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教会复兴史

 

启示录第二章:那得胜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226-29 

我们大概都知道这卷圣经的背景,就是约翰在拔摩海岛,主日时受圣灵感动,圣灵借着他把七个教会的书信给了我们。在教会情况正常时期,神借着保罗写了七封书信,反常时借约翰写了给七个教会的信。这七封书信的的确确是针对当时的教会,这是一点都不错的。今天我们如果在拔摩海岛往土耳其方向看的话,在晴空万里时,我们可以眺望到亚细亚的七个教会所在地,最近的是以弗所,最远的就是老底嘉。

 

 

但这卷书又是预言,所以许多圣经学者认为,这也代表教会历史中,七个不同的时期。在这七个时期的教会,最早是以弗所,然后是士每拿;士每拿是受苦的教会,代表最初二到三百年间受逼迫的教会,十天,代表罗马帝国十次的大逼迫。

接着是别迦摩,原文是结婚的意思。在大逼迫之后,君士坦丁皇帝不但不反对基督教,反而拥护基督教,并将基督教立为国教。这在当时的基督徒中,有许多人为此感到欢天喜地,以为教会进步发达了,正如主耶稣所说的那样,芥菜种变成大树了,觉得现在教会受到世界的欢迎,苦难从此过去了。但没想到,从那时开始,教会和世界就产生了很异常的联合。根据历史资料发现,君士坦丁皇帝从来没有得救,事实上他所相信的是太阳神,所以他颁发了一道命令:每一个礼拜要有一天休息,那一天就叫Sunday,因为这一天是属于太阳神的日子。圣经本是很自然的,选用在主复活的日子,就是七日的第一日为主日;但从那时开始,君士坦丁大帝莫名其妙地就把这两个日子混在一起。如果我们仔细读教会历史,就会很清楚这段关于圣经里别迦摩的经历。

接下来是推雅推喇,就着当时的七个教会来讲,它的光景可以说是最荒凉的。如果用当时那教会的情形,来形容教会历史上的一段时期,那也是非常合适的。圣经学者认为,从第四世纪到教皇出现之时,教会的光景就正如推雅推喇那样,教会里充满了偶像、金银。圣经除字面意思外,也包含灵意的说法:因着教会和世界有不正当的关系,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现在妇人也教导人(这就是耶洗别),那时他们不说神的话怎么说,不说基督怎么说,也不说圣经中怎么说;只说教会怎么说,教会的命令、教会的断案就是定案。他们说马利亚是没有罪的,所以在第四世纪他们开始向马利亚祷告;到了第五世纪,最后就断定并宣称:马利亚没有罪,是童女,主耶稣的其他兄弟是表兄弟。从那时开始他们就敬拜马利亚,慢慢的就神化了马利亚。

所有宗教都有女神,包括佛教;而各种宗教最早是从巴比伦开始的,当时他们崇拜宁录和他的妻子,这位就是女神的化身。所以不管传到印度或是中国,都有男神、女神。这些东西不知不觉的都到了教会,所以这时候你看不出教会和异教有什么不同。实在说来,很多东西你分不清哪些是从佛教来,哪些从巴比伦来,哪些从犹太教来的。

所以,推雅推喇代表教会到了最黑暗的时候。就拿当时的七个教会来说,推雅推喇的光景是最荒凉的。就教会预言来说,一直到马丁路得改革以前的时候,教会可以说是进入黑暗时期,许多东西都是黑暗的。所以后来才有文艺复兴等等,原因就是人们因长期受宗教束缚,开始觉醒了。其中哥白尼、伽利略等人都有重要的发现,因和教会解释不一样,有的被判为异端,有的根本不敢抬头。这段悲惨的教会历史,或是世人所写的共同历史,都是一件事,就是人类经过了一段非常黑暗的时期。所以,我们相信教会到了推雅推喇,乃是教会到了最黑暗的一段时期。在那时候,如果有人是得胜者,那该是何等美好,主说要把晨星赐给他。

 

 

我们知道,晨星乃是在最黑、伸手不见五指夜里,所出现的明亮的星,没多久天就亮了。所以看见晨星,就表示看见曙光,没多久光明就会来到。这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非常重要的关键,虽然教会长期处在黑暗中,但像马丁路得,像加尔文等等这些人,他们是得胜者,他们不失败,他们虽然经过惊涛骇浪,虽然化为灰烬,然而他们愿意为着主的见证,起来做勇敢的得胜者。这些人的赏赐是什么呢?马丁路得得什么赏赐?加尔文得什么赏赐?圣经说得很清楚:我要把晨星赐给他,就是说,从马丁路得、加尔文等人身上,我们确实是看见主把晨星赐给了他们,借着他们把圣经的真理重新显明了出来,让我们看见教会有了曙光,教会有了希望,神要带领教会复兴。

