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状元啊,我想对你说……

126133914_13923432923751n.jpg

寻寻觅觅,人生意义;耶稣基督,根本答案。

2014年春节刚过,我从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大意是当年四川某县的一位理科状元刘宁(化名),毕业四年多一直在找工作,甚至过年都没有回家,在异乡街头流浪,在大街上睡觉。

看完了整篇报导,我陷入了沉思。在有着一千余年科举背景的中国,「状元」与「流浪儿」两个词相连,以其具有的典型性和戏剧性,迅速地吸引了大众的目光。但除掉刘宁的「状元」身份的外袍,他里面经历的矛盾和挣扎,和我曾经经历的是多么相似。

少年的烦恼

报导中提到,刘宁在流浪时,曾经与一位好心的大爷聊天。他问对方「你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让那位大爷觉得很讶异。然而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我,同样一个问题,也曾是我多少年的困扰。我从小爱思考,大约八、九岁时,就对人生的虚空有了意识。

有一回在田间,我突然对哥哥说:人活一生有什么意义呢?哥哥放下工具,惊奇地看着我,不知我在说什么。我那时确实体会到了「虚空」,因为亲眼看到了爷爷生命的枯干,奶奶日益的衰弱。看到家族里的人,因为赡养老人而产生的争执和矛盾,又想到自己几十年的境遇也不过是如此,小小心灵对人生充满了烦恼和困惑。

这困惑一直萦绕在我心里不去,后来就对于宇宙和人类的来源进行猜想:宇宙会不会是一个巨大的生物呢?银河系是它的一个器官,太阳是它的一个细胞,人类只是一种细胞寄生物──我一边为自己的「创见」沾沾自喜,一边又陷入了「宇宙的外面是什么?」的困惑中。人生意义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后来,我发现并不是我早熟,人无论老幼,在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个时刻,会在心里追问这个问题。这正应了圣经上的话:「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传3:11)

还能盼望什么呢

作为一个中国大陆的「80后」,我成为无神论者是很自然的。从小在思想品德课上,老师就教我们,要相信科学,不要迷信,世界上没有鬼神。中学的生物课又教我们,人是从类人猿进化来的,远了说,是从单细胞藻类进化来的。

我捡到这一鳞半爪的「知识」后,就常常以怜悯的心态,嗤笑奶奶愚昧,因为她「顽固地」认为世界是有鬼的,并且拒绝我和哥哥的「思想改造」。其实,我不知道,科学是一套能够被验证的知识和理论的总和,科学并不等同于真理。只是,在今日的中文语境里,「科学」一词远远超越了本身的含义,富含政治色彩,有着某种语言霸权,变成「正确的」、「进步的」、「不容质疑的」等等含义的代名词。这使得所有在这样的教育背景下长大的人,对于一切号称是「科学」的东西都好感有加,甚至盲目信从。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认定「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因为它号称是「科学的」。后来才明白,这样的坚持和向往,其实出于人人都存在的「宗教意识」而已。公平地说,在「信仰」层面,我并不比迷信鬼神的奶奶高明。然而,后来政治教科书又修改了,说共产主义不可能一下子实现,需要十几代、几十代人的努力。我顿时觉得渺茫起来,生命如此短暂、渺小我还能盼望什么呢?

成功学的叉路

十五、六岁的时候,当我看到一本书──《激发心灵潜力》时,封面上的一句话一下子就抓住了我。「心灵是自我作主的地方!在心灵里,天堂可以变为地狱,地狱可以变为天堂!」

书中教导了一整套自我激励、获取成功(主要是发财致富)的方法,包括某种控制自我思维的方法。我极其信服这本书,崇拜这位未谋面的作者。我觉得里面每一句话都是那么宝贵,不多也不少。我于是开始按照书上所写的,安排自己的生活,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

在开始的一两年,我尝到了一点甜头,取得了非常好的学习成绩,也参加竞选班长,做了不少出风头的事。我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掌控人生。我幻想:以后通过奋斗,成为亿万富翁或行业的翘楚,有舒适、富足、成功的生活。

