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灵巧与驯良(上)

「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马太福音10:16)


使徒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摩太后书3:16)。神的话被比作灯,因其有着照亮人心的特性(诗篇119:105),也被比作精炼过的银子,因其有着丰富和精而又精的品质(诗篇 12:6)。与圣经的其它部分相比,这节经文并非无足轻重: 「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这是我们那当称颂的救主所宣讲的话: 祂的嘴唇是供养多人的生命之树;祂所施行的工是诸般的神迹;祂的话语就是神的圣谕,值得我们铭记在心。这是一句金玉良言: 「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在圣经的这一章中,我们的主耶稣首先向祂的门徒交赋了他们的使命;其次又预言了他们会遭遇的危险;再次,向他们交待了一些指示。

1.基督向祂的门徒们交赋他们的使命 
第五节讲到,在他们出远门传道之前,基督委予他们重任:「耶稣差这十二个人去。」只有受到符合圣经的呼召,人才能履行牧者的职责,「没有人自取,惟要蒙神所召」(希伯来书5:4)。基督不但呼召那些有使徒和先知职分的人作牧者,而且甚至也呼召「牧师和教师」作牧者(以弗所书4:11)。
但是否一个人拥有了恩赐,这对牧者的职分就足够了呢?不: 如同恩典不足以造就一个牧者,恩赐也是这样;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圣经将恩赐与差遣作了区分,「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罗马书10:15)。 如果恩赐足以造就一个牧者,那使徒就应当如此说:「若不得恩赐,怎能传道呢?」 但他说的是,「若没有奉差遣」: 这意味着一种合法的呼召,或者授予权柄。在法庭作辩护的律师或许有着与坐在法官席的法官同样的才智;但只有他取得合法的委任,他才能作一名法官。连非宗教领域都尚且如此,那在教会中更高贵的事务上就更是如此了。因此,那些未经正式按立而篡夺和擅揽牧者事工的人所表现的,更多的是骄傲而不是热心,这样的人是得不到祝福的,「……我没有打发他们,也没有吩咐他们,他们与这百姓毫无益处。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23:32) 这就是第一点:使徒的委任。

2.基督预言他们的危险,「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16节) 
使徒们所要去做的是光荣的事工,但这也是一种充满着危险的事工,因为他们将会遭遇如同豺狼般凶残和野蛮的仇敌。就如同所有在基督里敬虔度日的人会遭遇患难一样,基督的使者遇到极度的试炼是不足为奇的。大多数使徒都死在专横权势的手中: 彼得被倒钉十字架;路加在一颗橄榄树上被处死;
约翰被多米田(Domitian)扔进滚烫的油锅;国王马克西米奴(Maximinus)(据优西比乌 (Eusebius)所述)给他的官员下令,可处予死刑的人只限于教会领袖和牧师。牧者是高举基督旗帜的旗手,因此他们受击最多;他们坚持这一真理:「我是为辩明福音设立的」(腓立比书1:16)。希腊语中的「cheimai」一词暗指一个被派往前沿阵地的士兵冒着枪林弹雨的情形。牧者的事工是要将人与他们的罪分开;而这会招致人们的反对。当保罗因传道而反对亚底米时,满城都轰动起来( 使徒行传19章)。这应当会激励人们为基督的牧者多祷告,使他们能够经受住仇敌的攻击(帖撒罗尼迦后书3:2)。

