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死荫的幽谷

再过5分钟就是临晨5:00了,此刻,我睁开眼,就再也睡不着了。今天对我们全家来说,是个性命攸关的日子。我们宝贝的儿子Richard宇军今天要做一个心脏手术。儿子今年14岁了,他刚出生3天时医生发现他有心脏问题,因此就在4个月大时,就做了第一个手术,之后又在他5岁前做了5次大手术和多个小手术。近10年来,他象其他孩子一样健康茁壮地成长着。14岁的年龄已经长到 1.75米,快追上了爸爸,声音也变粗,有了男子汉的模子。2年前我还是俯瞰儿子,而现在却变得要仰视他了。躺在床上,我就想着儿子淘气的样子,当他第一次发现个子超过妈妈的时候,就乐得拍拍我的肩膀摇摇头,做出一副同情的表情说:“唉,你怎么成了全家最矮的人……前些日子我们带他到朋友家吃饭,他跑到厨房,专程去谢谢做饭的阿姨。其实这早已是他多年的习惯,对别人的付出表达感恩和谢意。他朋友很多,有时我觉得他是活在朋友堆里的人。有一年中央电视台来了一个希望之星少年夏令营团,希望和英国小朋友联欢,因是暑假期间,我实在联系不上什么人,但朋友又急着请帮忙。情急中,我想到儿子,他不是有很多朋友吗? 果然,他打了一通电话,邀请了不少同学参与,中英小朋友一起烧烤联欢,大家皆大欢喜。

这次手术是今年2月就预备的,为的是换下他婴儿时期心脏上装的导管,而换上一根粗管子预备他成人的生活。最初我们得到的消息是,手术风险是 5%-10%,这是正常的心脏手术风险。因之前我们已多次经历这个过程,所以我和丈夫倒没有很担心。倒是儿子,他5岁前还不懂事,而现在已长大了,需要自己面对这个问题,他害怕吗? 看他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在想,他是不愿意让我们担心呢? 还是他真的不害怕?

而我此刻躺着床上,心情却阴郁沉重,因为我们昨天听到医生的消息,手术风险加大了。

SOS:手术风险 上升至40%

7月25日大约中午时分,我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让我们带儿子到医院检查。儿子心里不太高兴,因为原计划要去附近看奥运火炬接力,之后还有一场他最喜爱的足球赛。但不乐意归不乐意,他还是嘟着嘴和爸爸去了Great Ormond Street 医院。大约下午4点, 丈夫打电话回来说:“情况不好,医生说,经核磁共振检查发现,原来Richard 小时候安装的心导管和心脏中其他血管长在了一起, 这就意味着,在取下旧导管时可能牵动心脏其它粘连部分出现大出血,而引发手术风险,因此医生说,这种情况使手术的风险上升到40%。我惊呆了,问:那问问医生不做手术行不行?丈夫在电话那头说:“问了,医生说不行,因为他已长大,而目前的管子太细,造成右心室压力太大,长此下去,会造成右心衰竭。

不做手术不行,而做风险又那么大,我听着听着眼泪流了下来。怎么办呢? 丈夫说:“赶紧联络教会弟兄姊妹,请大家为这次手术祷告。我流着泪立刻打电话,发邮件给教会牧师师母及同工,请求大家为此祷告。当天晚上教会李威弟兄就在邮件上呼吁大家:“求主保守我们的Richard王宇军小弟兄,他是上帝托付我们的宝贝,是恩典,是我们的家人,如同自己的孩子!请弟兄姐妹根据自己情况进入禁食祷告,我们一同呼求主耶稣。当晚几个弟兄姊妹来到我们家中,和我们一起为Richard手术心导管顺利取出,手术平安祷告。一场战斗要打响了。

祷告大军集结

早上6点30分我们全家一起要搭乘地铁前往医院,我丈夫和儿子在前面走,我和18岁的女儿Daisy在后面跟着为了宽慰大家,我说:“ 嗨,我们这么一起走,挺象去渡假。我儿子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用这么多人去了,他回头转向我和女儿说:“ 要不你们两个 “女人不要去了?

