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死荫--一个自杀未遂的蒙恩者

[题记]生命这东西,我要嘲笑你,原来你拿死亡没办法……我穿着单衣,纵身从五楼窗台跃下……是主耶稣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我知道这一次,我不再轻视生命,更不会嘲笑生命,因为每个人都是上帝创造的,都同样是尊贵的……

神从卑微的尘土里拣选了我。

我从未想过,耶稣基督真的会拯救我,我也不敢想像,倘若没有耶稣,现在生活将是怎样的光景?

生活中的恨

我从小生长在农村,18岁前从未离开过那片热土。我很热爱那里的纯朴民风,那是几千年也不曾改变的,长辈对晚辈和和气气,晚辈对长辈也是恭恭敬敬,这在我心里很早就打下了烙印——对当时的我而言,这些就是生活的全部意义。后来,我到了县城上高中。城里交通便利,商业发达,远非乡村可比。城里的孩子更是着装讲究,性格开朗。我们这些乡村里土生土长的孩子,在面对另一片天地时却充满了惊慌和疑惑。我第一次经历了内心剧烈的碰撞,心里的快乐消散,忧郁却是常有的。记得刚开学的时候,有个同学说我是沉思者,这样的评价在我看来却是极大的讽刺和侮辱,于是心里又蒙上了一层自卑。高中生活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甚至认为那里是我性格抑郁的开始,在城里孩子的面前我总觉得抬不起头。记得有一次,我弯腰去捡笔,后面的一个同学竟然用双腿夹住我的脑袋,耻辱和愤怒瞬间迸发,记得当时我挣扎着起来,把书本摔向了他。我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他却不以为然,毫不在意,我的辱骂也不能让他觉得有一丝愧疚。我哭着去找班主任,他竟安慰我,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一定要学会忍耐。然而,我心里的愤怒压根儿没有办法平息,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就可以看不起人么?有钱就可以肆意地羞辱我么?我心里暗下毒誓,老子要报复!从那时候起,“恨的种子就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准备高考的日子也是段难熬的时光,每天的题海战术让我喘不过气。成绩出来后,原本成绩平平的我出人意料地考上了一所大学。然而,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我看到那些考上了名牌大学的同学,心里也不是个滋味。那个夏天,我成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无聊至极就跟一个表兄去工地干活。在工地里吃了很多苦,浑身起满了疱疹,竟有一次差点被电触死。但是,我也不敢回家诉苦,我害怕面对严厉的父亲。因为他总是用教训的口气对我说,休息几天,你再回工地去吧。当时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我身上皮肤还没好,你就叫我出去,你还有没有良心!信了耶稣之后,我才知道我应该原谅他,因为他从小就没有父亲,他有更多的痛苦藏在心里,但那时我却不能。

灵界的侵袭

上了大学,来到城市,一切又焕然一新,心里顿时感觉从过去的阴霾中释放出来。然而,没过多久,新鲜感消退之后,对生活的厌倦又涌上心头。记得当时我很想找个同学聊聊,化解些我心里的困惑,可是同学们各忙各的,都没有机会交谈。为了能够结识城市里的同学,我甚至专门买了吉他,又买了那看似很有个性的新衣服,只是为了得到可怜的注意!军训过后,我心里极度压抑,那种苦闷实在是我不愿再经历的。脑子里常浮现一幅情景,我坐在一列火车上,周围是令人窒息的滞留不动的空气,即使火车一直飞驰,滞留的空气却紧跟而来……

