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所使用的先锋──马礼逊

 
马礼逊和他的华籍助手
寄居时期:1782 — 1834
在华时期:1807 — 1834
马礼逊可算是中国教会历史上「先锋中的先锋」:他是第一个到华的「更正教」宣教士,翻译了第一本华人采用的「更正教」新旧约圣经;给第一位信徒施洗,按立第一位华人牧师。
1807年,马礼逊环绕地球大半个圈,从英国来到语言、文化、风俗完全迥异,神秘而叫人心生畏惧的中国。他依靠神,强忍一切从外、从内而来的压迫与阻难,完成圣经翻译。立志在事奉岗位上尽忠,直到见主面。这种爱神、爱人的悲壮情操,马礼逊这个名字,对我们这些现代信徒,便不再陌生了。
生于一个不平凡的年代
马礼逊(Robert Morrison, 1782-1834)出生的时候,正是英国致力开拓航运、土地和贸易的时代。东方大国是中国,这个国家有着当世先进的文明,其语言、文化及风俗不易为西方所认识,其皇室及官吏对外排斥而自满自大。
那也是一个冒险的年代,充满着机会。马礼逊一七八二年生于英国那森伯兰郡 (Northumberland),父亲则来自北方的苏格兰。马礼逊出生后的第二年,英国承认美国独立。
马礼逊的双亲均是敬虔的基督徒,但少年时候的他,放任妄为,几误入岐途。他早年曾在一母舅的工厂做木屐铁圈工作,又曾加入旅行剧团,周游各地。重生得救后, 他勤读圣经, 参加聚会, 探访病人。十七岁时有机会阅读当时两份有影响力的宣教杂志,内心萌生到海外传教的渴望,只是他是八兄弟姊妹中最幼,母亲最为宠爱, 所以于母亲去世后,才正式向鹤士敦学院申请入学,准备加入宣教士行列。只是当时父亲和家人都不赞成他的志愿。一八零四年,他申请加入伦敦传教会 (The 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很快便获得接纳。马礼逊本想加入一个非洲宣教队伍,这团体却在途中遇险,马礼逊幸免于祸,其后又有多项印证,指出神是要把他安排到中国。
恶劣的传福音环境
当时已有一些有远见的人,看出有需要将圣经翻译成为中文,因为在东方的中国和南洋一带都有庞大需要。只是一年过一年,形形色色的阻难,使这个计划被搁置下来。当时有一个看法,需要有一个在中国工作的传教士,以当地的语言翻译圣经。在那一个年代,中文对西方人来说几乎是无法学会的文字。
马礼逊已接受了到中国的挑战。下一个问题是如何到中国去。当时,中英贸易是由东印度公司专利,因利益关系,该公司绝不愿意用旗下船只,接载宣教士到中国,因为中国不欢迎宣教士,也不许洋人在中国传教。马礼逊唯有取道美国,转乘中立国船只,环绕大半个地球才能到达中国,而这行程亦要花上九个月。他于一八零七年九月扺达广州,时为清嘉庆十二年,当时马礼逊是二十五岁。
马礼逊是第一个「更正教」宣教士踏足中国地土。当时,中国政府对外国人行使许多严苛的规条,外国人只许留在特定的地方,即广州城外珠江北岸一小块区域,在那里除英国外,还有美国和荷兰共十三个洋行。广州有街名「十三行」即是这些洋行的遗址。洋行雇员的女眷亦不许住在广州,外商只好将家眷安置在当时中葡共管的澳门,但进出澳门都要缴纳苛重的人头税。外人又不许学习中文, 违者学生和老师都会被定罪。在此排外的心理下,传福音更是严格禁止。东印度公司除不许员工传福音外,亦不许马礼逊为公司员工举行崇拜,唯恐被人误会举行非英国国教的礼仪。
澳门亦非更正教宣教士可居留之地,要在当地传福音,或翻译圣经,往往受天主教教士严加阻难。从这些背景可知,当时的马礼逊希望在中国宣教,是如何难以起步。
虽说中国政府严禁洋人学习中文,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马礼逊聘得两位天主教徒教授中文,中文藏书亦很快累积至一千二百多本。不过,向中国人传福音,则难之又难。
