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族穆弟兄的见证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正在筹备到西藏和新疆的MT,而想到穆斯林,想到藏传佛教徒,心里更多的还是担心,还是畏惧,不知道当说什么当做什么。我自己在软弱里也很长时间了,想到新疆和西藏就觉得那是很遥远的地方,离被主改变被主更新也很遥远,觉得向穆斯林传福音完全没有希望,祷告中提到也不知该说什么。5月22号也就是上周六,活水教会在祷告中一直提到的哈族的穆老师终于来到了北京,我们终于见到了穆老师,也见到了他的女儿。他带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带来了使我的心苏醒的消息,也更让我们看到圣灵在加快做工的脚步。穆老师目前在新疆传福音、牧会,他的女儿负责赞美的事工。穆老师的女儿名叫加纳提,是“天堂的意思,这是个很亲切的姐姐,叫我的名字不知为什么发音特别像“北京,最后干脆拉着我的手叫我“小梦。加纳提姐姐唱歌很动情,她跟穆老师一起用哈语、维语、汉语唱赞美诗时,我好像听到了大卫在旷野向神发出赞美的声音。

周六的聚会,穆老师分享了他的见证。穆老师在分享的时候我一直在哭,只觉得神是多么全能的一位神,他要拣选的人一个都不会失落,并且现在神的时候真的已经到了,庄稼都成熟了,漫山遍野都是迷失路的羊群,主在等我们与他同工。穆老师用不太熟练的汉语分享了下面的信息,我尽可能做到不改变地记录下来,希望弟兄姐妹们也能看到神在新疆正在做的工作。

我用第一人称来写:

我叫穆罕默德,是哈萨克族人。我从新疆沙湾来。我1973年毕业于塔城师范大学,从此成为了一个老师。大家叫我穆老师。这是我信主之前的名字。信主之后,我把“穆罕默德的“穆改成了“木头的“木。大家叫我木老师。

从塔城师范大学毕业之后,我在一所学校做了老师,我兢兢业业认真工作,很快做到了校长。在一所学校里,没有比校长更高的权威了,我在这所学校的仕途到了头,但是仍然不能满足我对权力的追求,不能满足我向上爬的野心。这个时候,我开始抽烟和喝酒,生活开始堕落。听学校老师们的公开课,谁请我喝酒,给我烟抽,我就说他是好老师,给他高分。

我的妻子也是一个老师。有一天她在讲课的时候,中风,倒在了讲台上,偏瘫,起不来了。这个时候我已经成了一个酒鬼。我的心里没有爱,对我的瘫痪在床的妻子、三个年幼的孩子没有爱,我不想照顾我的妻子,也不想管我的孩子。我每天在外面不回家,回家之后也闷闷不乐,不对自己家人尽责任。

我是哈萨克族人,哈萨克族人生下来就是穆斯林。“穆罕默德是很常见的名字,谁叫这个名字就觉得很威风,我也是如此。我想起我是信神的人,我信真主阿拉。我去找阿訇(穆斯林的解经学者,或者说牧师),跟他说我想亲近真主阿拉。阿訇教我念古兰经。古兰经是拉丁文写的,我并不懂拉丁文,但是我是老师 ,是知识分子,学什么都比别人快。虽然不明白经文的意思,我把大段大段的古兰经背下来。我认真地做“奶妈子(就是穆斯林一天五次的祷告),也为别人做奶妈子(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会祷告,他们请别人为自己祷告,给那些人钱),别人给我钱。这样,挣钱其实很容易。我白天替别人做奶妈子,把别人给我的钱放在口袋里,晚上拿去吃大盘鸡,喝酒。我心里空虚的很,越是空虚就越是喝酒,希望借着喝酒把这空虚掩盖。终于有一天,为别人施割礼的时候(穆斯林还是有割礼的),我喝酒太多了,我的心脏停止跳动了。别人把我送到医院里,医生用很复杂的设备使我的心重新开始跳。我醒了过来,对自己说我再也不喝酒了。但是这只是我对自己定的计划,我仍然在酒的捆绑之下。三天之后,我继续喝酒。后来到了封斋的时候(穆斯林的斋月要禁食,但只是在能看到太阳的时候不吃东西,早晨太阳出来之前和傍晚太阳落山之后都可以吃。我们在新疆的时候刚好遇到斋月,八点左右的时候在国际大巴扎前看到很多人拖家带口的吃东西。),封斋是不能喝酒的,我一个月没有喝酒,但是一个月之后,我把这个月都没有喝的酒都补了回来。