望着儿子的背影,我的心在流泪,“儿子啊,你知道这次手术的危险有多大吗?儿子啊,妈妈要一步不离地看着你,为你祷告。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我在心里不住地呼求神,“主啊, 主啊,求你救救我这个孩子,让他的旧管子能顺利取下来。主啊,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大约7点钟,我们已经赶到医院,7点30分,进入1楼walnus病房。预备手术。这时我的手机提醒有短信来,教会信道夫妇发来短信:“ 我们已抵达医院,今天将和你们一起守望祷告。

9点钟我们送儿子进入麻醉室,我紧握住儿子的手,不敢露出丝毫担忧,故作轻松地给他打气加油:“你睡一觉,我们一会儿见!“ 他文静地笑笑看着我们,视线逐渐模糊,麻药起作用了,他失去了知觉我们需要离开了。根据护士的交代,手术大约需要 5-6个小时。届时他们再联络我们。

我们5人一起走到2楼餐厅外的休息室,新装修的大厅起名为lagoon,还可以听到lagoon鸟的叫声,仿佛走入丛林,使我紧张的心稍得安慰。四面的墙为白色,又放了一些白色的方桌,分别被一些红色、桔色及绿色的现代式样的皮椅围着。因为过了早饭时间, 大厅里没有什么人。我们5人选定角落一个安静的区域坐下,又多搬了一些椅子过来,因为得知,今天会有一些教会弟兄姊妹自发地过来,一起加入我们的守望祷告,也为我们加油鼓劲。

还没有坐定,我就先向教会陶师母发了一个短信:“ 现在手术开始了! 师母回复:我已发动祷告网,有一群祷告大军在为你们守望。我一会儿赶到。师母把信息发向65人的祷告网,包括本教会的一些弟兄姊妹,还有中国,台湾及德国的一些基督徒朋友。我也把祷告的需要发给美国及英国的一些牧师和弟兄姊妹,而女儿Daisy也向她的一些基督徒同学发出了代祷的请求。这些收到信息的弟兄姊妹又将代祷信息再转发给他们的一些朋友。在那个时刻,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集结更多的祷告大军,以祷告用力摇动神的手, 求祂赐下帮助,让旧的管子可以顺利取下来。

大约10点多钟,教会的弟兄姊妹陆陆续续已有近10人来到现场,连同在祷告网上的超过百人的祷告大军,一起为Richard 手术中旧的管子顺利取下来恳切向神祷告。大约中午时分,我收到一位美国牧师的短信,觉得祷告当中有感动,觉得神已保守管子顺利取出来了。我们在现场的这批人,因为在我们预计的5-6个小时的手术时间没有医生来打搅我们,所以悬着的心渐渐放松下来。大家彼此议论说,看来手术还平安吧。手术应该快要结束了。

却哪里知道更大的风险在后面。

再遇难关:死亡危险超过90%

大约下午3:40分,手术时间已经超过了6个小时,丈夫胜明的手机响了,医生只在那头短促地说道:“ 请你和你太太上来一下。我们心里七上八下,手术到底怎样呢? 旁边的弟兄姊妹安慰说:“应该是手术结束了,6小时了,管子肯定顺利取出来了。我们急急忙忙地走向电梯,两人谁也没说话,但心里却象大浪般翻腾。电梯停到底楼,我们左转来到 walrus 病房,摁了门铃, 经过两道关紧的大门,见有一个医生,二位护士迎着我们而来,进了一个房间,医生请我们就坐,护士端了水上来,而我们只想从医生紧缩的眉头,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手术不顺利? 我们不等坐下,就急忙问医生,“管子顺利取出来了吗?医生用一种沉重而艰难的语气说:“旧的 管子是取下来了,可是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新的管子无法装上去。装管子的接口处出现钙化,成了碎片,新的管子无法装上去,我们已花了几个小时,用了各种方法,但还是没有办法把管子装上去。如果, 如果…… 医生艰难地说,他象看出我们的意思,又补充说:“手术是退不回去的,就是说旧管子是放不回去的,而我们又前进不了,如果还是找不到办法装上管子,我们恐怕, 恐怕…… 这个手术就完成不了了。我完全没有料到新出现这么糟糕的变故,医生这是在向我们宣布“死亡通知啊!“不不不,我们急切地说着,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胜明抓住医生急切地说:“求你们,求你们,不要放弃,请继续去试 我哭着脑子一片空白:“我的孩子, 我14岁可爱的孩子,今天早晨我还和他一路说笑来到医院,难道, 难道, 我……, 我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 “祷告, 快, 祷告! 我们俩不约而同地说: “祷告求神救救我的孩子,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时间一分一秒在过去,从早上7:30开始医生准备手术,到下午4点,手术医生已经工作8个半小时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医生只会越来越累,而在身体疲累的状况下,耐心和信心也会越来越少。“快,上楼通知大家,立即祷告,求神撑住医生,求神救救子!。

