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我同在

第一章  感谢那些事

从知道神到委身于神,我用了十五六年的时间。

在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我爸爸成了基督徒,是因为身体有病,希望借着神迹得到医治。那时候看着他每天饭前跪在贴在墙上的十字架下背诵主祷文,近乎可笑和恐惧,或许还有羞愧,因为我觉得生病不借着医学,却要借着这些神神鬼鬼来医治,是愚昧的表现。说可笑是因为我从来不曾听到他的祷告中出现过其他内容,自始至终都是主祷文。说恐惧是因为他有时候用了抑扬顿挫的声音背诵,我分不出那是他的情绪所致还是又一次发病的前兆。两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的病并没有好转,家里的生活也还是妈妈一个人支撑,唯一的改变是妈妈也成了基督徒,那时候他们都在家庭教会参加聚会,也依旧会祷告,只是爸爸依旧跪在那张十字架下背诵主祷文,妈妈则有所变化。但是没多久,妈妈疯了!每天高喊着“主啊,感谢您把我从火坑里救出来,没日没夜的四处游走。那时候我六年级,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绝望。爸爸已经无药可救,委身于神,但是终因控制不住烟酒没办法使疾病获得缓解。他对上不能孝敬老人,对妻子不能共同担当生活重担,对下不能养育子女,他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抽烟,结果都一样——全家人不得安宁。那时候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奶奶和妈妈,但是妈妈疯了,在成为基督徒几个月之后。我一时间茫然失措。有时候站在街边,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那是我第一次想到死亡,有一天我想跳过墙到邻居家去,但是发了疯的妈妈从背后抱住了我,我站在墙上,邻居吓坏了,劝我不要跳,但那一刻我只是祈祷希望自己这一跳可以死掉,摆脱疯掉的全家!我跳了下来,妈妈压在我背后,当我趴在地上发现自己安然无恙时更绝望了……

后来,妈妈突然说要回姥姥家去,爸爸送她去了,我也升入了初中。对家庭会怎么样一片茫然,我知道的只是基督教几乎和邪教或者妖魔鬼怪一样,把好好的一个人整疯了,我讨厌那些传给妈妈福音的人。

两个月后,我在姥姥家见到了妈妈,精神已经正常,脸上还有淤青……妈妈回来后,姥姥说什么也不让她再去聚会,要求她退出基督教。一看见妈妈祷告就喝斥她,那时候我坐在旁边,看见姥姥姥爷用很复杂的表情喝斥妈妈心里很不舒服,但是我也不想妈妈再跑到教会去了,我也愿意她离开教会。可是妈妈还是去聚会,读经,听福音台,传福音,我说不上来内心是什么感受,有不解——我不知道教会里有什么魔力,在一个人走火入魔后还有着那么大的吸引力;有羞愧——我不知道如果有人问起“你家里人信教,你得着什么了时,我要怎么回答,我看到的只是家人疯了。但是我也看到了妈妈有了更多的笑容,有了更多的顺从,虽然日子一如既往的艰难,但是她似乎有了喜乐。这让我多少感到些安慰,不过一听到她要我祷告我就反感。

上了高中,因为外出上学的关系,我开始和我姨一起住。高三那一年,我姨突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你妈妈很好,高考前就不要回家了。我感到蹊跷,在五一放假后没有直接回我姨家,先回了自己的家。到了家我才知道,爸爸打伤了妈妈,妈妈已经带着弟弟搬走了……那一刻,看着老房子,站在车站,我说不上来心里有什么感觉。遇到姑姑家的大姐,我打招呼,她竟直直的在我面前走过去……那一刻彻骨的冷。我和爸爸没感情,初三的时候奶奶去世让这个家倒了一半。如今妈妈也走了,这个家彻底倒了。妈妈离开是对的,她过了太久的苦日子了,但是家就此倒了,也是我不曾想到的……

妈妈伤好了之后就住在姥姥家的老房子里,也还是会隔三差五的回到爸爸这边照顾他,我和弟弟也和妈妈一起生活,生活就此安定了。看着妈妈的淡定,我倒也感叹宗教的力量,只是我依旧是个无神论者,我所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妈妈每次劝我看《圣经》,去聚会,我也只是好好的答应,说上学不忙了就会看,就会去。我只是觉得那是她的一种美好的期望,不要打碎,我的无神论的坚持和安慰妈妈相比,后者更重要。

