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神论者的心路历程

一个无神论者的心路历程

王玲玲

我出国前一直生活在中国大陆这无神论的国家,从未听过周围的亲戚朋友或同事是有宗教信仰的。信仰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字眼,而且还带有一点迷信色彩,属于消极的一类。偶尔会从广播、报章杂志上听到或看到一点关于宗教方面的只言片语,但未曾想过和自己有什么联系。

十年前来到温哥华,才算是真正接触了一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当时由朋友引荐,参加了温东地区的一个查经班。第一次参加聚会就挺喜欢那儿的气氛:几乎每个人看上去都那么友善、热情、平和,很正面很健康的感觉。我很喜欢大家在一起唱诗歌的那半个小时时光。每一首诗歌都那么优美动听,且能朗朗上口。可对其中的歌词却并不留意,也不太关心歌颂的是谁。后来分小组讨论时,才稍微有了一点关于上帝、耶稣方面的知识。看他们查经时讨论得热火朝天,我却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觉得他们一个个看上去都那么正常,那么有知识,怎么能口口声声说什么有神有上帝呢?说世间万物包括人类都是上帝造出来的,还有什么天堂地狱,简直太荒谬可笑了。当时真的非常怀疑他们是真信有上帝还是自欺欺人。我想反正我这辈子已经错过信上帝的时光了,若从小被灌输,或许还有可能,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不可能再被这种类似神话幻想的传说所迷惑了。

当时查经班送了两本新约圣经给我,我给妈妈寄去了一本,自己留了一本。可近十年了,我也没有把其中的一个福音书读完。因为每次读到天使呀、先知呀、托梦呀什么的,就觉得是在读安徒生童话。我这人对不真实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所以从不看动画片,也不爱看科幻片,更不看童话故事,觉得假的东西看了没用,浪费时间。查经班去了一段时间后,由于搬家、生第二个孩子,也就中断了。

骄傲阻挡人信上帝,可我当时真的不是因为骄傲。我想信,就是信不了。早在二十年前,自己就曾思考过,人活在世上其实一点意义、目的都没有。为什么这个世界要存在?为什么要有进化,产生出人类来?试想人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一百年后,所有现在活着的人几乎都不在了,那么为什么还要不停地出生?不停地死亡呢?死后又是什么情形?最恐怖和绝望的就是:想到今后必然要面对死亡,死后再也没有感知,身体被烧为灰烬,坠入一片虚无。那么为什么父母还要生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呢?徒增一段走向死亡的痛苦过程,真不如不出生的好。国王与乞丐,结局都一样。人们为了功名利禄苦心劳志,最终全部归于无有。地球在宇宙中这么渺小,有没有它对宇宙毫无影响,干嘛要冒出这么个地球来呢?真想不通。后来随着结婚生子,工作繁忙,也就有意识地避开去思考这些令人沮丧,甚至毛骨悚然的问题,尽量让自己生活得无忧无虑、开开心心,以冲淡潜意识中对未来必定要面临的永恒死亡的恐惧。虽然如此,却从未想过从宗教信仰中去寻求答案。

这些年来虽不去教会,但却知道基督徒是好人,教会是好地方,所以很想自己的孩子能成为基督徒。而且如果他们相信有上帝,也比较好管教。虽然自己不信上帝,但自女儿懂事起,我就将上帝作为管教她的法宝,让她相信她所做的每一件事,上帝都能看见,并且会告诉我。这样她就不敢撒谎,少做错事了。尽管如此,我却不愿花时间和精力去教会参加礼拜,一来觉得沉闷,二来害怕被套住。偶尔有大型聚会时去凑个热闹。期间有一些信徒上门传福音、教英文,也会有目的地听听福音,可是心中一点感觉都没有。

二○○一年,母亲来加探亲并移民,为使她在这儿不至于太寂寞,就带她去了附近林维楷牧师的高贵林国语教会,同时也可将女儿带去,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吗?充满了功利主义色彩。几年来,牧师和师母想尽办法要让我坐下来听他们传讲上帝的福音,可我就是耐不下心来听,总能找出种种理由、托词加以拒绝。牧师与师母来探访时,我就礼貌性的招待一下,然后让妈妈去陪坐,自己避开。看见是牧师的电话,就让妈妈去接。尽管我知道牧师师母待人诚挚、极富爱心,我心中也时有感动与愧疚,可我顽逆的心又使我漠视他们的付出,认为他们的目的在于拉拢引诱,所以我尽量与他们保持距离,以免他们心存幻想,将我拉入他们的组织。偶尔去教会听道,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集中不了精力。牧师祷告时,我像听天书一般,只有声音没有内容,一个字都没有入耳,更没有入心。现在我才明白,当一个人眼未开、耳未通时,心是何等的愚顽。

