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宽恕她,主就不宽恕我

“人有见识,就不轻易发怒,宽恕人的过失,便是自己的荣耀。

我近期在家办公。80岁的婆婆在我家养老。大伯哥家在乡镇开超市,他的女儿也在我家住着,在我家西边小学读五年级,大伯哥每周五下午来接女儿回家,周日下午送回来。婆婆和小侄女住在儿子的卧室里。儿子在外读大学,正好卧室闲着。以前是嫂子在学校西边的家住着接孩子,给孩子做饭的。后来是我让孩子来这里的。

一个月前,婆婆说,小侄女偷了她50元钱。婆婆的两张50元的钱是在手绢里包着,小侄女拿走那一张后,把手绢还包得跟原来一个样。婆婆是个很善良的人,从不恶意猜度别人,但这几日发现小侄女总是买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以及包装很讲究的食品。那天就买了两个乌龟蛋,还是真的,说是能孵化出小乌龟来。婆婆一问价格挺贵,就查看自己的手绢,发现少了一张50元的。问她,她承认了,说,等我还给你,你别跟我爸爸和妈妈说。婆婆就答应了。等了两个礼拜也没还给她,婆婆就在一个周五我大哥把孩子接走后跟我丈夫说了。

我听见了,非常生气。首先这种行为发生在我家,第二,婆婆竟然真的不跟孩子的父母说,第三,婆婆竟然真的等着孩子还给她了事。这不是害孩子吗?就要去打电话告诉大哥大嫂。但我丈夫不让,说,这个事咱别插手,孩子也不小了,会记仇。就让婆婆等大哥来送孩子时候,他们三个说。必须让大哥知道,也让孩子守着知道,让大哥自己教育孩子。

起初,婆婆不同意跟大哥说,说已经答应孩子不跟他父母说了。丈夫说,你不能这样,你要是惯着她,以后说不定她会掐死你。我骇然,怎么如此说话,就踢了他一脚,一个是说得太恶了,一个是守着耄耋老人别说死之类的话。婆婆很为难的表情,说她爸爸要是打她呢?丈夫说,她爸爸怎么教育孩子,你就别管了,你就是当着孩子的面告诉她爸爸就行。婆婆还是吃了黄莲似,苦痛的表情。最后丈夫说,到时候,我和孩子妈躲出去。婆婆终于同意了。

周日我感冒了,浑身无力,应该在家躺着休息。可是,下午丈夫商量我出去玩。我说我不愿意动弹,不去了。他说,下午大哥来送孩子,咱给他们教育孩子倒空。如此,我便同意了。

走在路上,心里颇为不平。自己的家,生病的时候还不能躺在自己的床上休息。一个人做错了事,要连累多少人?我产生了一个念头,不想让小侄女在这里住了。

从下午三点一直步行到5点,直淌清鼻涕,腿和腰实在累得不行,就坐车回家了。路上丈夫嘱咐我,不要过问孩子和婆婆。我回家看到孩子没有一点难过的表情,老太太也一如既往。我问孩子,你爸没多待会就回去了?孩子说,没有,站了一站就走了。我在疑心,婆婆说了还是没说?

过了几天,我终于问了婆婆,婆婆说,跟我大哥说了。我说,他不是站了一站就走了吗?她说,我特意等着他下楼我出去跟他说的,我一听心里就冒火了,忍着问,他怎么说?婆婆说,他说,你没钱了我给你,从兜里掏出一大把钱给了她,她说,我有钱,我不缺钱。后来数了数,大哥的那一大把钱一共20多元。

我按捺着砰砰乱跳的心,说,你在杀害孩子!你没看到问题的严重性。

说实在的,大哥的态度也让我心寒,他居然没有返回来教育孩子。这更坚定了我不让孩子在这里住的念头。但实在说不出口。

周一喝了药,坚持着在家办公。捱到了中午实在困倦,就去卧室睡觉。刚睡着,就听见婆婆和小侄女的屋子里仿佛摔跤的声音,奶奶在发脾气,小侄女在咯咯笑。我来到他们卧室门口,见两个人躺在床上,见我来了,都止住了声。