上了大学,姥姥姥爷态度突然有了转变,成了基督徒。他们不再喝斥妈妈的祷告和聚会,反而提醒妈妈不要离弃神,我不知道这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曾问过。我脑海里只有两个场面,一个场面是妈妈劝两位老人成为基督徒,两个老人一脸不屑;另一个场面就是两个老人提醒妈妈不要离弃神的叮咛和关切。陆续地,两个舅舅也成了基督徒,我知道我的老舅是因为见到了两位老人信仰基督后身体的好转,大舅则是自己经历了神迹。妈妈用这些见证劝我委身于主,每次我都不置可否。虚心接受,坚决不改。但是每当她说我的学习优秀是因为主的保守的时候,我都觉得反感。小学的时候我虽然不努力,但学东西很快,成绩一直很好;初中时,喜欢上了学习,开始努力,大考小考从来都是第一名,这都是我自己得到的吧,神可没有帮着我做一道题。升入高中后,班里的孩子都是各校的尖子生,我又没找到自己的学习方法,成绩在班里平平,那时候我苦恼,怀疑自己,但是也没见着神帮我提高成绩啊。但是我从来不和妈妈顶嘴,我以为那是她的精神支柱,虽然不存在却让她过得喜乐。

高二的时候我考虑了自己的优劣势,转了文,重新规划自己的学习习惯,我依旧上课睡觉,依旧很少看参考书,不再苦撑着熬夜,但是成绩好转起来了,又成为年级里的佼佼者。我深深的知道自己在这里边付出的努力和心思,就更觉得这根本不是神的帮助,是我自己的努力。

家里其他人陆陆续续成为基督徒是我上大学的事情了,于是就有了更多的人劝我皈依主,因为都是长辈,我也还是虚心接受,但坚决不改。有一年圣诞节,和朋友们一起去教堂,两个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对我传道,我也拒绝了。但是我的内心却开始产生怀疑,我的基督徒家人过得很喜乐,看不出有什么不好。整个大学,我开始有意无意的读一些圣经,提醒妈妈聚会,但是也只是有一搭无一搭的。

工作后,我开始对宗教有了更多兴趣,尤其是佛教,我看了一部分禅宗的书,非常喜欢那里边的淡泊和大圆融。我也读老庄,也翻圣经,甚至也看萨满教的东西,什么都看,像个咸菜罐子。我渐渐的觉得所有的宗教都是殊途同归,本质都一样,但是我更喜欢佛教的大悲大空。

07年我参加心理咨询师(三级)的培训时认识了一位学佛的朋友,他有时候会点拨我,我也只是感兴趣,直到那时我都没有皈依任何宗教的想法。我觉得我所拥有的,都是我努力得到的,都是我一直在坚持的结果。

第二章  经历神迹

使我发生改变的是08年下半年。

08年下半年我换了工作,转行业,新工作吃掉了我很多休息的时间,加上我要参加心理咨询师(二级)的考试,时间和精力上都已经紧巴巴的了。10月份,相恋四年的男朋友发短信说分手,理由是我不会做家务;不花时间打扮自己;从来不跟他提车、房子的事情让他觉得没有动力。面对着这样的理由我哭笑不得,我们在一起四年的时间,我以为我们很多地方已经是一家人了,但是结局却是形同陌路。分开几天后,他去相亲,开始新的感情,我难过得一塌糊涂。我的朋友轮流给我打电话安慰我,隔三差五的请我吃饭,我学佛的两个老师也会问候开导我。到后来,道理我都懂,我知道那个人和我志不同道不合,我们有不同的做人底线。他希望有个可以炫耀的光鲜亮丽的女朋友,而不是一个工作起来没日没夜的人。但是我就是不能相信人心如此的瞬息万变,就是不能相信那就是曾经对我信誓旦旦的人。理智告诉我,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但感情上却怎么也过不去。我渐渐的生出一个想法——我需要一个宗教来支持自己,但是我知道,这只是支撑自己这段困难的时间,我并不是从心里相信。我只是需要用最快的方式好起来,重建生活。12月份,我爸爸所在的疗养院(我大学毕业后把他送进了疗养院,这样妈妈不用再担心,他也会得到好一点的照顾)的医生打电话过来,要求把爸爸接走。理由是,病人的情况不太好,建议回家休养一段时间。于是就忙着装修家里的老房子,把他接回来了,全家人也从姥姥家的老房子里搬回去了。

