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心对话的音乐泉水

我是萧宽志,我长居在美国洛汕机,今天分享一下我生命的故事,我称为“与心对话的音乐泉水,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职业的音乐工作者。

当我太太离开我和孩子,她到主耶稣那边去了。我数算这些日子,孩子最少还需要有五年才能上大学。我最小的儿子老三,大学毕业最少要等七八年。那一段时期正逢女儿青春期反叛期很厉害的时候,跟我都是对着干,什么事情都是直接跟我用吵的。所以那段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待这个女儿,因为没有一个缓冲,所以两个儿子当姐姐跟我吵架的时候,就会跟姐姐吵起来了。他们说:“爸爸,让我们来,你不要跟她吵!其实我是一则喜一则忧,喜的是我儿子会维护我,忧的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彼此对立。

我从来没有跟三个孩子真正地去相处过,我很无助,因为之前都是我的太太在照顾孩子比较多,他们有沟通。我就比较少,所以我正常的时候就是在弹琴的时候我在流泪。我心里在流泪,心里会痛。我痛的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不知道怎么跟儿女建立亲密的关系,而且居然要儿子出面来维护我,帮我。一个单亲的爸爸要带着孩子,我自己感觉要比妈妈难一点。男人比较爱面子,比较不求人,这就是为什么男人要孤单流泪,我没有缓冲,我没有人可以分担商量,居然让两个儿子来保护我!我不愿意这样。所以我告诉我的孩子们:“我不要你们为我吵架,我们你们彼此相爱,彼此相助。

当我弹一首诗歌叫做《炼我愈精》,“每次的打击都是真利益,当我最苦的时候最闷的时候,把调子就调高了两个调,每次唱的时候,我就想到上帝既然允许这些事情临到我,就是要改变我。所以我唱啊唱,就哭了出来,整个心就软化下来。我曾经找不到答案,但现在知道所有的压碎打击,耶稣都用自己来代替了。他给了我希望和动力,我需要的,我知道我已经得到了。

我的脚在五年前开刀,正在复原的阶段。我不知道能陪孩子到多久,因为那是一个恶性的肿瘤。上帝让孩子也承受了不少的压力,我要来帮助他们安全平安顺利地度过这个青少年成长的阶段。

我常常来向神祷告,我也常常教孩子为我祷告,因为爸爸需要你们为我祷告。当教会的一些老妈妈跟我讲说:“你好可怜啊!好辛苦啊我就会马上说:“您放心,上帝很爱我,给我三个这么可爱的孩子,是孩子在陪我,不是我在陪他们。辛苦是有一点,但是我承受得了,我也愿意。就这样我在与心对话的里,我的生命就在一件件的患难中经历过来。

赞美音乐的上帝给我的恩赐

经过这十几年精彩丰富的人生,生命有很多沉淀,我不再心浮气躁,音乐这时候就有了生命。我常常会冲到钢琴的前面,抓住瞬间触动我心灵的心弦的主旋律,一气呵成,即兴记录下来。我的心情音乐之所以能帮助別人的身心灵魂得到安慰,是因为我在帮助別人之前,第一个得到帮助的人就是我自己。所以,音乐先感动自己,才会感动别人。爱音乐的人是热爱生命的人,我珍惜生命,看重生命,尊重生命,所以,我不在乎我后面还有多少的时间去陪我的孩子安然度过,要走多远。尊重生命本身就是一种爱的表现,我对父母的爱,对孩子的爱,对朋友的爱,同时也是对家人、对最爱你的人的一种责任。

为什么春天花会开?经过了寒冬,困苦,复活了。如果没有妻子的去世和我脚的疼痛,我就不会有一批心情音乐的创作,我也创作不出来,我就不会创作出这样感人、触动人心的音乐。这是一种活水,从天上流下来的。

