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来爱一直在身边

我因为软弱而没有看见上帝;然而他却一直静静地守候在我身边,像父亲,又像朋友,默默地给我力量,给我教导,不离不弃,陪伴我走在那条通往窄门的艰难小路上。

------------------------------------------------

十二年来爱一直在身边 十二年前,我在国内的一所大学就读英文。我外语天赋有限,学英语是件相当痛苦的事。看到周围的同学都很轻松,我对学校生活的看法变得相当负面,也变得急躁、孤僻、独来独往,对别人的成绩也心怀嫉妒。后来,一个来访的韩国人不断地向我传福音,出于对基督精神的认同,也出于对他执着的感动,我慢慢接受了耶稣基督。

韩国人走后,我的日子又回到从前。不过奇妙的是,接受基督后,不知不觉中我对人的态度在不断转变,逐渐变得柔和并有耐心起来,开始考虑他雪挺人而不再是那么自我中心。也许是因为人际关系的转变,我的学习也慢慢不再觉得辛苦,往后几年开心很多。有时我想:信了主耶稣的确有点不一样,至少成绩好了不少,也少和人吵架了。后来我也去过几次教会,但最多只是在圣诞节时去看看热闹。

圣经的陪伴

一九九九年,我大学毕业。一开始找了几份短工,由于社会经验不足,都没做几天就被「炒了鱿鱼」(辞退)。记得那年暑假,我突然收到一家出版社来电,叫我去面试,而那出版社几星期前才给我发信婉拒。面试很顺利,从九月起上班,职位是见习编辑。我们新同事被分配到同一个办公室,天天无所事事,打牌聊天,也没人管。我非常奇怪这个单位的用人方式,招来一大堆人白发薪金却不给活干。同事中有一个作家,是基督徒。有一次和她提起信仰的问题,她称我是「慕道友」,只是信了耶稣,没有受洗。我当时也疑惑了,我到底算是「基督徒」,或仅是个走在「听道」路上的人?至于有没有找到「道」?是不是上帝的「儿女」?我却没了信心。后来我去了上海的两会书店,买了一本《圣经启导本》,希望从这本被称为「圣经小百科全书」的册子中找到答案。

很快,这种?云野鹤般的生活就停止了。半年以后,这出版社由于经营混乱,严重亏损,我这个见习生也被扫出门,回到家中,加入失业大军的行列。我觉得前途未卜,未来一切全是未知,于是每天晚上以翻读圣经来打发时光。读圣经成了件很令人快乐的事情,因为我的内心能得到片刻的安宁和平静。就这样看了一个冬天,又看了一个春天,直到又一个夏天,还是没有找到工作。在临近绝望的时候,我突然神奇般地得到了一份在大学的教职工作。那时候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本科生,成绩平平,能直接进入高校,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上帝美妙的安排使我完成了在事业上的一大跨越。我当时非常地感谢主,在「死亡线」上拉了我一把,看来我还算得到上帝的照顾。

空虚的生活

进了学校,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学历达标。当时高校的基本要求是硕士毕业,所以我必须尽快考上硕士。一边工作,一边备考,相当辛苦。特别是工作的校区在远郊,每天早晨五点多就要起床赶班车去学校上课,晚上又要复习功课到很晚,经常处于睡眠不足的状态。出于习惯,我还是会经常看看圣经,但依然困惑是否还在寻找基督的道路上。记得有一次在网络上和一个不知名的网友聊天,我说:「追寻基督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且觉得未必能够找到。」他似乎对我的说法非常困惑,回答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或者无法理解你所谓追寻是什么;因为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你要想找到基督,可以去教会。」他的话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但我依然不去教会。

我后来勉强考入了上海外国语学院,心里很喜欢,因为圆了所谓「名校梦」;但这种良好自我感觉很快就被空虚的生活所取代。我渐渐也不抽时间看圣经了,觉得那本书已经看了很多遍,再也没有什么新意。每天除了读书,偶尔会在原来上班的高校教几节英文课,有太多的时间无处打发。不久我染上了酗酒的恶习,常在宿舍和人拼酒量,喝得烂醉。有时候喝完酒骑车回家,一路上连红绿灯都分不清,还不断向室友吹嘘说自己能如何保持清醒,嘲笑他们的醉态。

从二○○三年开始,我有很长时间都过着空虚的生活,期间也经历过几次失败的恋爱,发觉越来越无法在生活中得到平静。每天把无聊挂在嘴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硕士毕业,我又回到原来的高校做原来的工作,生活像是走了一圈,觉得一切都没变,只是自己老了很多。绝大部分同学都已成家立业;而我却过着如复印件般的生活。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选择去留学。从考试到申请,前后也有三年多时光。这段时间,现在觉得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因为没有信仰,没有目标,随着肉体过着世俗的生活。为了弥补空虚的精神,我曾经热衷研究过异教、方术和命理;却发现看得越多,对命运的感觉越发的恐惧。

走进了教会

我的留学之路也是崎岖不平。第一年申请,我花了几万元准备材料,结果却是收到十几封婉拒信。第二年申请时,改变策略,事前做了相当多准备工作。到了二月底,我首次进了候补名单,三月有了首个面试。我当时相当的紧张,因这可能是我出国的最后一次努力了,如果还是出不去,就只能在上海老老实实地做着毫无生气的工作直到退休。三月的一个晚上,我无法入眠,辗转反侧。我起身走到窗前,无意中看到了放在架子上的那本圣经。我发现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打开它了,圣经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绿色的封皮被太阳晒得褪了色。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十几年来,我好像从来没有祷告过;于是我又生硬地尝试祷告。在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在命运的力量下,人是如此的渺小和无助,人只有从主耶稣那里才能得到真正的平安。如果没有主耶稣的看护,我其实一无所有。困惑和空虚不是在于生活中的得失;而是在于与上帝关系的中断。

后来我到了美国,开始常去教会,终于知道我一直在找的生命粮和永恒活水,其实十二年来就一直在身边。我因为软弱而没有看见上帝;然而他却一直静静地守候在我身边,像父亲,又像朋友,默默地给我力量,给我教导,不离不弃,陪伴我走在那条通往窄门的艰难小路上。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1963.1-nianla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