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本善?再思原罪

在华人界谈罪永远是个千古难题,更何况是谈原罪。说白一点,谈罪的人似乎是不健康,也注定要不快乐;
因为这样的人似乎有不同的心理结构,气质敏感,对世界有一种消极负面的看法。
基督徒当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不管一个人接不接受“罪这个名词,人性的幽暗在我们的记忆与心灵中是
那么真实,就彷佛是人所无法摆脱掉的地心引力那样真实。只不过,这跟原罪有什么关系?在这个时代,罪
的概念已经快被人本的心理学给解构掉,而甚嚣尘上的人性进化说也让负面的人性观愈来愈像是尼斯湖的水
怪,只闻其名不见其影。面对这股潮流,似乎去正视罪的外在行为比谈节外生枝的原罪更务实,更何况,要
说出罪行的实例易如反掌,但原罪是啥玩意儿却让人一头雾水。
最令人困窘的是,翻开和合本圣经,竟找不到“原罪这个词。但何其耐人寻味,在一些中英文译本中却已
经开始找得到“罪性一词。【1】如果原罪代表人性的本相,那么“罪性算是一个能够贴近这个本相的替
代词。【2】
但即使有圣经的背书,“罪性对一个排斥外力救恩的文化来说不仅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丑陋传说,甚至也让
许多信徒在这个情感号召的时代难以面对。说穿了,一个人只要接受了耶稣的救恩,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还
有必要再去认识原罪或罪性吗?现今社会讲的是一人做事一人担,讲原罪或罪性,也就是全人类因着一人犯
罪都变成了罪人,这听起来多刺耳!
不过,基督信仰不也宣告唯独恩典以及人的无力自救吗?这难道会比原罪听起来更舒服吗?不管是谈哪个教
义,我们终归要从情绪面回归到圣经的原则。
回来看原罪。基督徒相信,道德价值的建立是先验的,是以上帝的存在和永恒律作前提。但若就着基督徒的
经验来说,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有许多的罪恶是发自那律法与诫命所规范不到的地方——人的内心——例如
人的虚伪诡诈、骄傲自义或是仇恨。这些规范不到的深层幽暗如果只是纯粹由后天环境所造成,或者不过是
外在环境的作用力,【3】而无关个人的内在真相,那么当我们看到另一个人(更别谈看到自己)自义、自私
或是虚伪诡诈时,又何必感到不悦或是觉得被冒犯呢?毕竟,这些个人的性情特质不只律法规范不到,而且
还可能只是动物性的生理反应,与永恒的绝对是非无关嘛!
原罪观(罪性观)要引导人去思考的,正是那个外在规范所无法理解的内在性情与动机。这样探索的目的不
是要去找出某个主宰个体或群体道德缺陷的因果律,或是去证明始祖亚当与后裔之间存在着某种罪恶基因上
的亲缘关系,更不是要带来一个极度内省、扭曲身心的教会文化。人本宗教要的只是一种看重自我的宗教情
感,但是原罪观却是要帮助人看到人的绝对亏缺、上帝的绝对要求,以及他在耶稣基督里的绝对恩典。从历史看原罪:
有人认为原罪是教会历史的新发明,这话是不正确的;【4】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圣经的罪性观在教会历史中
得到了确认。
初代教会神学家从公元二世纪开始便持续探讨堕落之后的人性。而原罪概念最终之所以受到瞩目,要归因于
公元五世纪初的一个宗教风潮。这个风潮的肇始者叫伯拉纠,因此它又称为伯拉纠主义。伯拉纠和他的门生
否认原罪,因为他们狭隘地认为,原罪指的是生理性的遗传,而既然生理性的遗传是藉由生育来进行的,他
们就认为,原罪的说法会贬抑婚姻及生育。此外,若婴孩有原罪,那么无法接受洗礼就早夭的婴孩岂不注定