虽然这四十几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音乐工作,但都很混乱,以前我做的曲子没有几个是自己滿意的。但是从2007年底到2008年初,我的创作作品都集中在这半年,超过以前四十年的总和,过去的总和还不到这三年的一半。所以,我很感谢神,他给我很多的生命压榨,我才能创作出那么好的作品。

那么清新的天上声音,是上天的恩賜,像泉水般的音乐,泉水是从地底下很深的地方冒出来的,而且泉水不是流水流过就算了,泉水是活水,从心里冒出来的,供应滋润人。所以,我给我的音乐起名叫《音乐泉水》。

当我的太太去世了,有天晚上,我睡不着,坐在后院的椅子上,想着妻子,我告诉她:“孩子们都很棒,把对你的思念化成学习动力,他们没有让我操心。所以,你放心。

妻子跟着我二十年左右,没有过上好日子,她那么年轻的生命就不在了,让三个孩子承受丧母之痛。我含着眼泪,有一堆的情緒,有一堆的回想。回到钢琴前,弹奏出我的心情音乐,是一曲自我疗伤的音乐——《月空下的倾诉》。这个倾诉就像我的祷告,就像我跟我太太之间的对话,就像我对我自己生命的另外一种沉思。

拯救

我太太97年开始生病,得了乳癌,到她离开,前后有九年时间。最爱我的妈妈和妻子几乎同時被主接去,留下三个青春期的孩子,最小的孩子差不多11岁,大儿子14岁,大女儿15岁,这对我来讲,都不是很小的,因为我没带过青春期的孩子。这个灾难还不算完,就像洋葱,剥皮还没有剥完呢!很快,听到医生说我得了恶性肿瘤。我听见后,发现这个灾难对我是个拯救,它不要让我再跑这个世界了,因为再跑下去,不但连小命丢了,就连灵魂能不能保得住也没有把握了。

我的医生跟我讲,他开了二十年刀,没有一个人的恶性肿瘤长在脚底,我的就长在脚底。我面对上帝时,常常跟上帝讲,我应该怎么样面对往后的人生呢?

手术后,我还要接受一连串的电疗,我躺在床上两个月,我重新面对生命,面对上帝,真的觉悟到,你怎么能知道你还有多少时间,你怎么确定你有多少生命能够延续能够走到明天呢?

以前为了生活在外边打拼,快接近50岁了,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做了自己都没有感觉到有成就感,也没什么把握,我知道自己错了,赶快掉头,回到神面前。我把自己再度重新交给神,回到主的家里,回到父亲的身边,回到我最亲爱的天父身边,把自己重新交给他。

所以那首诗歌“每次的打击都是真利益,你所收去的东西,你以自己来代替。这句话在我生命里,好像进了我骨子里一样,我相信神为什么要从我身上拿掉一些东西呢,他就是要把他认为最好的给我,让我能够在他身边蒙最好的祝福。

仰望

有一天,12岁的小儿子问我:“爸爸,你在想妈妈吗?

我抱着儿子,对他说:“爸爸想。

他说:“我想妈妈,我真的很想妈妈。

我说:“我也想。妈妈也一定希望我们开心。因为在主耶稣那里她没有痛。她在看着我们,希望我们开心,希望我们能够回到神的面前。

孩子常常会问:“妈妈那么好,我么都这么小,为什么主耶稣就把妈妈带走了呢?我告诉孩子:“妈妈是回天家,妈妈来这里工作,妈妈是下班了。妈妈在这里的工作结束了。神还留下爸爸,证明爸爸以前的工作做得不够好,没有及格,还要努力。你们该坚强,主耶稣会带领你们,会帮助你们。他给你们留下爸爸就是要帮助你们。

孩子会说:“要是我妈妈在就好了!我说:“孩子,妈妈是在,因为妈妈把她的工作交给我了,我是兼职的妈妈,你要问妈妈的,都可以来问我我。我可以回答。包括女儿,我说:“妈妈能教你的,我也能教你,我知道。所以,我在带这三个青少年过程,经历了非常多的挣扎。

