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间歌唱(一)

“你要向天观看,瞻望那高于你的穹苍。你若犯罪,能使神受何害呢?你的过犯加增,能使神受何损呢?你若是公义,还能加增他什么呢?他从你手里还接受什么呢?……他使人夜间歌唱…… (伯35:5-7,10)

以前我一直认为,为主作见证要在经历神的祝福之后,比如重病得医治,神赐下工作,家人信主得救等等。我也常常是在神给了我认为是祝福的东西以后才为神作见证。在我的人生不太如意的时候,如果弟兄姊妹鼓励我去作见证,我总是急忙推却,心想:“我最近这么不顺心,神都没有帮助我,我怎么为神作见证呢?

然而神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在我殷殷期盼神为我解决难题,领我进入迦南美地,我好去为神作见证的时候。他却偏偏要让困境一个又一个地降临到我头上,彻底粉碎我的“美好愿望。却也正是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击打下,我才终于看清我所谓的“在顺境中为神作见证的计划,是多么体贴肉体,浸透着“成功神学的味道。如今,我愿意和大家分享我所经历神的祝福和我在旷野中走过的路。尽管还未看见神何时会挪走当前的困境,我学会了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处也向神赞美感谢。

我和我先生都是在北大信主受洗,然后于2007、2008年先后来到美国。我们的相识与结合完完全全是蒙神的引导,被弟兄姊妹戏称是“神做媒的婚姻。2006年我们在同一次退修会中受洗,虽然是在同一间教会聚会,但由于分堂的缘故,我们互不相识。2007年春天我们又参加同一支宣教队伍,但由于分在不同小组,我们彼此还是不熟悉。同年冬天,弟兄从美国放寒假回去探望教会的弟兄姊妹。他平时都几乎不去我参加礼拜的分堂,但是那天他受人之托突然到访,我又碰巧因为服事的关系而早到,无聊间开始和他闲谈。他因而知道了我正在申请出国,并且申请了他所在的学校。上午堂结束后,我去准备下午堂的服事,弟兄过来问我要了联系方式。忙碌中,我无暇再和他说话,之后也就没了联系。2008年的春天,暖雨晴风。我一直在清心等候神领我来到他为我预备的那个人面前,但是我不曾想到那个人竟是在千里之外。早春的某天,我意外地收到弟兄的电子邮件,询问我申请的进展,自此,我们开始越来越频繁地联系。我发现弟兄是一个爱主爱人的好弟兄,他一直在为我的申请祷告,并且关心着国内教会的众弟兄姊妹们。其实在2007年底的祷告中,神就已明确给了我拿到offer的确据,只是我的信心软弱,也因为申请和毕业的忙碌而心里常常没有喜乐。奇妙的是,弟兄在他的祷告中也清楚地看到了神要引领我去的学校(而弟兄是在另一间大学)。申请的过程在神手中成为了对我孱弱信心的陶造,也成为了弟兄和我在祷告中彼此扶持的契机。在收到录取的前一天,由于等候结果的焦虑和一些突发事件的冲击,我的信心挣扎在最低谷。我在脆弱的深渊向神哭泣,同时也隔绝和任何弟兄姊妹的联络。然而神不离不弃,神用弟兄给了我莫大的安慰。那一天,弟兄拨了国际长途来告诉我,他祷告得着了神的回应,说我很快就会收到offer。第二天早上,录取通知就已经躺在了我的邮箱里。神是多么的信实,他的应许不会落空。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弟兄向神祷告确认了我就是神为他预备的妻子。然而,弟兄为了不影响我在神面前的等候,并未告诉我他从神而来的感动,只是朦朦胧胧地表达了他的感情。经过慎重的考虑,我决定以圣经原则为依据写一封恳切的信给他:我相信神若要他进入婚姻,必为他预备一个最适合他,蒙神喜悦的妻子,我并不知道那个姊妹是不是我,然而我愿意向神祷告,使我明白神的旨意,也希望他继续在主面前祷告交托。之后的一个月,我们继续在聊天中相互了解,也继续在祷告中等候神。我知道让弟兄这样一味地等待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然而我们都深知婚姻是神所设立的,唯有顺服神的引领才能进入合神心意的关系,因为“耶和华以勒(耶和华必预备)。一个月后,我终于得到了神的回应,确定弟兄正是神为我预备的!2008年8月,我飞越太平洋,来到美国。虽然我们从真正认识、彼此了解到开始恋爱都是在网上进行的,好像现代年轻人很流行的“网恋,然而在主里,我们可以有平安,因为是神在带领着一切。

