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港湾

赵炳昌大叔是泰安人,读过师范,在他那个时代可算为知识分子。因为他排行老大,所以我们这一辈份的弟兄姐妹都称他大叔。他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不过零零星星听他讲过许多,记住了一些,时间地点都不一定太准确。

他有一个叔伯哥哥,名叫赵炳美,他们弟兄二人关系特别好,街坊邻居形容他们弟兄二人“不过多长了一个头,意思是他们二人好得就像一个人一样。后来,赵炳美信了耶稣,也劝炳昌大叔信,炳昌大叔认为基督教无非是一种西方的文化侵略,根本不信有神。赵炳美几次劝他,两人都是争得面红耳赤,最后不欢而散。后来,赵炳美请了一位牧师向他传福音,他对牧师说:“我信耶稣不管用,我信和不信都是一样。因为我知道劝人信神,不过是教人做好事,不做坏事,说白了,就是拿神来吓唬人,说你做了坏事,人看不见,神却看见了,他会报应的,这样人就不敢做坏事了。你放心,我就是不信耶稣,也保证不做坏事,只做好事。牧师见劝不了他,就要起身告辞。他挽留说:“我虽然不信耶稣,我对信耶稣的人的人品却很佩服。你别走,咱们可以交个朋友。我这里有酒,咱们一块儿喝几两。牧师说:“我们信耶稣的人是不喝酒的。他说:“哎!你放心,就咱们两个人喝,我保证不对人讲,绝对不会让你们‘一道’的人知道。牧师说:“你以为信主的人,做事也是背着人的吗?看来你真的不信有神。日后,这位牧师对赵炳美说:“我看,就是全世界的人都信了耶稣,这个赵炳昌也不会信的,太刚硬了。赵炳美见牧师这样讲,也对他彻底死了心,不再劝他了。

那时正是抗日战争时期,炳昌大叔当老师,任教的那个学校叫做抗日小学,课本的内容是自己编写的。上课的时候,民兵在村头站岗,一旦发现有鬼子来,就会赶快报信,让大家躲起来,不然一旦被鬼子发现,后果可想而知。这天,民兵慌慌张张地来送信说,鬼子来了,已经快进村了。也许这次民兵发现得有点晚,鬼子又是骑着马来的,所以很快。炳昌大叔马上宣布散学,学生们速速外逃。不料,由于校门太窄,学生们挤做一团,谁都出不去,很多学生吓得哇哇大哭。这时,另两个老师用力把学生扯到一边,自顾自地逃走了。在这危急关头,炳昌大叔也顾不得学生的安危了,也想把挤在门口的学生们拉开,撇下学生们自己逃命。正当他想伸手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说:“好牧人为羊舍命!奇妙的是,这声音既像是从天上发出来的,又像是从自己心里发出来的。更奇妙的是,随着这声音的来到,他一切的恐慌一扫而光,代之而来的是非常的平安。于是他对学生们说:“同学们,不要哭,不要怕。大家排起队来走。他的话好像很有权柄,大家立刻不哭了,自觉地排起队来走了出去。最后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他把教室门锁上,刚转身要走,民兵又来了,说,危机解除了,鬼子从村头刚要进村,又转向别的方向去了。

后来他回想这事,越想越感到神奇,实在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于是找到他的叔伯哥哥赵炳美,对他讲说这件事。当他说到听见有声音说:“好牧人为羊舍命时,赵炳美无比惊喜,连忙说:“你知道这是谁的话吗?这是圣经上的话,是主耶稣说的。赵炳昌以为这是他哥哥又在抓住机会向他传道,说:“这是不可能的。于是赵炳美找出圣经约翰福音第十章十一节给他看,那里耶稣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从此,他才不再说没有神了。

有一天,他想试着祷告一下,又怕别人发现后笑话他。于是,清早天还未亮的时候,他独自去了学校,因为他想:这个时间不可能有人来这里。他进屋之后关上门,然后跪下祷告说:“耶稣啊,如果你真是神的话,我还真得信你。刚刚祷告了几句,不料,这时村里有一个傻子,清早带着粪筐出来拣粪,不知怎么走到学校里来了,也许是听见了祷告的声音,于是从门缝里往里瞅,见炳昌大叔在里面跪着祷告,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一面笑,还一面拍着手、跺着脚。炳昌大叔本来怕人见到他祷告,忽听有人在外面笑他,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连忙开门夺路而逃。跑出好远,才渐渐平静下来。这时他又祷告,说:“耶稣啊,如果你真是神还好,如果你不是神,我这样跪着祷告,真是比傻子还要傻。这个村里就这人最傻了,连他都笑话我,我不比傻子还傻吗?但又转念一想,如果耶稣真是神,我却不信他,也不向他祷告,那岂不更傻吗?信靠他,向他祷告,这才是最聪明的做法。

