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奇妙的婚姻见证

由于对自己估计过高,年轻时我心高气傲。在黑龙江矿业学院上大学时,校内男女生比例是 8:1,就那么几个女生,还是别的专业的,我性格又内向,找女朋友几乎没有什么机会。

毕业后,自己的婚姻标准还是想找一个大学生,志同道合的。可生活偏偏跟我开了个玩笑,单位是个国有煤矿企业,选择面较窄,高不成,低不就。于是不得不降低条件,找个中专毕业的也行,还是没成。我又不得不降低条件,找个有正式工作也行,还是没成,这时我已经30岁了,哪敢谈什么爱情呀,倒是害怕自己被落下。无奈继续降条件,找个个体户也行,什么美容美发的呀、服装裁剪的呀,倒是认识了几个,不是我看不上她,就是她看不上我,要是两人都看好了,我母亲又看不上。

由于婚姻的被动,直接影响到了我的工作,我的性格越来越偏激,几次提拔的机会都错过了。领导暗地里说,“他连自己的婚姻问题都解决不了,谁敢把一帮人交给他带呀。我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孤僻,越来越离群,甚至不敢串门。你到亲戚、朋友、同事家吧,人家不过问你的婚事,好像不关心你;过问吧,又帮不上什么忙,只是把这块伤疤给揭开了。我的母亲为我的婚事犯愁,常说:“我的大儿媳妇在哪呀?我的大胖孙子呀!要是这个家只有我一个人,干脆独身算了,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

接下来,就是走过场了,只要有人介绍,父母就逼着我去看。那时的约会见面就像是流水线一样:中间人打来电话,约定见面的时间、地点多是饭店。几个媒人边吃边介绍,两人互相留个电话号码,过几天我约个时间,姑娘到家里看看,再进一步了解一番。就像做买卖,卖东西一样,都是条件性的。婚姻若没有感情,结果可想而知,很难成功。我最后一个女朋友38岁,是太平洋保险公司拉保险的,非让我在鸡西市买楼,见几次面之后关系就僵持在那了。我的婚姻被动到了谷底,我甚至没脸见人,前途一片茫然。

在这之前,有人向我传福音。要是以前,我高傲的性格,接受耶稣是不可能的。传福音的姊妹问我有没有难处,我说:“有,都要难死我了。她告诉我,耶稣能帮助我。我虽不信,但已不再嘴硬。晚上睡觉之前,开始一个人默默地看圣经,并做个祷告。那时的我可没什么好心眼,我跟神作了挑战性的祷告,提了很多苛刻的条件,这些条件加在一起,在我看来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

我难为上帝的条件是这样的:

1、上帝呀,38岁的大姑娘不是不跟我吗?求你给我一个20多岁的;

2、没有文凭的不是不跟我吗?你给我一个本科生;

3、那些姑娘不是挑花了眼吗?你给我一个从来没处过男朋友的;

4、她们不都是物质型的吗?你给我一个不爱金钱的;

5、我母亲性格不是特不好吗?你给我一个对我母亲好的;

6、她们不都说我的个子矮吗?你给我一个1.6m左右的;

7、不都是我追求人家吗?你给我一个追求我的;

8、我不是得不到爱吗?你让她对我比对自己还好的;

9、那些姑娘不都不美吗?你给我个漂亮的;

10、让她家庭条件相对好些,别拖累我。

我用这种极端的祷告,想证实一句话是不是真的:“你们祈求就得到,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这样的祷告我坚持了二年,可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天,有一位煤老板给我打电话,要聘请我做矿长,我考虑了一番,答应了。首先上哈尔滨黑龙江科技学院培训25天,上车前我给女朋友打电话,表示结束关系,她也同意了。我坐上沃尔沃,十个半小时到了哈尔滨。一进入学校,我突然有了一种感觉,这所学校在松花江边上,崭新的楼房,满校内都是二十多岁,梳着马尾辫的女同学,我激动地喊了出来:“上帝呀!机会来了!这回我信你了!

记得第三天晚上,我跟上帝祈求:“神那!我不想等了,你就在今天晚上为我成全。三个一帮、两个一伙走的不算,单独走的那个姑娘,但愿就是神为我预备的人。18:30正是学生上晚自习的时间,一帮一帮的,嘻嘻哈哈地从我面前路过,焦急的一个小时时间过去了,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了,我无奈地埋怨上帝说:“主啊!别怪我不信,祷告不得答应。于是我慢悠悠地想走开,但祷告毕竟坚持了二年,觉得不甘心,索性回头望了一下,好像在远处还有个人影,好像是在过道,手里拿着个垃圾袋,走向垃圾箱。我很快向她靠近,到跟前放慢脚步,才看清是个姑娘,梳着马尾辫。我问:“同学,图书馆在哪里?她吓了一跳,回头看了看,我微笑着说:“同学,我曾经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现在来培训矿长,我想到图书馆看看书她说:“哦,我也去,我说:“那我就跟着你了。

进了图书馆,屋里人很多,我随意拿了本天文方面的期刊,坐下来;她也选了一本,在隔了几排的对面找了个座坐下。我哪有心思看哪,焦急地盯着她,心里不住地祷告,等待圣灵动工。一个小时过去了,她对面的人终于站了起来,我马上坐了过去,这回可有机会看清楚了,原来是个漂亮女生。对面有人盯着她,当然不自在了,抬头一看有个人微笑地看着她, 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她刚才带进来的。于是我问她:“走啊?,她看了看表,说:“走!。

出了图书馆,我故意放慢脚步。我说:“同学呀,你想吃啥?我请客。这是我的母校,现在搬到哈尔滨,我陌生了,你能帮我介绍一下哪是教学楼,哪是实验室吗?她笑了,说:“可以!不用请客。通过交谈,我们互相介绍,很谈得来,就约定第二天晚上继续见面,我天天向她传福音,这一见面可不得了,她就成了我现在的妻子。

她叫刘艳辉,天津宝坻区人,23岁,黑龙江科技学院环境工程系本科生,认识我时上大三,1.6m左右的个头,我是他第一个男朋友,她不爱金钱,对我母亲很好,漂亮,对我很恋慕,哥哥结婚了,就剩下她一个。只有一个条件,她不承认----主动追求的我。我却坚持为神作见证。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我们认识的第三天,她突然跟我说,她父母知道了我的情况,一宿没睡觉,第二天早上5点钟给她打电话,说我的年岁太大,背景太深没法了解,离天津太远,煤矿工作又不可心,让我以后不要再找她,快考试了,会影响她学习的。

我也不是赖皮狗,本来就信心小,不太相信奇迹,当场向她表示,以后不见面了。

过了三天,我刚从食堂回到宾馆,同室的景文远矿长突然说:“那个小姑娘又来电话了,说让你回电话。于是我马上给她寝室打电话,她在电话里说:“那天我说的话收回(当时屋里人多,不好意思说原因),见面后她告诉我,这几天,她吃不下去饭,睡不下去觉,上不下去课,整个人接近崩溃状态。这回不想听父母的了,偷偷跟我正式恋爱。

我的主啊!我对婚姻早已灰心,是你让我从困境中崛起;

我的神啊!我对生活早已绝望,是你让我重获新生;

谁会相信,我这个矮子会风风光光地走进婚姻礼堂呢?

谁会否认,那个缩头缩尾,不敢见人的大龄青年身边会有个漂亮新娘呢?

我本以为用十个条件,像一面墙把你挡在门外,

可你硬推到了这面墙,把我抱在怀里。

上帝呀!我在你面前败得那么惨,让我心服口服。

救主啊!我要用我的一生去传扬你的大能、大爱!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35690.1-jianzhe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