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风见证(三)

人生路上,蒙神引导保守

上面的经历,在我的内心深处埋下了苦苦寻求的种子。

表面上看,我的头脑里仍然充斥着无神论的思想,甚至在读硕士期间,我还写了数万字批判有神论的文章,有的发表在校刊上。但是,我所说的我不知道,我的道路我也不能掌管。认识上帝后我才明白:人头脑中的思想是多么肤浅,人的行为动机其实深深地掩藏在头脑所不及的心灵隐秘处;而在这里面,其实从来就没有无神论的位置。

攻读硕士学位期间,由于科研的需要,我开始思考一些自然哲学的问题。这得益于本科阶段大量阅读的科学史和科学哲学方面的名著,比如,克莱因的《古今数学思想》、柯朗与希尔伯特合著的《数学是什么》、库柏的《物理世界》等等,当然也有些纯哲学的著作,如莱布尼茨的《人类理智新论》。当时我用一对最简单的词语来概括自己的科学方法论,就是“敲击-聆听(Tap-Listen)。敲击是手段,就是对现象界对像进行实验操作;聆听才是目的,而聆听的兴趣根本就不是物质,而是物质背后的“意义。其实,当时我完全没有仔细想过,一个头脑里面堆满唯物主义思想的人,怎么会对物质背后看不见摸不着的抽象“规律和意义孜孜以求。

这些暴露出我里面潜在而强烈的属灵需要。如此强烈的渴求,如果没有得到真理上的引导,是很危险的。记得那时外出游玩,遇到寺庙,就会不知不觉地进去,寻寻觅觅。幸好上帝的恩典保护着我,使我无论在理性上还是情感上都无法接受看得见的偶像。我隐隐觉得,看不见的才是最真实、最值得敬畏的。但是,最危险的属灵陷阱终于横在了我的面前。1999年初,由于父亲患上绝症,我的情绪和健康都受到摧残,我开始向往气功。那时我住在中关村科学院的博士后公寓,小区里有一片公共活动场地,经常有人炼法轮功。开始时,我只是好奇他们有那么多人,后来就跟着练习。回头想想,如果不是上帝的保守,我很可能会接触到他们的骨干成员,也就陷了进去。就在我刚练习三次之后,发生了围坐事件;一夜之间,法轮功被一网打尽,......。神的大手把我从火中拉出来,第二年,我就“被来到美国。

到美国后,进了基督教会。尽管一开始还很难相信,但我喜欢聚会;无论是星期五的小组查经还是星期天的礼拜,几乎没有缺席过。随着圣经在我里面打开,我的眼界也真正打开了。一开始就与我心灵共鸣的,居然是古老的十诫,特别是不准拜偶像。后来是《传道书》、四福音书、《创世记》,越听越爱听。逐渐地,再从圣经看以前自己读过的哲学、科学时,常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更认识到那些思想家的哲学不过是盲人摸象。当然,这都是后来的事;刚进教会时,使我产生敬畏的一个经历特别值得一提。

来美国几个月后,妻子怀孕了。当时我们对于在美国生活没有一点信心,就准备做人流。可惜初来乍到,除了教会的人,没有一个朋友,只好向他们咨询如何找到专门的医院。不料,教会的长老、执事,好几个人一起来到我们的小公寓,又是祷告,又是苦口婆心地劝阻,要我们信靠上帝,保住孩子。我心里很不以为然,如果不是对他们的确有好感,根本就听不进去。最后,我心里默默地说:如果他们的神是真的,就阻拦我三次;三次做不成,我就不做了!

那时我们才知道,美国的人工流产似乎是见不得人的事,这类医院多在很偏僻的地点,医务人员也都不愿声张。第一次去医院,按着明确的地址找了半天,就是没找到;最后好不容易在街道里面的一个隐蔽处找到了,却刚刚关门。第二次,我们想不应有问题了,太太要先在家洗个澡,结果等了整整一天,竟然没来热水。在美国这么多年,那是唯一一次。我心里有些打鼓,就对太太说了我“许的愿;告诉她,还有一次,再做不成,坚决不做了。

第三次,太太洗完澡,我们就开车去医院。谁知,办理手续的时候,护士说,必须有一个女伴和太太一同进去,丈夫只能在外面等,我们有点傻眼。我们想起,只有一个人可能帮忙,是我的老乡,在一家著名医学院做博士后;我们就打电话找她。不料,怎么也找不到.....我害怕了,心想:是这孩子命大,还是他们的神真灵,无论如何,不做了!

这个儿子出生后,人见人爱,是个极其安静的美男孩。那年休斯顿发生百年一遇的大水,一夜之间,小区前的Bayou河消逝了,遍地一片汪洋。当时,我们也没有洪水保险,更没有防洪经验。如果被冲,所有重要证件和文件都会毁掉。上帝知道我们的难处,预先把我们的小家安在地势最高的地方,刚好没进水。于是,我们给儿子取名挪亚——神作了我们的方舟!

多年后,我向一个从国内的访问学者传福音,我们一起读到《诗篇》的话“我的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他被圣灵感动得手舞足蹈,讲起他自己出生的故事。原来,母亲怀他的时候,计划生育正紧,就拼命想堕胎,不管怎么折腾,就是折腾不下来。找医生,医生居然冒着违反政策的危险,劝母亲留下胎儿,因为胎儿实在太大了;又劝她:说不定这儿子将来有福呢?果然,全家人只有他上了大学,读了博士,做了教授。最重要的,他来美国遇见了神,仅仅两个多月,就信了主!

听他的故事时,我不觉也想起我的儿子挪亚。我的神啊,祢是何等慈爱:我自己的骨肉,我不知道心疼他,祢却暗中保护他!写到这里,我又一次热泪盈眶.....

《诗篇》27:10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

《诗篇》139:13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1767.1-jianzhe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