以后归主,其信主之后面临着牧养缺乏,真理根基较弱,信仰环境恶劣等诸多挑战,然而上帝自己兴起的这一代人,并以圣灵亲自看顾教导这些百姓。从总体来看,教会信徒的生命存在几重矛盾。

 

 

第一,建造在十字架根基之上的信心 

中国家庭教会的信徒一般是在主流社会及三自教会的夹缝中生存,在世俗主义和无神论信仰的双重夹击之下茁壮成长起来的,从笔者服侍经验来看,中国传统家庭教会的十字架神学和受苦神学对信徒的生命影响非常大。大部分的信徒根基较为纯正。一般持守使徒信经的信仰,愿意背负十字架效法主,注重祷告和读经。一般想当官和想挣大钱的人都自愿进入党员队伍和厚黑学泛滥的世俗世界当中,不愿意进入教会当中去信一位摸不着看不见的神。在这种情况之下,信徒相对较为纯正。但是难免仍然有一些浑水摸鱼的基督徒,但人数相对较少。从家庭教会的主体来看,大多数是信一个是一个。 

第二,生命需要牧养及拔高

 

 

羊群多,牧人少禾场定律在中国大陆显得更为突出。由于牧者工资非常之底,从刘同苏牧师的报告及作者在北京家庭教会的了解来看,一般传道人的月工资情况约为2000-3000之间,低于北京平均工资3900的数额。加上家庭教会的非法性,全职传道人一般没有医疗及社会保险,在社会中的地位相对较低,又面临政府和警察的照顾,服侍负担较重,愿意做传道人的比例较低。加上三自运动和文革等历史原因,教会领袖处于老年领袖陆续离世,中年领袖断层,青年领袖尚未兴起的特殊历史时期。羊群普遍吃不饱,缺少牧养的状况非常严重。缺乏牧养状况体现在:一是信徒生命成长中缺少一对一的教导、管教、责备、劝勉、监督带领者和牧师。二时羊群缺少可以效法生命成熟的领袖。

 

 

第三,真理装备较差的情况很多 

因为这一代基督徒很大比例都是第一代基督徒,在生命成长中同时进行着吐故和纳新两个功课。吐故就是指对原有错误价值观的排毒,从一个比较畸形的外邦人到一个身心相对健康的正常人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比如:对无神论价值观的排毒;对传统文化儒道释的排毒等等。同时,纳新的功课中需要用圣经的话语建立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从无神论的到有神论,从竞争法则到信靠上帝,从骄奢淫逸到谦卑勤谨,从游戏人生到敬虔度日,这里都需要圣经真理的亮光。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许多基督徒对圣经并不熟悉,根据20103月份笔者教会的调查,信徒每年平均读一遍圣经的只占20%,许多信徒没有研经及灵修的习惯。在这种情况下,牧者需要通过讲道、查经等一切机会一次一次地将神的话掰开揉碎分给羊群。认真地解经,帮助弟兄姐妹学习原文,鼓励弟兄姐妹采用归纳法查经,按进度读经等。

第四,从祷告和生命见证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与文革之前的基督徒相比,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及和平的国际国内环境,这一代的基督徒相对来说受苦少。政治环境相对宽松,经济环境相对优越,文化环境相对自由,一般基督徒的基本的生存都没有太大问题,红色殉道的几率已经很低。根据2010年对华援助学会公布的数据显示,逼迫的情况仍然存在[4],然而其相对比已经很低。白色殉道虽然很激烈,然而这是普世基督徒都要面对的征战,并非中国基督徒特有的。无法有完整的统计资料支撑祷告情况怎样。根据笔者在国内服侍期间的统计分析,一般信徒的祷告生命并不太好,每天祷告时间1个小时以上的基督徒比例少之又少。从生命见证来说,到了什么地步就照着什么地步行,很多弟兄姐妹在努力地做见证,效法基督。然而因为信主时间及生命状况等因素,还很难在社会整体环境相当糜烂腐败的工作和社会中有坚定的持守。要兴起维多利亚复兴时代的见证,笔者相信还需要几代人的殉道、跟随、补课。 

二.  讲道特色 

从属灵传承及传讲内容而言,北京教会最近几年比较关注一下几个方面:

 

 

1. 继承前辈受苦及背十字架榜样的讲道

 