那时我经常半夜醒来,脑中充斥着我不能驾驭的怪念头,那些杂乱无章的思维就如狂奔的野马,不知要去往何方。那些想法中有嘲笑,有指责,有埋怨。那些话直指我心,让我非常沮丧低落。那根本就是魔鬼的声音,死亡的呼唤!我实在绝望了,我记得这样无眠的夜晚大概持续了半个月,每天感觉如行尸走肉般,吃不下饭,也忘了该做的事情,理发是别人在说我才意识到我也该去。我去学校图书馆疯狂地阅读,专门找寻有关生命和死亡的书籍和报纸。看到报纸上很多大学生跳楼割腕的报道,我很疑惑,生命真的是这么卑微不值么,我是不是也和那些纵身一跃的人一样呢?我不愿意再讴歌生命,我宁愿咒诅,为什么人要走向死亡?为什么我要经历这样生不如死的痛苦?我看路上的大货车是开向死亡的,我想去搭;我看湖里的鱼是游向死亡的,我要与他们结伴;那花儿也是要死的,不过早上开了傍晚就凋谢了。生命这东西,我要嘲笑你,原来你拿死亡没办法……

夜夜失眠,找寻不到出路,灵魂深处在无助地叹息。我那时就想,死了算了,何必再痛苦呢。我先写了一封遗书,然后计划在中午的时候从阳台跳下去。可是就在我要往下跳的时候,宿舍的一个同学醒了,他叫住了我,把我劝了下来。之后学院领导反复找我谈话,开导我,帮助我,然而死亡的魔鬼不愿意放我,它硬要得逞。我开始更加恐惧黑夜,因为在那黑暗里,魔鬼的权势仿佛更加嚣张。我终于投降了,我买了一瓶啤酒喝下,准备当夜就跳。我做好了一切的准备,那一刻寻死的心已经完全抓住了我,没有人能够拦阻。我穿着单衣,纵身从五楼窗台跃下。然而,在这最后的时刻,似乎有股力量在阻止我——在接近二楼的地方,我被几条电线绊了一下,落地之后,我竟然神奇般地站了起来,我开始想迅速逃离这里,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我不想死,我要活着!!我跌跌撞撞地走到几百米外的电话亭,打了120,之后就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两个多月……

神的福音临到

手术醒来后,就有教会的一些弟兄去看望我。开始的时候,我还不能说话,只能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以后,他们几乎天天都来,我虽然在病床上动弹不得,但我可以感觉到心灵的交流。他们唱诗歌给我听,我记得有几首歌我特别喜欢,名字是《奇异恩典》、《耶和华是爱》和《轻轻听》,这些歌曲不仅曲调优美,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力量。一个弟兄送了些CD给我,还送了我《圣经》,他给我传福音,让我不要感谢他们,要感谢上帝。

可不知为什么,后来有一次我还跟家人去了南普陀烧香拜佛,手里还带一串佛珠,他们来了赶紧为我祷告,败坏魔鬼撒但的一切阴谋。只是回家前,我给他们打了电话,把两本诗歌还给他们了。

感恩和追寻

但是上帝之爱并没有从我身上离开。带着他们的祝福,我平安回家了。当时,走路还不是很稳。在家里,我开始读《圣经》,偶尔学学吉他。我向神祷告了三件事:求神医治我肉体和心灵的疾病;求神保守我继续我的学业;求神赐给我弹一手好吉他的能力。神是信实的,这三样他都为我成就了,我身体恢复得很好,到学校办复读手续也挺顺利,吉他虽然不精,但至少可以自弹自唱,自娱自乐了。我心里真的是太感谢神了。当我弹那首《空谷的回音》时,眼泪总“唰唰落下,悖逆之子,何竟蒙神的厚恩,难道是我比别人好吗?可是我实在没有可夸的,倒比别人还要恶,“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约翰福音15:16),“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太福音9:13)。

我开始去揣摩上帝的话语。每读到有感触的地方,我就划下来,写在笔记本上。但是我越想明白,就越不能明白。我翻了很多关于宗教的、哲学的及儒家的书籍,试图找到一些合理的解释,可是失败了。我当时一心想证明上帝的真实性,可我白白受恩已是事实,关键只是我信与不信。虽然我当时心里相信有一位神,但是却不愿意深究我与神的关系。

罪得赦免

后来,我认识了一些新的弟兄姐妹,他们都很可爱。他们都很惊讶我曾经有过这样悲痛的经历。那段时间,他们在信仰上给我很多帮助,我也知道我信的不是一个宗教,而是耶稣基督这位能改变人心的神。神的话语也临到我:“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一书1:9)

在一次祷告会上,神的灵感动我认清我的罪。我祷告求神光照我的内心,显明我从小到现在所犯的罪,在圣灵帮助下,把能记起的罪都向神认了,我以前对同学发毒誓,怨恨父亲,伤害同学……可是那次祷告过后,我不再有那种恨了,像我这样的罪人,上帝都能赦免,为什么我还不赦免别人呢?