3.基督向门徒交待一些指示,其中之一就是这节经文:「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
(1)告诫:「你们要灵巧」;
(2)明喻:「像蛇」;
(3)这种智慧(与驯良相结合的智慧)的限制条件:「驯良像鸽子。」
鸽子与蛇的融合是极其罕见的,「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马太福音24:45)。于此,屈梭多模(Chrysostom)说道,要找到一个既忠心又智慧的人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为驯良者,有鸽子;为灵巧者,有蛇:两者皆备的品质却十分稀有。若要寻找忠心的人,毫无疑问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若要寻找智慧的人,我们也可找到一些;但要寻找那既智慧又忠心的人,这就十分困难了,但虽罕有,却还是可能有的。
「摩西学了埃及一切的学问」(使徒行传7:22),在他身上有着蛇的灵巧;他还是世间最谦和的人,「摩西为人极其谦和,胜过世上的众人」(民数记12:3),他有着鸽子的驯良。但以理是一位卓越的人,「这人……有聪明智慧」(但以理书5:14),他有着蛇的灵巧;「总长和总督,寻找但以理误国的把柄,为要参他;只是找不着他的错误过失」(但以理书6:4),这可看出他鸽子般的驯良。
在使徒行传23:6中,我们可看到保罗的机智,「保罗看出大众一半是撒督该人,一半是法利赛人,就在公会中大声说: 『我是法利赛人』」,如此保罗便争取到所有的法利赛人的拥护,这就是蛇的灵巧;再看第一节,「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这又是鸽子的驯良。
鸽子和蛇的融合,这是多么的可亲可敬啊!圣经将二者结合在了一起, 「智慧的温柔」(雅各书3:13);为智慧者,有蛇;为温柔者,有鸽子。一个基督徒的荣美就在于他有着蛇的眼目和鸽子的头脑。
我们智慧的同时还必须驯良,要不然我们的智慧就只是狡诈;我们驯良的同时也必须智慧,否则我们的驯良就只是软弱。我们必须有着鸽子的驯良,以使我们不去向别人设陷阱;我们还必须有着蛇的智慧,以使他人无法向我们施展计谋。我们必须有着鸽子的驯良,以使我们不致背叛真理;我们还必须有着蛇的智慧,以使我们不出卖自己。总之,没有策略的宗教太过虚弱而缺乏保障;没有宗教的策略又太过狡诈而有害。当智慧和驯良一并出现时,它们就预示着灵魂的喜悦。
教义: 基督徒必须既智慧又驯良
我从第一点开始,智慧:「你们要灵巧像蛇」。

4.对智慧的一般性陈述
所罗门说:「智慧为首」(箴言4:7)。它胜于富贵,「得智慧,得聪明的,这人便为有福。因为得智慧胜过得银子」(箴言3:13,14)。如果群山都是珠宝,海滩的每一粒沙子都是钻石,这都不能与智慧相比。没有智慧,一个人就会像一条缺少舵手的船,随时处于触礁沉没的危险之中。
约伯颂扬智慧,赞美智慧,「智慧的价值……胜过红宝石」(约伯记28:13-18)。红宝石十分珍贵,它透明,具有火红的色彩。据说有一位印度国王,他佩戴着一颗巨大而又光彩夺目的红宝石,人们在黑暗中都可以看得见他: 但智慧所发出的光彩更甚于红宝石;它使我们光辉如同天使。无论戴怎样的珍珠项链都不能像智慧那样使你增色。
智慧主要包括三件事:
(1)分辨福乐之所在的知识。
(2)判断何为获得它最佳途径的技能。 
(3)从事那些定可实现这目标的活动。
这就是对智慧的一般陈述。

1. 进一步的说明: 对智慧作不同的区分。有天性的、道德上的和神学上的智慧。
a. 天性的智慧。这种智慧可见于揭示自然界奥秘的能力。亚里士多德被前人称为天上飞落的鹰,因为他聪慧绝顶,对事物的原因有着深刻的洞察力。这天性的智慧确实使人增色不少,但它却不足以使人得救。
b. 道德上的智慧。这包括两点,即对那些损人之事的拒斥, 对那些益于人之事的推崇;这被称为谨慎。 缺乏谨慎的知识会有害于人;由于缺少智慧,许多人反因知识毁了自己。
c. 神学或神圣的智慧。这就是我们关于那超乎一切之上并拥有无限良善之神的知识。在智慧方面,希腊被视为世间的眼目,雅典又被视为希腊的眼目,但它们都不认识神,「我……遇见一座坦,上面写着『未识之神』」 (使徒行传17:23)。认识那既有真理又有良善的神,是智慧的顶峰,「我儿所罗门哪,你当认识耶和华你父的神」(历代志上28:9)。并且,只有藉着基督才能认识神;祂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象」(歌罗西书1:15)。此外,当我们不但拥有神存在的知识,而且拥有「这神……为我们的神」的知识时,我们便能正确地认识神。对神的这知识是最崇高和卓越的智慧,因此它被称为 「从上头来的智慧」(雅各书3:17)。 

6. 关于这经文所谈及的蛇的智慧: 「你们要灵巧像蛇。」 
我们在凡事上都要与蛇一样吗?不: 我们的救主并不是让我们在凡事上都去模仿蛇。以下要说明:
(1)我们在哪些方面不应该像蛇;
(2)我们在哪些方面应该像蛇。