灭亡?伯拉纠又认为,原罪的说法会让信徒不长进,以罪性作祟为由推卸道德责任。
伯拉纠相信人性本善,而且人的自由意志不曾因着亚当的罪行而有任何本质上的损伤,也因此人可以靠自己
的天然本性与能力来遵守上帝的诫命。亚当的罪之所以伤害了子孙,是因为后代效法了亚当的榜样,而非亚
当的罪传衍给了后代,也就是说,罪是社会性的结果,而非内在性的缺陷。
对伯拉纠来说,信徒要达到完美的境界不是不可能,因此达到完美的境界就是一项义务了。【5】人可以靠自
己不犯罪。也难怪,他曾说请求上帝的赦免并不是那么必要。【6】
当时最反对伯拉纠的教会领袖是奥古斯丁。【7】他认为原罪是一种状态,代表人类灵魂的损伤与本性的败坏
,如同灵魂里的烙印,世世代代传衍下去。【8】一反许多人的误解,奥古斯丁并未说原罪是靠生育行为去“
制造出来的,更没有贬低婚姻及生育,【9】因为原罪首先关系到的是灵魂(亦即带有上帝形像的实存体)
,而不是肉体这个媒介。假设人类不是透过性交来繁殖,这仍然不会改变人的灵魂已经损伤以及原罪仍然会
以某一种方式来影响后代的必然性。
奥古斯丁认为,本性的伤害一开始只反应在理智与意志的层面。但逐渐地,这个伤害的影响力扩展到人类的
各个生活层面,带来全面的败坏,譬如说:环境的改变、肉体的死亡、全人的各样反常。若以现代的眼光来
看,它代表生理、心理和灵性各种负面蜕变之间的交相作用。但原罪所造成最重要的后遗症,是人被私欲所
捆绑,特别是在性欲的质变以及各种自我中心的表现上。【10】这个私欲(concupiscentia)的出现形同始
祖堕落之后加诸在人本性之上的“刑罚。
如何破解原罪的难题?奥古斯丁认为,人的意志在堕落之后已经与上帝绝对的善隔绝开来,不论人多么努力
,都必须藉由上帝的恩典才能完全顺服他。没有圣灵恩典的扶持,律法只是让人知罪胜于避罪,增罪胜于减
罪;人凭自己的意志行律法也是一种骄傲,会招来定罪。一个人只有凭借着让人生发仁爱的信心(加5:6),
才能够行出上帝所接纳的义。也因此,信徒要在生活中不断操练认罪祷告。随着本性与意志愈蒙医治,我们
凭着信也会愈来愈有能力行出律法的要求。最重要的,已经尝过恩典滋味的人没有借口再放纵私欲。
奥古斯丁对人性的看法在当时东方教会领袖的眼中过于消极,但这不代表东方教会的领袖认为堕落之后的人
类本性是毫发无损。相反的,东方教父虽认为堕落之后的人仍然保有意志的积极功用,却也承认与亚当起初
那完美的本性相比,人类的本性已经遭到了削弱。【11】亚历山大的教父区利罗(Cyril of Alexandria, d.
444)就说了一段很能代表东方教会立场的话:“人类的本性因着一个人,也就是亚当的不顺服而染上疾病,
结果许多人因此犯了罪。虽然亚当起初犯罪时他们不在场,但他们与亚当同属一个天性。【12】由此看来
,若以“原伤或“原病来替代原罪一词,也同样可以贴切道出普世教会自古至今对堕落之后受造人本性
状态的共同体认。此外,东西方教父们倒是常常以肉体的死亡作为亚当犯罪的记号,以及原罪所遗留给亚当
后裔的可见刑罚。【13】
伯拉纠派高举人性本善的说法在公元431年史称普世教会第三次大公会议的以弗所会议中遭到谴责。【14】虽
然东西方教会领袖们没有以信经做出明确定义,对亚当后裔的本性究竟受到多深的伤害也没有一致的说法,
但双方拒绝人性本善的共识是无可否认的。今天更正教的主流宗派,也没有一个否认原罪的存在。【15】从
普世教会在历史中的具体共识来看,让伯拉纠主义被定罪的主因并非它反对罪性的遗传,或是它不满早夭婴
孩所引发的问题,而在于它对人性过度乐观。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yinandayi/44721.1-renxingbensh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