在我一个人开车时,会叹气,抒发我的一种情绪,我跟上帝祷告,我知道我太有限了,靠自己没有办法去处理。我对孩子们说:“我们不要自怨自艾。世界上比你们可怜的人多了!你们要向上帝祷告,感谢他还留下了爸爸!上帝知道你们要长大,还需要爸爸。

《圣经》上讲,我们的担子很重,我把担子要交给上帝。主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所以,有困难,就交给上帝。我对主耶稣说:“这担子对我来说,太沉重了,但是对你来说,太简单了,太轻省了,所以交给你。

宁静的心

我太太生病去世是在06年初,下半年我的脚就开刀,用了半年多时间才结束,我压抑了很长的时间,想到孩子需要我,我心里也很烦躁,所以我跟神祷告说:“主啊,给我一颗安静的心,教导我应该怎么样面对自己。我经历到一种从天上来的宁静。

从那个时候起,我得到了从天上来的安静,我难得躁动,遇到什么事情,就等一下,看清楚再说,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所以我的生命就产生了蜕变。

很多年了,我不想放弃这世界,我要选择爱主,也爱世界,我认为这两个毫不冲突,但是神呼召过我。是我跑掉了,一直在逃,从高雄逃到台北,从台北逃到纽约,又从纽约逃到洛杉矶,以前我对自己的人生规划了一大堆,现在我把自己都交托给了神,神并不要我做很多伟大的事,神就是要我用他给我的恩赐来荣耀他, 做他要我作的工。

我们常常想要做眼睛,想要做出口,不想让人家踩着走,当我自己的脚底板开了两次刀,才知道脚底板有多重要啊。没有它,我整个人都撑不起来的。我曾经一度乱跑,走我自己要走的路。在我身上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人要走在神的道路上,不要脱轨而行,脚底长瘤还好,心里长瘤就完了,你就离开神了。生命毕竟不是一直拥有的,我的路拐来拐去总算回来了,我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音乐工作者。

我的生命需要很稳定的信仰生活,需要很好的工作目标,能够跟我的家人一起来享受共同参与,我要用我剩下的生命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要浪费,用上帝的恩赐来服侍这个时代和教会。

我又活回来了。除了年龄上我是中年人,其余的我都像阳光男孩。上帝的恩典像瀑布一样直流下来。我弹出了像溪水一般的音符,感受到了淳淳的溪水声在洗涤着我的心灵。天无绝人之路,上帝非常爱我能够看见阳光真好,因为上帝为我开了一条很亮很亮的路。这个路就是上帝要我去走的路。

我出生在台湾高雄乡下,在60年代初期我家里养了几百头猪。有一次,我骑着脚踏车,后面载了十几公斤猪的饲料,经过一片竹林,已经是晚上了,四周没有什么灯光,天空也没有什么月光,我越骑越害怕,我只好鼓足勇气大声地唱在教会里边学的诗歌。我记得那时候教会里边正在唱一首歌“我心灵得安宁我学的是闽南语版的:“有时我经过美丽清静的河边,是神来安慰我,不管江有多危险,有多少危难他都在我身边。当我在唱的时候,这首诗歌把我从害怕当中拉出来。虽然不怕,但是心里告诉自己,真正的还是有点怕。竹林的声音唏唏,唰唰……什么声音都有的,动物的声音,虫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鸡皮疙瘩都要起来。

