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思义---华北的教育宣教士

t014a468444434ff055.jpg

清末民初中国的基督教大学共有十三所:华北区的齐鲁(济南)、燕京(北平)、华东区的金陵(南京)、金陵女大(南京)、之江(杭州)、圣约翰(上海)、沪江(上海)、东吴(苏州),华南区的岭南(广州)、福建协和(福州)、华南女子协和(福州),华西区的华西(成都)与华中区的华中(武昌)。

这些大学都是经过多次的合并或拓展才逐渐成形的,其中都有一段曲折复杂的过程。近年有位美国史学家Jessie Lutz对它们做了一番精细的研究,完成“中国与基督教大学(China and Christian Colleges)一书,一九七一年由康乃尔大学出版,并荣获翌年的美国女史家奖。本文所介绍的路思义(Henry Winters Luce,1868-1941)与上列华北区的齐鲁与燕京两校都有密切的关系,所以我们可以称他为“华北的教育宣教士。

〖 一、耶鲁三杰 〗

路思义生长在麻萨诸塞州的史克朗顿城(Scranton, Mass.),父母亲都是敬虔的基督徒,经营一家颇具规模的杂货店。当他在一八八八年进入耶鲁大学就读时,正是海外宣道的狂飙吹进美国各大学的年代。就在这一年,“学生志愿海外宣道运动 (The 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Foreign Missions)正式展开,以后在短短的三十多年中,送走八千多名大学毕业生远赴异乡宣道,而其中又以到中国来的占最多数。

第一个被这股潮流所激动的耶鲁学生是与路思义同级的毕特金(Horace T. Pitkin),他在大二那年就在一个夏令会中签了志愿卡,并且开始在同学中传递海外宣道的负担。路思义和艾迪(Sherwood Eddy)就是经由华特金的不断鼓励才加入志愿军的行列,而形成了“学生志愿海外宣道运动中著名的“耶鲁三杰。

“耶鲁三杰在一八九二年毕业后,又一起进入纽约的协和神学院接受神学训练。在这里,他们不但在知识与灵命上装备自己,也很注意身体的锻炼,因为健康的身体也是前往海外宣道的一个重要条件。他们每天下午五点钟准时到院中的健身房活动,最后以一哩的跑步作为结束。每当他们想偷懒不跑时,总会提醒自己说:“还是跑吧!跑这一哩路可以使我们将来在中国多走好多路呢!此外,他们也抽空到附近的教会医院中见习一些基本的医护技术,以备将来在中国可以派上用场。

在协和读了两年后,“学生志愿海外宣道运动当局邀请他们三人出任一年的巡迥干事,分头前往各大学访问。路思义分配到南部与西南部的各州,结果他在这一年裹又带领了一百多人加入志愿军的行列。据统计资料显示,一八九四年度是这个运动扩展最迅速的一年,“耶鲁三杰的贡献于此可见。

一年期满后,华特金留在协和,路思义与艾迪转往普林斯敦去继续未完成的神学课程。一八九六年的夏天,艾迪和华特金分别动身前往印度与中国,路思义则拖到第二年的九月才带看新婚三个月的妻子航向中国。

〖 二、从“文会馆到“广文学堂 〗

“文会馆是由美国长老会的先驱宣教士狄考文(Calvin Mateer)在山东登州(蓬莱)创办的,当路思义来这里报到时,它已经具有将近三十五年的历史了。

在“文会馆的头两年,路思义一面自己勤习中文,一面教学生物理学,同时也指导学生在课余研读圣经与从事体育活动。在他的鼓励和训练下,“文会馆的学生举行了山东省有史以来的第一场篮球比赛,吸引了附近许多居民来观赏。哨音响处,全场手忙“脚乱、鞋飞辫舞,使得另一位充当裁判的美国教师一筹莫展。