2006年9月16日,我在教会受洗,从那天起我的生命真正改变了。信主之后,我心里总是很喜乐,很感恩,我也会很自然地把耶稣拯救罪人的福音分享给家人和同学。我觉得没有什么比传福音拯救灵魂更重要了。神用《圣经•提摩太后书》2章21节提醒我说“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在那段刚信主的日子,神的灵感动我,让我离弃自己的罪。

挣扎与释放

但是一段时间过后,我感觉自己又软弱了下去。那些困扰我的罪又开始侵入我,我想挣脱却总是失败,于是我开始怀疑神,怀疑神的救赎,我固执地以为自己不过像一只鸟被猎人从一个笼子放出来,关到另一个更大的笼子而已。《圣经•雅各书》1章13-15节说:“神不能被恶试探,他也不试探人。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其实,神的沉默是因为人的不信。原来,当我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便会埋怨上帝,但若从上帝来看,他造万物是绝对平等的,我便无言争辩了。经历了这么多,我还是要感谢我的主,赞美他那永远不改变的大爱。

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

第二次进大学,对我来说,心情是截然不同的。初进大学有许多困惑,迷茫,但这次却是带着喜乐,满足。在信仰方面,我和同学有许多分歧。我几次想向宿舍里面的同学传福音,他们都拒绝了我,对我的善意爱理不理。但是神让我们要爱人的灵魂,“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马太福音10:8)。

不久,我得知班里的一个同学患脑浆瘤住院了,神的爱感动我给他传福音。一开始,我和辅导员一起去医院看他,第二次就带了《圣经》给他,我开始向他传福音,他提了很多问题,有些很难回答。他觉得我讲的不可信,差点要将《圣经》还给我,我再三坚持送他,他才接受了。以后再去看他,给他传福音的时候,他总说家人是信佛的,怕家人反对,因而拒绝我。后来,我们断了联系。再后来,我听辅导员说他已经去世了,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眼泪几乎落下,回到宿舍,就号啕大哭。“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这件事对我影响极深,那种“生死两重天的景象再次浮现在我脑海里。我知道,我要抓住神不放,我不能离开神!

感谢主,我对神的信心越来越坚定了。我去年向神祈求,今年让我带几个人来信主,终于有一天,我的同学来找我,诉说了很多苦恼,我就给他传福音,最后带他做决志祷告,带他去教会。他告诉我他还有许多的困惑,我告诉他,只要信,不要怕,上帝会带领你。我知道,人的言语有限,但是上帝的能力却是无穷的。

事到如今,我知道,即使我还能活在世界上,但是我若没有认识耶稣,我还是不知道我的路在哪里。是主耶稣给我第二次的生命,他改变了我。他将我从死亡的权势中拯救出来,我知道这一次,我不再轻视生命,更不会嘲笑生命,因为每个人都是上帝造的,都同样是尊贵的。

回首信主后的经历,我感觉得到神一步步的带领,无数次受人嘲讽讥刺,心里很不平,但神告诉我“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12:9)。因着他所应许的,每当信心软弱时,我总向神祷告,神的话语总能安慰我忧伤的心灵。以前我是个悲观主义的人,很少向人袒露内心的想法,但信主后,我变得乐观积极,凡事向主耶稣向弟兄姐妹交通,生活充满阳光。“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翰福音14:6),“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马太福音6:26),“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马太福音6:34),我知道,我无需为今世的前途忧心,因为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只要时常仰望他,神就必赐丰富的恩典。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1705.1-weisu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