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以赛亚书42:3

那日坐在建南大礼堂里观看我们学院的戏剧小品节,有一个节目叫《假如》,是根据马加爵的真人真事改编的故事。讲的是假如马加爵在举起铁锤之前能够等到他舍友的道歉,假如那一刻他没那么冲动,一切的惨剧都不会发生。

泪流满面的我,隔着眼镜片汹涌哭泣,怎么都止不住鼻子的酸痛。大家只是有些静默,或者感到了一丝恐惧。当他把那铁锤砸向他舍友的时候,只有我哭得那么伤心,为马加爵哭泣,为他没有认识神而哭泣。

我想,“假如?是否他们把人性想像得太过美好,也许他们永远也不会明白到底谁对谁错,不会明白错在哪里。马加爵那么辛苦地考入大学,背负着一家人的希望,背负着父母殷切的目光和他们弯曲的脊背,但悲剧毕竟发生了,人们只能扼腕。表面上看,马加爵举起他的锤子是因为众多小事的累积,但其实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人人都有的“罪,正如大卫所说,“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篇51:5)。很难想像,如果我没有遇见主耶稣,我的结局或许比马加爵好不到哪里去,不同的只是他杀人我自杀而已。

黑暗的过去:如同在坟墓里

我经历过和马加爵一样,甚至严重更多的事情。和马加爵一样,我以非常优秀的成绩考入了全市重点中学,对未来充满了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想。我还记得那时的幻想就是戴上一副眼镜(那时我多么期待有一副眼镜呢,觉得戴眼镜就是渊博和内涵的象征),身着白色的长裙,穿行于充满着花香的校园。可是幻想总是会破灭的,以我一个农家女孩单纯的心思怎么可能融入那个灰尘漫天的城市,也没有人提醒过我可能会遇到的复杂的人事。我的室友全是交钱来上学的,比吃比穿比谁身材好。我们最初还热情友好地相处,那时我甚至庆幸有这么一群好的室友。可是渐渐地一切都变了,她们打心眼里瞧不起又瘦又黑的我。开学第一个星期我就当上了团支书,却在宿舍门口听到她们在嘲笑我的傻气,说老师怎么会让我当上团支书。可我依旧认为,大家还可以成为好朋友。但是,她们在我洗澡时偷偷地在外面把热水器关掉;有一次,一个人假装安慰在哭的我,另外五个却偷看我的日记;有一次又冤枉我偷东西,还录下来我哭泣的声音,弄得跟真的似的,然后故意叫我的同桌帮她们录歌,使他听见这段录音。更重要的是那时我因为一次心不在焉得罪了我唯一的好朋友,她已经不再理我了。于是我陷入更深的痛苦中,觉得我痛苦的根源不是她们的问题,而是自己人格本来就有缺陷,不然怎么会连唯一的一个好朋友也离我而去呢?我宁愿没人对我好过,那样我就可以恨得更彻底,也不用怀疑自己的人格有问题。这种自我怨毒越来越深,使得我常常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哭起来,不是像同龄人一样为着成绩,为着学习压力,甚至为着恋爱而哭,这种哭的根源是自卑,为自己的性格和艰难的处境。我常常在想,有谁还能比我更差劲呢?成绩差,又穷又丑,性格灰暗,人缘极差。我想那时若是有人见到我,一定可以在我的脸上见到“死亡两个字。

我的名声坏得一塌糊涂,劝人写入团申请书时被一个男生当着同学们的面骂了很多难听的话,哭得话都说不出来。我的性格也变得怪异。我中午起床洗衣服,她们就躺在床上破口大骂,到了教室也站在门口骂。有时我整个上午整个上午地在课堂上睡觉,经常被老师罚站,甚至后来老师都懒得罚我了。睡醒了的时候,教室已经空无一人。我像游魂一样回到宿舍,若是没带钥匙也不会敲门,就在门口坐着等着她们出来时再进去。我仿佛陷入了万丈深渊,被环境荼毒得面目全非,昼夜以眼泪为粮食,充满了仇恨、愤怒与自卑。我诅咒一切伤害我的人以各样的方法死去,我幻想自己有钱之后要找一群黑社会去干掉他们,我也曾坐在宿舍的顶楼怀着很想跳下去的想法,每次都因为想着爸爸妈妈的辛苦而迈不开脚步。

那段时间,我常常觉得是躺在坟墓里,浑身冰凉,充满死一样的可悲。

去课间操时,别人都是三五一群,女生都爱手牵着手。这时若是没人一起走,就是在向全校的人宣告你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只有我一个人孤独地走在拥挤的人群之中。我想我是不是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是我是被神遗弃的孩子。我的手显得突兀,好像没地方放似的。

那种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永生难忘。

那时,只有跟妈妈通电话才是最幸福的。我从来报喜不报忧,但可笑的是,那时根本没有什么喜值得报的。我说,妈妈,我现在很好,室友虽然都很有钱,但没有瞧不起我,而是一直很关心我,周末回去还给我带吃的。成绩虽然不上不下,分科之后就会好的,因为我偏科嘛。

因为压抑的心境,我成绩一落千丈。我不想告诉妈妈我生不如死的处境,我不想告诉他们我想转学。很想回小镇去上学,在那里大家多么纯朴,比我困难万倍的同学都可以过得很好。当初若是在我们的镇上读书,可以不用交学费而且还有奖金,但是爸爸妈妈坚持要让我去受最好的教育。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现在非但没有受到最好的教育,反倒生不如死。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失望,不想让他们麻烦,不想让他们再花钱。

我不知道如果马加爵知道这些,会不会觉得这世上并不是他一个人最痛苦?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我们每个人经历的事,都是大同小异。所有这尘世上的人,如果没有神的保守看顾,谁又能摆脱痛苦、寂寞、空虚、绝望和烦恼的折磨而享受平安喜乐呢?