当我们哭着冲下楼时,面对着焦虑的弟兄姊妹,我们急促而简短地说:‘医生取下了旧管子,但新的管子装不上,请把消息发给各国各方的弟兄姊妹,请他们一起紧急代祷。师母向祷告网发布:“紧急代祷,宇军旧的导管已拿出,新的接不上。医生正在找其它的办法,危险性大,求主大能彰显,并让医生不要放弃!

来到医院约十几人的守望祷告队伍,也开始迫切向神祷告:“ 全能的主,你是今在,昔在,永在的活神,求你救救Richard, 昔日你无数次地彰显神迹,使瞎子看见,使瘸子走路,使死人复活,今天我们相信你也一定会救下这个孩子。求你加添医生的体力, 让他如刚进手术室一样体力充沛;求你赐医生有坚强的意志,绝不放弃;最重要的是,主啊,求你抓住医生的手,帮助他有办法把管子接上。主啊,我们在急难中呼求你,相信你一定能救Richard。也求你一定救救Richard。祷告到下午5点多钟的时候,师母对大家说,我刚才祷告中有感动:“ 这病不至于死, 乃是要彰显神的荣耀…… (约11:4)之后,我在邮箱里收到美国一位牧师的邮件,他心中的感动是:“ 我必不至死, 仍要存活, 并要传扬耶和华的作为。 (诗118:17)。收到这样信息的鼓励,我们每个人继续迫切的祷告,而我在泪水中,不断反复呼求神:主啊,求你救救Richard,救救他。

时钟一分分过去,又是一个小时了,我们的祷告不敢停止。“滴玲玲,是胜明的手机在响。是医生的电话。胜明迅速接起来,“喂, 怎么样?医生还是简短地说一句,请你们上楼来。“ 胜明和我还有女儿一起向电梯冲去。我们的好友建德也一起跟过来。 他眼里含着泪,脸上写满焦虑。

下楼左转,经过两道门,还是之前见我们的医生护士在等着我们,我们想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到答案,没有笑容,眉头紧锁。我心里一惊。“怎么样? 怎么样? 没等坐下,胜明就焦急地问医生。医生回答说:“ 管子是终于接上了,可是,由于手术时间太长, 可能导致身体的其他器官,包括脑子,肾等都已受到损害。

但是我们只听到管子接上了,这对我们来说真是个特大喜讯。我们太高兴了,其他的事情,我们还有时间祷告求神。我们握着医生的手,不住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医生接着说,“7:00钟, 哦,不,还是7:30 分,你们在4楼特护病房门口等吧,那时手术应该结束了。

我们心情激动地走出病房,迎面看到了焦急等候的建德,他急迫地问道:“怎么样? “我们回答说:“管子接上了。只听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医院的走廊上,大声哭喊着说起来:“ 主啊,主啊,谢谢你,谢谢你,救了Richard 的命我们的眼泪再次迸发而出, 在这非常的时刻,我们一位还在神的门口徘徊的好友竟然开口向神称谢主。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他开口祷告。我们4个人均是泪流满面,这一次是感恩的眼泪。

当我们走回lagoon 室时,所有急切等待在那儿的弟兄姊妹一下子眼光都转向我们,问“怎么样,当得知管子接上的消息时, 全场一片欢腾。我们决定到医院的礼拜堂做一个感恩祷告。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晚上 7:10分,在医院的礼拜堂做了感恩祷告后,在我和胜明的催促下,大部分人离开医院回家休息了。还有4个人执意留下来要等着看到Richard 从手术室出来。他们又重新回到 lagoon 厅,而我们一家3口则按照医生的要求于晚上7:30 上4楼特护病房门口等候。约1刻钟的功夫,护士来了,但带给我们的并不是好消息。