一时间我要应付自己感情上的事情,还要顾着家里的事情,工作上也较劲儿,觉得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09年1月5日,半夜,我被我姨叫醒,被告知,“你爸爸情况不太好。我到家,爸爸已经去世了,我帮着妈妈给爸爸穿了寿衣,联系殡仪馆和坟地的事情,帮着料理后事,安顿妈妈的情绪,对她说,他是一个基督徒,被上帝接走了,灵魂再不用生病,要高兴才对。实际上,我也只是在前男友打电话问候情况的时候掉了眼泪,但是眼泪过后,坐上灵车,在殡仪馆里等候骨灰,摸到骨灰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生死也只是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的事情了,一个基督徒在死亡的那一刻就开始了新的生命,不在我们眼前的生命,灵魂就自由了,再没有疾患,难过的只是还活着的人的心,说难过更多的也只是遗憾和自责吧。在家陪护妈妈的几天,我陪着她做祷告,只是这一次,我相信有神灵存在,相信灵魂不死。

处理完家里的事情回来之后,我重新开始工作。开始更多的思考宗教,思考时间为什么存在,思考物质和时间的关系。到最后,我相信了神灵的存在,相信了灵魂存在,相信了世界的物质终要还原为精神。但是我也发现我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非常疲惫,精神非常疲乏。我以为是因为从10月份开始一直在高负荷运转,考试、处理失恋、处理家里的事情、处理葬礼、安顿家人,同时一直在工作。我用各种各样的办法给自己打气,但是身体和精神的状态却像失去了弹性的弹簧一样,1月份前两周我还能保持最基本的工作和生活秩序,后两周的时候就觉得身体疲乏的像面条一样,但觉得是因为太累的关系,会恢复,所以一直在工作。到了二月份情况越来越糟,似乎身体不是自己的,精神也不是自己的,整个人失魂落魄,工作效率很低,萎靡不振。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会很坚定的确定自己在09年一定会皈依一种宗教,佛教或者基督教,而且感觉到自己会在5月份有最终的决定。没有人告诉我,也不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就是一个很坚定的想法在心里生了出来,如同一粒埋在心里的种子在不知不觉中生根发芽。但那时候我还是相信所有的宗教都是一样的,只是形式问题,而且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佛教。我开始看《西藏生死书》,看一些哲学的书,浅浅的读过一点佛经。那时候之所以在两个宗教之间犹豫不决,除了有个人喜好的关系外,还因为两个宗教所敬拜的不一样,我总觉得佛教似乎更宽容,更平等,因为佛像也不过一种工具,人人有佛性,人人可成佛,回归到本真。而基督教要使人降低自己,卑微的活着,借着上帝,借着耶稣基督才可以得救,得到死后的生命。而且基督教不允许教徒敬拜其他宗教偶像,未免专制了些。我疑惑的更多的是死后生活的最终形式。基督徒死后有永远的生命,这个永远的生命里就是敬拜神,喜乐的生命,这让我觉得未免枯燥,而且那种生命一定可以还原为更彻底的东西。而佛教认同的,生命的最本真只是存在,空明。这似乎更彻底。此时也遇到有基督徒劝导我,但是我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我觉得一定要把最根本的疑惑解决了,才可以选择,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自己所选择的宗教负责。而且我那时候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一次选择是终生的,一旦选定,终生不改。所以要慎重,我没有计算过,也不知道怎么计算,也没有人告诉过我,但是我知道我会在09年5月份最终确定下来。

09年2月14日,我和一个朋友去了潭柘寺,试图找到内心的安宁和身体上的更新,但是从潭柘寺回来的路上我竟感觉不到一点改变,身体依旧疲乏,精神依旧疲惫,困倦不已。

2月中过了之后,我开始晚上失眠,闭上眼就会做噩梦,总是梦到给爸爸穿寿衣的场景.身体也在渐渐失掉感觉,感觉不到疼痛,胃里感觉不到饥饱,身体也很难支撑住。我在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甚至能够睡着,一点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本来觉得从前失恋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一次的被这件事情抓住,控制不住情绪,我开始担心自己,感到害怕。我怀疑自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是想到PTSD的缓解办法就觉得担心——我当时的状况可能要吃一些抗抑郁的药,并且停止工作,这都是我不想做的!我最终选择请假休息,考虑到底要不要去医院。