这个时候,我所在学校的汉族老师向我传福音。我说,你们滚,我是有神的人。他们不生气,还是爱我,他们说,穆老师,如果你信的神是真神,为什么你还沉迷在醉酒中出不来呢?我的口被堵住了,我说不出话来。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时候我的妻子已经信了耶稣。我的妻子跟这些汉族老师约好,为我戒烟戒酒祷告一个月。他们祷告一个月刚刚结束的那一天,我早晨起来,觉得自己里面甜甜的,闻到自己身上的烟味和酒味,觉得臭得很。我扔掉了兜里的烟,以后再也没有喝酒。我戒了烟,戒了酒。

神的时候到了,我被拣选了。我跟汉族老师们一起聚会,一起祷告。我的生命被主更新,我看我的妻子,看我的孩子们,觉得他们都那么漂亮。我照顾我的妻子,替她梳头洗脸,我爱她,希望一直照顾她。我信主之后三个月,偏瘫的妻子起来了。

我跟汉族的老师们一起听讲道,一起读汉语圣经。虽然我懂得汉语,我还是希望能有自己语言的圣经。我跟汉族的老师们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老师们说,穆老师,你祷告吧,神是听祷告的神。我们一起祷告,一个月,两个月,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了,有一天四个从哈萨克斯坦来的弟兄姐妹带来了哈萨克语的圣经。他们被圣灵感动送圣经到新疆来,但是他们不知道送给谁。他们把圣经送到了汉族教会,问有没有人需要哈语圣经,有人告诉他们,沙湾有个穆老师,他需要圣经,他们就把圣经带了来给我。感谢主!他真的听祷告。

主对我说,你要去传福音。我对主说,主啊,我是一个酒鬼,谁会听我的呢?主说,我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你现在是一个新造的人,在你的身上本来就有我的荣耀。你要放胆传扬我的名。就从你的家里开始吧。

我去见我的妈妈。以前我有四五个酒鬼朋友,他们现在都死了,有的死于车祸,有的死于各种癌症。我的妈妈说,我儿子的朋友都死了,我的儿子跟他们做一样的事情,现在我的儿子也要死了,我要失去我的儿子了。我见我的妈妈,对她说,妈妈,你闻闻我的身上,我已经不抽烟不喝酒了,主赦免了我的罪,我是新造的人了。妈妈,你要不要信真的神?妈妈拉着我的手,问我,你真的不抽烟不喝酒了?我说,妈妈,真的。妈妈亲我的手,对我说,儿子,我信你的神。我说,妈妈,耶稣他不仅是我的神,他也是你的神。你要信他,跟随他。

现在我家里一共有六口人,我,我的妻子,三个儿子,还有我的老妈妈。我们都信了主。我听主的话,我到各地去传福音,我到乌鲁木齐去,到塔城去,到阿勒泰去,到各地去传福音,到处有人归主,不是一个一个地归主,而是一家一家地归主。我遇到一个老奶奶,她身体不好,晚上不能睡觉,我跟她说,奶奶,我为你祷告好不好?她说好。我为她祷告,第二天她给我打电话,说,穆老师,我昨晚睡得很甘甜,没有做梦,我的身上舒服的很。我说,耶稣爱你,他医治你,你要信他,跟随他。

我是数学老师,我妻子是语文老师,我在外面传福音,我的妻子研读圣经给别人讲圣经,我们带领民族教会。很快我的“名声传到外面,统战部的人抓我进去,审问我。他们抄走了我们的圣经,不让我们聚会。不让我们聚会,我们就分散到家庭里面家庭聚会,他们拿走我们的圣经,我说,你们可以拿走这些圣经,但是你们拿不走我心里的圣经,你们也拿不走我心里的主。他们要撤掉我的党员,不给我发工资,我说,这些你们都拿走,我都不要。后来证明,他们没有权柄做这些事,我的神掌管一切。越是在那样的时候,压力越大,信主的人就越多。我们本来一周一次聚会,现在我们一周三次聚会,还有查经班,有祷告会,信主的人也更加多了(让我想到了《十字架——耶稣在中国》里面一位牧师讲到的,越逼迫,越蒙恩)。后来,阿訇来了,他说,你是一个叛徒,你叛教。我说,我有这个自由,耶稣是真神,我要跟随他。你信的神不是真神,他没有改变我也没有改变你,耶稣改变了我,给我新的生命,我要跟随他。最后,阿訇说,你要悔改。我说,我不要悔改,我已经悔改过了,你才要悔改,信耶稣。

以上。穆老师的分享其实有很多次被弟兄姐妹们的掌声和笑声打断,我贫乏的语言大概根本不能表现出我想要表达的心情,也根本不能表达我听到这分享之后心中充满的盼望、充满的喜乐。这是一个主拣选了他儿女的故事,也是主扶持了一个工人的故事,更是主要在全地施行拯救的故事。希望弟兄姐妹们多多为哈族祷告,多多为新疆和西藏祷告,也为自己祷告,走出自己的小世界,看到神是怎样的一位全民族全世界的神。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3761.1-hasakez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