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忧郁深渊

当我在人生低谷,最痛苦绝望要寻死时,上帝差派了很多天使陪伴帮助我,把我从忧郁的死荫幽谷中挽救回来……

我是个开朗的人,乐意和人交往。在香港时有颇多嗜好,插花、烹饪、刺绣、与朋友逛街茶叙等,生活多姿多采。1975年我受洗归入主耶稣基督的名下,每天更觉活得充实有意义。

没想到2002年7月,丈夫因为工作迁到上海,我随他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既不懂普通话,也不懂上海话,一下子变成哑巴。感觉是被连根拔起来,天天呆在家中,除了煮饭,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事。我找不到倾诉的人,心里感到十分孤单,越发怀念香港的亲友。

患上忧郁症

我常想,如果我在香港多好!可以做这事那事;但在上海,我连出门买菜也讲不清楚,失去了独立能力,十分沮丧!我渐渐失眠,吃不下,不想说话,无法集中精神听人讲话。后来情绪愈来愈低落,有时会突然哭起来。

我哭了足足两个月,最后不哭也不笑,麻木了,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失去了喜、怒、哀、乐的本能。天天不愿起床,不愿意做家务,连自己的仪容也懒得打理。医生说我患上了忧郁症。这是我第一次患忧郁症的情况。

经历上帝

当时,丈夫带我到上海一家国际教会,认识了同是从香港来的基督徒,大家彼此支持,病情稍有起色。记得2003年1月1日的早晨,丈夫突然向我高呼:「太太,由今天起,你没有忧郁症了!」我沮丧地说:「你知道我今早的状态吗?」其实那天我仍不想起床;但丈夫却肯定地说:「你已经康复了!」

那天,我和家人一同参观上海的海洋水族馆。我站在大鱼缸前,观赏着无数的海洋生物,看见鱼的形态、大小、颜色各有不同,各有特色,在水中游来游去,姿态各异,多么美丽和奇妙!我突然有所领悟:「上帝创造天地万物,鱼类是他创造的。它们多么美!有不同种类、颜色、活动形态,这么奇妙复杂的生物天父都能创造,我──廖庆凤,患忧郁症算什么?难道上帝没办法医治我吗?」我像苏醒过来:「上帝是无所不能的,他必能医治我。」就凭借这个「转念」,上帝医治了我。「上帝是无所不能的」──这小小的信心,像芥菜种一般,令我得着力量。从那时起,我不再忧伤。翌日复诊,医生发现我有康复的迹象,但仍给我忧郁药以策万全,并嘱我要继续服药,以完成整个疗程。后因为我对这病没有认识,以为忧郁药如同伤风药,康复后可以立即停药,便没按医生指示继续服用。结果,几个月后我的忧郁症复发。

忧郁症三度复发

2003年,非典型肺炎过后,我忧郁症复发,丈夫陪我回香港治疗。这次病情比上次重,我有自杀念头。亲友纷纷来电问候和鼓励,香港和上海的弟兄姊妹都为我祷告,提醒我多做运动,因出汗有助减轻病情。感谢上帝,姊妹们都很有爱心,常抽时间陪我做运动。约半年后,病情好转,之后不敢胡乱停药,遵医生嘱咐继续服药半年。康复后才回上海。

第三次复发是陪丈夫去澳门公干之后,本来在澳门时也玩得挺开心;但回到上海的家,放下行李后,不知何故全身发软乏力,提不起劲做任何事情,情绪忽然之间变得极度低落。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教会迫切地为我祷告。一天,几位姊妹来看我,见我神色不对,扶我上床休息。我突然在床上滚来滚去,不停地喘气,呼吸困难,非常辛苦,还狂呼要她们开枪射我,吓得她们不知所措,立刻合力按住我,替我按摩手和脚;但我的身体依然不受控制地翻来覆去。于是她们致电我丈夫要他立刻回家,当他回来后我的情绪才稍微平复。去看医生,证实我的忧郁症再度复发。

这次病情更严重了,天天想死,要自杀。每次进厨房,拿起菜刀就想对准手腕的脉搏割下去,见到阳台就有股冲动想跳下去,有次更几乎从窗户跃下。奇妙的是,每次在千钧一发时,心里总有一个意念:「我是基督徒,圣经教导我要爱惜身体,因为身体是圣灵的殿,我不能毁坏圣灵的殿。自杀是不对的,我不能自杀!」(参哥林多前书六19)感谢上帝提醒我不要自杀,所以我才一次一次逃过死亡关口。之后我尽量避免望向阳台,以减少自杀的冲动。

患难中见主恩

忧郁症患者的痛苦很难叫人明白,因病人自己也不了解为什么情绪会忽然间这样低落,旁人当然更爱莫能助。极度忧郁令我最痛苦的地方是,每天都与死亡搏斗。求死的冲动不知为什么总是挥之不去。无论身在何处,都感到孤单、害怕、生无可恋,觉得死是唯一解决之途。若不是上帝的话把我拉回,我已经不在世上了。

香港有两位姊妹知道我的挣扎,特意来上海带我去黄山旅行。我们一起游山玩水,一起祷告,这个旅程令我心旷神怡,愉快无比。可一上飞机,我就惊惶起来,怕得要命。后来她们特地带我回香港看医生。对她们无微不至的爱,令我至今难忘。

回上海后,听闻我们住的屋苑里有人因患忧郁症而跳楼自杀,教会就更加担心我的安危,团契立刻发动姊妹轮流陪伴我,而且分早、午、下午三班当值。早上的姊妹来我家陪我到公园散步,中午的姊妹陪我午膳,下午又有姊妹来相伴至我丈夫下班回家,这样维持了一段颇长的日子。期间,我有一位好朋友是宣教士,她知道我患病,特地从英国回香港,带同在港的两位姊妹一起来上海支持我,好让上海的姊妹们暂时休息。她们的爱心行动,彰显了上帝的爱,令我很感动!

