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基督徒的见证

我是一个不配的基督徒出生在河南,因家庭贫穷于1989年正月投亲到陕西我大伯家,随后给我安排在村办工厂上班。因表现良好,后经媒人介绍到女方家为上门女婿,与其女确定婚姻关系。刚开始两人感情很好,同年九月份办下结婚证,也同时把我老家的户口迁到她家。

到同年(即89年)年底,商议办结婚典礼仪式的日子定在九零年正月初三。于是女方家同时提出要我拿出一千三百元钱,不然就不举行婚礼,理由是怕我逃跑离开她家(当押金)。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因我家里很贫穷,又从我大伯家借了些钱,经媒人给她家交齐了一千三百元钱,交钱后于九零年正月初三才正式举行了结婚典礼。

谁知我岳母道德败坏,她与别人乱搞男女关系被我突然撞见,其后怀恨在心,视我为眼中钉,在她心目中再也容不下我。为了维护这个家庭。我忍气吞声,以后愈演愈烈根本就过不成日子,最后发展到不让我媳妇与我同房,不给我饭吃,变本加厉使出种种手段给我栽赃陷害,恶待与我,直到九零年冬把我赶出她家,没办法我只好在工厂吃住。

没想到我媳妇在我岳母的教唆下也是同样的道德败坏,与多人乱搞男女关系,公开地像结了婚一样过起日子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心里明白其结局只有离婚,直到九一年腊月,工厂停工,我只好回老家。

到九二年四月二十日左右,她家焦急起来,给我老家寄了一封信,信中催促要离婚。我接到信后于四月二十几日带着我本地村委的户口反迁证明到了我大伯家。

到我大伯家第二天后就与她天天往镇政府去办理离婚证,先去接受婚姻调解。这期间她找的对象,打发一个小伙子身上带一把刀去催促快快离婚。我与她天天到乡政府去商量离婚的事,商议让她退钱。那个带刀的小伙子是天天在我身边转来转去,给我造成很大的威胁,我很害怕,在商店也买了一把刀,以此防身。

出事那天,我们两人一起走进去调解。我说:“离婚可以,我也同意。但是钱你必须退还一些,我也不说家产。你当初怕我跑了,让我交保证金。现在你提出离婚,以前交的保证金必须退还。调解员就对她说:“说吧,退多少,一分不给也说不过去,你给了事情到此就结束了。她说:“给二百。我说:“太少了,以前你们都答应给五百,现在给二百太少了。调解员说:“能不能再加些。她说:“再加五十。我说:“还太少,你再加一些。说话当中,我们两人在调解失败手续上把名字都签了。

她不顾我是否同意这样的调解,出去骑上自行车就走了,我出于商量的意思,于是就追上去,拉住她的自行车,她就站住了。我说:“不说了,你再加点吧,你都已经找着了对象,我也得找嘛?想不到她却说:“我就是找到了对象,我就是要给你戴绿帽子。当时我一下子就气疯了,失去了理智,一下子拔出刀子捅了进去,惨案就发生了。于是我就跑了。

从九二年出事以后,我到处漂泊,亡命天涯。天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到处东躲西藏,如同惊弓之鸟。最惨的时候是以乞讨和捡破烂维持生计,其生活十分悲惨。2000年,在昆明的乡下身无分文,生活无着落,想自杀的念头都有。居无定所、流离飘荡、饥寒交迫、精神高度紧张,落下了一身的病,当逃犯真是累呀!真是苦不堪言。。。。。

09年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病的骨瘦如柴。一个老中医给我检查说,我的病已到非住院接受全部治疗不可。可我哪里有住院治疗的条件和费用,只好硬撑着。

09年正月十六,一个教会的弟兄,是我的老乡。他以前有病,因信主得到了治疗。见到我病的不轻,又无钱治疗,就劝我到教会里去治病。说不但信主好处多,还又能治病。说句心里话,我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青年,所接受的知识和教育是无神论。天性心里刚硬的我,加上案子在身。害怕和逃避法律的打击和处理,根本不敢相信、接受、和参与任何的宗教信仰。我以前总认为那些事情是封建迷信,是脱离科学的歪门邪道,是搞邪术。搞的是蛊惑人心玩的是迷惑人,最终像法轮功一样,危害社会和家庭。让人嘲笑,是法律所不许,最后落个被取缔的下场。