那一天我关掉了手机,懒洋洋的在沙发上躺了一天,晚上觉得精神似乎好了一点。虽然整个人还是失魂落魄的感觉,但是觉得应该给妈妈打电话了,不该让她担心(爸爸去世后,我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给她打电话问候)。打开手机,看到有妈妈的电话,我给妈妈回了电话。她问我为什么没给她打电话,我跟她说了自己的情况,我以前一直没告诉她,是不想她担心,那一天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思考的力气了,电话讲到一半就没力气讲了。妈妈要我做祷告,但是我整个人几乎已经瘫掉,没办法做祷告,而且我也怀疑,我这个在两个宗教间游移不定的人,上帝会垂听我的祷告吗?......我草草的默默祷告了几句,就昏昏沉沉的躺着,觉得过了40分钟左右(或许不是四十分钟,我那时候的对时间的感觉不准确),我突然觉得手指尖有了力气。力气从指尖慢慢的回到身体里来了,我又躺了五六分钟,感觉到力气在慢慢的充满整个身体,身体和精神的疲乏如同退潮的海水一样在慢慢消失。我爬起来去泡了热水澡,明显的感觉到身体有知觉了,有力气了,我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或者是因为热水澡使人精神恢复的关系,我不相信是祷告起了作用。我对自己说,如果是热水澡的关系,这种对身体力量的感觉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在这段时间里我有过这样的经验——但是如果是神在做工,我就会恢复正常!洗完澡,我收拾好东西躺在床上看《圣经》,竟看着了。半夜起来关了一次灯,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上班出发时间!身体精力充沛,精神也很好,我对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的掌控感回来了!昨天似乎还是两个人——身体和灵魂不在一起,但是今天已经是完整的一个人了!我根本不用跑到医院去,也不用请假!

早上出门的时候,满心感动,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原谅了前男朋友!虽然前几天我还恨他恨得要死,我怨他不能为着我们的感情坚持下去,把自己出卖给了世俗,怨他打碎了我对于和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祈望。但是那天早上,我望着天空,似乎身体和心思都被过滤过了一样,原谅他了,满心喜乐!那一刻,我相信上帝真的存在,而且一直于我同在,我是因着上帝的医治找回自己的。

我快到办公室的时候,妈妈打电话过来问我的情况,我惊喜的告诉她我已经全好了!妈妈也很高兴,告诉我昨天晚上和我通过电话之后,联系了我舅妈和我姥姥全家人,为我做祷告。我能够感觉到手指头有力气的时候就是她们做了祷告的时候,感谢主,神真的很奇妙。我还侥幸的想过这是自我暗示的力量,但是我昨天晚上的状况已经没有力气做什么自我暗示了,而且我根本不知道妈妈联合了全家人在为我祷告,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在祷告,一直都是神在医治我。

我带着满心的感动和惊喜感谢神为我做的一切,也思忖我所经历的一切。我惊讶的发现,是我自己一直在顽固的坚持着,神一直都在,一直都在派使者感动我的心,慢慢的融化我,让我离他越来越近,慢慢的坚固我的内心,直到那一天,他在我心中种下的种子终于发芽成长。

第三章   感谢那些人

一直以来,除了基督徒家人之外,影响我的还有很多人,包括很多非基督徒,是他们使得我慢慢的接近神,最终委身于他。

在08年和我前男朋友分手后,怎么也走不出来,我给大学的一个好朋友发邮件。一两年前,她结婚后随着丈夫去了美国,她丈夫是个基督徒,我还在朝阳堂参加了她的婚礼。她看到邮件后,算了时差,在第二天白天打电话给我,安慰我,并告诉我她已经成为基督徒了,告诉我她成为基督徒后所获得的喜乐,她和丈夫所经历的婚姻上的冲突和坚守,她建议我成为基督徒。我告诉她我还在基督教和佛教之间游移不定,她跟我说了她对于两种宗教的看法,给我讲了她自身的经验和经历,我虽然没能就此确定信仰,但是我看到了她生命的改变,从容、喜乐、淡定,也看到了神所祝福的婚姻的坚固。