一、我们在哪些方面不应该像蛇
7. 蛇吃尘土,「尘土必作蛇的食物」(以赛亚书65:25)。这是对蛇的一个诅咒。因此我们不当像蛇一样太在乎世上的事物。对于一个拥有着一副从天而生的灵魂、能够与神和天使交通的人来说,去贪食蛇的食物是件可笑的事情;一个基督徒有着更为美好的食物——天上的吗哪、宝贵的应许、基督的身体和血。在金矿中找到一颗钻石可算为一个奇迹;而在一颗世俗的心中找到基督——那重价的珍珠,更是一个大奇迹。 
凤头麦鸡的头顶上长着小冠,然而却以粪便为食: 在头上顶着信奉基督的冠冕,然而却放纵自己,在骯脏的事物中度日,这样的人不配作基督徒。世界是多么的可怜卑俗啊!它不能充实人心。如果撒旦带一个基督徒到山峰的顶端,指给他看所有的国度和世界的荣华,它所能示于他的,难道不只是一场虚无的梦象,一个迷人的幻觉吗?神允许我们合法地运用外在的事物,但过份地应用它们就是罪。恶人具有这样的特征:
「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腓立比书3:19)。他们如同扫罗,「藏在器具中。」我们应像朝天高飞的雄鹰,而不应像那在地上爬行并舔食尘土的蛇。
8. 蛇行诡诈欺骗。蛇狡猾地滑行,使我们不能够追寻到它的踪迹。这便是智慧的亚古珥所不明其理的四件事情之一,「蛇在盘石上爬的道」 (箴言30:19)。蛇是一种诡诈的动物:我们不应在这方面像蛇那样去行诡诈。但我们天生就在欺骗、诡诈和共谋上太像蛇了,「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耶利米书17:9)。 
首先, 向人行诡诈: (1)伪装友善——以虚假的爱心来掩饰恶意——表面颂赞,实则非难;表面阿谀奉承,实则满腹仇恨——犹大的吻,约押的剑。 (2)伪装诚实;貌似公平买卖,所用的却是缺斤少两的称砣。
其次,向神行诡诈: 以口舌来亲近神,心却远离祂——表面事奉神,其实是寻求自己的益处;假装爱神,然而却与罪为伍——我们不应在这方面像蛇那样施展伎俩和诡诈。让我们做正直的人吧,做那表里如一的人!神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诗篇51:6)。钻石越是清彻,它就越是明亮;人心越是坦旦诚实,在神看来就越是闪烁。在约翰福音1:47中,基督给予拿但业的是何等的赞誉,「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9. 蛇脱皮,但又换另一张新皮;我们不可像蛇那样脱换皮,扔弃一桩罪,又去犯另一桩同样败坏的罪。酒鬼戒掉了醉酒,因为这有损他的健康,降低他的声誉,耗费他的钱财,然而他却又去犯欺诈之罪;铺张浪费者虽停止了挥霍,但却转去放高利贷;这就仿佛一种病刚好,又患另一种同样严重的病——疟疾虽好了,但又得了肺结核。让我们不要像蛇那样脱了旧皮换新皮吧!这就像福音书所述的一样,一个污鬼离了人身,却有七个更恶的鬼住了进去(马太福音12:45)。
10. 蛇是一种有毒的动物,它充满毒气 (申命记32:24)。我们在这点上不可像蛇。诗篇论到恶人时说,他们的毒气就好像蛇的毒气 (诗篇58:4)。这毒气是什么 呢?就是恶意的苦毒。
恶毒是魔鬼的写照。贪欲使人如畜类,恶毒使人如魔鬼。
恶毒会带来报应; 一个恶意伤害他人的人,会损害自己。奎特良(Quintillian)谈到有一个拥有一座花园的人,他给他的花卉施上毒药,为的是让他邻居的蜜蜂来采蜜时被毒死:让我们不要像蛇那样毒吧!恶意是思想上的凶手;你虽然没有接触一个人,但还是能够在思想里杀死他,「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约翰一书3:15)。