我实在身无分文,身体当时的病又很多也很厉害。才四十二岁的我,干几天活就得休息一天。如果坐下,起来时,就像老头一样扶着东西才能站起来。听到信主能治病,就抱着侥幸的心里。又没有其它办法,就来到教会。当时聚会已经开始,我去时已迟到了。参加聚会的人都不认识我。讲的是创世纪的内容,根本与医治无关。我听的也似懂非懂,听了有半个钟头。。。。后来就结束了。讲道的说;“今天就到此结束了。我就随着和大家一起站起来准备回家。神迹发生了,我像弹簧一下被弹起来,随着弹的就站起来了,转念间病就好了。

感谢主,他爱了我,拣选了我。我有时也想不明白,像我这样的一个罪人根本就不配得主的爱,他竟眷顾我。

09年的上半年了,我怀着疑惑的态度参加聚会,试探的心态信主。总认为宗教先给人一些甜头和好处以后,就会慢慢地露出坑害人的本质。求主饶恕我的罪,完全不是,而是神家的大爱接纳了我这样的一个不配的罪人。

在教会里才感到家庭的温暖,我有困难、有灾难的时候是教会帮助了我。他们来探访我让我很感动,神的爱是何等的长阔高深。完全不像社会上的一些人,那样冷酷无情。在以后的读经、祷告过程中,使我明白很多做人道理。

以前我的事情从不敢向任何人讲,一天我给我们教会的一个弟兄讲了压在我心中,多年从不敢讲的这件事。弟兄一口指出,我们的信仰是一个要认罪悔改的道,我们要顺服国家的法律。作为一个信徒必须接受法律的审判,那么大的事,必须投案自首,你还要到她家当面认罪道歉。我们认罪悔改不是停留在口上,而是要用实地行动来证明我们的信仰。给社会,给国家,给受害者一个公道。弟兄一口指出使我一下子懵了。说句心里话,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认为这样会彻底毁掉了我,杀人偿命,欠账还钱虽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我想在外面多活些时日。

发自内心的话,我以前别说投案自首,即使想一想我的事情也怕的要命。又加上我的事情很丢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何等的屈辱。我宁愿死,就是自杀也不情愿去自首。后来一个弟兄说:“自首吧,我要是你,我就撇下我的家庭到监狱里传福音。监狱里有很多人没有听到福音,我还没有你那样的条件呢!有的人想去监狱传福音都进不去。那里面才真正需要福音。对我的震动很大。

在以后的信仰过程中,我明白其中一个道理。主给了我那么大的恩典,假如我不信主,可能早已经病死了。我这个罪人真不配得到主的爱,主依然不离不弃的爱着我。让我们认罪悔改,也是圣经中的主要教义。现今我想通了,主耶稣基督是一个根本没有犯罪的人,为了我们全人类的罪反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何况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本是一个罪人,并且我的冲动给她人造成了伤害。我若不去自首,就对不起主耶稣,没脸见教会的弟兄姊妹。我愿为我的冲动付出代价,愿意接受法律公正的审判。以还受害人及社会一个公道。只有认罪悔改才能得到平安、喜乐。

一天我看了戴德生的《带着爱来中国》那本书,被感动的哭了。一个宣教士为了爱中国人,为了中国人的灵魂得救,背井离乡来到中国,后来又在中国离世归主。我也当把福音带进去,使灵魂得救。

我愿做主的光明之子,做一个认罪悔改、诚实的基督徒。爱主不能成为一句空话,我应当进去,何况我本身有罪,应该受到惩罚。罪的结果就要付代价。我的青春都这样被糟蹋,都没有活出什么价值。现在还能做什么,愿意把剩下有限的年日奉献与主,为主而活。

这个事情虽然责任在我,但我也有冤屈。希望弟兄姊妹为我祷告,求主为我开出路,与我同行,在狱中荣神益人,并且早日出狱,回归社会,回到主的大家庭来。享受自由,回报主恩。谢谢!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8072.1-jidut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2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