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历练(二)

就在这种形势下,我母亲还是照常看望弟兄姐妹,经常不在家。因为没有大门没有院墙,只有三间破屋,全村社员下地劳动都从门口经过,只要我家的门锁着,全村的人就知道她又外出传道了。本来村里的人就说是我让她出去传道的,何况在这时候,我的心别提有多紧张了,我己经变得极其软弱畏惧,再也不愿增添一丁点儿麻烦。市里派的工作组特意为着我驻在村里,正在调查我,他们所关注的事情,照他们的说法就是:第一,你们说什么也不离开教堂;第二,一直以来还搞宗教活动;第三,你们还出去与信徒搞串联。然而就在这时候我母亲还照常到处奔跑,我的心每时每刻都收缩得紧紧的,悬着落不下来。但母亲对这一切都置之不顾,什么都影响不了她探望弟兄姐妹,我也拿她没办法,这也是我内心极大的熬炼之一。

除了这事之外,生产队里正在麦收,这是农村全年中劳动最紧张的时候。那时候的口号叫作“抓革命、促生产,给生产劳动赋予了革命的意义。为了忠于革命,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还说要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队长年轻,抓得非常紧,社员吃饭都要让家里人送到田间地头,让大家在田间地头吃饭,吃完接着干。即使有时允许大家回家吃饭,也只给半小时左右的时间。比如中午,应该十二点吃饭,他却让大家下午一点回家,他说这时候饭己经凉了,吃得快,好赶紧吃完出来干活。而且还经常连续一两个昼夜,不让睡觉,除了吃饭时给的那点时间,其它时间光干活不休息。

别人都有人送饭,母亲却不在家,家里连做饭的也没有。村里很多人说我,这么忙你还让你妈到处传道吗?有一次母亲不在家,四天之中我只做了三次饭。而且在这允许回家的短短时间中,有时锁里被人塞满了东西,无法开门.....

在那种环境下,一般是无人给我写信的,都怕我收不到,反而会惹些麻烦。但主的名配受赞美,是应当称颂的,他知道我的弱点,也知道如何熬炼我,试验我,让我看见自己何等小信,神何等可靠。偏偏就在那样特别紧张的日子里,外省的一些信徒接二连三地给我写起信来。其实我不认识他们,他们大概是听说了我的事,就给我写了信。结果信都被村里扣下上交了。如果我自己不知道这些事,也许心里还好过一些,但偏偏有些同情我的人把这些事,连信的内容都告诉了我。通过他们的口,知道有人在信中为我写了颂诗,尤其是其中有一句话,特别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就是“至死走你的道路。本来一个稍微明白圣经真理的人,也不会写这样的“外行话,竟然说走某个人的道路;也不会歌颂一个人,他只能歌颂神,荣耀神。一个稍有灵性经验、认识神的恩典和人的软弱的人,也不敢说“至死这样的话。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给我写这样的信,我想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会给一个人写这样的话。现在却偏偏有人这样写给我了,而且还是外省的,并且这些信全落在逼迫我的人手中。

可以想象,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和极左的形势下,偏偏有人给你写信表态“至死走你的道路,这还了得!这样的信被普通人看见也很危险,何况被村里扣下,全落到执法人员的手里,将会出现怎样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另外,还有一位河南省的六十多岁的老年传道人,竟在信中称我为“母亲,当然他的意思肯定是指灵里的“母亲。但这些信我一封也收不到,全都落在村干部的手里,并上交了。不但因为这些信来自很远的地方,更是因为信中的内容,对我一个这么年轻的孩子,竟然这样尊重和抬举,更引起了他们很多的猜测。有一个干部骂骂咧咧地说:“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他)在他们这伙人里头己经成了什么东西了!

随着一次次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的压力伴着不时袭来的恐惧感越来越重。但我知道这些都是神给我的,说明我需要这样的造就。因此,我越是感到有压力,就越是觉得它来得及时,所以我欢迎它,宝贵它,把它看为最可喜乐的事情。无论何事,只要是主愿意的,我都愿意,哪怕是我最不愿意的事情;只要是主喜欢的,我都喜欢,哪怕是我最不喜欢的!主若愿意,里面的压力越重越好,这些麻烦越多、越严重越好。因此,我内心充满了无以言表的喜乐和赞美,整个人充满了平安。所以,我只有向神献上感恩的赞美和敬拜。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9631.1-lil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