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得救的见证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两年了,前年的这个时候,正是家父查出患有食道癌等待手术的前一段日子,也是我们全家落在困苦挣扎中的一段日子。蒙神的保守怜悯,带领我全家走过那段阴霾的日子,家父的手术成功,又健康的活过两年多了,我们也通过这件事更多的认识神,领会到神的奇妙,当时的苦,到今天却变成了一句,哈利路亚,感谢主!       曾经在我父亲手术后一个月左右,在教会为神的这次奇妙拯救做过见证。今天,我要让更多的朋友能够明白这位神的大能大爱。       在母亲信主十年以后,一直接受唯物主义无神论、并多次跟母亲就有神无神争得面红耳赤的我也信主了,这本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因为母亲常年在神面前为我祷告的原因。接着我妹妹也信主了,但是我的父亲一直刚硬,妈妈说到神他就大发雷霆,跟母亲的关系也常年紧张,烟酒不断,喝了酒就发脾气,酒精已让他早晨起床就抖动个不停。       前年6月的一天,家乡医院熟识的医生打电话给我,让我迅速回家一趟,当时我的心里一沉,就知道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了。父亲已在半年前就进食时有哽咽感,但都没太放在心上,后来等忙完装修的事,一检查,医生就说已是食道癌晚期,家乡的医生说,你赶紧带到大医院再检查一下,如果已经扩散了,就不必手术了,不必再遭那个罪,又说这么长时间了,肿瘤这么大,估计已经扩散了。       我那个时候灵性正处于低谷,也没有经常祷告和读经,就是一个挂名的基督徒了,面对这个天大的打击,我只有回转到神的面前,因为我真的不能失去我的父亲,亲爱的朋友们,血缘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平时不觉得重要的亲人,当有可能失去的时候,真的接受不了。我在神面前痛哭,我说神你若救我的父亲,我从此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我再也不三心二意啦。       神是信实的,也不以我们的过犯待我们。我带着我的父亲,在医院求医,当时别人说最好的心胸外科就是附二的心外科,最好的专家就是他们的喻风雷教授,我当然想请最好的医生帮父亲做手术,可是这个喻教授,想请他手术的人排到湘江边上去了,平时只有疑难的手术他才出马的,我无门无路,怎么请得到他?        我只有求神,因他是我唯一的依靠,而实际上我也请到了喻教授,教授看过片子后认为不能保证没有扩散,不肯手术,我又求神,因为扩散或不扩散,只有两种可能啊,后来我们到肿瘤医院做了一个昂贵的CT,初步认定没有扩散,但是教授仍不肯手术,要求我们先做一个疗程的放疗。        我心急如焚,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天天求神让我们顺利做到手术,为什么天天不顺利,就是不能做到。(因为他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他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当时不明白的,过后才知道一切有神的美意)        我选择了将实情告诉父亲,因为我要父亲自己亲历神的同在,父亲在知道自己病情以后也十分慌张,到了这一时刻,才知道人的软弱与渺小,他心里虽不全信,但也如抓住最后一根救命草一样,决志信了主。        我开始每天带着父亲去做放疗,每天来去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在车上我跟父亲谈信仰、谈见证、也谈今后的生活。仔细想想,我小时候寄在外婆家,13岁又离家求学,真正和父亲沟通的日子是少之又少,平时对他也更多的是责备。感谢神,给了我们父女这样一段时光。        放疗这段时间,我父亲体重长了10几斤,9月1日,在反反复复拖延了两个月后,我父亲终于进了手术室,教授认为经过化疗肿瘤已缩小不少,更利于手术,我也看了CT,发现原来的肿瘤缩小了一圈,但是还是有蛮大。        这个一个很大的手术,持续了8个半小时,众弟兄姊妹的祷告托起了他,手术十分成功。        手术后父亲闯过了好几道关,通气、咳痰、发烧,当第9天可以喝下一点点稀饭时,医生认为他可以出院了,而比他先做手术三天的邻床,还不能出院。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神没有满足我马上动手术的要求,而将他拖在两个月后。因为1、手术过后9天都不能进食,水也不可,半年都只可食流质,我父亲手术完出院以后,瘦了10多斤,一副皮包骨头的样子。如果不是在放疗那段期间刚好长了10多斤,他根本不能承受这么大的手术。2、我父亲是附二心胸外科第三个采用微创手术做这个手术的人,这是一项新技术,平时只用于小手术,如果是两个月前做,父亲必定还要做大开刀,胸腔腹腔全要打开,根本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3、父亲是在得病以后才匆忙买了城镇居民保险,但这个保险是在一个月后才能生效的,他拖后做手术,刚好又可以报销一部分手术费。哈利路亚,感谢主!        这其中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父亲的病友游爹早父亲三天动的手术,术后一直没通气,肚子胀得很,整晚不能睡,每当我为他祷告后,就略好可以小睡一下,到了术后7、8天左右,还是没能通气,也吊了四磨汤这些,医生也无计可施了,说只能等。晚上我服侍完父亲后也很累了,躺在陪床上,听到游爹在呻吟,心里知道应该给他做祷告,但是太累了又不愿起来。这时心里有个声音,催促我起来为他祷告,我没有办法,只好到他床前,为他祷告,那一时刻圣灵充满我的心,我说神啊,求你在24个小时之内让他通气,因为人已经没办法了,若你让他24个小时内通气,他就知道你是神,你在他身上做工了。祷告完了我就安心的回到床上,我说神,你叫我做的我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第二天中午,游爹从厕所里出来,高兴的叫我:小李,你的神起作用了,我拉了粑粑了!看,我的神就是这么奇妙,不光是让他通气了还让他的肠胃功能恢复了。(神要赐给你,超过你所想所求)          父亲出院后逐渐恢复,到现在进食还是不十分流畅,但已没有其它问题了。 他有时也很担心,医学统计,食道癌术后的5年存活率只36%~37%,他有个朋友也是术后两三个月就没了,可我每每回想起他得病的这段时间,想起主对我们的保守和带领,我就十分有信心。对于信主的人来说,原来苦难真的是神化了妆的祝福,我父亲现在烟酒全戒掉了,我和妹妹信仰上更成熟了,就是在经济上,神也没让我们损失,刚好我父亲有份商业保险,刚刚生效,加上医保的钱,差不多够手术费了。我相信我的父亲,还有很长的日子,因神在我们身上,还有着他的美意,信靠耶和华的人,必不羞愧!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23283.1-deji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