我要经过一个吊桥,这个吊桥上面有三个板子,中间还有个洞,轮子经过要避开这个洞,就很小心,那时候人又矮,没办法踩到脚板,都是一半能踩到,一半踩不到,但是这样也能骑过去啊。有一次我正要唱歌的时候,走到桥中间,我大声唱,结果有一个人躲在旁边让我,我没有看到他。他就吓一跳,他说,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你什么时候不好唱,你到了路中间你来唱歌。我那时候也没有时间跟人家说对不起,我想,唱诗歌怎么会把人家唱死呢?诗歌对我的影响就是从那时候小时候开始。我害怕的时候,心里不能得到平静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好的方法那就是唱诗歌。因为我爸爸一直在跟我讲,男生不用怕鬼,我们是基督徒,怎么可以怕鬼?但是我小时候还是怕鬼。越想越紧张,越想压力越大,所以当我不知道是怕鬼还是无知,害怕的时候我就唱诗歌。当我唱诗歌的时候心里就平静下来了。

与孩子相处

我太太过世以前家中的一切都是太太一手负责的,我太太临走前前半年手术失败,就瘫痪了。我必须要帮她来翻身。就因为这样,一切都变了,生活也变了,原来的家庭生活模式都改变。我必须要一大早就起来先煮饭,吃过饭后,送孩子上学,八点赶回来,伺候在病中瘫痪的太太。每天就这样循环,下午又要接孩子,又要弄吃的喝的,为家里做一点事情。这段时间我真是身心疲惫,却是我跟孩子、妻子最亲的阶段,因为我跟他们的接触最多了,能够有很多的沟通,能够谈共同的事,谈未来,谈家事,谈妈妈,谈孩子,我一直感觉到这段时间给我的感动非常多。

我太太在临终的时候对孩子们说了一句话,她说:“如果你们爱我,就请到天堂来找我。这句话让我跟孩子得到很大的安慰,孩子们知道信仰基督的妈妈到了很美丽的地方,到了主耶稣那里去。为了避免触及孩子们太多记忆,我把太太的骨灰送回台湾。我回到美国第一件事情就是搬家。不希望他们走到哪里都是妈妈的影子,对他们恢复整个生活跟情绪会有影响的。我希望他们很快的时间能够度过丧母之痛。我们搬到一个新家,家中的一切重新布置,对孩子学习过一个新的生活是有很大的帮助。

搬好家我才开始真正面对,我要重新面对我的孩子,因为原来到学校办事情,跟老师接触都是我太太。当我来接手时,我的孩子马上告诉我,爸爸,你不懂,妈妈都不是这样办的。包括我在家里做个三明治,他们都会说,妈妈都不是这样做的。所以在那段时间我处处有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我那个爱没办法使力,没办法跟孩子很正面地很、自然地面对,我没有办法,只好调整。我跟他们说,对不起啊,我不是妈妈,我是爸爸,我做的就是这样,你不要用妈妈的方式来要求我。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孩子要重新面对我。

当我用我的爱的方式跟孩子们磨合的时候,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很卖力地学习,怎么煮饭,我原来都不知道孩子喜欢吃什么。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样做孩子不要吃,那样放这个东西他就不要了。烧饭给一家人吃真不容易!哥哥不吃这个,弟弟不吃那个,姐姐不吃别的,你都要搞清楚啊。你搞不清楚啊,出来的菜一半都要你自己吃,甚至于一大部分你都要吃,人家就抗议不吃了,就去肯德基随便买到就吃了。我开始感觉我太太真不容易,把这三个孩子压得住真不容易。让孩子能够满意愿意吃你煮的饭,要有很大的一个学习。我以前都没有感受到我太太那么伟大。现在的先生,如果你听到,你应该好好爱你的太太,鼓励鼓励她。 真不容易啊。家里每一个人的习惯她都要掌握清楚。真不容易!

