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的生命——苦难中的赞美(一)

疾病篇
我今天为神作见证,并不是我所遇到的难处全部被神拿走了。
的确,我确实有过这样的念头:等一切一切的不如意全部消失后再为神作见证。
但是,爱我的神借着丁姐,让我认识到:在患难中发出的对神无伪的赞美与感恩,比在一切归于顺境后的赞美与感恩,更能荣耀神!
所以,我现在为主作见证。
我非常热爱丰台堂,非常感谢丰台堂所有为我献上关爱和祷告的众肢体们。
虽然有很多很多人,我并不熟悉并不认识,但神全然知道你们每一个人的爱心和流泪的祷告。愿神祝福每一个与我同渡患难,爱人如已的肢体。
去年12月15日,我的肾结石复发,疼痛难忍。
其实在之前,就已经有复发的征兆了。但我对神没有信心。因为我一直没有工作,也没有“三险。
我在夏天的时候,就因为肾结石已经住过一次院了;当时,我的丈夫失业在家已近18个月,9岁的儿子又动过非常昂贵的,不能再拖的唇部整形手术。房贷、每月生活费、孩子读书的费用等等,所以我特别怕再去医院,也特别怕再花钱。
我常常疼得半夜醒来,我不敢告诉丈夫,也曾一个人在堂里嚎啕大哭,求神显神迹,拿走我的小石头。
我常常跪在神的面前,求神怜悯我,求神搭救我。
当我不能再偷偷求神,疼得趴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我不得不告诉丈夫真相。
感谢神的是,我丈夫非常爱神,也非常信靠神。从失业到今天,从来没有一句埋怨神的话。他总是用感恩的心,平静地接受神给的一个又一个的艰难的环境。更把失业呆在家里这段时间,看作是神给他放的长假。天天亲近神,锻炼身体,并为自己做知识与技能方面的充电。
可惜在此之前,我不仅不知道感恩,反倒埋怨神,说话得罪神。多少次在几乎绝望的时候,我甚至怀疑神是否真的拣选了我。
当医生确定我是肾结石复发时,我心中的难过、悲伤、委曲,真是无以言表。
我在慌乱、恐惧、担忧的自责中,看到丈夫从容淡定的脸。突然间,一个念头很强烈地从我心中升上来:这次无论如何,我不能再抱怨神了。
就算不能真心赞美,也要勒住自己的舌头,不说得罪神的话。
石头比较大,也比较硬,复发后连着两次击石,都没被击碎,全卡在输尿管里了。再次碎石的话,时间要相隔5星期。
因为石头把输尿管几乎全部堵死了,带给我的疼痛超乎想象。据医生形容,这种疼痛的程度与癌症后期患者的疼痛不相上下。我全身几乎找不着不疼的地方,不能吃东西,不能喝水,连输的液都从口里吐出来……
我实在不知接下来的5周如何熬过这非人的疼痛……
第一天在医院里输液,巨大的疼痛几乎使我晕过去,医生建议我打含毒品性质的杜冷丁止痛。
我右床是公交公司的职工,因连续高烧不退,造成骨头肌肉透心的疼。她不停地抱怨着,不停地说着咒骂自己也咒骂别人的话。
我呢,疼得也只剩喘气的份儿了。当我正琢磨着要不要打杜冷丁时,丁姐郑姐她们来看我了,拿走了我打杜冷丁的打算。在征得邻床的同意后,丁姐她们为我和那个公交职员祷告。
大家想知道发生什么奇迹了吗?
第二天一大早,我的石头虽然仍在卡着,但那个公交司乘人员却喜气洋洋、容光焕发地来向我致谢。她说:“多亏了耶稣。你们为我一祷告,昨儿我睡了一晚上的好觉,真没想到早起就好了。我妈妈和我妹妹都信耶稣,一定要我过来跟你说声谢谢。我也要信耶稣!
我呢,却还得输近6个小时的液。只是不知会不会再次由口吐出来?
