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行奇事的神---儿子读大学的见证

一位牧师在一次布道会中提到美国大学录取过程中的“反向歧视问题。所谓“反向歧视是指亚裔尤其是华裔学生在申请大学时,他们必须要有高于其他族裔非常高的条件才能被同类大学录取,故此报考名牌大学常常被拒。华裔考生所竞争的对象是其他的华裔,因为华裔学生普遍优秀,所以这种竞争就异常激烈,又平添一份手足相残的心灵苦痛。

这位牧师提到他们教会历年都有一些家庭发生这样的情形,做父母的弟兄姐妹为此痛哭流涕,觉得孩子委屈又无可奈何。今年他们教会中一个家庭又是如此,孩子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收到的是常春藤大学一封接一封的拒绝信。父母和孩子一起流泪,实在是走过一段极为艰难的路程。父母向牧师哭诉,牧师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些弟兄姐妹。牧师说,当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讲了这样一句话,“人在少年负轭是好的。(哀3:27)

冯牧师所提到的情形,我自己深有同感,因为在我儿子申请大学时,我家也走过几乎一模一样的一段路。我现在将那段经历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够对有类似经历的家庭、父母和孩子们有所帮助和安慰。

刚到美国时,我家住在一个很好的学区。华人父母重视教育,都让孩子上好的学校。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在这一点差别不大(那时我还没有信主)。我们所在学区的小学、初中、高中都不错,尤其是初中,是州内蓝绶带(BlueRibbon)学校。儿子初中毕业时,我和妻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美国人比较看重毕业典礼),很为儿子感到自豪,他获得了总统奖,而且是六名总统奖获得者中的第一位。除了总统奖外,儿子那一天共得了大约十三张奖状,几乎囊括了除体育外的各科单项奖。

初中毕业后,儿子进入我家附近的一所高中,也是比较好的学校。在高中第一学期快要结束时(也是我神学院读书的最后一个学期),我突然查出患有癌症,这对整个家庭是个晴天霹雳,对于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消息过于他能承受的。也怪我太软弱不够坚强,让他一下子觉得失去了依靠。他对我说,“我不想上学了。

第二年暑假,我在十周的治疗后,感谢神他医治了我。为了服侍的方便,我想要搬到我们所服侍的教会旁边去住,那里的学区不太好。妻子强烈反对,“别人都是从较好的学区搬到更好的学区,你不能从一般的学区再搬到更差的学区。你不能对孩子不负责任。但她拗不过我,最后我们还是搬家了。

儿子到一个新的高中,朋友都在原来的学校,开始一段时间难免情绪波动。两个学校的校风学风、教学体系、课程设置、评分方式等都大不相同,原来的学校偏重理科,正是亚裔孩子的强项;新的学校偏重文科,相对是亚裔的弱项。他原来学得很不错的外语法文课,这里没有,结果从头开始被送到一个学西班牙语的课堂,学生多为非洲裔孩子,大家都不学习,他坐在那里很是苦恼,一学期后还是放弃了。再加上有两次生病,因哮喘被送到急诊不能上学,也耽误了些课程,多少影响他的成绩。尽管如此,他临毕业时的总成绩和在年级的排名仍然是很好的,仍是TopThree(前3%),SAT成绩也很不错。我们都认为申请一个好一点的大学应该不成问题。

开始申请大学时,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那时我家没有绿卡身份,必须按InternationalStudent(国际学生)身份申请。这样,公立学校因为拿不到奖学金就不能申请,私立学校也只有少数著名大学属于NeedBlind(录取时不看家庭收入),凡被录取的,学校保证你不会因为经济的原因而不能上学。所以儿子申请的学校大都是常春藤联盟大学,然后加上两所自认为万无一失的大学(safetyschool),另外有两所基督徒大学。

到公布消息的时候,接到的是一封又一封拒绝的信,就连稳妥(safetyschool)的学校也被拒绝,只有那两所基督徒大学录取。孩子受打击,而父母承受的比孩子更大。反而是儿子安慰他妈妈,“妈,没关系,我以后还有机会,哪个学校给我奖学金我就去哪儿。懂事的儿子越是这样说,做父母的就越是不好受。