但是没过太久,我就陷入了痛苦。原来,这套成功学包含着一些危险的做法,比如:为了获得好心态,必须抹去大脑里面痛苦的记忆,以令人兴奋的感受取而代之 (有一套具体的操作方法)。这套做法使我变得浅薄和虚伪。我总幻想着自己拥有本不具备的才干,当失败来临也不愿承认,不肯经历任何「负面情绪」,抹煞掉每个正常人必然有的痛苦经历。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我的大脑似乎被套上了一层厚厚的膜,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难以集中注意力。

我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情感!不仅再也体会不到发自心底、无以言表的喜悦,甚至想体会真正痛彻心扉、荡气回肠的痛苦也是不可能了。每当我面对一件稍有挑战的事,就会有许多相互矛盾的话语在头脑中激战,让我不知该如何应对。晚上,我再也得不到好的睡眠,整天都头昏脑涨的。想当初,自己之所以迷上成功学,是想成为一个快乐、成功的人,但最终竟然变成了一个在危险而黑暗的悬崖边绝望、找不到回头路的瞎子,一个橡皮人,一具行尸走肉。

精神上的流浪汉

讽刺的是,在这样精神分裂的状态下,我的高考成绩竟然不错,名列全市前三。一时间老师、亲友又把我猛夸一顿,还当成榜样来谈论。不过外表的光鲜,内心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进入大学后,由于开放的学术氛围,我以前形成的世界观,受到各种思想流派潮水般的冲击。再加上成功学给我心灵带来的创伤,我渐渐失去了对任何东西的执着。与此同时,由于同学都是各地的高材生,大学也不像以前那么看重分数,我在学习上也不能显出任何的优势。由于家境贫穷,很多活动我也不敢参加,我变得更加自卑和封闭起来。

此时的我,既受到身体的困扰,又受精神的煎熬,完全体会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我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只觉得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无力地诉说着干渴和疲乏。谁又能理解,我多么羡慕疯子或死人啊!疯子可以什么也不管,死人已经得到了永远的安宁。我之所以没有流浪远方或像海子那样去自杀,是因为有个微弱的声音告诉我,父母养我、供我念书挺不容易的,我以后得赡养他们,或者至少让他们觉得还有个盼望。其实,对于一般人看重的上好大学、找好工作、找老婆、生孩子之类的东西,对我而言,似乎毫无意义。

由于专业的原因,我开始对自由民主制度产生了兴趣。我读了很多有关的书。慢慢地我觉得,自由民主并不是普遍适用的政治模式。典型的宪政民主国家所具有的基督教文化底蕴,是我们国家没有的。甚至可以说,不明白圣经就不会真正理解西方民主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政治文化。原来,基督教信仰对于政治制度的影响这么大!有机会,我得看看圣经。

黑暗中的亮光

此后不久,在一次买书时,我碰巧看见一本旧圣经,又大又便宜,我就当作研究文化的读物买下来。这一读,我并没有看出圣经与政治文化的关系,倒是惊讶地发现,圣经有些篇章很奇妙,直指人心,让人悸动。这是久违了的感觉。

我特别喜欢其中的《诗篇》和《乔布记》。在无法入眠的深夜,我常常一个人在走廊昏黄的灯光下读这两卷书。身体的痛苦、精神的迷惘,加上周围人的隔阂,让我深深觉得自己是一个精神上的孤儿,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但每当读圣经的时候,我全身心都在悲痛呼吁:「耶和华啊,我投靠你……求你侧耳而听,快快救我,作我坚固的盘石,拯救我的保障…...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耶和华诚实的神啊,你救赎了我。」(诗31:1-5)

某个临近期末的晚上,我和其它同学一样,在宿舍走廊看书,临阵磨枪,准备期末考试。到午夜一点左右,别人都回去睡了,我照例拿起圣经翻一翻。刚好一位叫鹏飞的同学走过来,很惊奇,然后邀请我去教会看看。我很好奇,就答应了。