我有点羡慕她。
现在,我的右床又来了一个肾结石的男人。这位男士苦着脸、皱着眉,用手捂着痛处,很快进入了被疼痛折磨所造成的半梦半醒的昏晕状态。陪床说他已经打过杜冷丁了,但是不管用。
感谢神的是,我却可以坐起来了。
中午福玲姐和杨姐她们来看我,征得陪床同意后,梅子为我和这位男士祷告。
大家想不想知道又发生什么奇迹了?
杨姐她们走后不到一个小时,这家伙就醒了,而且特别精神,又吃又喝。
医生让他去碎石科照石头,动员他手术取出。可他一回到病房,不顾手上的输液管,急急忙忙拿起电话打给他的朋友:“我的结石没有了,医生怎么找也找不到,真怀疑我到底有没有结石?
听着他的话,我心里真的很羡慕他,也很眼热。
神知道我内心的一切,他的灵一直护蔽着我,使我的意志不受干扰,并亲自带领我信靠他。
我立时就乖了,知道神的乖孩子才得祝福,我不再像以前忿忿不平地问神为什么了。
我对神说:“神啊!你两次在我眼前显神迹给别人却不给我,一定有你的美意。虽然我很眼馋他们,虽然我不明白你的美意是什么,但我坚信你是为了我好。你若定意要我在疼痛的时候学会赞美你,学会在赞美中支取你医活的大能……神啊!我赞美你!
现在我明白了,我已经是信主快6年的老信徒了。神不要我再作一个“吃饼得饱的孩子;他不要我因他向我行医治的神迹而赞美他,他要我并更喜悦我在“圈里没了羊,榄橄树不效力,无花果树不结果子……(哈3:17)的时候,仍然亲近他、信靠他、赞美他。
其实,神还是给了我奇迹。因为我几乎“感觉不到疼了。
请注意:不是疼痛不存在了。而是,当我的灵上升、与神的灵交流着的时候,我的眼目、感觉、意念都超越了疼痛,完全定晴在神的至高之处上了。换言之,我在至高者的隐密处,被神保抱着,疼痛“消失了!
所以,我的意识不敢轻易“掉下来。若稍不注意“掉在现实中,那种疼痛仍然有,并且很强烈很真实地存在着。
感谢神赐给我一个爱神的好丈夫,并赐给我俩同样的力量、勇气和信心,靠着祷告与赞美来共同捱这5个星期。
我丈夫经常让我做痛苦中违背本性的事,并且陪着我一同操练。比如:疼得受不了时,他让我越疼得不能动,越跳舞赞美神;越疼得坐不住,越坐在钢琴旁,他唱我弹《感谢神》这首歌;越疼得想对孩子发脾气时,越温柔地摸着儿子的头告诉他,要不是妈妈信了耶稣,一定会吵他打他的……
这一切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让神得荣耀。我们能这么做,不是出于我们自己的能力,乃是圣灵的大能。绝不能让仇敌向我们夸胜!
感谢神,我终于走过了难捱的5周,坚持到了第5次碎石的时间。
1月19日,医生郑重地对我说:“你肾部这个区域已经是短时间内第5次击打了,对身体伤害相当大。而且你肾里有积水,严重的话会伤害肾。所以,今天是最后一次碎石。如果击不碎,你一分钟都别耽搁,马上住院手术取出。
爬上机床,医生又说:“你的石头根本没有动窝儿!
言下之意,这5周石头一点儿也没下移,仍卡得那么死,怎么没有把你“疼死?
感谢神,赞美神!因为这5周我和丈夫一直赞美神,不仅没有“疼死我,反倒丈夫与我喜乐并平安满怀!