护士说:“ 按照正常程序,当管子接上后,医生就需要把依靠机器的心脏体外循环移回到体内循环。但是当我们把体外循环移回Richard 的身体后,我们发现大出血,所以医生不得不再次移回体外循环,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哦, 大出血,这不是非常危险吗? 移不回去,这就是说,手术仍然不能结束。之前,医生已在担心因为手术时间过长,而会导致脑部及身体其它器官受损害,现在还要再拖延下去?我们焦虑着互相望着,胜明说:“快, 通知大家,赶紧祷告。我马上拨通楼下4位留下的弟兄姊妹电话,“Richard 仍在危险当中,目前大出血,体外循环放不回去,请继续迫切守望祷告。接着,我又马上打电话给那些刚刚离开不久的弟兄姊妹,请求祷告支援,并请师母再度把祷告请求发给祷告大军。

又1个半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我们请楼下4位弟兄姊妹一起上楼和我们在加护病房门口家长区汇合,我们再次开口祷告。 几分钟后,护士过来叫我们说:大出血终于止住,体外循环终于放回到体内,伤口缝合后,手术就可以结束了。

整整一天的大起大落,揪心等待,使我感到时间是如此的漫长难熬。我迫不及待地希望能尽快见到孩子,我默默地祷告求主: “不要再有意外了,不要再有意外了,让Richard 平平安安地下手术台吧……主啊,求你一定救救我的孩子,不要再有意外, 救救他,救救他。

后遗症???

时间一分分过去了,快到晚上11点钟了,仍然没有看到护士的影子,手术结束了吗?怎么这么长时间呢? 我就在特护病房外来回徘徊,希望能找个人问问。女儿和侄女则守在另一处医护人员入口处等待消息。她们远远看到医护人员送进去一个病人,这么晚了, 应该就是Richard了吧? 还会有谁这么晚才下手术台吗?

不能再等了,我们向特护病房张望,看到有一个护士,我们就从门外招手请他出来。我们急切地请求他道:“可不可以帮忙看看刚才是不是有一位叫Richard Wang 的病人推进了特护病房?大约3分钟的时间,护士出来了,说:“对,Richard 刚刚进病房,护士们正忙着在接管子。直到这个时候,经过13-14小时的等待,我们期待的手术终于结束了。

我们请几位弟兄姊妹及女儿赶紧回家,11:30分我和胜明终于站到了儿子的病床前,他全身插满了管子,脖子上一排针管, 鼻子嘴里也都是管子,脸部发青浮肿,我好有冲动想去抱抱我的孩子。

一位中年医生走向我们,神情阴郁而严肃。他说,我们真是走过了非常艰难,非常艰难的时刻。幸运的是,管子最后接的非常完美。只是我们现在完全不能乐观,因为手术时间太长,极可能已损坏到脑部和身体其它器官。另外,手术虽然做完了,但是,会不会排异,体内会不会出现意外,都不知道,今晚很关键。如果出现状况,我们不得不再次打开孩子的心脏再做手术。我们发短信通知师母,11:45分,师母再次发出祷告呼吁:“ 感谢主,Richard刚出手术室,进入加护病房。今晚尚未脱离危险,请大家为他心脏恢复正常以及脑部及其他器官不受损代祷。胜明与云萍谢谢大家的关心与祷告,晚安!

接着护士走过来,交给我们一个卡片,那是临时安顿我们晚上住宿的房卡,房间就在医院旁边的一幢小楼里,护士交代说:房间里有医院的内部电话,如果有紧急情况我们马上拨电话给你们。当然,你们如果着急,也可以直接打电话到你孩子床头的这部电话。 现在,你们也需要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了。

夜深人静了,走在医院外空无一人的街上,我们只有一个念头,“祷告,不能停止祷告。这整整一天象乘坐“过山车一样的经历,让我们深切体验到祷告不能停止。就像以色列人当年和亚玛力人争战,摩西何时举起祷告的手,以色列人就取胜,何时垂手, 以色列人就失败。为了使摩西的手不下垂,以色列人搬石头来,放在他以下,他就坐在上面。并且摩西的兄弟亚伦和朋友户珥一边一个扶住摩西的手,使他稳住,直到全面打胜仗为止。(出17:11-13)回想今天的经历,何时我们举起祷告的手,就有好消息,手垂下来,就有坏消息,一步一步,我们已经历了几大回合的战斗夜深人静了,弟兄姊妹都休息了。虽然知道国内还有弟兄姊妹因时差关系为我们祷告。但作为父母的我们;实在不敢再有丝毫的懈怠而停止祷告。