二○○三年元月,母亲在领着女儿和一个朋友的孩子过人行斑马线时,被一辆急驰而过的汽车撞倒,母亲被撞得飞落在汽车前盖上,后又滚落在地翻了几圈。女司机后来称,因为太阳耀眼,根本没见到他们三人,所以没有减速。据当时一位目击证人描述,车祸发生时,车速非常快,他当时想,这老太太肯定完了。可当他冲过去帮忙时,没想到母亲竟奇迹般的站了起来。后经医院反覆检查,母亲除了一些皮肉伤外,全无大碍。母亲说,当她被车撞到时,有一道强光将她围了起来。近七十岁的人,遇到这样的车祸,几个月后就痊愈了,真可谓是奇迹。这样一件蒙上帝恩典的事,竟也未能开启我的心窍。车祸后,牧师师母来家探望,跟我们说感谢上帝的保守,我表面上应付着,心里却不以为然。心想,他们信上帝的人,好事就说是上帝的看顾,坏事就说是上帝的试炼。现在回过头去想,心中无上帝的人是多么可怜,遇到难事时,无上帝可以求靠;遇到幸事时,也无上帝可以感恩,在灵里就像一个荒岛上的孤儿,无依无靠却浑然不觉。

感谢上帝!祂是如此的慈悲、怜悯,并没有因为我如此愚拙、自私、不认祂,利用祂……就拋弃我,任我糊涂下去。约在去年六、七月间,一天晚上,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在一片大沙漠中,远远走来三个人,前面第一个人的头顶上方有一只金色的光环。我感到很奇怪。当他们走近时,我发现头上有光环的那人长发垂肩,面容安详圣洁。心想,这不是很像他们基督教的耶稣吗?三人穿过一道石门,从两旁围观者的面前目不斜视地走过。很快梦境就转为我在一口井里,有人单手托住我的双脚,示意我爬出井口。我低头一看,正是刚才像耶稣的那人。因为他没有抬头,我只能看见他的长发,于是我不知天高地厚地问道:“你是不是耶稣呀?你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你的脸?”那人不做声也不动。我又说:“你一定要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的脸,否则我就不上去。他好像思索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来。我看到的面容是那么光亮、美好、慈祥、圣洁……我乖乖地爬出了井口。然后就醒了。可是醒来后,我除了有一点奇怪的感觉外,也没太放在心上。因为我常做些奇怪的梦,心想这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

上帝真是奇妙,且怜悯人,祂真的爱世人,不忍看一人沉沦。像我这样一个平凡、渺小而又愚钝的人,祂也并没有厌弃。今年二月,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现在想来并非偶然),苏太太向我传福音。讲她信主的见证,又借书给我看。然而由于过去无神论、进化论的根基实在太深,我难以逾越这道又深又宽的鸿沟,我的心门迟迟不能彻底敞开,不能使自己真正驯服、归顺下来,去静心思考、认真寻求;因为我心中的不信是那么顽固、那么强大,想除都除不掉。苏太太借给我的书,我也以太忙、没时间为藉口,不看,而让妈妈去看。

三月十九日,苏太太领我去见了他们的周牧师。我向周牧师道出了心中的许多疑惑,他都一一给我做了解答。当天我就在周牧师那儿做了决志祷告。其实决定决志时,心中是存有一些私念的。既然他们都说耶稣是全宇宙的王,我若靠了这位最大的王,全家就都有了守护上帝,可免被魔鬼攻击,而且万一真的有天堂地狱,我当然想去天堂,这么严重的事情,可不敢抱侥幸心理。决志百利无一害,决就决吧。奇怪的是,决志后我并未感到平安喜乐,反而有种心虚的感觉。我怎么就决志了呢?怎么也搞起宗教活动了呢?我将来如何面对周围的朋友?他们会怎么看我?我这一步迈出的对吗?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我没敢向任何人提及决志的事,包括家人。