恶意会损坏你所有的本分;恶毒的人玷污他的祷告,在圣礼之杯中下毒——他吃喝自己的毁灭。我曾读过这样一则内容,一个生活在苦毒之中的人被问及他是如何颂诵主祷文的,他回答道,「我省略了『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这几个字。」奥古斯丁以神的语气答复他说: 「由于你不念诵我的祷文,因此,我不垂听你的祷告。」苦毒的人不能享有地土也不能享有天堂;不能享有地土,因为只有 「温柔的人……承受地土」(马太福音5:5);也不能享有天堂,因为神 「要用救恩当作谦卑人的妆饰」(诗篇149:4);所以苦毒的人从地土和天堂中被剪除了。
11. 蛇嘶嘶作声: 如传说中的怪蛇。我们不应在这点上像蛇那样用嘘声责骂和抨击神的百姓;那向敬虔之事嘶嘶发声的,是蛇的种类。终有一日,神要算他们那令人难以忍受的言语之帐(犹大书15节)。路西安(Lucian)就是这样一个对宗教进行抨击嘲弄的人;作为神正义的审判,他后来被一群狗撕咬成片。
12. 蛇塞耳作聋: 它是难以治愈的聋子,「他们好像塞耳的聋虺」 (诗篇58:4)。我们在这点上不可像蛇那样对神的道顽固地塞耳作聋。当神呼唤我们悔罪时,我们不可像蛇那样塞耳不听,「他们却不肯听从,扭转肩头,塞耳不听」(撒迦利亚书7:11)。神的道对罪发出怒吼和警告;但许多人对此却像塞耳的聋虺,而不是像那垂胸的税吏。如果你对神的道闭耳不闻,神就要向你关闭天堂之门;如果神呼唤你悔改,而你却充耳不闻,那当你呼求怜悯时,神也不会垂听,「万军之耶和华说: 我曾呼唤他们,他们不听;将来他们呼求我,我也不听」(撒迦利亚书7:13)。
13. 蛇脱了皮,但却保留其刺: 我们在这方面不可像蛇,丢弃了罪恶的外在行为,却还保持着对罪的贪爱: 心里还眷恋着任何罪的就是假冒伪善的人。
也许一个人会克制自己而不犯罪,但心中仍眷恋着罪;他也许会因害怕下地狱而克制自己不去实施严重罪恶的行为,就如同一个人害怕得结石或痛风病而克制自己不去碰他所喜爱的某碟菜一样。 也许一个人会摒弃罪,却还仍眷恋罪;他会因自保的智慧或出于必然而摒弃犯罪。首先,因自保的智慧: 罪恶会损害他的健康, 贬低他的信誉,因此出于策略,他会拋弃它;或者,其次,因必然;也许他没有能力再犯罪了——行淫者年事已高——大肆挥霍者已然变穷——要么 囊中羞涩,要么 实力不足。
因此,一个人或许会抑制罪的行为,但却仍保持着对罪的眷恋;这就像蛇,脱去了皮,但还保留其刺。让我们留心吧!不要在这方面像蛇;要记住希尔罗姆(Hierom)所说的话;爱罪比犯罪更为邪恶。一个人或许会由于一个试探或出于无知而犯罪,但当他明白了那是一桩罪恶之后,他会感到痛悔;但是爱罪的人,他故意犯罪,这会使他所犯的罪更显恶劣。
14. 蛇闻不得馨香之气;鹿角的芳香或安息香的香气可以把蛇赶跑。我们在这方面不可像蛇那样逃避圣洁的馨香之气。属肉体的心只专注于那些愉悦感官的事情;他们会谈论新闻或买卖,这就是他们生活所关注的范围;但是,让人散发出虔敬言谈的馨香之气吧——让他谈论基督或凭信心而活——这种属灵的馨香把他们驱跑。噢,不要在这点上像蛇吧!那在今生不喜欢与圣徒为伴的人,他怎能在天堂与他们同居呢?他厌弃他们油膏的馨香之气,他们恩慈的芳香。 
15. 蛇十分好酒。撰写自然史的普里尼(Pliny)说道,「一旦蛇寻到酒,它们就马上去喝。」我们在这方面不可像蛇;虽然圣经允许用酒(提摩太前书5:23),然而却禁止过分地用酒,「不要醉酒」(以弗所书5:18)。不可像蛇那样「好酒」。 由于这时代醉酒之罪如此普遍, 我将在这方面作进一步的展开论述。 论及古时有话说,「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 直到洪水来临。(路加福音17:27)饮酒并不是罪,但我们所指的是无度的滥饮,喝得自己乱了法章;神让他们喝醉,先是浸泡在酒里,后就溺死在水里。