进入房间后, 我们俩决定轮流守望祷告。胜明说:“你太累了,你先睡,我不困。我先守望祷告,然后中间你换我。我真感谢神赐我这么一个有担当,有柔情的丈夫,在困难的时候,全力以赴,舍己担当。只有我知道, 他有多累,多辛苦,其实为着儿子的事,胜明已禁食祷告9天了,9天完全没有吃东西。可他现在却命令我去休息。“ 神啊,谢谢你,谢谢你, 赐给我这么好的丈夫。

儿子醒了

大约3点钟, 我起来对胜明说:“现在我来守望祷告,你休息一下,他说: “不要,我们现在就给病房打个电话,问问儿子的情况。 我立即说:“对对对!

我拨通了电话,交给胜明,心里忐忑, 不知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可是因着一直的祷告,却心存盼望,回想过去的一天,明显地看到神迹和保守,难道神的神迹会在一半止住吗? 我相信不会的。

“hello,我是Richard的爸爸胜明在电话里讲:“哦,什么, 您说什么,您说Richard 醒了? 太好了!接着护士说,我把电话拿给Richard听:“ Richard, Richard,听到了吗,这是爸爸,妈妈,你好吗?虽然知道他不可能说什么话,但是我们还是迫切地想让他知道,我们就在他跟前。护士说:“哦,他在向你们招手。“ 真的吗?我心里一阵狂喜,心想:“这说明我们的儿子还认识我们。不多说了,我们放下电话,撒腿冲向特护病房。

到了病房,嗯了门铃,脱下外套,洗手,并经过2度消毒,我们屏息走进安静的特护病房,在一排排的病床间,走着忙碌的特护,我们走到儿子的床边,果然看到他睁眼躺在那里。虽是满身满脸满脖子的管子,但的的确确,他的眼睛睁着,在看。我心里再次问:“ 他还认得我吗?还不等我走近,护士就问:“Richard,Richard,这是谁啊? 我看到儿子的嘴在动,虽然发不出声音,但我从他的唇动中读出来了,他在说:“妈妈。“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一步走到他床边,他伸出了手,抓住了我伸出的手:“ 妈妈!,他的嘴唇在动,他笑了,我哭了。

走过死荫的幽谷

凌晨6点开始,弟兄姊妹从四面八方问询的消息蜂拥而至。“Richard 醒了吗?“Richard 脱离危险了吗?女儿daisy有几个英国同学正值在威尔士参加基督教营会,26日的祷告因此变成了全营会的祷告,一早大家也在急切等待消息。我们通过不同祷告网向大家发布信息:“ 感谢神,Richard 平安渡过昨晚,现在已睁开眼,并能认识父母。

早晨8点钟,负责医生再次来探视,这一次我们终于看到了他脸上的笑容。兴奋地象孩子,他说:太好了,太好了。然后他转向 “Richard,说,你很棒,很勇敢,非常好,非常好。看到医生脸上的笑容,我们也终于松一口气。

回顾刚刚发生的事情,我想起诗篇23篇的话:“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至缺乏…….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最急难的时候,我们急迫地抓住神的手,神是我们唯一的盼望和拯救; 在最黑暗的时候,神是我们唯一的依靠和亮光;我们就是祷告祷告,迫切祷告。靠着信心的祷告,我们把Richard 从死荫的幽谷里拼命地拽了回来。一步一步,每一步都不敢懈怠。我们祷告一步,神就成就一步,我们闯过了4大难关,这4个难关,每一步都是致命的,都是我们无法承受的。第一步,当我们知道最大的危险是来自旧管子撤不下来时,我们从25日晚上开始,就祷告神让旧管子没有风险地撤下来。神应允了祷告,旧管子撤下来了;可是没有料到, 我们遇到了更危险的第二步:新的管子装不上去。我们迫切祷告神给医生体力,意志和智慧,把新管子接上去,神应许说:这个病不至于死,乃是为了彰显神的荣耀。新管子终于完美地接上了。 第三步,新管子接好后出现的大出血及体外循环放不进去,我们祷告求神止血,帮助把体外循环移入体内,完成手术;神应许了,做到了。第四步,医生预言说手术时间过长会造成脑部,及身体其他器官受损害。我们就再次祷告孩子完全康复,100%的得医治,没有任何的后遗症。感谢神,我们看到孩子记得手术前的所有事情,醒来以后的他,笔谈的第一句话:是让我们去谢谢大家来探望他,关心他。见到姐姐,又回归之前的顽皮,淘气。