我们的天父,就算我耗尽笔墨也无法形容祂的胸怀有多么博大,世上还有什么样的主有这样的大爱呢?正当我在信仰上痛苦抉择、左右权衡时,三月卅一日晚上,我躺在床上反覆思考这些问题,一句话赫然跃入我的脑中“瞻前顾后者,必遭剔除”,我被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一跳,这决不是我想像出来的句子。我甚至在刚接收到这句话语时,不知道究竟是“踢出”还是“剔除”。我心知肚明,这是上帝的忠告,上帝的怜悯。祂一直在旁边守护着我,等待着我,祂对我了如指掌,尽管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小家庭主妇。我羞愧难当。

我开始上网大量查看基督教方面的文章,重新找出圣经阅读,试着经常祷告,与上帝沟通,对有上帝存在的信念一天天增强。于是我决定参加教会的主日礼拜。过去我总是把妈妈和女儿送到教会门口,结束时再去门口接她们,以免被牧师或其他信徒缠住。过去听道时昏昏欲睡,现在听起来津津有味。这段时间以来得到了牧师和其他兄弟姐妹的热情帮助。

牧师推荐了大量属灵书籍和光碟给我,许多弟兄姐妹也向我分享了他们的见证。信耶稣初期,在灵里还是个婴儿,有很多的软弱、仿徨、反覆,牧师就在旁边不断扶持、引导,解答疑惑,坚定我的信心,对我灵命的成长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后又参加了牧师举办的慕道学习班以及周六的家庭小组聚会,使我在读经时遇到的许多疑问,还有对上帝的认知方面的困惑寻得了答案。认识了上帝创造万物的这个真理后,过去对人生、世界、宇宙所存有的种种疑惑和不明也都迎刃而解了。我一天比一天更清楚地看到,创造我们及宇宙万物的三位一体真神是那么的真实、完美和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过去我一直以为基督教只是为了拯救人死后的灵魂不下地狱,对今生没什么用处,信了以后只会增添麻烦,多了很多不便,少了很多自由。记得就在今年二月,当牧师与师母来我家探访,苦口婆心地想劝我决志信耶稣时,我还那么顽梗地回应牧师说:“您不是说,什么时候信都能得救、都不晚吗?临终前再信也来得及呀!”现在我才明白自己当时有多么愚蠢。谁能真正把握自己的命运呢?谁能确定自己最后的日子呢?就算能确定,又怎能保证有认罪悔改的机会呢?即便你抓住了临终前决志的机会,可还是失去了活着时享受与上帝同在时的那份美妙、甜蜜、安乐、坦然、踏实……这位上帝不仅全智全能,而且大义大爱,你永不用担心被嫌弃、轻视、冷落、欺骗,祂是我们的天父,祂掌管你的所有,看顾你的一切。有这样的一位主让你信靠,即使在苦难中也能有平安,在逆境中也能有盼望。为什么要拒绝这么完美的上帝作你的主、你的父呢?尽管我知道信主的时日是上帝掌控的,但我还是忍不住悔恨自己没有早认识上帝,早成为祂的儿女,早得祂的祝福。几个月来,经历了许多蒙上帝恩典、祷告应验的事情,有些事在过去一定会以巧合、运气好来解释,可有些事用巧合来解释就太牵强了。而且如果是巧合的话,就不应该如此频繁地发生。我在这里就不一一细述了。

信耶稣之前,认为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一样,都是人们为了解决精神之饥渴而创造出来的精神食粮,从未想过上帝的灵是如此的真实强大,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客观存在,人的信与不信,丝毫不影响祂的真实性。若不是亲身体验,以麻木、迟钝如我之人,是很难相信接受这个事实的。当我读到约翰福音第二十章29节,耶稣对多马说的话:“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时,彷佛觉得这句话就是对我说的。是啊,信主耶稣就是有福,那没有看见就信的就更有福了啊!我想对所有正在基督信仰上挣扎徘徊的朋友们说两句心里话,一是不要抱侥幸心理,无人能知明天事。二是早信早得福,这是千真万确的。

当我的心眼打开后,放眼望去,无处不见上帝精心设计、创造的印记。为什么这么多年我就没有发现呢?还需要寻找证据去证明上帝的存在吗?世间万物包括我们人类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过去别人向我传福音时,让我看天地山河之壮美,看动物植物之奇妙,看人类文明智慧之神奇,看上帝所造的一切一切,我都毫无感觉,认为这一切不就是大自然慢慢进化而来的吗,从未想过靠自然进化如何可以进化出如此精密无误的宇宙?进化出如此丰富多彩的世界?若无一位全智全能者掌控,宇宙如何可以经久不衰,万物如何能够无中生有?植物是怎样自行繁衍生存?动物的本能又是从何而来?为何人类会有情感和良心?想想眼睛,人和动物器官,如此精密复杂,哪一样能够凭进化可以生成。不要说半成品的眼睛、心脏不能用,就算是99%的眼睛、心脏也不能用呀,那么这些器官又是怎样从1%进化到100%的呢?进化论讲的是物竞天择,没有用的东西就要被自然淘汰,那么所有未进化完全、还没有使用价值的半成品、不完全品,都应该被淘汰掉,也就永远没有存在的机会了。现在我明白,就算是物竞天择,也只能是在上帝造好万物的前提下,由大自然进行筛选,而且,一切也都必在上帝的监管掌控之下。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思考过这些问题呢?

