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者的八大质疑(之二)

质疑二:“假如上帝的神迹抵触科学,为什么有理性的人还能相信神迹是真的!

牛津大学普及科学教授、《自私的基因》一书作者,也是一名无神论者的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说道:“童女生子、耶稣复活、拉撒路死后复生,甚至旧约中的神迹,都被随便用于宗教宣传,它们对不假思索的听众与儿童非常有效。德国物理学家麦克斯·普兰克(Max Planek)亦表示:“在科学力量一贯而坚定的进步下,神迹信仰的全部溃败只是时间问题。 另一方面,也有许多著名的科学家相信科学与神迹并无冲突,就如核子物理学家西夫金(Hugh Siefken)所说:“我的信仰可以用这句似非却是的话来概括:我相信科学,我也相信上帝。我计划继续为二者作见证。[2] 以上两种立场,谁是谁非呢?为了探讨神迹是否可信,史特博(Lee Strobel,下文简称“史)访问了思维精密的威廉·莱恩·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下文简称“克)。

(A)有理性的人岂能相信神迹?

史:“好吧,克雷格博士,你是个聪明且有教养的人。请告诉我,何以一个有理性的现代人还能相信童女生子、人在水上行走、死了的人能从坟墓里走出来?

克:“你特别提到童女生子,我觉得这很有意思,因为那是我之前成为基督徒的主要绊脚。我觉得那完全荒谬。

史:“真的,怎么一回事?

克:“我10几岁第一次听到福音时,我已读过生物学。我知道要童女生子,马利亚的子宫里得有个无中生有的Y染色体。他的身体里若没有这种基因物质是无法孕育一个男婴的。对我而言,那简直是异想天开,没有道理。

史:“不止你一个,别的怀疑派也有这个问题。你是怎样处理的?

克:“我想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不信童女生子不要紧,我仍旧可以作个基督徒。可是我信了以后,忽然想到,如果我真的相信上帝创造了宇宙,要他(在马利亚的子宫里)造个Y染色体,有何难事呢!我想,也许由于(主)耶稣这个人的真实性,和他所传信息中的真理,都那么有力,以致我剩下的那一点点怀疑全被淹没掉了。

史:“你居然相信你还没有全部接受的东西,不是有点孟浪吗?

克:“我不觉得,这反而是循序渐进的好办法。要信基督无需等到所有问题都有答案。你只须说:‘我有的证据已经证明这是真的,至于我不能回答的问题,我要相信,希望将来可以得到答案。’我就是这样办的。

史:“一个人为了要相信像神迹那般不大可能的事,应当放下他的批判能力吗?

克:“只有在你相信上帝不存在的时候!那我才会同意——神迹是荒谬的! 但是倘若有位造物主设计并创造了宇宙,时时刻刻都在托住它;他控制现实世界的自然法则,我们就有理由相信神迹是可能的。

(B)神迹出于超然力量的干预

史:“我们常常漫不经心地使用‘神迹’(miracle)这个字。例如我可以说:‘我能坐飞机来到亚特兰大(Atlanta)真是个神迹。’ 或者说:‘我能找到你的家真是个神迹。’ 如果这样使用这个字,不是太广泛了吗?

克:“是的,把这些事当作神迹是一种误用。这些都是自然事件产生的自然后果。

史:“那么你怎样界说这个名词呢?

克:“按照这个词的正当意义,神迹是不能由事件发生时当时当地所运作的自然原因产生的。[3]

史:“然而,科学与神迹之间不是有个矛盾吗?无神论哲学家迈克尔·鲁塞(或译“鲁斯,Michael Ruse)说:‘创造论者相信世界创自神迹。但是神迹处于科学之外,按照定义,科学处理的是自然的、可重复的、由定律规范的事物。’[4]

克:“你要注意,鲁塞并没有说科学与神迹矛盾。他说的是神迹处于科学之外,这是十分不同的。我认为相信神迹的基督徒在这一点上可同意他。他可以说,神迹说得恰当点,是处于自然科学的范畴之外——可是这并不是说神迹与科学抵触。

史:“你能想到与这相同的另一个例子吗?