其他的大学都拒绝了,但两所基督徒大学的录取却是异常的顺利。我先带他到离家较近的MessiahCollege(弥赛亚学院)去看学校,那里的国际学生招生办的主任和他简短谈话之后对我说,“Yoursonisabrightyoungman,thisisthekindofstudentwewanttokeephere。(你儿子很优秀,我们就想把这样的学生留在我们这里。)到正式录取时,学校从当年所有申请的学生中筛选100多名,到学校面试,然后从中再选出6名给予Trustee奖学金,这是最高级别的奖学金,即四年大学的全免学费。然后,学校又破例给予儿子免住宿费的助学金。所以那位主任在给儿子的录取信上说,“你是我们MessiahCollege近一百年历史上的第一例,因为凡是得Trustee奖的不再给予其他任何奖学金或助学金。另一所基督徒大学也顺利录取,并且也给了他奖学金,但因为MessiahCollege离家较近,就选择了这所学校。

若按时下大学排名的风气,MessiahCollege是排不上名次的,相当于国内大学的三类本科。(顺便说,虽然学校不是所谓的名校,但学校的名字很伟大,“弥赛亚是我们主耶稣的称号。)当时有不少人对我议论,甚至连教会内一些弟兄姐妹也私下说,“孩子是个苗子,让他爸给耽误了。那些日子,我就像约伯一样,“我的朋友讥诮我,我却向神眼泪汪汪。(伯16:20)

儿子带着12门36学分的AP课程(大学课程)进入MessiahCollege,本来可以两年半轻松毕业。但他没有选数学、电脑或音乐等他见长的专业,反而选了自己没有任何基础比较冷门的政治专业(PoliticalScience),他妈对他说,“不要学政治,将来找不到工作。儿子说,“其他的都太easy(容易),政治专业有点challenge(挑战),现在的公司其实更看重你学了哪些课,专业不是那么看重。

刚进大学时,我还有点儿担心,他当年初高中的同学,有不少进入哈佛、普林斯顿、康奈尔、杜克等大学,他却去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小学校,怕他情绪受影响,就问他会不会有点灰心。儿子倒说,“其实现在大学之间的差异并不大,信息方面是共享的,大家都一样,硬件各个大学都差不多,MessiahCollege虽然小,只要愿意学,是足够你学的。我还打算拿全A,毕业时争取得到summacumlaude(最高荣誉生)。

儿子就这样开始了他紧张忙碌的大学生活,同时参加校园的查经小组和祷告小组,主日到教会崇拜和服侍,周间课余时间也打工,每晚十点钟工作结束后再去图书馆学习到深夜。他也在学校写作中心(WritingCenter)帮助其他国际学生修改和改善他们的英文写作。

2009年圣诞节假期,儿子到一家金融公司实习,工作认真,不出差错,又能很快上手,很得老板的称赞和赏识。结束时,老板对别人提起他时称他是outstanding(出类拔萃)。2010年暑假,儿子带队,他们同学一行四人,到国内西部地区短宣,与当地大学的学生交流,分享福音,并与他们建立关系,有些一直保持联系。这次短宣,他们同学中的一位,对中国留下很深印象,今年毕业时,这位同学受一家机构委派,再回到中国西部去教英文。

短宣结束后,因为儿子接下来一学期要在国内一所大学学习半年,所以就留在北京。一位基督徒姐妹是一家外资企业的老总,我和这位姐妹有一面之缘,就问她我儿子能否在她的公司实习,那位姐妹爽快答应。开始她以为就是暑假在她公司见习两月,随便看看,但儿子很快上手,将部分工作直接接了过去,以至于部门经理在那位姐妹面前极力推荐,要儿子毕业后到她们公司去工作。想到国内很多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其实有真才实学的学生,再加上有好的品格和性格,乐于助人也善于和他人相处,还是可以找到工作的。我们教会有一位国内来的访问学者是在大学做教授,提到国内的大学学生,有时老师多留些作业,他们都不干,给老师打分时就打很低。大学生很多时候不珍惜时间,没有学到多少有用的知识和技术。平心而论,中国的小学(甚至幼儿园)比美国的小学多学很多东西,但美国大学比国内大学要多学很多(甚至几倍)的东西。

这期间,儿子也同时被英国牛津大学录取,到牛津进修半年,但在北京因去英国的签证没有拿到,未能成行,但他学业上的成绩得到肯定,因为申请去牛津不太容易,英国的大学更看重学术。