这次我们来看教会的复兴史,是从最深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开始。圣经告诉我们: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太1028)。那时教皇的身体是皇帝管,皇帝的灵魂是教皇管,所以连皇帝也要敬怕教皇三分。当时,全世界最有钱的是教会,占了全欧洲财富的一半。这不像主耶稣的门徒,他们当时金子银子都没有,怎么会想到有一天竟然完全改变。十六世纪的时候,欧洲教会的势力及顶了,教会在世界成为极大的一股势力,你想要往世界的屋顶上爬吗?你只要参加教会。马丁路得就是在那时被主兴起做改革的人,敢向当时最大的势力挑战,那确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致使整个阴府势力倾巢而出。讲道

我们知道马丁路得所经历过的,绝对不是像写历史的人,轻描淡写一笔就带过去了。我们若知道属灵的背景,属灵的原则,就知道那次马丁路得所挑战的,乃是整个的世界,和世界所代表的撒但的权势。我们读他的日记和所写的东西,就发现在他所经过的事上,他几乎要被压垮了。难怪我们的主要把晨星赐给他,启示、引导他。果然宇宙的教会再显曙光。

那时期是教会最黑暗的时候,就以建圣彼得堂为例,它和卖赎罪券大有关系。早期的圣彼得堂没有今天那么宏伟,今天的圣彼得堂并不是当初原有的容貌,而是卖赎罪券的结果。那时他们鼓吹人死后,还要经过炼狱,所以有许多人觉得自己有亲人在经受炼狱,将来自己也要经过那里,那怎么办呢?有一个方法,你需要捐一点钱,你只要把钱放入丁当响的奉献箱里,地狱那边就可听见这声音而把门打开,你的亲属就能够从炼狱里出来了。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并不知道救恩,认为只要把钱捐出去就可以了。许多人一生中,一有机会就想尽各种办法来罗马朝圣,参观圣彼得堂,参观圣保罗堂,因他们有此说法:彼得的骨头就在圣彼得堂的地下(今天他们还是这么相信),保罗的骨头也在圣保罗堂的地下,你们只要来此膜拜一下,只要在此朝圣一下,你所有的罪就通通都得以赦免了。所以,那时虽然到罗马很不容易,但每年还是约有两百万人从世界各地蜂拥而来,有人说,如果人间真有地狱的话,罗马就是盖在地狱上面的。可见那时候教会黑暗到什么程度。许多的修道院,这边是男修道院,那边是女的,其中有许多证明中间有秘密信道,许许多多的羞耻、见不得人的事就这样的确的发生在那里。教会那时的属灵光景,和当初差得太远了;当初彼得曾说:金银我都没有,——我奉拿撒勒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徒36),那时虽没有金子银子,但却有圣灵的能力。

阿奎那斯(Thomas Aquinas1225-1274——是天主教里数一数二的神学家。在一个完整的神学思想体系中,奥古斯丁有着一半功劳,另一半功劳就是阿奎那斯;他从圣经各方面证明,罗马教派不是完全合乎神旨意的。有一次他参观圣彼得教堂,由当时的教皇做引导,到了圣彼得堂,眼睛不用看地上,都是抬头往上看,金碧辉煌,各墙上都有许多艺术品、杰作。教皇非常得意的告诉阿奎那斯说:弟兄,你知道吗,我们第一任教皇很寒酸,他说金子银子我都没有,但今天到了我们这任教皇,金银都有了;你往天花板各个墙上看,金子银子我们都有了。阿奎那斯回答说:不错,我们金子银子都有了,但那奉拿撒勒人耶稣的名叫人起来行走的能力,我们却没有了。 

弟兄姊妹,你能赚得全世界,能有最辉煌的建筑物,但我问你:这就是跟随主的脚踪吗?如果读教会的历史就很清楚,当马丁路得起来改教的时候,教会的光景已经堕落到谷底,教会已经是黑暗得不能再黑暗了。每当我想起马丁路得、加尔文等等这些弟兄姊妹,我们真是要感谢主。他们所留下给我们的,更正确我们所传讲的。
 
但我们也要指出,他们的软弱在哪里,我们要从他们得着许多宝贵的教训。但无论如何,他们是教会的得胜者,他们所有的贡献,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是这个或那个的贡献等等。他们的贡献,远远超过显明了因信称义的真理,远远超过告诉我们信的人都是祭司,以及带给我们公开的圣经等等。在他们身上,我们看见晨星出现了,教会有了曙光。感谢主,义人的路越照越明,直到正午。

在主再来以前,我们看见的不只是曙光,而应该看到日正中天的荣耀光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读教会复兴史的原因了。我们读教会的复兴史,目的不仅是得着一些历史知识,希望以教会历史为鉴戒,到底我们应当学些什么功课。教会历史就像个大实验室,我们每人来到世界上只有一次,经过这一生,是成功就是成功,失败就是失败。你可以给自己戴高帽子,可以自己吹嘘,可以自己安慰自己,但是有一天圣灵要出来说话,基督要出来说话,我们有没有向主忠心,这是一个严肃的考验。当我们跟随主走这条路的时候,要记得神在我们身上有一个托付。我们为马丁路得感谢主,为加尔文感谢主。但我们要问,在他们背后有哪些重要的属灵教训,也许马丁路得在某些地方是成功了,但在某些地方却也失落了。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shenxue/40914.1-jidujiao.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