如果一定要说上帝在造人时低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低估了人的无知与悖逆。保罗在罗马书第一章20节中说:“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可我们人有什么无可推诿、不敢推诿的呢?过去我不就是将世间万物推诿成自然形成的吗?现在不是还有成千上万的人不承认有一位全智全能的上帝在保守着我们、呵护着我们吗?他们宁愿选择相信一个没有智慧、没有感情、没有逻辑、没有目的,一切只凭机缘巧合的大自然。人是多么可悲、可怜而又愚顽无知呀!

想像一下,当我们的造物主看着我们人类──祂所精心创造、万般关爱、不惜用亲子宝血救赎的、可四处蹦达的地球“智慧”生物,正在那儿目空一切、大言不惭地叫嚣着:“我们要征服宇宙,我们要做宇宙的主人”时,祂是怎样的心情,可恨、可气、心痛、叹息以致震怒?如同当我们看到一群蚂蚁、蚊蝇、鼻涕虫,在那儿振臂疾呼:“我们要征服地球,我们要做地球的主宰”时,你会如何看牠们?更何况蚂蚁、蚊蝇并非出于我们人类之手,(人类到现在连一个活细胞还没制造出来呢!)牠们也是来自我们全能上帝的呀!而蚂蚁和我们之间的差别,又何及我们与上帝的差别之万一。我们人类为什么不扪心自问:“我们凭什么不相信、不承认上帝的存在?我们究竟算什么?我们在宇宙中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是什么令我们人有资格骄傲自大的?!”

认识有上帝后,我才发现原来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其实一点都不难,关键是我们对罪如何定义。每个人最了解的就是自己,从小到大不知做过、想过多少在上帝看为恶的事情,多如毛发,数都数不清,并且每天还在持续不断地重复着。而人靠自己的力量是永远无法除去自身的罪的,如同我们永远无法将自己举起来一样,因我们生在罪中,长在罪中。污水如何能洗出干净衣服呢?唯有藉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淌的宝血,才能洗净我们的罪恶,使我们重新成为上帝的儿女,出死入生,我们的灵魂将来才不致坠入永恒的黑暗中。任何人若想获得永生,只有一条路可走,一条造我们的上帝为我们安排的唯一进入天国的路,那就是接受耶稣基督作我们的救主,认罪悔改,一切按祂的话行,敬拜祂、跟随祂、服从祂,作祂忠心的仆人。

我很庆幸自己在有生之年接受了主耶稣的救恩,真的感谢主,感谢祂的怜悯。倘若我一直那么糊里糊涂、自得其乐地生活下去,死后面对上帝的终极审判,那时才恍然大悟,悔之晚矣,就算是呼天抢地,也不可能有半点回转余地了。上帝虽是怜悯的,但祂也是公义的、说一不二的。祂给了我们救恩,给了我们认罪悔改的机会,人若选择放弃,就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在这里我要感谢所有曾向我传福音、帮助我认识主的兄弟姐妹,感谢苏太太,感谢牧师师母几年来不厌其烦、孜孜不倦地劝导、带领,用他们从上帝而来的爱,点点滴滴、坚持不懈地渗透、软化我刚硬、麻木的心,他们那种全心为主、无怨无悔的精神也常成为激励我的动力。没有他们,我也就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上帝藉着他们,把我从罪与死中救了出来。我也要尽我所能去传扬主的福音,奉献自己的力量,为上帝的国添砖加瓦,以回报主的大恩。愿主耶稣保守我们所有的基督徒都能在祂的路上走得坚定、扎实。让我们所有人的灵命都能健康、茁壮地成长。同时也求主帮助,使更多的人能早日获得救赎,进入上帝的国度里。愿上帝赐福给每一个信靠祂的人。阿们!

摘自[中信],特此鸣谢!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18173.1-wushenlunzhe.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6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