克:“例如伦理学便处于科学范畴之外。科学不作伦理上的判断。所以我不一定要反对鲁塞说的话。他说科学的目标是寻求自然解释,神迹处于科学的范畴之外。可是我应该补充一句,你可以有一个‘有神论’的科学。已有一大群的人持有如此立场,例如像数学家威廉·登伯斯基(William Dembski)和生物化学家迈克尔·贝赫(Michael Behe)那样的人,他们用(科学的)原则推理方法,指出有位智慧的设计师设计了宇宙和生物世界。[5] 从理性和科学的角度看,他们并不武断,他们根据证据作出结论,一定有位智慧的造物主。

史:“于是,你不同意大怀疑派休谟(David Hume,1711-1776)[6]的看法,他界定神迹是对自然律的破坏。

克:“是的,我绝对不同意。他对神迹的认识是不当的。你要知道自然律含有内在的‘ceteris paribus’条件——这是拉丁文,意思是‘如果其余情况相同’(字面意义:other things being equal)。换言之,自然律假定没有别的自然或超自然因素干涉那个自然律所描述的运作。

史:“你能够给我举个这方面的例子吗?

克:“自然律说氧和钾混合就要爆炸,但是我体内有氧也有钾,我并没有爆发成火焰。这是不是意味着这是个神迹,我在违反自然律?不是的,因为这定律只说明在理想情况下发生的事,假定并没有别的干扰因素。然而,在刚才的例子中,还有别的因素干扰爆炸,所以爆炸并未发生。这没有违反自然定律。同样,如果有个超自然力量在自然界运作,那么定律描述的条件就不再发生效力。定律本身没有受到破坏,因为定律里面含有一个条件,即没有其他因素在干扰。

史:“你的解释使我想起几年前我和著名哲学家、也是《基督教与科学本质》的作者莫尔兰德(J. P. Moreland)[7]的谈话。他用地球引力(或称“地心吸力或“万有引力,gravity)定律作例子。这引力定律说你把一个物体下坠,它会掉到地上。他说如果有个苹果从树上落下,在它落地以前你伸手把它抓住,你没有违反也没有否定万有引力定律,你只是在进行干预。

克:“是的,在其他情况相同的条件下,定律才能如其所描述的运作。这也是我的立场。万有引力定律说的是在理想情况下(指在没有自然或超自然因素干预下)所将要发生的事。把苹果抓住并没有推翻引力定律。那只是一个具有自由意志的人进行的干预,他超越了在那种特殊情况下运作的自然因(natural cause)。这基本上就是上帝行使神迹时所做的事。

(C)神迹乃神的真正超然行动

史:“德国物理学家麦克斯·普兰克(Max Planek)预言说神迹的信仰在科学进步之下必将让步。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也说科学家有一天会明白宇宙的运作,那时就能克服对神迹解释的需要。你对这些看法有何意见?

克:“我认为他们没有说错。

史:“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史特博惊愕地问)

克:“真的,他们说得对——有些迷信的人利用神迹当作自己无知的借口,遇到不能解释的事,就把它推卸给上帝。我认为科学把这种过分简单的思维方式挤出去是一件好事。但是这些事并不是我所讲的神迹。我说的神迹,是一些你循原理能合法推论出有一个超现实的造因,它在处理过程中进行干预。这种神迹——神的真正行动(作为)——不是科学的进步所能挤出去的,因为它们诉求的不是无知。它们是有科学和历史的证据所证实了的事。迈克尔·贝赫(Michael Behe)在他所著的《达尔文的黑箱》一书里所做的就是这件事。贝赫探讨了自然界‘不能再简化的复合体’——即不能依照达尔文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8]与基因变化过程(特指“突变,mutation)逐步进化的生物(他的结论是:只有透过智慧的神所施行的神迹,才能造出如此奇妙的生物)。他并不是说,只靠科学这是不能解释的。他是在根据证据所显示的,有原则地推论出有一位‘智慧的设计师’。这是理性的做法。他的结论根据的是结结实实的科学分析。

史:“休谟(David Hume)说,自然的一致性之证据如彼确凿,神迹的证据永远胜不了它。例如,看看(主)耶稣复活的事。我们有好几千年的前后一致的证据,证明人死了不能复生。所以休谟说,不管你有多少证据,也不能推翻这个重大的推论。