在1月19日那天及之前的日子,我知道丰台堂有好多相识、不相识的、爱神的弟兄姊妹流泪持续为我、我丈夫及我们的孩子祷告。
我知道并明白,不是神未垂听祷告。神,诚然悦纳了弟兄姊妹们的祷告,神也必纪念、祝福弟兄姊妹们所摆上的爱心。
只是,我这个神的孩子太不像话了,因着环境,离神越来越远了。我的身上早已没有了耶稣的香气,我令主伤心、失望了。神实在是爱我,他要信守永不撇下我的承诺。所以,他给我功课做,为要重新打磨我身上早已模糊不清的耶稣的形像。
想到过几天就要过年了,目前波及世界的经济危机对丈夫找工作肯定会越发艰难。在丈夫“长期失业和我面临疾病的双重夹击下,我再次将眼目转向耶稣。
 难道神会不知道我们一家的难关吗?既然全知全能的神知道并全然掌控着我们家的一切,他却允许这些临到我们身上……到底是什么用意呢?
我坚信背后一定有神最美的祝福!
当我对“这是神对我最美的祝福这一点深信不疑时,一个很清晰很强烈的想法“抓住了我:这次碎石一定很关键,我的“表现将关乎我是否真的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
这是一次极其重要的关乎生命的考试。
我要在世界,更重要的是,要在神、天使及魔鬼面前“扮演好神分派给我的角色。一个不管碎石结果如何,都只能真心感谢神、赞美神的角色;一个“必须荣耀神的角色。
当我想清楚了自己的“使命时,已经躺在机器底下了。我的心中充满了对神的全然信靠和感恩。
医生再次用最大的光波,再次对准小石头准备击打半个小时,这是人所能承受的最大极限。
虽然已经是第5次碎石了,虽然决定无论什么结果都接受……我内心深处还是很想神行神迹给我。
但主却给我了这样的话:“你只需忍耐片时,等神行完了他的旨意。
感谢神,我没敢把这“片时片面地理解成就是碎石机下的这30分钟,然后就OK了。我知道“神看千年如一日,我有信心承受再稍长一些时间。
我的灵问神:“神啊!告诉这次唱什么歌吧?我要赞美你,使你得荣耀。立刻,我的整个意识里响起嘹亮有力的“我们有伟大奇妙神,他创造天地和万物……在他没有难成的事这首歌。我觉得我的灵立时已经在天上,加入天上的大诗班了。
医生第一次进来问我:“疼吧?你每次都是用最大档光波啊?
我说:“不疼。
医生奇怪地看看我,没说话出去了。
第二次,医生又进来问我:“你真的不疼吗?
我说:“说实话,我真的没感觉到疼,我在唱歌呢……。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出,是感恩的泪。
但我怕医生认为我是疼得哭了,所以我一直微笑着。
碎石机的光波在击打时,所发出的声音相当大。但如果把这些有节奏的噪音当成美妙的鼓点,用有力的声音唱:“在他,没有、难成、的事,在他没有难成的事!是最好不过的最佳配乐伴奏了。
医生说:“看来你跟他们还真的不一样。医生知道我每次碎石的过程中都要唱歌,她也知道我和丈夫两人都是基督徒。
的确,她看到过太多前来碎石的人,绝大多数都被疼痛折磨得愁眉苦脸。甚至一些年轻力壮皮糙肉厚的小伙子,在碎石机下,连最小档次的光波都会疼得受不了。
这位医生很好,她特别同情我。看得出她也非常希望这次能把石头击得粉碎,好使我能顺利排出体外。
所以她不停地调整机器,转换各种角度击打我。我也用祷告与神同工,配合着她。
不知怎么的,我的“灵掉了下来,突然间我感到了疼痛……光波的声音立刻还原成机器轰鸣的噪声,不再是刚才美妙的伴奏了。
怎么回事?
正疑惑的时候,齐素先大姐讲的“但以理有美好的灵性进入我的脑海……但是机器紧贴我身体的部位真的很烫很烫,我分不清现在是被烫得难受,还是被光波击打得难受了,相当不舒服。
神再次深深地爱了我!
但以理的三个朋友在火炉里的情景,以及他们对尼布甲尼撒王所讲的铿锵有力的话,那么清晰逼真地映入我的眼帘……特别是他们说,即使耶和华神不救他们脱离火炉,他们也不侍奉别神,决不拜所立的金像。
朦胧中,我的灵跟神有了这样一个电石火花般碰撞之后的简短宣告和表白:“神啊,我赞美你,我感谢你。即使石头没被击碎,即使我必须住院手术,我仍然爱你,感谢你。我决不改变自己的信仰,我要跟随你!
