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的恩典

我于1951年在香港出生,浙江慈溪人,感谢主,是家里第四代的传道人,在一所敬虔的神学院校园里渡过了人生的头十四年。父母亲是神学院与中学的教师,每天一起屈膝祷告。学校规矩很严格,不许抽烟,喝酒,跳舞,打麻将,玩扑克牌,看电影。不过生活蛮西化,因爲学校的总部在美国罗省。还有一点,香港是一个讲广东话的城市,不过学校里的阿姨,婆婆等大部分都讲普通话。所以从小得懂普通话。父母亲是英语老师。父亲话不多,衣穿端正,学生称他卫生大王。家里必备公筷,外面的霜淇淋只许吃牛奶公司和安乐园的,别的都不干净。家中经济不富裕,但每月必定有特别买水果的预算;无论如何也给我们小孩子学钢琴。  

九岁那年,主日学老师,也就是父亲的学生,教我们约翰福音三章,让我们回家接受耶稣基督作个人救主。回家时,就照样作了。非常单纯,没有戏剧化的改变。时爲1960年十月中。不过开始读圣经,也参加校园里的青年团契。每周听灵修部分享,常看着她哭,知道与神的关系是要挣扎的。 

十四岁那年,1965年八月,参加了两个夏令会。在第一个营会中流泪认罪悔改。在第二个聚会,今称香港英语培灵会,把自己交在主的手中,聚会完了第二天早上,把自己献给主用,全时间服事主。当时对事奉没有任何认识,只想向去非洲做宣教士,此外什麽都不懂。 

这样平平安安地,就过了十四年。神给我看见周围长辈的敬虔,培养了一个单纯的信心。小学在邻近的培道小学,是中文学校,不过英语老师很好。 

中学是英语学校,不过中文老师很好。同时学习钢琴。我可以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社会上出人头地,作一番事。爱神,服事神,是人生当然该走的路;我并不知道另外还有什麽路。  

奉献传道三个星期后,我们一家到了美国。父亲已经在惠敦读神学,我在那个芝加哥的近郊完成了第十,十一年班,等于高一,高二。两年中享受了美国信徒的爱心,也学会在美国社会里生活。每周六早上,去洗衣店洗衣服。虽然从小就学钢琴,不过在那两年,在那小镇里接受了一生最重要的钢琴功课。那位黑人老师给我一些原则,现在还在用,而且也用在别的学科上!1967年,父亲接受费城华人教会邀请,前往牧会。那是一间六个主流宗派合作支援的教会。在费城我完成了最后一年的中学,那是一所公立中学,学生都是男生,大部份是犹太人。教会人不多,我开始接触到第二代土生华裔青少年。每星期六必帮父亲打字,制作主日周刊。在美国三年的中学时期,都有做部分时间的工作,有时是送货,有时在超市帮忙,有时在救世军的营地做儿童辅导。我的人生视野开始扩大。对奉献如何兑现,甚不清楚;只感觉教会与社会的距离很大。 

1968年开始读大学,进了费城的宾州大学。那是嬉皮士的时代,年青人什麽事都与成年人抗议,满脑子理想,反对越战,反对军事工业与政府联手打仗。校园整天好象在革命一样。老师中也有一位嬉皮士。当时在费城查经班里有西敏寺神学院的华人学生,教导我们归纳式查经,也同时给了我们一些神学和护教的知识。他们日后创办了香港的中国神学研究院。当时我意识到,要服事神,必须接受正规的神学训练,而人文科学是最好的准备。因此我主修历史,其实是修西方哲学历史。1971年毕业。大学期期,读了章力生博士的《人文主义批判》,和薛华的《理性的规避》,这两本书打了很重要的护教基础。护教与神学给我知道,小时候经历的单纯信心,是经得起理性的考验的!不过,最重要的是预备查经的操练。自从1968年开始参加基督使者协会的夏令会,并参加各方面的事奉。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30321.1-end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