在儿子脱离危险的第3天,我们家又出了一个插曲。那天上午,因前一天晚上我听胜明抱怨肚子不舒服,所以我回家煮点中国粥饭准备带到医院给胜明吃。可是饭还没煮好,胜明打电话回来说,他突然肚子疼的厉害,所以到了儿童医院附近的急诊室。而且医生怀疑他是肾结石,要他立刻到附近不远的UCL成人医院。当我急急忙忙带着饭赶到儿童医院时,他已自己打车前往另一个医院了。那时牧师师母正好去了儿童医院,我去的时候牧师正在病房给Richard 读圣经,当我赶到时,他们立即前往UCL 成人医院去探望胜明并为他祷告。加护病房的一位英国家长开玩笑地对我说:“你们一家把牧师忙的团团转啊。大约下午时分,传来消息,确诊胜明得的是肾结石,并让他准备手术。不过,在医院安顿好,输液, 牧师祷告后,胜明疼痛感已消失。所以并不痛苦。之后,我又再次向祷告网发出代祷的请求。

但经历了儿子这么大的拯救后,我和胜明在这件事上有同样的感动,觉得神可能要再一次彰显他的荣耀。我是在晚上安顿好儿子后又跑去探望胜明。他对我谈起自己的感受,他说刚得知自己得了肾结石脑子里曾冒出一个念头,说: 怎么会这样? 但转眼想法就改变,想到,我们这段不是一直在祷告经历神吗,相信神会让我们再次经历他。所以就不再抱怨,而是赞美神。我们祷告石头自己出去,祷告胜明第二天就能平安出院。第二天一早,胜明那边传来好消息,说不用做手术了,因为发现石头已自己排出了。在肾结石专家专门做过检查,确定石头已排出后,胜明在第二天午餐前已出院回到了儿子身边。

神啊,我们如何才能数算你的大恩? 主啊,我们感谢赞美你!

神与我们同在,神与每一个向他祈求的儿女同在。在加护病房的每一天,我们都可以遇到来自世界各国的病患父母,因着孩子处在危险当中,他们每天都以泪洗面。当探望我们的弟兄姊妹在家长区和我们一起祷告时,我们的举动也吸引了来自非洲安哥拉,来自英国利物浦,及来自德国的父母一起加入我们的祷告,我们为这些危难中的孩子一起向神献上祷告,我们也为这些哭泣的父母求神赐下安慰。那位非洲来的母亲并且决志信主。我没有想到,在那个特别的地方,籍着对神的呼求,我们不同语言,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父母们,竟能拉起手来,举头仰望,因为我们的神是同一位神,祂就是那位今在,昔在,永在的独一的真神。

“从前风闻有你, 现在亲眼看见你

我们常常祷告,却常常觉得神离我们很远。可是这一次,我们却亲身经历神。不仅是我们,所有关心Richard,参与祷告的弟兄姊妹都与我们一起经历神,经历信心的飞跃,经历神拯救的大能。

在这篇见证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对教会的弟兄姊妹做了一个采访,以下是部分参与到祷告中的弟兄姊妹的访谈记录:

淑杰: 我今年4月受洗,可是我就觉得,我这个人平凡,生活也平凡,生活没波澜,也觉得神高高在上,离我太远,有时甚至怀疑,到底有没有神。记得有一次,有个传道人讲:神是又真又活的神!“ 我听进去了,可是我自问:我真这么觉得吗。我感觉不是。神离我还是太遥远。可是这次,我却真真切切地经历到这位神。我丈夫跑到医院的时候,我就在家里祷告,祷告, 我发信息给我丈夫,我发信息给范姐,管子一定能接上,相信神一定会让管子接上。我这样写的时候,也是给自己信靠神的加油鼓劲。当听到Richard 的管子终于接上的时候,我哇地一声叫了出来,家人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那时我说:感谢神。救了Richard, 也救了我, 让我经历了你。当危险再次出现,我就更有信心地祷告,祷告。我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迫切地要抓住神的手,对他讲话,求他帮助。 当我丈夫临晨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很少流泪的他,却在讲述事件的过程中一直在哭。我们当晚睡不着,祷告又祷告,也谈了很多感受,一直谈到临晨4点多钟。27日一早,当我们得知Richard 醒来的消息时,我内心激动不已,不禁喊出“ 神啊,你的爱不离不弃!。我真的很感谢Richard,让我经历到神。我们为他祷告,可是受益最大的却是我自己。经历这次事件之后,我可以说,我现在是信心满满,信心满满。因为我真的经历到这位又真又活的神。