有一年他们家乡搞财产登记,一个家庭只要有两处房子的,就要把一处交公,分给那些没有房子住的穷人家庭。教堂的房产是集体财产,并不在某个人的名下,因此被认为是多余的房产,应该和其它交公的房产一齐分掉。如果想要保住教堂,就需要有一个人顶名,不过这个人顶名以后,他自己的房产就要交公。信徒虽然来聚会,但为了保住教堂而甘愿放弃个人房产的却不多。大叔说:“那就让我来顶名吧!我家的房子不要了,可以交公。那时他虽然信有神,却还不相信世上有鬼。当天晚上,他自己在堂里跪着祷告,忽然感到好像有人对着他的耳后狠狠地吹了一口气,立时有一种浑身寒煞煞的感觉,汗毛都竖了起来,吓得他立刻站起来跑了出去。他问传道人这是怎么回事。传道人说,你做出这个决定,已经引起了魔鬼的注意,所以来搅扰你的祷告。这种情况下,你更应该继续祷告下去,得胜他的搅扰。

这样决定之后,却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自己没有家了,以后只能住教堂。但是,当时的教堂只有聚会用的礼拜堂那三间北屋,是通房,没有别的房间。他觉得总不能住在大家聚会的屋里吧。大家说:“你感到住堂里不合适,就给你盖个小南屋吧!于是大家有的奉献物,有的奉献钱,仅三天时间就建起了一个两间的小南屋,在靠里屋的西山墙垒了一个土炕。

收拾完后,他把铺盖扔在炕的南头,然后头朝南身子倚在铺盖上躺下,说:“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这时,他忽然想起几年前作的一个梦。梦中,他背着沉重的行李,在无边无际的茫茫旷野跋涉,走了不知道多远,也不知道多久,脚下一直是达到踝骨深的水,很累很累,却找不到地方休息。从远处看到没有水的一块干地,不料走过去之后发现水更深,已经达到腿肚子的深度。他只好继续蹒跚前行,又看到远处有一片墓地,他想,埋葬死人肯定不会葬在水底,那边肯定有干地,可以停下来休息休息。可是过去之后,水已达到齐腰深。后来看到远处有一片房子,他想,人肯定不能把房子盖在水下,于是就过去了。果然那里没有水,可以休息。不过房子只有三间北屋,没有别的房子。他想,我总不能住这三间北屋吧!这时,有声音说:“你觉得住北屋不合适,给你盖两间小南屋。这时,出现了两间小南屋,里间的西山墙有一个炕,他把行李往炕南头一放,然后头朝南,身子往行李上一躺,说:“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就醒了。现在眼前的正是几年前梦中的景象,就是这三间教堂,就是这两间小南屋,就是这个土炕。这事对他的震撼非常之大,他想,我现在头朝什么方向睡觉,几年前主就指示了(那时还没有信主),还有什么事是主不知道的?!而且他也明白了,在他信主之前,关于如何度过一生曾有好多的打算,但那些都不是灵魂的栖息之处,只有信了主才真正得到心灵的安息。“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诗139:16)。这经历对他一生的灵性都影响很大,从此,他再也不依靠自己的聪明,而是把一生交托主手,凡事靠主,凡事安息。

不知是一九四几年,破产入耶稣家庭后,临朐(今属潍坊市管辖)瞿家圈耶稣家庭的负责人瞿理,来到耶稣家庭的老家泰安马庄。他讲到临朐正大遭饥荒,饿死的人不计其数,村里十室九空,很多人家房子里杂草长到一人多高,甚至住进了狼。有时在路上人会看到有人似乎很胖,其实是患水肿病,少气无力,走着走着,忽然倒下就再也起不来了。耶稣家庭的弟兄姐妹,吃的是压碎的干地瓜秸,树皮草根等。他们吃的那些东西,连讨饭的都不要,扔给狗,连狗都不吃。但那个家庭一百多位弟兄姐妹,在那种情况下仍然同心侍奉主,为主而活,为主作见证,没有一个离开家的。用他们的话说,他们相爱,彼此好像一个人一样,到哪里都找不到那种相亲相爱的滋味。当大叔听了瞿理的见证,越听心里越火热,巴不得一步到临朐,与那里的弟兄姐妹同甘共苦、为主而活。于是他去了临朐,直到他离世,四十多年来一直没有离开那里。

(标题为编者加)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0467.1-gangw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