在大学四年,儿子主修政治,辅修数学、经济和音乐。谈到音乐,他虽然不是音乐专业,但他的钢琴是他们学校最好的两个学生之一,另外一个是钢琴专业的学生。他同时是学校交响乐团的成员,在乐团中拉小提琴。感谢神的恩赐,让儿子有音乐的天分。最早他在教会里跟着一位司琴的姐妹学习钢琴,后来我回国短宣,妻子那时不会开车,就停下来。一年后在他上八年级时,朋友建议,儿子有音乐的天赋,丢掉可惜,就介绍到一位俄罗斯老师那里接着学习。此后他进步很快,在郡、州内比赛时取得好名次。其中他最好的成绩是在附近的两个州加上华盛顿DC的三地联合比赛时获得第一名。高中毕业时,他们学校演出一场大约三小时的音乐舞蹈剧,光钢琴谱就有好几百页。往年要在校外聘请钢琴演奏者和舞蹈教练,但那一年学校没有从校外聘请弹钢琴的,而是让儿子演奏钢琴,那位聘请的舞蹈教练说,“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好的钢琴。儿子弹钢琴最美的还是在教会演奏赞美诗,每首诗歌都能恰到好处地处理,与歌词和乐曲的意境配合得非常完美。我真的很爱听他在教会司琴,弹奏诗歌赞美主。在大学,他爱帮助人,常为其他音乐系同学的个人演出做伴奏,也常在所在教会司琴服侍。所以,虽然他在大学不是音乐专业,但却完全达到音乐系优等毕业生的水平。

毕业前,他一面报考法学院(LawSchool),一面申请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JuniorFellow(青年学者)职位。我问他为什么想要学法律,他说他要学法律的念头是在国内大学学习的那半年才有的,他说国内的法律体系很不完善,他想做点什么希望能有些帮助,我觉得他的目标很高。早在他高中毕业时他曾对我说过一句话,他想要到中国重庆去看看。那时重庆还不像现在这么出名。我问他为什么要去重庆,他说重庆是研究中国环境污染的最佳标本。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出这样的结论(大概因为重庆是三峡所在地区,除了污染还有生态问题?),当时只是觉得这小子口气挺大。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CarnegieEndowmentforInternationalPeace)是颇负盛名的世界最大智囊机构(ThinkTank),与布鲁金斯学院和兰德公司等齐名,那里的人都是各领域的佼佼者。这家机构每年从全球(主要是北美和欧洲)四百多所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中挑选8-10人,从事中东地区、世界经济、民主化、核政策、能源与气候、俄罗斯与东欧、中亚、南亚和东南亚等项目的研究,为总统、国会、相关国家以及其他有关方面提供以和平为宗旨、有实际参考价值的研究报告。整个筛选过程共有三轮,竞争异常激烈。从2011年十月开始,各个学校自行筛选,然后每个学校允许报送1-2名学生(最多不超过2名),卡内基总部汇总后,从中选拔25人参加卡内基总部的面试,最后再从25人中确定8-10人(今年是13人)的最终名单。面试要在每年二月中旬到二月底的两周内完成。儿子是在第一天第一个参加面试,其程序相当严格。他的四个面试委员中,有一个是里根和布什总统任内的安全顾问。他们告诉儿子说,让他们感兴趣的是他涉猎广泛(broadness),有一位甚至询问他将来是否会以钢琴演奏为职业。

儿子被顺利录取,所有大学都知道申请卡内基研究院的难度,即便哈佛、耶鲁选送的学生也同样是常常被拒,因此这一黄金经历将为儿子将来申请研究生院打开方便之门。实际上,今年已经有多所法学院录取他,而且也都有不错的奖学金,但卡内基是他的首选,因为他在卡内基研究院将会接触到各个行业的优秀专家以及华盛顿DC的政府要员,以便开阔眼界,站在更高的起点看待各样问题和国际事务。儿子在卡内基的方向是中美关系研究,但愿他的工作对中美关系有积极意义,并且能够切实造福于两国人民。

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

回想儿子申请大学时,我曾情词迫切地向主祷告祈求,最后神让我听到也看到他的话语,那是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22:42)这一次,我却没有平时祷告蒙垂听时的激动和兴奋,反而内心不悦,向主抱怨道,“主啊,我想要他去普林斯顿,你的意思是什么呢?最后,神到底没有体贴我的意思,而是干净彻底地关掉所有世俗大学的门,让儿子只能在两所基督徒大学中做选择。当时心中不平,其实我并不对儿子到基督徒大学读书不高兴,我倒希望他到基督徒大学去,可以继续有属灵的长进,校园也比较纯洁,没有一般大学里乌七八糟的问题,而且有安全保证。但我对其他所有大学申请都被拒绝而愤愤不平,录取后可以不去,但被拒绝心中不平。为此,我和妻难过了好一阵子。但今天回头看来,若当初去了所谓名牌大学,申请卡内基研究院恐怕连第一步Nomination(校内提名)都未必能过得了关。