转眼又到了周五下午,大哥来接孩子。我实在想说出偷钱的事,但实在是太难听,无法开口。就问大哥给孩子多少零花钱。并告知有句中国古语“穷养小子富养女,让他别缺了孩子的钱花。奶奶和叔叔也该给孩子钱花,但怕不能很好配合父母教育孩子,反而把孩子宠坏了。孩子一听此话,小脸立刻撂下来,飞速下楼去了。

他们走后不久,丈夫下班回来了。我听见婆婆和他在卧室里说,“还给我就中。还给我就中。我一听,就去了那屋里。我说:这是还不还的问题吗?她拿什么还你?不是还得从家里的超市里偷了还你吗?这不是偷上加偷吗?如是还的问题,你别跟她要了,我给你100元。

此时丈夫也不高兴了,说,这个样子还真得把你掐死了。原来,那天我听到像摔跤的声音是侄女跟婆婆要钱,说,奶奶,你不是还有50元钱吗?你给我吧?奶奶说,没有了,不给你。孩子就开始搜身,还咯吱奶奶的腋下,奶奶受不住痒痒,就倒在了床上,小侄女就爬上床去搜,没搜到,就边笑边掐着脖子说,你给不给?你给不给?

我感觉当头一盆凉水泼下来,真的要出人命了。没想到发展这么快。这就是婆婆和孩子父亲纵容的结果。尤其是发生在我家,我无法容忍。不能让她在我家住了。

丈夫给嫂子打电话了。说到第一个50元的时候,嫂子说,你大哥不是当时就给她钱了?等婆婆以后回来住的时候再给她50元。说到第二个50元的时候,嫂子居然自豪地笑了,说这个小姑娘。我再次为夫妻二人对孩子的态度而心寒。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当然,我知道,他们第一个女儿18岁没了,好不容易又有了这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家里开超市的钱也没数,随便她拿惯了。

丈夫给嫂子打完电话,我听见嫂子没有任何表示,只说了句知道了,又在QQ跟嫂子说话。

我说:

在吗? 嫂子,我跟嫂子像无话不说的姐妹,孩子的事本不该跟你说,但为了孩子好,还是有责任说的。

咱婆婆怕惹孩子不高兴,不让婆婆跟父母说,说到时候还给她。咱婆婆就不说了,只跟大哥自己悄悄说了。

咱婆婆是为了孩子自尊心不当着孩子的面说的。但今天孩子不但不觉得做错了事,还继续跟奶奶要,问奶奶不是还有50元吗?奶奶不给,孩子就开始搜——我听后非常害怕。感觉奶奶和我大哥教育孩子方法有问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将来孩子会怨恨奶奶和大哥的。

嫂子说:

知道了,谢谢你了,你说得对呀。做错了事就不能迁就,那样适得其反了。

我说:

你说得对,不能迁就,那样就适得其反了。但咱就这么个宝贝女儿,我十分理解我大哥不舍得说的心情。真的非常理解。但溺爱不是爱,是害。

孩子小做错了事也是常有的,关键怎么处理。别打她,让她知道错了改正就是好孩子。

我小时候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那时候我还没上学。

第一次我是到一个邻居家去玩,他家地上有个小勺,我很喜欢,就拿回家给我妈说:妈,我拣了个小勺。她立刻问我在哪里拣的,我说在大光家的地上,我妈当时就哭了,说:在人家里拣的不算拣,那是偷。非得让我送回去,跟大光的妈妈赔礼道歉。我十分没面子,只好硬着头皮去了。结果大光的妈妈很高兴,夸奖我。以后他家再丢东西,都首先说,保险不是老洪家的大姑娘,上次一个小勺都送回来了。

第二次是一个邻居家山东来亲戚了,带了一大提包红枣。我特别喜欢吃枣,而且还是鲜枣,从来没见过。当我吃完了阿姨给我们这些孩子每人一捧的时候,又趁着人家不注意偷回家了一裤兜。我妈拧了我的手,还拧嘴,问我:以后还馋不馋了?以后还敢不敢了?穷人没志气,永远是个穷!永远被人瞧不起!我吓坏了,下保证说,再也不敢了,以后要长志气。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偷拿人家东西了,再也不看着人家的东西眼馋了。长志气了,没有不吃也不看人家的东西眼馋。