最后一句话,我的灵是用英文大声宣告出来的:“God, I don’t want to change my mind to follow you ,thank you!
这样的宣告绝对是圣灵的感动圣灵的带领!
……我经历了一次生命中真正意义上的圣灵的洗礼!!
当我的灵用尽最大的力气做完这样的宣告之后,机器随之也停了下来。
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结果对于我真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来医院前,我和丈夫已经做好住院手术的打算。
我很欣慰自己跟神有了最真切、最直接、面对面式的表白。
我最后的英文表明,我这个信主已近六年之久的“老信徒,刚刚通过了第一次真正的、关乎神的荣耀,关乎我自己生命的考试。
我知道神笑了;同时,我也领到了神对我未来服事方向及目标的托付。
医生仿佛也被神使用,来验证我刚才的宣告是否出于真心,是否经得起考验。她没有像往常直接进来告诉我结果,反倒在门外等着我;
我出了机房,来到医生的面前,她却对我丈夫说:“我要出去一会儿,回来再跟你们谈。现在,让你爱人去尿尿,看有没有血尿……
我和丈夫相视了一下,彼此心有灵犀。
丈夫更加坦然,对我说道:“去吧!看血尿情况。
说实话,当我看到血尿时,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失落:一片片血块像鲜红的玫瑰花瓣儿,用手使劲地捻才能散开;在血块与血块之间,我没有发现一粒哪怕像海边细沙般的颗粒……
打掉这么多血块,却不见小石粒儿,身体受损这么严重,却似乎没有任何奇迹……
我想,大概主真的要我春节期间做手术了,我马上求神赐给我传福音的对象。走出卫生间,我微笑着对丈夫说:“感谢神的美意,我接受,咱们等医生吧。
感谢神的怜悯,硬硬的小石头已被击碎一半儿,很快就会排出体外。神是信实的,他垂听了众弟兄姊妹们的祷告。
感谢神的奇妙,为了试验我刚才宣告的真伪,神特别又赐我一个月的时间等待再次碎石,好让我有机会兑现自己的诺言。
神在我体内还给我留下一半没被击碎的小石头。
也就是说从今年的1月19日到今年的2月19日,整整一个月——我要再次身上带着未被击碎的小石头,信靠他、仰望他、赞美他、感谢他、等候他。
丈夫特别清楚神的美意,但他非常担心我还会遭遇恶梦般的疼痛。
他问医生:“现在打碎了一半儿,等排出体外后,剩下的一半儿会不会使疼痛减轻呢?
医生说:“不好说。
我和丈夫又彼此相视,我们由衷地感谢神。毕竟不用大过年的去住院开刀了,毕竟不用春节期间把来家过年的老人及丈夫孩子撇下孤伶伶的了……
更感谢神的是:接下来的第二次考试,我又通过了。
碎石前一天,永丽曾问我可不可以春节司琴,我说要等今天碎完石才知道。
于是,我立刻兴奋异常地给永丽发短信,告诉她,春节期间全部弹琴服事我都可以做。
我想,神之所以没有将石头全部拿走,毫无疑问,肯定是要我带着小石头服事他。那我何不再次经历“他的恩典够我用!
哈利路亚!我的“可爱的小石头啊!
感谢神的怜悯与体贴,他知道碎完石头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仍然不轻松。特别是刚刚碎完石,排石的过程,我依然会再次面对疼痛,面对身体虚弱的问题。
原来,永丽是要我在春节期间,只是主日敬拜那天为会众练唱弹琴。
虽然我错会了永丽的意思,虽然我没能参与春节期间大型聚会的服事,但我相信:我的真心的“我愿意神必纪念。
我知道自己无意之中,又通过了一次神给我的考试。
从年初的1月19日到今天的2月19日,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其间我仍然有疼得快晕过去的时候,但是靠着主的恩典,藉着大家的祷告,我坚持到了现在。
 而且我又要去碎石了。这该是第六次碎石了。
也许有人会问:“你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石头?
