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见证-耶和华的名是应当赞美的

我来自江苏省武进县。一九八二年从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八五年获得无锡轻工业学院硕士学位,八七年底来美以后,一直在麻州大学(Univ.of Massat.Amherst)食品科学系学习、工作。九四年夏取得博士学位,妻子名叫刘晓雯,现在家全职事奉不到三岁的儿子和刚满七个月的女儿。

我于九三年初信主,随即受洗。主耶稣彻底更新了我的生命,把我从对人生的彻底悲观、绝望中,从在自杀边缘徘徊中拯救出来。赐我以生活的勇气和热情。他让我经历了一次淋漓尽致的由死入生的奇妙过程。妻子因看到我生命的奇妙改变,也很快信了主,同时受洗。从此以后,每当我和妻子遇到压力、困难时,总会回头看看我们得救的过程。信心和力量也就油然而来。

信主后,很快就有了全日制读神学的感动,两年多来,尽管家庭生活的负担不断加重,在教会的事奉中也有挫折、困难之时,但接受神学训练,以准备将来全日制服事中国大陆这样的感动却日益加深加强,约半年前,我停止了全部找工作的努力,谢绝了几位教授的推荐和介绍,专心等候时机。终于在今年一月被Gordon-ConwellTheological Seminary录取,从今年夏天开始进入Master ofDivinity的课程学习。目前,即将结束在麻州大学的工作,正在筹划向Gordon-Conwell的方向搬迁。(编者按:写于一九九五年。)

听神的呼召,不能不说是清楚的,而看看自己的光景,又不能不看见自己的不配,信心时有软弱,而罪性却仍那么活,才能贫乏,性格也有许多的缺损,而且,经常会“扶着犁把回头看”一家老小的生活。常常觉得很能理解基甸蒙神呼召时的疑虑战兢。经常会问神说:“为什么是我?”“我行吗?”

然而,我被主救拔离死亡,得生命,出黑暗入光明的真切体验,使我无可推诿地承认,他是行神迹奇事的神。从行尸走肉中,他召唤出有光有热的生命来,主还亲自应许我们说跟随他的必不至羞愧,还要什么呢?而且,在我面前展现的十字架的光辉和天国的荣耀,也更让我身后世界的色彩显得灰暗无趣。在这么丰富的吸引力和反推力的交互作用下,我带着战兢的心,跨出这一步,走上这条路。

事奉中国大陆,是我心中最大的负担和愿望。

来美后这许多年来,一直深深地关注着中国大陆的政治、文化,也积极参与了一系列海外民运活动。近来中国大陆严重的道德精神危机,更加深了心中对那块国土和那里的父老乡亲的的痛切的忧思。终于,在神的话的大光中,我们看见了,那一切的喧嚣,倾轧,原来都是绝望的哀号,是那十多亿灵魂嗷嗷待哺的呼声。但我只能跪下。神啊,救救他们!带领他们象当年的以色列民那样,面对国耻家难而痛悔,呼救,从而回转,归向你吧!我最近有机会和两位来自大陆的青年访问学者交谈,一位告诉我,他总不肯来教会是因为害怕周遭可能有人向中国政府告发他的行迹(打小报告)。另一位对自己的前途有深深的忧虑。但却不敢与别的大陆朋友分享。惟恐有人报告他国内的工作单位而因此遭压制,遇嘲讽。看到精神牢笼如此重重地缠累,捆绑着我们的同胞,我不得不求问。神啊,我们这些你爱子宝血救赎出来的自由之身,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一百多年前,有一位英国宣教士曾说过以下的话:“只有中国人才能有中国人的想法,只有中国人才能够用中国的故事,中国的比喻和中国的格言去说话而说得引人入胜,外国人的嘴巴断断不能把中国人说服,断断不能把中国说成基督的中国...,几千个或几万个英国人,美国人都没有用。...”然而,几个世纪以来,神的仆人们还是知不能为而为之,一代一代,前赴后继,用他们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来为神呼唤中国的人,为神敲中国的门。这根接力棒,今天已到我们手上了。我衷心感谢父神,在这个大时代,我作为一个中国人被拣选,被呼召。

中国要成为基督的中国,因为“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耶和华的名是应当赞美的”。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566.1-jianzhe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