马礼逊生活检朴,他的同工米怜 (William Milne) 牧师曾写道:「其始, 他吃中国饭菜,与他的中文教师并食。他的生活方式异常检朴。晚上所用的灯只是一盏瓦制的油灯,而另以一本厚书树立灯旁藉以遮风。......他留长指甲,一如中国人。他脑后垂辫,每食则用筷子。他穿上中国式的长袍和厚鞋底,在洋行区街道上行走。」
转折点
一八零九年二月二十日,这是一个大喜之日,因这一天他与住在澳门的玛丽小姐结婚,同日他接受了东印度公司聘请他为翻译员的聘书,这意味着马礼逊从此可以明正言顺在广州居留。当然,同时受聘于差会及东印度公司,身份角色冲突, 容易受猜疑,马礼逊已有心理准备,但为了留在中国,完成使命,他唯有应聘。
马礼逊夫人体弱多病,但因为是家眷,只好留在澳门。马礼逊虽然结婚生子, 但他一生在华,大部分时间都要忍受孤寂,好像无亲无顾一般。稍后他加入东印度公司果然受到差会的质疑,马礼逊唯有去信差会释疑。他说:「我曾经将我受聘的种种理由奉告:(一)令我可以安全留居此地(得公司名义之掩护 );(二)此职务大有助益于学习中文;(三)所得薪金可以减轻英国教会关于我们传教工作之经济负担;(四)也许可以令东印度公司的董事们不再仇视传教士,因为传教士现正为公司服务。
在实际工作上,马礼逊要忍受另一个烦恼,就是传教与世俗工作在时间分配上的冲突。翻译圣经是首要任务,他亦努力编写介绍信仰的小册子和单张。在东印度公司的工作则不单繁重,且因与清廷交涉,往往非常 人沮丧。此外,马礼逊又要负责编写一本《华英字典》,为使西方人学习中文,他亦着意写了一些有关中文文法的书籍,所费心神,实在不少。
然而这位被人形容为「严肃又毫无幽默感」的宣教士,像个铁人一般,勤奋埋首工作,每日十多小时,渐渐受到本地人爱戴,称他为「马老师」。不过,马礼逊深感「一心事二主」之难,盼望一方面能有同工,另方面可以到南洋一个较自由传福音的地方事奉。
主听了他的祷告,一八一三年米怜牧师和夫人安扺澳门,从此成为马礼逊生活上、工作上和属灵上的知己好友。由于澳门禁止米怜牧师居住,马礼逊于是差遣他们往南洋一带,顺道携带翻译好的新约圣经二千本、《真道问答》五千本及宣道小册子一万本,在华侨间散发,并寻觅适合作宣教总部的地点。米怜夫妇后来在马六甲建立了马礼逊多年来希望建立的「恒河外传教会」。该会在马六甲、爪哇、安保拿、槟榔屿及新加坡一带,均做了很有价值的福音工作,参与其事的宣教士,在中国近代宣教史上均是有名的人物。
在马礼逊的倡议下,米怜在马六甲又创建了英华书院,自任首任院长;书院兴办印刷业务,出版传教期刊和书籍,在传教及培训人才方面,都打开了新的局面。
马礼逊一心只希望中国人信主,印刷书刊只被视为一种有效的传教工具,绝没想到他对中国近代的报刊及印刷业,起了发扬及推动的力量。马六甲的传教基地出版了基督教第一份刊物《察世俗每月统纪传 》(The Chinese Monthly Magazine), 米怜创办,以报纸形式出版,是中国近代报业中的先驱。马、米二人又自资出版了英文刊物《中印拾遗》 (Indo-Chinese Gleaner),在欧洲发行,介绍中国、南洋一带的福音需要,该报在欧洲甚具好评。马氏在澳门亦自行出版不定期护教刊物,此外,他又曾担任中国第一份英文报纸《广州志乘》的撰述员,其实是副编辑,在他的专栏内传福音、论述宗教道德,甚至言论自由。该报的创办人是麦迪逊 (James Matheson),该报后来迁到香港出版。
不偷快的重叠
英国差会原意是希望传教士在中国居住,更深认识当地文字,在那里翻译圣经。岂料,当马礼逊翻译圣经时,远在印度的宣教士麻师曼亦开始边学中文、边翻译中文圣经。马礼逊获悉后,非常不快,觉得他在中国的工作较为合理,于是多次去信与印度方面讨论,均无回复,令马礼逊忐忑不安。就是这样,翻译竞赛,便继续下去。麻氏花了十多年时间,一八二二在印度完成全部圣经,翌年由其子送交英国圣书公会。马礼逊的圣经于一八一九年完成,还需全本细心修饰,一八二三年在马六甲付梓, 翌年由他自己亲自送交圣书公会。