克:“一般而论,相信人死后不能复生,与相信拿撒勒人耶稣死后复活,两者之间没有矛盾。事实上,基督徒对二者都信。对(主)耶稣死后复活持相反意见的说法,不是说别人死后都在坟墓里,而是说拿撒勒的耶稣仍然待在坟墓里。你要推翻(主)耶稣复活了的证据,你必须提出反对有复活这件事的证据,单以别人都还待在坟墓里为证据是不行的。所以我认为他的论点十分谬误。然而,我会同意休谟的立场,说(主)耶稣自然地死后复活,不靠任何神力的干预,是不可能的。然而,这并未涉及我们的假设。我们的假设是:上帝使(主)耶稣死后复活。这里不涉及任何反对自然律的话,自然律说的是人死后不能自然地复活。

(D)基督复活的证据质好量多

史:“有些评论家说,(主)耶稣复活是件非常大事,所以需要非常(异常)的大证据。这种说法能在某种程度上吸引人吗?

克:“是的,这听起来像常识,但是明显是错误的。

史:“何以如此?

克:“因为这个标准将阻止你相信我们合理相信的各种各样事物。例如你不会相信晚间新闻的报导,昨夜开采的彩票号码是4、2、9、7、8和3,因为这是个非常不可能发生的事,输的机会是几百万和几百万对一,所以你听了报导不该相信。不过,我们显然认为,要相信这个报导正确才是合理的。这怎么可能呢?概率论(probability)[9]的理论家说,你必须权衡两件事:(1)事件发生的不可能性;(2)假如事件没有发生,证据仍然会像现在这样的可能性。

史:“吁! 你得把话放慢,还得给我举个例子。

克:“好吧,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它;如果晚间新闻的报导的正确性有非常高的可能性,则它非常不可能误报彩票选择的号码。这就抵消了选择这些号码的任何不可能性,所以你相信这个非常不可能的事件是合理的。同样,也假如没有(主)耶稣复活这件事,那么空的坟墓、(主)耶稣复活后的显现、初期教会的门徒行为上发生的突变等等,将你认为存在于(主)耶稣复活中的任何不可能性给抵消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史:“是的,这个例子已说明了你的论点。不管怀疑派认为(主)耶稣复活多么不可能,他们还得在‘主耶稣真的复活’,以及‘如果这件事没有发生,何以有那么多的历史证据’这两者之间作出权衡。

克:“所以,相信像(主)耶稣神迹地复活这样的事情,就非常合理了。而且,对这问题还有这样的一个理解:如果上帝真的存在,有什么理由说他使(主)耶稣死后复活是不可能的呢?我想不出任何理由。

史:“你看见过由于(主)耶稣复活证据的质好量多,因而相信基督的怀疑派者吗?

克:“噢,是的,当然见过! 我最近遇到一个从事所谓‘自由思想’运动的人,他研究过(主)耶稣复活的事,从证据中得知上帝使(主)耶稣死后复活,他成了基督徒。当然啦,他那些崇高自由思想的同事们对他痛加斥责。他说:‘他们为什么要那样敌视我呢?我只是遵循自由思想的原则,这正是证据和理性领导我去的地方!’

史:“你是说有些从事‘自由思想’的人,并不像他们叫别人相信的那样自由?

克:“老实说,我认为许多怀疑派的做法是闭关自守的。

史:“你指的是有些怀疑派从开头就排除了神迹发生的可能性?

克:“正是这样,逻辑学家有个名词叫‘最好解释推论’。这是说你有一堆论据需要解释,你又有一批为这些论据预备的各种解释。你需要从这批(论据)选择里,挑选那个最适合你的论据来作解释。可是有些怀疑派根本就没有把超自然解释放进那批选择里。其结果是:如果为一件事找不到自然界的解释,他们只能怪人无知(或认为此事并没发生,编者按)。那就是偏见。除了无神论能证明无神,否则没有正当理由从可作的选择中排除超自然解释。要作个公正的研究者,你必须将超自然解释放进去,看看哪一个是这件事的最佳解释。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yinandayi/32192.1-huaiyizhe.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