我和弟兄所在的学校相距有5个小时的车程,平时见面并不是容易的事,每次见面都非常仓促,在彼此磨合的时候也常有矛盾爆发。我们也因此明白两个人若要在主里组建一个美满的家庭,必须每个人都与神更加亲近。2009年夏天我们在国内的教会举行了婚礼,我也蒙神的恩典,在美国经济最萧条的时候,得到我靠着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的实习机会,准备婚礼过后就回美国上班。至此,我一直在神的爱与祝福中甜蜜地享受着,好像信主以后一切都变得顺利起来,本来觉得自己得不到的学业、爱情和事业,因着神的眷顾都得着了。那段时间我的信心飞快地成长起来。我自认为我的信仰很纯粹很坚定,我也非常愿意为主作见证,因为得到了恩典嘛。我幻想着实习以后就能拿到全职工作的offer,然后一家人在美国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神破碎了我自己编织的美梦。

我很努力地在实习公司认真工作,希望获得上级的认可。突然有一天,我却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说公司有人向学校报告我的表现不好。剎那间我惊呆了。我完全想不出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因为我的上级们一直都在夸我做事认真效率高。出乎我意料的,竟然是一个负责分配实习生的公司人员因为和我在邮件沟通分组问题时出现了误解,而他并没有直接和我沟通来消除误会,却背着我直接向上级打了报告,进而公司高层又向我的学校提出不满。我真是百口莫辩!我流泪祷告求神给我机会可以洗刷冤屈,可是当我和上级沟通时,他们竟只是敷衍地听我解释,骗我说会和人力资源部门说清情况,却依旧在我的评估中指责我的不是。也许公司只是由于经济不好想找个理由不给国际学生全职工作的offer,但是我不明白神为什么要用这么让我难以忍受的理由—明明被诬陷却无处说理,最终只能在我的实习报告中留下一个污点,而学校负责处理这件事的教授也因此对我颇多微词,以致实习结束回到学校的第二年,我上这位教授的课时胆战心惊,之后我再面试其他类似公司的工作也是屡战屡败。我开始埋怨神让我如此“倒霉,仿佛挖了一个天大的陷阱等我跳下去摔得面目全非。我愤怒,我哀哭,我求神放我一条生路,给我找个工作,但却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现实。

2010年春天,我好不容易在学校所在的城市找到一间小公司去实习。老板对我的工作能力赞赏有加,甚至主动邀请我毕业以后留在那里继续工作。我祷告求神让我明白这间公司对我来说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我隐约觉得我和丈夫结婚以后还在两地分居,应该不是神喜悦的一种家庭状态,于是我下定决心婉拒了老板的好意,准备到我先生念博士的小城市努力找工作。我一边准备考执业资格证,一边在我先生的学校参加几个职位的面试。我自义地认为我放弃了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来和丈夫团聚,是顺服了神对整个家庭的心意,因此神理所应当祝福我在这边找到工作。

可我又错了。找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对我来说实在不是个好消息。我还很年轻,从未计划那么早生宝宝,而且我还想去拼拼事业呢。紧接着,我就开始了严重的早孕反应,每天吐得惨不忍睹,吃药也吐,喝水也吐,吐到已经没有力气起床。我为了一个很心仪的职位,强忍着从床上爬起来,让我先生送我去二选一的终面。我很老实地告诉招聘方我突然怀孕了,并且反应得非常痛苦。我期待神能嘉奖我的诚实而给我一份工作。但是(很自然地)我被无情拒绝了,并且我因为这次折腾耗尽了力气而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星期再也起不来。那段时间我每天都以泪洗面。我问神为什么要让我这个时候怀孕还要如此难受,为什么要让我面试那么多次、费了那么多心力却被拒绝。我求神拿走我的痛苦,可我身体上的痛苦却愈演愈烈,甚至让我忍无可忍。我病到没有力气动弹,更别提再去学习考试或是找工作。我先生也因为我的缘故耽误了学业,只能每天在家守护我。我们两个常常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

我的怀孕反应持续了大概半年,这半年我几乎没怎么吃过东西,想到食物就恶心,努力吃点又都吐出来,人也瘦得形销骨立。我常常向神哭泣、发怨言,说我真的受不了了,为什么灾难还不结束,可是都无济于事。我又担心宝宝会有问题,又为无法去工作而被家人责备苦恼,整日忧心忡忡。我觉得神好像故意躲着不管我,心里非常懊丧。

但是“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熄灭。神没有抛弃我。他保守我的生产过程出奇的顺利,保守我的宝宝非常健康可爱。神知道我身体不好,经不起工作上的奔波辛苦。2009年他没有让我留在实习的公司工作或是去类似的公司,因为这类工作要求我经常到处跑客户,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折磨。他也没有让我留在离我先生很远的城市独自工作,因为如果我在那里开始了早孕反应,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我也已经虚弱到无法坐车来我先生这边。他也没有让我在我先生的学校拿到那份心仪的工作,因为那时我的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我做任何事了。神也保守我的宝宝这一年来几乎没怎么生过病,使我一个人照看宝宝不致太辛苦。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5150.1-yej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