一九○○年的议和团事变,山东也是动乱不安的一省。居住在登州的传教士幸有北洋海军的统领萨镇冰率兵舰“海坼号相助,得以安全抵达烟台,随即转赴朝鲜避乱。在朝鲜,他获知“耶鲁三杰之一的华特金已经在七月一日保定府的大屠杀中死于拳匪之手,不禁在日记中写下这样悲痛的话:“这是什么日子啊!是充满苦难与迫害的日子,是由流血与死亡交织而成的日子。不遇他并不因此灰心,相信“上帝的国仍将在中国建立起来。

〖 三、从“广文学堂到“齐鲁大学 〗

虽然狄考文很早就呼吁在中国的教会学校要注重素质的提高,虽然“文会馆在三十多年里已经为中国教会与社会培养出许多人才,路思义从一开始就觉得它仍有待大规模的改革。第一、登州位置较为偏远,不若济南、潍县等地位居交通要冲,若迁校于彼,定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第二、与其各差会独自经营小规模的学校,不如大家联合经营大规模的学校,而在高等教育上尤其有此需要。就在路思义的订划与联络下,美国长老会与英国浸信会终于在一九○四年在潍县成立了一所联合的高等教育学府——“广文学堂。

“广文学堂虽然只独立存在了十多年,却在中国基督徒学生的宣教运动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一九○九年三月间,路思义感受到学生中属灵复兴的气氛逐渐侬厚,就邀请丁立美牧师来校主领一连几天的奋兴聚会。

丁牧师也是“文会馆的毕业生,说来还是“广文的校友呢!原来每天只有二十分钟的晨间崇拜延长为一小时,许多学生在丁牧师富有挑战性的信息下决志走上传道之路。决志的人数从七个、六十个、八十个,最后增加到一百十六个,占全校学生的三分之一以上!从这里就开始了著名的“中华学生立志布道团,后来在全国有支团十三处,团员一千多人,成为中国教会的一支生力军。

一九一七年,广文学堂与青州的“乐道院、济南的“共合医道学堂合并,命名为“齐鲁大学。路思义被推选为副校长兼建校委员会主席;为此他回到美国两年多,四处奔走募集建校的经费。

〖 四、促成燕京梦的实现 〗

燕京大学的第一任校长司徒雷登 (John Leighton Stuart)在他的回忆录中称燕大的成立是“一个梦想的实现。的确,这间以“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为校训的教会大学,不但以它精致和谐的中国式校舍为荣,也拿得出对中国文化研究的丰硕成果。

这个梦想的实现,除了有赖司徒雷登的擘划经营,也归功于路思义的募捐本领。从一九一九年出任燕大副校长后,他一直代表燕大在美国募捐。这次的使命比以前为齐鲁所做的更加困难,因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孤立主义抬头,海外宣道的热忱也随之锐减。

然而为了燕大,路思义牺牲了与妻儿在一起的安定生活,忍受有些人对他“摆脱不了金钱的批评,终于促成一幢幢的校舍在燕大校园中建立起来。其中有一个六角形的亭子,即由燕大当局命名为“思义亭,藉以纪念他对燕大的贡献。

〖 五、“杂志大王的父亲 〗

一九二七年秋天,路思义从燕大退休,终于有了真正属于自已的时间与生活,他再度回到荒废已久的学术活动中,在哥伦比亚大学与协和神学院选课,专心研究中国的历史、宗教与文化。第二年九月开始,他接受了甘乃迪宣教学院(Kennedy School Of Missions)的邀请,在那里教授有关中国的课程。他很兴奋的写信给朋友说:“在这裹,我们可以每天思想中国、讲解中国......虽然如今我们不能身在中国工作,却仍然可以在这裹为中国做些事。

他的四个子女都已成家立业,蒙神祝福。尤其是长子亨利鲁斯(Henry R. Luce)一手创办了时代(Time)、幸福(Fortune)与生活(Life)三大杂志,赢得了“杂志大王的美誉。从第一期的“时代出刊以来,路思义一直是它的忠实读者,也时常向儿子提出一些改进的意见。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珍珠港事变后的几个小时,他长眠不醒,无疾而终。当天的日记是这样结束的:“我们正进入一个历史上的大时代,让我们相信上帝美好的计划。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4041.1-huabe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