08年11月份我被单位派去参加一个在昌平的培训,培训第二天因为要参加心理咨询师的考试我请假回家。在回家的公车上,一位志愿者打电话给我,问及我们一个项目的进展和安排。但是说完工作的事情之后,竟又说了很多工作之外的事情,突然间,她问我,你有宗教信仰吗?我犹豫了,说,我还没有确定的信仰,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力量,一种共同的律法,掌控万物。我告诉她我还在佛教和基督教之间游移不决,她告诉我她是个基督徒,但是并没有跟我大讲特讲要委身于主。后来我因着半工作半私事的关系又一次见了她,一见如故,她跟我分享她和丈夫成为基督徒后家庭里所发生的改变,跟我分享她属灵的家庭里的喜乐。那之后我们经常通电话,她从来不强迫我接受她的想法,只是帮着我理清我的想法,我的斗争,我内心的挣扎和迷惑。从我觉得“无所谓宗教信仰,只要相信万物运行的共同律法就够了到“我在犹豫到底要选择佛教还是基督教,再到“我或许会选择基督教,但是我有的事情还没有想通,我不想逼着自己做决定,或者匆忙做决定,再到“我已经想好了,经历了神迹,我现在已经是个基督徒了整个过程她都知道,我们自始至终只见过两次。感谢主,我相信她是神为我派来的使者。

09年2月份我参加了一个培训课程,在一天坐公车回家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站在我旁边的人是我上课的同学,只是我们课上没有说过话。我和她打招呼,三五句之后就知道她是基督徒了,那一刻我觉得……我从来没想问她的宗教信仰,也没有这样问,但是不知道从哪一句话她就讲出来了!我还帮她推荐了离她很近的教堂。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的具体工作,在课堂上也没有说过话,我们在公车上的对话不超过40句,但是神就是借着这样的一个人,让我感受到了他的存在,让我内心的迷惑慢慢消散,又迈出了一步,离他更近了。

在我归向神的经历中,还要提到我的两位同事。一位是我的会长,他还没有受洗,但是每周末都会去教堂。我亲眼看到他被神祝福的生命和生活(他是个白血病病人,医生语言他只能活五年,但是现在他已经活了七年,而且身体和精神都很好),他会带我们(我的一位中国同事,两位外国同事)去教堂,会在我请假的那天问候我,并跟我说,考虑一下有个信仰吧。感谢主,他潜移默化对我的影响极大。另一位是我的中国同事,她向我推荐了一本书——《清心等待的女人》,当时她并不知道我和男朋友已经分手了,也不知道我每天都很受回忆的煎熬,也不知道我当时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很差,只是看到那本书很好就推荐给我,这本书对我影响很大。我看到一个人的生命和生活不仅仅是活着、学习和工作的生命和生活,更是侍奉主,亲近神的生命和生活,更是被主预备的生命和生活,主已经为每一个信徒拣选和预备了一个属灵的生命,在两个人预备期满的时候会将他们带到彼此面前。我非常感谢那本书,感谢它让我认识到一名基督徒和外邦人是不配的,两个属灵的生命结合在一起才蒙神喜悦和祝福。我要做的不是躺在过去的回忆里难过,是要清心等待,被主预备。

除了这些基督徒,帮助我认识神、亲近神的还有我的那些佛教徒朋友。在我失恋后,两位佛教徒老师(我们都是好朋友)陆续打电话安慰我,用佛经的智慧开导我,他们并非想让我成为佛教徒,但是却教会了我用另外的一种眼光看待事情,我也是借着他们了解了跟多佛教的东西,以致在我经历神迹后,坚定的跟从了神。