当我跟每一个孩子相处的时候,我也必须让他们参与到家里的事情,训练他们独立,因为我自己也是癌症病人。我跟孩子讲,你现在除了跟我学和人相处,你们还要学怎么自己生活。如果明天主耶稣也把爸爸带走,那你们怎么生活啊?所以我开始教他们做菜,做饭。一个一个教他们比较简单,而且他们比较喜欢吃的料理。轮流做饭,他们也很棒。只要他们愿意做,我都愿意吃。最小的做早餐,老二做午餐,晚餐交给姐姐。两个礼拜的时间,老实说我是忍着吃。再难吃我都说很好吃。有一次不知道放了多少盐,真咸!他自己还没有吃叫我吃,我说好吃。就轮到他自己吃,吃不下了。他说,那么难吃,爸爸你怎么说好吃?我说,因为是你做的,所以才好吃。在这个过程里头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学习。这也是亲子教育里一个很重要、很好的互动。

大部分父亲很急,在外面压力很大,回到家都没有太大的耐心跟孩子做做互动。青少年孩子喜欢讲理由,喜欢有自己的想法发表,父亲一般都会想,我是父亲,你为什么不听我的?我告诉你怎么做你怎么做就好了。所以沟通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训练他们煎荷包蛋,炒饭,炒面,煮面,煮汤。接下来训练他们周末大扫除,他们的房间要自己整理,衣服要自己洗,所以他们可以三个人一起洗,我的衣服自己洗。这么多年来,衣服都是他们自己洗,吃饭的碗自己洗。孩子可以做得到,而且可以做的很好的。只要你稍微给他一个空间,稍微鼓励一下,这个训练一定要你很坚持。看他做不好,你捡回来做,那我整天都在忙他们也不够。

培养青少年的孩子自主独立,对自己负责,我感觉孩子不可以,是我们不放心。如果我们放心让他们去做,我想他们会比我们做得更好。

他们很快也可以烘焙出好吃的面包。我女儿做的小面包非常好吃,我每次回家都叫我女儿做这个。享受孩子为你所做的,给他成就感,不要你都帮他做完了,让孩子多一点机会表现自我。学着去做,他也会得到成就感,而且帮助他以后生活会更方便。她常常会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去烘焙小蛋糕,小面包。非常好吃。在他们的妈妈在世的时候,他们总是把脱下来的衣服一扔,就不管。但是从我开始,我就会开玩笑说,我给你们买了那么漂亮的衣服,花那么多钱,你们的衣服还要我帮你们洗,那我的衣服谁帮我买帮我洗啊?所以你现在帮我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把你的衣服洗好。有时候孩子问我,爸爸我能帮你什么?我说你帮我最大的忙就是照顾好你自己,把我教你的任务做好,学习好怎么生活,怎么照顾好自己。他们轮流洗碗,打扫厨房,每天有值日生。谁最后吃完,你要把公共的碗盘洗干净。我做饭我就不洗,有很平等地互动。周末每一个早晨吃完饭用十五分钟时间打扫自己的房间,接下来才做公共区域。孩子这样合理的责任分配是很好的训练。

因为我常常要到外地,甚至出国做一些活动跟宣教,或是教学、演讲,孩子他们都是自己在家里自己照顾自己,学会开支票,去银行,钱要怎么用。原来我很担心孩子会不会弄。其实真的可以。一开始每天打电话回家,问孩子有没有问题啊?后来孩子说,爸爸你不要打了,你这样打长途电话我们也不安心。你放心,我们没事,有事我们会找你。感谢主,我调整了心态,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从自己放不下到学习自己放得下,相信你的孩子会做得更好。

我们常常一起种菜,用洗菜的水去浇地,这也是学习节约资源,水资源不要浪费,就把我的水资源利用得更好一点。让他们知道其实种菜也是很简单的。今天我家里就有很大的桃子长好了,苹果也吃了好久了,来不及吃,都是有机的,保证没有化肥、农药。我要炒菜就拜托儿子给我到外面去拿地瓜叶,拿田七,煮小鱼田七汤。上帝给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有趣。孩子都知道外面买的很多都有问题。我们的菜摘起来以后直接就在外面洗,洗菜水就又流回菜地,给我们的菜吃。孩子在这方面真的是跟我有许多的互动。感谢主!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5043.1-quanshu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