玉珠:25日当云萍给我打电话,流着泪告诉我Richard 手术风险太大的时候,我就问她,可不可以不做。她说:不可以。我就说,那我们祷告。放下电话,我就开始祷告,眼前出现的是约书亚进攻耶利哥城前,碰到一个人,“拔出刀来 对面站立。约束亚就问他是谁,他说:“我来是要做耶和华军队的元帅。我当时的感动就是,耶和华要为我们征战。当晚,我把这节经文发给云萍。 26日下午,下班后我赶往医院。才知道Richard 手术情况不好,我心想: 糟糕了,马上就开始迫切祷告。那个时候祷告的感觉就是喊“救命。祷告到后来,就只有这一句话“ 救救他, 救救他。当我听到管子接上的时候,我兴奋的开怀大笑。我说:“ 主啊,我的信心更大了。所以,当后面再度出现危险的时候,我的心却很平安,我觉得一定不会有事的,神一定会救Richard 的。当晚回到家里,我跪下,再一次向神祷告:我问神:“ 主啊,你让我经历Richard这件事情,到底让我学习什么功课?我看到神让我参与到这个过程中,神使用Richard 这个软弱的肢体,让我学习到祷告的功课,信心的功课,就是要抓住神,信靠神,祷告神,祷告就像是拔河,拼命拔,拼命拔,终于把Richard 从死荫幽谷里拽了回来。我最深的感动就是,神国度的事我们要乐意参与,刀虽然开在 Richard 身上,而我们因着祷告经历神,却有满满的得着。因着Richard 这个家庭发生的事,也让我觉得为肢体代祷是多么的重要。同时,这件事也让我学习到感恩的功课,让我看到我的孩子健康,自己健康,这都是神的恩典。

忠莲: 籍着一件件发生的事请,我们一步步祷告,而神一步步成就。我的信心真是大大增加。过去我时不时还会怀疑有神,但是现在我不怀疑了,整个过程,是经历神, 信心加添的过程。

籍着这件事,我更体验到两点:1. 生命比什么都宝贵。原来有时抱怨自己钱不够多,生活不够富裕。但在那一刻,我突然认识到,生命才是最宝贵的。我能得到健康的生命比外在的钱财更重要。2. 我因此对生活更感恩。看到神赐我3个活泼可爱健康的孩子,让我觉得非常的感恩。

建龙: 我自己没有成家,没有孩子,所以对孩子切肤之爱感受不到。可是,经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想起了当年我弟弟做开颅手术时,我妈妈在弟弟进手术室的那一刻瘫在地上,由此我想到了王哥和范姐对孩子连着心的切肤之痛;更巧的是, 当晚打开电脑,看到一部片子,就是讲到一个孩子做心脏手术的过程发生的事,好像让我亲自经历Richard 的手术一样。所以, 当李威弟兄发出呼吁,让大家根据自己的情况禁食祷告的时候,我就马上开始禁食祷告。当看到事情真的成就,Richard 被救起来的时候,我真的觉得 在神没有难成的事。Richard 的事给我一个非常大的震撼,觉得神真的是可以垂听我们的祷告。因此加添了我对神的信心。那几天我还有一个感受,就是觉得为别人祷告的时候,有非常大的喜乐,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是一种很快乐的感觉。