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但我和这个人几乎只有一面之缘。

他是我在做活动时认识的一个朋友,活动结束后就不再联系,偶然间在网上遇到,很谈得来。他跟我分享他去清真寺的经历,跟我分享泰戈尔的诗歌和哲学,跟我分享他经历的一次他挚爱的老师的离世的事情。我和他很亲近,近乎志同道合,后来我们约定08年圣诞节的时候要在教堂一起过。但他在圣诞节前出差云南,圣诞节也要在云南过。我一时间有些犹豫,尤其是圣诞节当天我一个人爬了一整天山,又累又冷,在回城的路上我斗争了很久——回家还是去教堂,回家意味着暖和的屋子、可口的饭菜和舒适的床,去教堂意味着要继续冻一个多小时(我参加的是最后一堂活动,我到的时候离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结束后可能没车回家(我住在大兴,但我当时在海淀堂),而且我已经参加过丰台堂的圣诞活动了,其他教堂的活动或许大同小异,但是想着我曾经许诺给他要在教堂过圣诞节,想着上帝不会用借口或者理由辜负他的信徒,到底还是参加了海淀堂12月25日最后一堂的活动。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0点半了,我最终打车回家。但是内心没有愧疚和亏欠的感觉,我到底做对了。在这次活动中,我看到有很多青年的弟兄姊妹都是坚定的基督徒,他们微笑、亲和、过得喜乐。借着他的帮助,我开始读泰戈尔的诗歌,当我发现那样轻灵和鲜美的诗歌的作者竟是个基督徒时,我感到了莫大的力量和支持,通过他的文字,我知道侍奉主原来也是一件像诗一样的事情,这里有莫大的美丽,而且,侍奉主会让我们的生活更纯真,更美好,每天都像一首诗一样。

最终成为坚定的基督徒,更要感谢丰台教堂。除了几年前我在朝阳堂参加朋友的婚礼外,我刻意进入的第一座教堂便是丰台堂。继第一次之后,因为离得近的关系,我最常去的教堂就是丰台堂。这里的弟兄姊妹都很和睦,他们给了我很多鼓舞;这里的证道坚定了我的信心;这里的慕道团契的弟兄姊妹非常亲和和勤勉,感谢他们的带领和帮助。

生命里还遇到了很多人,他们不是基督徒,也不是任何宗教徒,但是他们是神一直于我同在的证据,我感谢这些人对我的帮助,更感恩神借着他们让我成长。

第四章   神更新了我的生命

确定不移的成为基督徒后,虽然我还没有通读《圣经》,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生命和生活里的变化。

我比从前更喜乐和安宁。我不再为着到底要成为哪一种宗教的信徒斗争,我相信上帝存在,而且一直都与我同在,我活在他的殿里;我不害怕生命里的任何可能的变故,不再忧虑,因为我知道神会带领我,引导我,看顾和保守我。我有他就很安全;我不再为从前的失恋的事情难过,因为我知道和我在一起的必是属灵的生命,神已经为我预备,也在预备我,在我们预备期满后,定会将我带到他的面前;我的生活更有条理了,工作、学习、锻炼……每一件事情都很从容。

我比从前更从容和淡定。我不再按照前男友的要求苛求自己,为难自己,因为我知道外在的装扮比不上属灵的光辉,物质的奢求和痴迷也得不到生命的丰满;我更欣赏自己的生活态度和节奏,也有更多的人向我咨询生活和学习的建议,我也总是乐于帮忙;我工作、学习、锻炼身体、学习《圣经》,亲近神,每样都很喜乐。

我比从前更亲近家人和朋友。因为我发现家庭可以贫穷,日子可以贫寒,但是属灵的家庭有平安,有喜乐,有团聚和圆满。

感谢主的带领和圣灵的光照引导。到今天,亲近神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能够感受到做完祷告心里的安宁和幸福,也感恩神一直与我同在。我会帮着妈妈更好的侍奉神,会向我的朋友们介绍我的信仰,有时候会带着我的朋友一起参加丰台堂的团契,看着她在慢慢的接受神,我也很高兴。我也愿意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更多的人,希望那些已经归向主的弟兄姊妹借着我的经历坚定他们跟从主的信心;希望那些还在犹豫不决的朋友借着我的经历确定他们跟从真神、活神;希望那些还没有归向主的朋友们借着我的经历和改变认识神,开始努力了解神。

感谢主的引导和开启,在我刚刚经历神迹之后,就想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更早的分享给更多的朋友,我迫切的想让更多人认识神,了解神。但竟拖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当我回顾自己认识的那些人,经历的那些事,历数自己的那些改变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无从下笔!我从不认识神,到抵制神,从犹豫不决,到似乎归属,最终坚定了自己的方向,我经历的斗争和挣扎是很多人都有过的,我经历过的疑惑也是很多人都会经历的,这个过程陪着我走过了我生命的五分之三的生命长度,或许相比之下,我是一个“顽固分子。但是感谢我经历的所有斗争和挣扎,是它们成就了现在我坚定跟从主的心。

 

洛文和她的母亲

 

           洛文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17049.1-tongza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