现在我特别感激我妈。要不是她及时制止教育我,我现在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了。

说这些,就是一个意思,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孩子小不懂事,大人是明白问题严重性的,及时制止,以后照样是好孩子。希望大哥大嫂孩子明白我和他的用心。咱都是一家一个孩子,都是心头肉啊。

也希望大哥大嫂和孩子不要记恨奶奶、他和我。

嫂子 :

哦 她回来的时候我一定说她让她改了

我说:

要讲方法 就这么一个宝贝蛋子。

咱婆婆怕惹孩子不高兴,就没当着孩子面跟父母说。其实咱们几个大人可能都有责任,应该时常给她些钱花。但又怕起坏作用,惯坏了孩子。

嫂子说:

谢谢你。知道了。

至此,我说出的话以及嫂子的态度,使我心里得到了一点释放和安慰。但还是觉得内心有大大的不平。

这周是去单位有点事,按说,一天就可结束,之后可以继续回家家办公了。可是我,心怀着那个不让那孩子在这里住的想法。一想起她就生气,一看到她也生气,听到她声音更生气。我要在单位呆一周再回家。我休班她也放假,我回家正好见不到她。这周末婆婆就去另一个儿子家养老了,下周我还是去单位,家里只剩下丈夫和孩子,她的父母心疼孩子就会把孩子接回去,自己给孩子做饭。我固执地认为,作为父母,都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还能放心吗?再继续下去就是逃脱做父母的责任和义务。

第二周丈夫不同意我去单位,我不好违拗,但仍然想起就心怀不平。为这个孩子小小年纪如此可怕,为孩子的父母逃脱做父母的责任。我没在家办公,去了朋友家办公,在朋友家吃午饭和晚饭,一整天都不回家,晚上孩子睡了,我才悄悄潜入卧室。第二天、第三天。我好像一个特务,又好像一个见不得光的人,不然为何有家不敢正大光明地回?这是我的家,明明是我想让她离开,怎么反而成了我有家不能回了?每次回想一遍自己的想法,就会感觉肚子鼓鼓的,原来我自己也如此的不开心。

第四个晚上我做了一夜的梦,几次喊醒,好久睡不着。都是被责备的梦,醒来一点都不记得梦里都是什么情形了,仿佛漆黑的夜,没有一点亮光,只有被责备的不安宁的滋味挥之不去。

我怎么了?我几天没有跟主交通了?我怎么没有祷告求问主的旨意?我怎么没有拿主的标准来衡量一下这个行为?我低下了头,想起了受洗的时候一个姊妹把我叫到里屋语重心长地说,受洗以后主的功课会很多,魔鬼的攻击会更猛烈,时刻窥探可乘之机对软弱的小羊下手。希望你时时刻刻与神同在,多读经祷告唱诗,以神的灵和话语装备自己。

啊,这些天,我还以为我是为孩子好,其实是给自己找的一个好听的借口,是为着驱除自己内心的气愤和不平。我这个卑鄙的伪君子。昨天主内肢体清华说,你不要总揪着人家那个小辫子不放,我猛然醒悟,这是主借着肢体警告我提醒我啊。将心比心,如果自己的孩子在别人家做了这样的事,你希望人家怎么对你的孩子?如果是你自己犯了罪,你希望别人怎么对待你自己?答案十分明显。

我一点没有心怀不平了,但眼泪却无声地流淌下来。此时,我猛然想起昨夜梦里的一句话:你不饶恕别人,主就不饶恕你。

我跪下了。我是罪人,我总在犯罪,而主却一刻不离弃我怜悯我。主啊,你常在女儿的心里,是女儿的最大的福分。我会跟小侄女刚来我家时候一样,带着她去公园踢毽子,给她讲解书上的故事。我会让她的父母跟以前一样放心。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3080.1-kuansh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