461.jpg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以赛亚书42:3

假如我没被神开启心门,我想我的结局不会比马加爵好到哪里去。

再来说那久远的事情。因着妈妈信主的缘故,我怀着单纯的信念,相信神必拯救我出深渊,于是在多少个以泪洗面的晚上,在绝望愤怒的日子里,我向神切切地祷告。神必听到了我的哀告,让我重获新生。在大三时我读了约瑟的故事,才明白一切的苦境都有神的美意。约瑟被哥哥们卖到埃及,在阴暗的监牢里度过了两年,在困苦中仰望神,跟着神的指引,后来得着了埃及宰相的职位,成为神永恒救赎计划中的一部分(见创世记37-50章)。我想那时我所受的一切痛苦,必是为了后来要得着的荣耀。不是荣耀我,乃是为了荣耀神!

那时我的灵命很不成熟,也没正式参加过聚会,只是小时候跟着妈妈去做礼拜时和小孩们一起跳过舞。妈妈是在我小学时信主的,后来我家就成了他们的聚会点。我还记得那再也熟悉不过的场景:夏日的午后,妈妈捧着《圣经》给大家讲道,人不多,十几个。我在门口的台阶上洗头,听着妈妈讲道,用着各种各样的比喻,每逢听到她说“支路的亡羊,我就顶着满头的泡沫伸头进去说:“妈妈你个白字先生又错啦,是歧路不是支路呀。

痛苦地度过了高一之后,我们分了文理科。因着恒切的祷告,我的生活从此产生了极大的改变。由于换宿舍和换了新的班级,我的人际关系变好,还有了一大堆的朋友。每次大考,我的作文都被全年级的老师在课堂上念,成绩也不断地进步。原来那间宿舍的舍友,一个出国,一个读理科,剩下三个读文科的,有一个和我同班。没有想到的是,老师竟然把她安排和我同桌。我心里忐忑不安,却没想到第一天她就向我示好。我们相处得挺融洽,每天我给她讲题目,她帮我带早餐。我们很默契地都对以前的事情闭口不谈。高三第一学期一次大考后,我记得她很兴奋地跑来对我说我“打败玉女派掌门人了,考了年级第一名。呵,我竟然跟我曾经的“仇敌同桌了两年,而且她还为了我的第一名高兴,实在不得不感谢神的奇妙作为!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过那些事。然而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想起那些事,那些年少时在心里深刻的自卑和屈辱,我仍然会觉得全身颤抖,仿佛又走进了坟墓一样。如今,我读到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最痛苦的时候说的那句话“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23:34)时,我才明白,他们因着年少时的轻狂做了许多荒唐的事,的确伤害了我,但这有什么不可原谅的呢?其实,我不也和他们一样有许多过犯吗?我的自卑,我的自怜,我心中的仇恨、咒诅、报复心,不也是不蒙神喜悦的吗?那钉主十字架的岂只是那些以色列人吗?不是的,所有的罪人都是那刽子手,包括我在内!因为正是由于人人都犯了罪,所以主耶稣才需要牺牲祂自己,成为那替罪的羔羊。我岂不当效法主耶稣去爱我的仇敌,饶恕他们的过犯吗?正如主耶稣所说,“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马太福音6:14-15)

感谢神的大爱!我知道后来的日子里,神一直在眷顾我。为了看海,我选择了海边的一所大学,仍然是夜夜祈求,希望我可以来到这个美丽的学校。

神啊!我的心切慕祢,如鹿切慕溪水。——诗篇42:1

我觉得高考发挥得不顺利,整日灰心丧气地闷在家里。后来妈妈说有神学院的学生来分享,叫我也去看看。那是多么难忘的三天呀!一群孩子们,仔细听道,读圣经,听他们讲述各样的经历。我们唱诗祷告,一同用餐做游戏,在纸飞机上写下对神的祈求。虽然懵懵懂懂,但信心百倍。感谢神,那些丰饶的美地,祂都为我预备好了。十几天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了。

我跋涉千山万水,来到了这个美丽的城市,怀揣一本厚厚的《圣经》,看到了我十九年从未见过的大海,我无限感谢我主耶稣。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我没有变成一个充满仇恨的人,没有对每个人都充满了防备之心。相反,我现在还是如多年前一样天真热情,充满了对美好的希望和追求,对每个人都善意友好。我也遇到了更多更好的人,锻炼了自己的能力,脱离了自卑的情结,并且经历了许多美好的故事。更让我欣喜的是,从漳州校区回到本部后,我参加了团契生活,在老师和比我年长的弟兄姊妹的引导下,学到许多神的话语。也许生活仍然充满了诸多未知的艰险与磨难,但我已不再惧怕,因为我深知我所遇到的一切都是出于神,必定有祂的美意,正如使徒保罗所说,“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5:3-5)

以上的文字虽然简单,却忠实地记录了我这一路走来的过程。这过程虽然坎坷,但上帝的慈绳爱索最终引领我来到祂的面前。我必把一生都交托在主的手中,将信、望、爱持守到底,成为顺服的女儿。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诗篇23篇所描述的画面: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祢与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祢为我摆设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篇23:4-6)

u=4203552253,4131962106&fm=90&gp=0.jpg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2056.1-jiar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