顺便提一个插曲。初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儿子在一个珍爱一生家庭夏令营会上和其他弟兄姐妹一道演出一场话剧,大意是说一个反叛期的少年,与父亲的关系闹僵,后来在牧师的开导下,父子重归于好。中间有一个情节是父亲逼儿子练琴,弹奏的是肖邦的一首钢琴名曲。演出很成功,以至于第二天,主题讲员放下自己预先准备的讲章,反而要求大家讨论这出话剧的现实意义。结束后,那位牧师对我说,“我想跟踪观察这个孩子(Iwanttofollowupthisyoungman),看他将来干什么。我们华人大都要自己的孩子做医生,做工程师,很少人鼓励孩子去做公共服务,或从政参政,所以我想看看这个孩子将来要做什么。我和妻从没想到要孩子从政,因为无论在中国或在美国,从政都需要一些家族背景,我们连一点儿也没有。但现在再回头看,也许神真的要他做公众服务的事业,所以神自己把他放进一个环境,卡内基研究院是一条捷径,让他一下子进入政治圈子。果若如此的话,正好像是实现了那位牧师的“预言性期待。我还不清楚神在儿子身上的最终旨意,我还要留心观察,但我相信神必有他自己美善的旨意。

儿子这四年在MessiahCollege得到全面的栽培和教授甚至校长的照顾,他得到许多锻练的机会。有一个Committee,是由教授和工作人员组成,儿子是唯一的一位学生代表,类似这样的机会很多。从大三以后,他义务做一个宣教机构的treasure(管财政的),有相当一笔资金由他调度,分配在不同的宣教事工上。这些都是很好的锻炼。校长、教授也经常请他和其他同学到家里吃饭,知道他喜欢音乐,也时常送给他音乐厅的门票。这样和教授、同学建立终生的友谊,实在是很幸福的事情。

今年五月,他以主修政治,辅修经济、数学、音乐,共多出正常要求三分之一的学分并GPA3。94的优异成绩毕业,真的获得他开始打算的最高荣誉生称号(SummaCumLaude)。每年在约700名的应届毕业生中,由全校教授推荐一名学生,授予杰出校友奖,以表彰获奖者在Academic(学业)、Leadership(领袖)、ChristianFaith(基督信仰)等三方面的优异成绩,并记录在学校的史册。儿子获得了2012年度唯一的杰出校友奖。我对儿子讲,要学会如何承受荣誉和夸奖,不要自高,应将荣耀归于神。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MessiahCollege的毕业典礼上,毕业生领不到毕业证书,毕业证书要邮寄到学生家里,学生在毕业典礼上所领到的,是一条毛巾,取自新约圣经约翰福音第十三章耶稣为门徒洗脚的典故,鼓励毕业生走出校门后,要效法主耶稣的脚综,谦卑服务于社区和社会。

回头看我儿子走过的经历,想起牧师讲的那句圣经上的话,真的很好:“人在少年负轭是好的。(哀3:27)

“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8-9)

“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

“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诗34:10)

但愿这篇见证,对处于类似情形的父母和孩子能够有所帮助,相信在神是不会有差错的。至于上哪所大学,儿子的话我觉得是对的,就大学的硬件和软件而言,美国的大学真的差别不大,基督徒孩子选择哪所学校,更重要的是看那个学校周围有没有一间好的教会,孩子在学校有没有好的学生团契,孩子周围有没有一些信仰稳固的朋友,这个学校是否有利于孩子灵命的成长。至于学业方面,几乎任何大学所提供的,都远远超过孩子所能选择的,只要努力,在哪儿都可以学得不错。家长和孩子需要谨记的是:“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对于国内想要送孩子到国外读书的家长们,如果你有机会读到本文,这里所提及的原则,对你同样适用。

愿感恩和赞美归与我们的天父。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4050.1-qish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1. 月在林梢
    2012-08-06 14:27:56

    我女儿的哮喘吃了两年的西药,药一停就咳嗽,最终医好她的是,鳄鱼肉加南北杏,虎乳,陈皮,无花果这几味煲汤!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