其实我身上只有一块小石头。
也许又有人问:“既然只有一块小石头,动手术取出来不就完了,用得着去第六次碎石吗?
问得相当好。
的确,在我起初疼得痛苦难当时,我也曾这样问过、抱怨过、敢怒不敢言过。但我现在不想这样了。我只能用感恩的心对你说:“是的,父的美意本是如此!
除了神,谁能知道各人明天的道路?除了神,谁能事先告诉我应该第一次就手术取出,以免还要经历后面5次的痛苦?
我感恩,幸亏没有第一次的时候就手术取出。
因为我的属灵生命早已得了结石,而且比肉体所得的肾结石严重得多。神的美意,是要最终医治我属灵的结石,而非仅仅肉体上那么一点小毛病。
神要我在饱受身体伤痛的时候,学习赞美他的功课,虽然他从不缺少我对他的这份赞美。然而赞美神,是使我自己得医治得益处。
在这近20个月丈夫失业的日日夜夜,在我饱受疼痛折磨超过12个月的日子里,神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一家半步,他充充足足供应了我们一家全部所需,并一步一步将我从痛苦绝望的境地带出,使我能够专心仰望他,全然信靠他。
环境从表面上看,似乎没有变化:丈夫的工作还要继续等待结果;我的小石头还卡在输尿管里;世界范围的经济危机仍在扩散蔓延着……
但我对神充满信心。
因为,就像他使用约瑟在七个荒年之前储存粮食一样,现在回过头看,其实在我丈夫失业之前,他已为我们一家命定了“荒年的期限,及“荒年受灾的程度与规模,并为我们家积攒了足够的供应,使我和丈夫可以毫不匮乏地,走完这段暂时受主造就的天路历程。
尽管前面的路仍然会有艰难,尽管我和丈夫不知明天的道路会如何,但我对神充满信心,因为我确信我们家是活在神的爱中,所以我毫不惧怕。
我在苦难中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100%得救的确据,并且相信我永远不会失去救恩,以及我对神的真心信靠。
说真的,面对世事无常的人生,人实在太渺小了,所以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耶稣。
一会儿,我就要跟丈夫去医院碎石了。
我的祷告是:愿神的旨意按神的时间成就。如果仍有什么难关,求主给我足够的恩典胜过;最重要的一点,求主使我能继续在英文、钢琴这两个领域的服事中,一生荣耀主的圣名。
愿我的生命,是一生散发主耶稣馨香的赞美的生命。
我特别感谢神,将我们一家带到蒙神大大祝福的丰台堂。
这里有为主忠心的牧者和同工,这里有被神所爱的弟兄姊妹,这里有很多仍然在困苦中赞美神的好榜样……
在这里,我的生命被神重新塑造;
在这里,有神的同在。
愿神大大使用并祝福丰台堂,求神充充足足供给丰台堂一切事工所需;愿神保抱每一个他的孩子。愿神赐我们祷告的灵,用祷告托住我们的牧者、同工,托住同走天路彼此搀拉服事的众肢体,愿神祝福我们的国家。
愿神悦纳孩子的见证。
09.2.18
后记:
因2月19日大雪,丈夫在18日下午决定带我去医院第六次碎石。
碎石相当成功,但由于仍有部分碎石粒儿未能排出,我的身体再次经历难言、难耐的苦痛。
23日那天,丈夫又带我去了医院。走之前,我们俩共同读了《荒漠甘泉》2月23日的内容,神给了我俩极大的信心和平安。
因为仍有碎石粒卡住了,医生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忍着,一个月后再去复查。因为我的泌尿系统已经被打击过6次了,如果一个月后仍不能排出所有碎石粒,如果我的泌尿系统足够健康能经得住第七次打击,我将免去动手术的风险。
愿神怜悯孩子的软弱,能够亲自做工将碎石全部拿走。
父啊,孩子赞美你!主啊,孩子等候你。
附:
我的肾结石其实只有一颗,但它带给我的疼痛超过一年。因为结石较大,第一次击打时,一颗石头被击成三块,一块崩回肾里,另外两块掉进输尿管里。掉进输尿管的两块,经过第二次击打,就完全排出体外了。
掉进肾里的结石,医生建议我天天“倒立,“拿大顶,说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把结石从肾里“倒“出来;否则的话,就只能包在肾里了,而且像包着一块“定时炸弹。
试想:
1、如果一个人的肾里总包着一块“定时炸弹会怎样?特别是你不知道这颗定时炸弹哪天会“爆炸!