再没有比醉酒之罪更能在神的形象上抹黑的了;它能改变一个人,甚至令他卑贱;醉酒是人本性的耻辱,是理性的废除者,是毁灭贞洁的帮凶,还是熄灭良知的凶手;醉酒对身体有害,酒杯致死的人比在炮火中丧生的要多;它导致浮肿、粘膜炎和中风;醉酒使双眼如火烧、两腿如注满了水,使人病痛缠身;但对人最大的损害还是在于他的灵魂;滥饮如蛆虫一般毁灭人的良心。
醉酒者很少借着悔改被挽回,其部分原因在于,由于这罪,感官受到麻痹,理性遭到摧残,而贪欲则被煽起;另一部分原因在于,它是为神所审判的,醉酒者对这种罪十分迷恋,神会像在何西阿书4:17中说以法莲那样说他,「以法莲亲近偶像,任凭他吧」;既然这人亲近他的酒杯,那就「任凭他吧」,任凭他沉醉在酒里,直致在烈火中枯萎。
针对这罪,神宣告了诸般的灾祸!「祸哉!以法莲的酒徒。」(以赛亚书28:1)「好酒的人哪,都要为甜酒哀号!」(约珥书1:5)
醉酒者与天堂无份,「……醉酒的……不能承受神的国。」(哥林多前书6:10)一个人不能头晕目眩摇晃蹒跚地步入天堂。针对这罪,所罗门王谴责道,「谁有祸患?谁有忧愁?谁有争斗?谁有哀叹?谁无故受伤?谁眼目红赤?就是那流连饮酒,常去寻找调和酒的人。」(箴言23:29,30)「谁有争斗?」滥喝贪饮,产生不合,结果就导致争斗。「谁眼目红赤?」眼目红赤可起因于哭泣,但更常见于酗酒;后果如何呢?最后,酒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第32节)。 酒在杯中微笑,但却在良知中刺人。
醉酒是一桩违背所有十条诫命的罪恶:
1、醉酒使人离弃真神,「酒夺去人心」(何西阿书4:11)。它夺去人心,使其不以神为念。
2、它使人以肚腹为神(腓立比书3:19)。对此,醉酒者所献上的是贪杯好酒的祭品;这就违反了第二条诫命。
3、在杯酒之间,醉酒者借发誓妄称神的名。
4、醉酒者不分时日;他在安息日很少能保持清醒不醉气醺醺;他在那日所拜的是茅台。
5、醉酒者既不孝敬他的生身之父,也不尊荣那为市民父母的行政官员;虽有他所居之地法律的禁止,  他还是要大肆滥饮。
6、醉酒者犯凶杀。亚历山大在酒醉时杀了他的朋友克里突斯(Clytus),而在他清醒时,乐意为这人奉送一半的国度。
7、醉酒者的酒助长淫邪色欲。奥古斯丁把酒称作使色欲炽烈的东西。 希尔罗姆说他从不相信一个 酒徒会洁身自好。
8、醉酒者是窃贼;他将本该捐给慈善事业的钱财花在了他贪杯好酒的欲望之上; 这样他偷盗了贫苦的穷人。
9、醉酒者是诽谤人的; 只要坐在喝酒的凳子上,他就肆无忌惮地对他人造谣中伤,损害他人的名誉;当他举起他盈满的酒杯时,这时他刚好适合发一个假誓。
10、醉酒者违反第十诫,因为他要凭计谋和敲诈贪图获取他人的产业,以便他更能以喝酒为业。因此他违反了全部十诫。
如果醉酒之罪得不到根除,但愿神的怜悯不远离我们。虽然有一些人会说他们没有犯过这种罪,自己还不是酒徒,因他们还没有喝得理智散尽、感官麻痹,但从圣经的意义上来讲,那「勇于饮酒……的人」却是一个酒徒(以赛亚书5:22)。所罗门称那流连饮酒的为酒徒(箴言23:30)。 他从早喝酒到晚——虽然没有喝得丧失理性,却也因喝酒而荒废了他宝贵的光阴——他是那因无度滥饮而招致损害的酒徒;或许他自己没有喝醉,却让别人酒醉,「给人酒喝,又加上毒物,使他喝醉……的有祸了!」(哈巴谷书2:15)。
噢,我恳求你们,不要在这方面像蛇那样地贪杯好酒吧!恐怕这便是所传的神之真道在这城市对众民无甚果效的一个原因,他们因喝酒而忘掉布道;他们就像那被追猎的鹿,受伤时便跑去喝水;同样,他们听道时,因指责之箭会刺伤他们的良知,他们便立刻逃开,以饮酒来减轻罪疚感的负担;他们将布道浸泡在酒里。如此,你便看到了我们不应该在哪几方面像蛇。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fuyin/zhurizhengdao/40078.1-xunlia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