 

随着国内基督徒对反右、文革等历史事件的反省总结,一批批曾经在文革坐监的基督徒的见证被发掘出来,除了《十字架在中国》中家喻户晓的前辈外,蓝志、王颂灵、胡振庆、郑惠端、付华、王厢衡等老一辈的见证也一批批的整理出来。新一代的传道人在传讲十字架恩典和效法榜样上,将历代基督徒为主受苦的见证带到了讲台上,这个对青年基督徒来说是很大的祝福,美好的属灵传承在讲道和书籍传播中得到宣扬。

 

 

2. 继承清教徒精神的讲道 

最近几年大陆讲台改革宗神学兴起,在知识分子界及教会讲台中清教徒的理念被比较多地传达出来。这是大陆教会在相对白热化的属灵征战之下响应这个时代的一种选择。相信背后有神的美意和掌权。继承清教徒精神的讲道,注重圣经话语本身的研读,注重个人救恩,注重生活榜样,注重某种形式分别为圣的生活。这些对于教会持守真道,不与世界为伍非常有帮助。然而其对教会合一及宣教使命上的关注相对较小。其它宗派需要兴起。

 

 

3. 注重挖掘沙漠教父时代精神的讲道

 

 

无神论教育及世俗主义双重夹击下的大陆,人心如同西北茫茫的旷野沙漠,没有是非,没有标准,没有真理,没有永恒,教会迅速的建立发展,圣灵大大地动工,然而问题也很多,挑战也很大,传统型异端东方闪电、二两粮,现代新型异端耶稣青年会、以马内利等等采用极其狠毒的方式掳掠人心,辖制人、迫害人,可谓毁人不倦。在内外挑战之下,教会的讲台一方面寻求从家庭教会的传统和清教徒精神中寻求属灵资源,另一方面从沙漠教父那里寻求属灵资源,比如特土良、俄利根、居普良、安东尼等[5]。克己苦修的传统、与异端的征战等等对大陆家庭教会来说极其宝贵。这也是最近北京教会讲台比较关注的传统。

 

 

从具体的细节和形式上而言,北京教会的讲台相对而言具有几个特殊性:

 

 

1.传道人整体水平亟需提高。毋庸置疑,近些年,北京城市家庭教会的传道人素质已经有很大的提高,地下神学院为北京贡献了许多好牧人,然而由于地下神学院受师资、图书馆、场地等限制,很难培养出真正高质量的传道人。从海外包括新神、华神、北美神学院的神学生也有一些人回到大陆服侍。然而由于子女教育、薪水等多方面的原因,在北美读神学的学生回大陆的凤毛麟角。十字架的道路不容易走,真正愿意走的人也不多。北京教会虽然在全国来比,传道人素质相对较高,但是仍然无法满足愈来愈高的对真理的需求。从神学博士来看,北京读完神学博士的只有天道院长一人。更别说娴熟希伯来语、希腊语,真正懂两希语言的传道人也是凤毛麟角。

 

 

2.解经及讲道学培训极其缺乏

大陆传道都是自己摸爬滚打练出来的,一方面讲道淳朴真实,也很扎心,另一方面一些基本的讲道技巧及讲道训练都很缺乏。比如讲道礼仪、解经方法、讲道节奏、讲章预备等各个环节,都需要培训和训练。以笔者为例,参与讲道5年多时间,来神学院之前基本没有经过讲道训练,都是凭着神的恩典,靠着祷告讲,相信也有神的祝福和美意,但是,回想看,发现其中很多地方都很不足。笔者时常跟同工讲,传道人应该把讲台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但是实际操作层面笔者却不知道当怎样预备,怎样讲等等。依靠圣灵与专心准备同样重要,注重祷告和认真解经都要关注。

 

 

由于学识经历和数据的欠缺,文章分析比较粗浅,只是在笔者自己有负担和看见的几个方面进行了简单地分析,有不足之处,还望师长指教。 

-------------------------------------------------------------------------------- 

[1] 维基百科,供给和需求

[2] 北京本地家庭教会报告,刘同苏 

[3] 北京城市复兴教会葡萄园大学生聚会点 

[4] 中国大陆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年度报告

[5] 沙漠教父的苦修主义,上海人民出版社,许列民,2009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shenxue/40912.1-huizho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