2、像我这样已经41岁并非运动健将的姊妹,如何做得了武林高手才能做的“倒立、“拿大顶?我从来没有做过一次“倒立、“拿大顶。但那块“可爱的小石头,居然自己从肾里“爬出来,掉在肾盂口处卡住了我的输尿管……
虽然它带给了我持续的、噩梦般死去活来的疼痛与痛苦,但是却是我与主耶稣建立真正美好关系的开始!
我经历了神的同在与信实!
正是这种疼痛,使信主六年的我,摆脱了属灵婴儿的“奶瓶与“尿不湿,我开始吃“干粮了。
正是这种疼痛,使我看到了神----其实早放在我周围的、丰台堂好多属灵的榜样:牧者们的劳苦与不易,同工们的坚持与忘我,弟兄姊妹的执着与忍耐,及主内肢体间的彼此相爱与搀扶。
与他们相比,我所受的实在算不得什么。
特别令我感恩的一件事,是在我这“漫长的碎石之路上,最后一段得胜之路,一路陪我走来的竟然还有我亲爱的婆婆!
这位优雅、高贵、亲切、和善,随时都会甩给你一串爽朗的笑声的、坚定的、无神论老太太,居然为我的碎石,持续向主献上诚心诚意的祷告,并且与公公一起,给了我们极大的“切实的帮助。
如果不是神的爱,在他们毫不知情我们家现状的情况下(为了不让两位老人担心,我们未把丈夫失业的事告诉他们。事实上,有主的同在,我们并不匮乏。),公婆能够特别为了儿媳妇献上这样的大爱---于世人来讲,实在可能性微乎其微啊!
我怎能不感谢主?
主啊,我赞美你!
我和丈夫一直为公婆祷告,求主拣选他们。如果我的疼痛与痛苦(有主就不觉得难捱了)能换来哪怕他们两人中的一人信主,也千值万值了。
当然,如果公婆两人都因此信主,实在是“超出所求所想“的梦想。
主啊,愿你超出我们所求所想地成就我和丈夫的心愿,愿你国度的人数,因这两个人得救而加增。哈利路亚!
在超过20个月丈夫失业,我饱受身体疼痛之苦的属灵旅途中,我和丈夫的灵命都受到造就,成熟了很多,且拥有了越来越刚强的信心。
我们内心充满了对神深深的无限感恩与赞美。因为我和丈夫共同经历了神对所有爱他之儿女的应许与祝福:依靠耶和华的必不至羞愧;信靠耶和华的一样好处都不缺!
哈利路亚!赞美主!
虽然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还要再次选择困苦中与主同行,虽然我不知道是否还会有第七次碎石,或者最终要再次住院手术取出,虽然神目前仍没有将碎石全部拿走……但我和丈夫非常平安,我们确信我是在爱我的,只会为我的益处着想的主的手里!
亲爱的主耶稣一直用他的信实,他的慈爱和述说不尽的恩典,拥抱着丈夫和我、还有我们的儿子Jack;他一直用他的大能环绕着、护卫着我们这个蒙爱的家庭。
主真好,实在是太好了。
丰台堂的牧者,同工们真好!丰台堂的弟兄姊妹们真好!
赞美神,感谢神!
2009.2.23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18030.1-meide.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