沈晶:我是个生性乐观的人,当我在中国看到师母发的第一份短信时,我觉得师母是在吓唬我们,我觉得Richard 不会有问题的,王大哥和范姐那么爱主,神也一定会保守Richard 没问题的。所以虽是祷告,但不觉得严重。但当收到师母短信说管子接不上的时候,我第一个感觉是这不可能是真的。所以我就打电话给教会的李卫姊妹,发现她在电话那头哭,在转头看我的丈夫清宇脸上的沉重和难过时,我才觉得事情真有那么严重。我突然觉得害怕了,就开始迫切祷告,祷告到觉得心很痛,很痛,清宇就劝我歇歇。可我觉得不敢停下来了,之前从来没有做过关乎生命的祷告。但是这回,我的感觉是,我们大家都一起拉着绳子,都得用力,觉得只要一放手,人就会掉下悬崖。所以就是觉得要用力拉,用力拉。虽然我们在中国,祷告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孤单,因为真实地感觉到在祷告的时候大家是一体的。

我是相信神有大能的,但有时情况糟糕的时候,我就有些宿命论,不是觉得神不能救,而是觉得神救还是不救,那是神的主权, 我们不一定能干预。但是这回,一波一波的事,我觉得神在带着我们经历祂。教我们如何祷告,教我们如何在面对人手解决不了的问题时专注在祂身上。我觉得虽是在给Richard 祷告,但我和清宇受益最大。让我们学会祷告中要学会等待,祷告要迫切,而且在祷告中学会紧紧抓住神的手不放松。就像当年雅各和天使摔跤时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让你去。祷告的时候就是要抓住神的手,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让你离去。这也让我们对我们的三女儿恩恩的事有了新的认识和感动。神教会我们如何为恩恩迫切祷告了。

春生:当我想到这件事的整个过程,我的心里就充满感恩25日收到邮件,我们就做了祷告,到第二天,Richard 进手术室后, 我突然觉得有些紧张,所以,就把所有我认识的基督徒朋友,同事,老板及刚信主的或接触过福音的人都发了一遍信息,请他们一起为 Richard 代祷。当下午听到管子接不上的消息时,我再次发信息给大家紧急代祷。这时一位别的教会的基督徒朋友打电话给我说:“ 耶稣最爱小孩子了,没问题,肯定会接上的 。接着一件件事请,我觉得神一步步在带领。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可是我觉得神的信息网络有最大的覆盖,那天,我们参与祷告的人心都是相通的,感动也是一样的。而且我觉得神早已预备。5月份我们全教会40天禁食接力祷告要经历神,经历复兴。6月初开的《医治释放,生命复兴》的营会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点了一把火,使我们也更渴慕遇到神。而到了7月,在Richard 这件事上,我们达到高峰: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亲自见到神, 经历到他奇妙的作为。

在刚刚落笔写完这篇文章时,接到了一个老友的电话,这位10多年的朋友曾是北京301医院的骨科主任,在我儿子刚出生时, 他曾经在伦敦,之后10多年我们没有再见,直到去年他们全家又回到伦敦。这次他渡假回来,听到发生在Richard 身上的事,感慨地说,“ 是的,的确是神迹。我是学医的,你儿子所得的心脏病原本是最严重的那种,基本是没救的,然而他不仅活下来了,而且发育得非常好。这次又再度经历神迹。真的盼望,我这个老友全家也能尽早认识神,成为神家的儿女。

主啊,是的,我们 “从前风闻有你, 现在亲眼看见你(伯42:5)。

后记:

在本期刊物要出版前,我们的孩子Richard 宇军已在医院3周多时间,他的心肺恢复非常好,说话,饮食均已完全正常。为了保证没有任何隐患,医生对他做了全面体检,包括身体各个器官,及脑部,神经等检查 ,均证明一切完好正常。目前他因为卧床太久,脚腕及腿部关节有些僵硬,在做复健训练,目前已能扶着走路。我们感谢为他代祷的人,也感谢医院医护人员对他的付出和爱,及在关键时刻,一些医护人员及院牧的祷告。也感谢英国很多爱心人士的关心。Richard手术醒来的第一天一位奥运火炬手到他病床边,当Richard手摸着火炬的时候,他真是非常开心。4天前,两位奥运金牌,银牌和铜牌得奖运动员去他病房看望他。他用手摸了三块奖牌,立即在facebook报告这好消息。感谢神,让我们和孩子享受到祂那么丰盛的慈爱。

在此,我们也恳求每一位关心Richard,为他祷告的朋友继续为他全面康复祷告,特别是祷告他不仅肉体上有一个新的生命,灵命上也要更新,强壮,长大成为爱神、爱人,服事神的人。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5678.1-youg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