在时间的竞赛上,马礼逊是落后了,然而,经当时少有认识中文的人定夺,决定马礼逊的译本较好。麻氏的儿子后来讲述其父亦说,这译本的价值大概只可作为他 (麻氏)的传教热诚与从事文字工作的坚心毅力之纪念品。
马礼逊于一八一三年印好新约圣经,由于工作实在繁忙,少部分旧约圣经由米怜帮忙翻译,全书是以当时通行的《三国志》所采用的浅白通顺文言文体裁写成。
先锋者艰难的脚步
有许多人都说马礼逊在「直接传福音」这层面上,无甚建树,但翻看历史,他其实创了两个「第一」。一八一四年,马礼逊终于有第一颗「福音果子」,帮忙印刷新约的工人蔡高,由马礼逊施洗成为第一位更正教的基督徒。 约十年后, 他又在马六甲为梁发按手,使他成为第一位中国人牧师。
马礼逊来华传教, 由于家眷不能留在广州,所以经常要受分离之苦,没有 家庭生活,不但寂寞且经常要担心妻儿的情况。他的第一个儿子,出生后不久即在澳门去世。妻子玛丽体弱多病,所以有六年时间,她要携同两名子女回英养病;一八一二年,她返到马礼逊身边后未几即与世长辞。再过不久,其好友米怜亦逝世,这是一个极艰难的时刻,因为他不但丧失了知己,也失去了同工。
一八二四年,马礼逊来华十六年,卒得回国,其力作《华英字典》亦已印好。返抵祖国后,他马上将印好的中文圣经送呈圣书公会,又获英皇乔治四世接见, 更获选为皇家学会成员。
在英国两年,马礼逊推动设立东方语文学校,由社会名流赞助资金。他又提倡组织妇女传教工作促进会,差派未婚妇女到外地宣教。马礼逊亦不时演讲关于中国问题及教授中文。他奔走南北,仆仆风尘,以口以笔为中国的传教事业呼吁,向各传教会陈议,盼望克服英人对向华人传福音之事的冷淡及无知。后来虽然未能 达成目的而难免失望,但已获得一般青年人认同,纷纷在全国各处组织社团,协助马六甲的英华书院发展。
同年十一月,马礼逊与艾思庄女士在利物浦结婚,在家中又为《 传道杂志》和《中国杂志》撰写文章,后者是马礼逊自己发行与编辑的。
一八二六年马氏举家返华,马礼逊继续为东印度公司工作。至此,马礼逊已独自在中国传教逾二十年。马礼逊知道东印度公司一日享有对华贸易的专利,英国的宣教士都不能来华,于是他便写信给美国公理会的国外传教会,呼吁他们差派宣教士到中国来。也许神的时间亦到,要增派他的仆人来华,在马礼逊写信的前数星期,该会已在纽约开会,并捐募了一笔巨款以备差派传教士到中国。再后来,美国的差会差派了裨治文及雅比理两位牧师到华,他们在中国都各有卓著的成就。
鞠躬尽粹 死而后矣
马礼逊久已立志要死在工作岗位上,终于素志得偿。
此时, 五十二岁的马礼逊身体已呈不支,第二任太太又体弱多病,必须回国休养,马礼逊虽然依依不舍,彷彿知道这分离将会是永别,亦决定送妻儿回国,自己和大儿子儒翰则留在中国。一八三四年八月一日, 马礼逊终因久病而离世,死前仍不肯放弃工作。他的遗体与原配妻子同葬于澳门。
时至今日,马礼逊所译的中文圣经, 甚至《华英字典》已为更好的版本所取代,不过他的成就是独特的,因为这位先锋人物出生于一个不平凡的年代,死时亦是一个重要年代的结束,可算十分戏剧性。东印度公司的对华贸易专利,刚巧于他逝世之前结束,接着而来的是鸦片战争,强行打开中国的门户,宣教士得以在多个城市自由传教。自此,好像马礼逊这样,是更正教「在华唯一的传教代表」这种事情,绝无仅有。继他而来华的宣教士,至此每人手中都会有一本中文圣经,或一些语文资料可以帮助学习中文,不会像马礼逊一样,到中国前什么中文资料都没有。而马礼逊这位「开山先祖」,在中国及南洋一带亦已打开了传福音的「缺口」,神所开的门,没有人能关上。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14391.1-malixu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