一群特殊的朋友

在期末考试后的第一个周日,我随鹏飞去了主日聚会 (是在一家咖啡厅)。那天一位姊妹主持聚会,她先生弹吉他,另外一个姊妹证道。咖啡厅里的奇特气味和动听的赞美诗,深深触动了我的心弦。在周围人用真诚的心唱出对上帝的赞美时,我几年来混乱的心智,竟然奇妙地澄清了,感到特别放松。我彷佛回到了童年时光,置身于一个秋日阳光照耀下的原野,心情极其畅快。

我又环顾周围的老老小小,他们都被一种极柔和的光笼罩着,真是又纯洁又可爱。讲道结束后,主持人欢迎我这个新朋友。接着大家围着为我祷告,这真叫我感动。我和他们素不相识,他们竟然为我祷告───神秘而令人敬畏的仪式。

在鹏飞的建议下,一个弟兄邀请我做决志祷告。我犹豫了一会儿,虽然我连决志祷告是什么都不知道,但隐隐地意识到这意味着要开始进入这个「组织」。至于一般人的被「图财害命」的担忧,我倒是一点也没有,因为明显我是个穷苦潦倒、浑浑噩噩的小子么。主要障碍在于,我虽看过圣经,但我既不能确认宇宙是神创造的,也不确定有没有出现过耶稣这个人,更不敢相信耶稣就是神。

然而,我从心底愿意和这群友善的基督徒在一起。何况,我总该给鹏飞一个面子吧?人家这么好,带我来这个地方。于是我跟着杨弟兄,做了接受耶稣的祷告。接下来,杨弟兄还为我做了一个祝福的祷告。我又一次感动了。因为他不仅求上帝祝福我,还求上帝因为我而赐福给我的家人。我觉得基督徒真是好人。

重新回到「婴孩」

很奇妙的,决志祷告后,我再次看圣经时,眼目被重新打开,发现这不再是一本历史书或文学书,而是生命之书。我重新回到婴孩一样的状态,饥渴地吸收着里面的话语,心灵得到莫大的安慰和盼望。在接下来的暑假大学生营会上,我有了第一次开口祷告的经历,心灵真地被神打开。

寻得生命意义与乐趣

上帝解决了我人生最大的疑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单凭这个,我就对神感恩不尽。因为若不解决这个最基本的疑问,我的生活就是圣经所说的:「奔跑却无定向;斗拳却像打空气。」(林前9:26)那是何等的虚空啊!很可能,我因为觉得人生了无生趣,当个流浪汉或自杀了事。

主又医治了我受成功学所害的那种强迫症。借着此后的许多人和事,上帝慢慢地帮我解开捆绑,医治了我的创伤。我越是思考,我以前陷入迷途有多深,后果多可怕,越体会到主的拯救是何等必要。

我曾是个没有音乐感的人,从不奢望自己会乐器。到教会后,我由于爱唱赞美诗,就报名参加吉他班。主借着弟兄的智慧教导和耐心帮助,使我这样一个门外汉,终于入了门。每天清早,我们学校信主的弟兄姊妹一起去学校的河边灵修,一起弹琴赞美主,生活变得何等美好和有趣。接下来的几年,我顺利地毕业、工作、结婚、生子、买房。于我而言,这些事的成就都曾是我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尝尝上帝的恩典滋味吧

回到刘宁的话题。采访中,刘宁对记者如此说:「让我像大多数人一样,找个工作,结婚生子,挣钱养家,我觉得很无聊,很没意思,我深深地感觉现在一般人的生活方式,让我看不到意义,找不到目标,一切都很平庸。如果在战争年代,我是不是会活得更有价值、更有作为?好像我以前喜欢的网络游戏,其实,我一直知道这些都是虚幻的东西。

兄弟啊,我真能理解你,因为我曾经和你的想法如此相似。我多想告诉你:虽然你不愿意回地上的家,你可以回到天父的家呢!快来尝尝上帝恩典的滋味吧,你便知道这是多么美好,投靠他的人多么有福啊。世人尊你为状元,是有条件的、暂时的,而天父当你是宝贝,却是无条件的、永远的!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4890.1-zhuangyu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