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信主经历

我生于1955年,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经历了破四旧、文化大革命。无神论的思想在我们这一代人当中算是根深蒂固的。要让像我这样的人相信迷信、信神、信鬼、真是比登天还难。不过一想到人死了什么也没有了,觉得很恐惧,做人空落落的,没意思,真希望死后还有什么。

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气功大师席卷全国。我马上迷了进去。每天认真打坐,期望有朝一日能开天眼,像严新那样具有特异功能。然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最终无功而返。随着气功热的降温,我的生活也归于正常。

我妈是个基督徒,好像十几岁就受过洗,解放后就离开了主,所以我们做儿女的根本不知道。一直到80年代,我妈突然找到了一处基督教的家庭聚会点,从此过起了基督徒的生活。我妈曾一次次地要我们三个儿子信主,这可能吗?但为一个“孝字,我们不好一口回绝,只是以"以后再说"来唐塞。有时逼我们去教会聚会,我们也以“忙来回绝。

大慨到了2004年,将近80岁的母亲生胃癌住院开刀,我非常害怕,就许了个愿:如果我妈病好出院,我就去教会聚会十次。后来我妈果真病好出院,我只好遵守诺言跟妈去聚会。一月一次。但一点效果都没有。只要牧师一讲道,我就不由自主地打磕睡。讲道一结束我也睡醒了。一转眼十次到了,我没有一点长进,但看到我妈热切的目光,我不好意思“到此为止,心想反正就一个月一次,可以忍受,就又继续了下去。好像过去了一年多,我妈要我受洗,我一点准备也没有,连圣经也没翻过几页,我只好说慢慢来,明年再说吧。又过了一年,妈又来摧我受洗,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了。说实话我当时一点感觉也没有,无非是不想让我妈失望而巳。从水里上来的时候我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往后的日子一切照旧。在我妈面前假装阿们阿们,在丈母娘家也照旧烧香拜佛。对我来说一切都无所谓。我就信我自己。

哦,感谢赞美主! 主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主的道路高过我的道路,不是我在寻求上帝,而是上帝在寻找自己的羊。像我这样的人也能信主,这本身就是一个神迹。我生命的转折点出现在2007年的清明节。那年清明节我上爸的坟,跟大多数的家庭一样,烧香点蜡,摆上贡品。我照列不忌,拜了,点了,还吃了。这时神的管教也来了。这期间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我莫名其妙地做了个老花眼手术,结果是一只眼睛看远一只眼睛看近,好处是不需要戴老花眼镜。而实际情况是远也看不清楚近也看不明白。“独眼龙的味道实在是太难受了。如果想把东西看清楚点,还是要戴眼镜的。我的视力一向是1.5的,现在看什么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少戴一付老花镜。想到以后要一直活在这“蒙胧的世界里,后悔之心由然升起。还有一件事是我用全部的资金买了一只股票,买的时候也是稀里糊涂的,买进后一直跌,跌了好几天,我赶紧卖出,涨停了。后来涨了一倍。说实话从97年买股票以来,我每只股票的买卖都在半年以上,这样的短线操作从来没有过。

通过这两件莫名其妙的事情,我想是不是上帝在惩罚我?一想到有上帝,我又拿出《游子吟》来读。这时神给了我亮光,我一下子全部相信了书中所说的,同时我也相信了“创造说。真是不可思义。感谢赞美主! 这期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我家里电脑的显示屏坏了,我就想到单位里我的办公室里有一台报废的电脑,但显示屏还是好的,我就乘机拿到家里来用。在家里使用的时候我的心里非常不平安,总觉得有个声音在摧促我还回去,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又还了回去,在电子市埸花了1700元买了个显示器。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圣灵在起作用,不过渐渐地我的生活还是起了变化,首先是我的内心充满了喜乐平安,忧愁的时候少,开心的时候多。笫二是开始主动地去教堂做礼拜,每次去都很乐意开心。第三是看圣经以及属灵的书占据了我极大部分的读书时间。转眼间2年多过去了,我非常享受我目前的生活状况。真是“有主万事足,无罪一身轻。

今天写见证的时候,我又有一个奇妙的见证:(2009.11.2.)因为我每天吹笛子要花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这几天我时常求告神,说如果神不愿意我吹笛,就求主阻拦,否则就求主给于我吹笛以及修笛的智慧。今天晚上8点钟的时候突然我的上唇麻木了,就好象上了麻药一般。过了15分钟还没有好转的迹像,我心中一亮,马上低头祷告:“是不是上唇的麻木会永远麻木下去,这样我肯定不能吹笛了。如果主仍然允许我吹笛,求主治好我麻木的上唇……刚祷告完,奇妙的事发生了,10秒钟不到,我的上唇就正常了。惊喜之余,马上跪下感谢赞美主……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49746.1-jingl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