有时,姊妹们带我外出,去按摩,吃大闸蟹,要我开心。为锻炼我的体力,她们鼓励我多运动,陪我打羽毛球、游泳。

八年里,我四次病发,虽然饱受煎熬,但也尝到人间的温暖。连外地的亲人也常来电、写慰问卡安慰和鼓励。

除主内姊妹以外,上海的街坊也帮助我。住在我家附近的老人家见我平日出入垂头丧气,问我为何这样,我坦白说是患了忧郁症。她们不但没躲开我,反热心教我健身和说普通话。和这些婆婆在一起,心情豁达多了。为了让我出汗,她们还和我打羽毛球,两个婆婆对我一个,我左右两边跑来跑去接球,每早都出一身大汗。自从患了忧郁症后,我在炎热天气下也不会自然排汗;但每天与她们打球后,则大汗淋漓。透过服药、运动、大家的关心和相伴,我渐渐康复过来。自此婆婆们也没再打羽毛球了,原来她们打球纯粹是为了帮我,令我很感激。更感谢上帝对我的眷爱,差派了这么多有爱心的人来帮助我。

自助良方

有一点很重要,忧郁症患者必须愿意接受帮助。有一次,我与妹妹夫妇一起查经,妹夫说:「上帝医治了你,你也要自己站起来。就像圣经里的瘫子,他的朋友们把他抬到耶稣跟前,耶稣治愈了他,也要他自己站起来(参马可福音二3至12)。同样,耶稣医治了你,你也要自己站起来,不能老依赖别人。你要对耶稣有信心,他已赐你力量,你可从新得力,自己站起来,过新生活。」我想:「假如瘫子得了医治仍不站起来,他依然是个瘫子;但他站了起来,便能行走了。对,我要站起来,不要再自怨自艾,不应辜负上帝对我的爱。」

走过这条忧郁路,我学会了一点心得,沿用至今,对于抵抗忧郁很有帮助。当然,有时实践得不大好,当情绪稍稳定时,会做得好些。重要的是无论心境如何,都坚持着做:

一、学感恩,数算快乐的事:每天数算上帝的恩典,例如:感谢上帝让我早上能起床、有人来相伴、有人来电问候、今天天气好、公园的花很美……。每天数算主恩,记下开心的事情确实有助积极面对生活。

二、读圣经和祈祷:无论情况怎样,每天起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读圣经。虽然当情绪较差时根本不知道自己读了些什么;但我仍坚持每早读圣经,特别是读〈诗篇〉,诗人对上帝的赞叹和呼求都给我莫大的帮助和共鸣。

至于祈祷,有时的确无力祷告;但我会请人代祷,与陪伴我的姊妹一起祷告。奇妙的是,每当我看见大伙儿一起迫切地为我祷告时,就会感受到大家的关心,感觉到那份支持和力量。祈祷真的很有用。感谢主!

三、学习关心别人:这个较难做到,当自身难保时,如何有力去关心人呢?但不要紧,只要记着,稍有馀力就去做。可知,当关心别人时,就会少看自己的需要。自从我康复后,深深感到要回馈上帝的恩典,要以过来人的身分去帮助受忧郁症困扰的人。于是弟兄姊妹就介绍我认识一些有需要的人,我便向他们分享自己的经历,如何从忧郁中蒙上帝医治;并告诉他们,忧郁只是一种病,像伤风感冒般是会康复的,叫他们不致绝望,要有信心等待这一天的来临。能够帮助别人让我感到生命饶有意义。

四、做出汗的运动:多做令自己可以出一身大汗的运动,对身心都好,是抗忧郁的良方。

五、看医生和服药:必须定期复诊和按时服药。曾经有段时间医生处方的药不但对我没有帮助,反而加重病情;所以要清楚仔细地向医生说明自己服药后的反应,让医生能调校一种适合自己的药。服药期长短也要遵从医生的指示,即使康复了也得逐步慢慢减少药量,而不是一下子停掉。我第一次病发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一点而擅自停药,结果很快便复发,而且病情比前严重,几乎性命不保。现在我虽然已经康复,但仍继续服药,因为医生想借此为我打好根基,以减低复发的风险。我非常配合,因为不想再陷在忧郁的痛苦中。

康复后的生活

我康复至今已四年了,深知自己能康复全是上帝的恩典,因而传福音的热心也再次燃点起来。借着复诊的机会我向医生作见证,乘搭的士时又向司机作见证。我更邀请曾经帮过我的人一起拍照,以作纪念,也好让我常常记得:当我在人生低谷,最痛苦绝望要寻死的时候,上帝差派了这些天使,像云彩般围绕着我,把我从死荫幽谷中挽救回来。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正受忧郁痛苦的困扰,请不要放弃,圣经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言十七22)只要你愿意接受上帝的恩典,靠着这位无所不能的天父上帝,他必能引领你渡过难关,使你从新得力,踏上朝气勃勃的新生活。愿将一切荣耀、颂赞都归与全能的天父上帝。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9622.1-shenyu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