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见证

我于1931年生于南京,父亲是黄埔军人,参加过北伐和抗战,母亲是家庭妇女,父母均无宗教信仰。外祖母信奉基督,我幼时即随外祖母进教堂。六岁时外祖母拟带我去受洗,我见一些小朋友在池塘中被牧师按入水中后哭嚎,未敢受洗。接着抗战开始,全家迁往重庆乡间。上高中时,随刘英牧师学英语,获赠《圣经》,并应邀参加圣诞晚会。1950年考入教会办的燕京大学。毕业后从事翻译,教书工作,曾长期在许多方面遇到困难。但由于主的恩典,总能顺利克服。现仅就几桩突出的事例见证主恩。
1、我曾一度失业,无住处,信件托友人转。冬季的一天,身无分文,眼看到了绝境,此时求主护佑,去友人家,拟借钱度过难关。刚进其家门,主人便告知我有挂号邮件,是报馆寄来的稿费,足够我生活半个月。
2、在一个寒冬的夜晚,北风呼号,我无住处,以至火车站度过这一夜。我走在大街上,见不到行人车辆,我向主祷告求助。我自北向南走进十字路口时,见一自行车由东向西行驶,恰与我在路口相遇。骑车者竟是我的好友,且家中有空房,于是我去他家中住宿。如果时间差错一两秒钟,我与他便不可能相遇。这样的神迹奇事,只能是主的巧妙安排。
3、我每逢困惑或危难时,总能得到《圣经》。五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有两位信主的同学,同事,在赵港探亲,定居时将中文本《圣经》给我。我在毕业离校时捡到英文的《新约》。在“文革中又不止一次捡到《圣经》,后来我赠予,借给需要“圣经的友人。
4、“文革前夕,我于晚间在办公室读《圣经》,被人在几十人会上“检举,但对我“批判者寥寥无几。不久后,“检举人被单位解除职务。有人说他的“检举正好说明他“不堪造就,也有人认为他是受上帝的惩罚。
5、七十年代末,我在单位的组织下去文化宫参观“反走私展览会,我发现《圣经》被当作“反动书展出。我回家后就此写文章给一些学术刊物,文章名为《“圣经不应列为禁书》,文章发表后受到专家表扬,并成为我晋升教授的依据。
我可作见证的事远不止这些。我的某些祈求未蒙应允,事后发现,这样更对我有利。许多往事,我一直在反思中,盼望能在我将写的“八十抒怀中较详尽地感谢主恩。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17740.1-jianzhe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