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大过分离(二)

昨日重现:忘带的手机泄露了秘密

有一天,他将手机忘在家里,就在我拿起的瞬间,一个短信进来,揭开了隐藏的幕后故事。两人的往来短信很多,也很实质,我握着手机的手一直在颤抖,而他这时候恰好回来取手机,看到我面色苍白地坐在床边,也看到了我手里的手机。

我默默地把手机递给他,一句话也没说。他走到一边翻看了一下手机内容,说:“晚上咱们谈谈吧。我说“好。然后他就上班去了。

我不知道自己坐在那里愣了多久,也哭不出来,当我渐渐恢复过来时,走到阳台上,几乎是俯伏在地开始祷告。心中不断回响起一个称呼,让我越来越有力:我们在天上的父。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每当生病或者被小朋友欺负,只要看见爸爸的身影,握住爸爸的手,我就会马上安定下来,不再有任何惧怕。因为我相信他是我的依靠和保护。那么我们在天上的父,那位掌管万有、全知全能的上帝,会让任何未经他允许的痛苦艰难落在我的身上吗?他的膀臂和双手,难道不会成为我的依靠和保护吗?

我第一时间将这件事告诉了Esther,她让我当晚先和丈夫好好沟通,听听他怎么解释,了解他的想法。我们一起做了祷告。

晚上七点多,我和丈夫见面了。我忽然发现真正面对他时,竟出奇地平静,倒是他明显地不安和局促。

他开口说话时,眼睛只是盯着桌面,说:“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也不想过多解释我们的关系到底如何,我认为我和她之间没有什么实质问题,所以你也不用再多问了。但不管怎样,出现这种状况都是不对的。

然后他开始沉默,我很柔和很缓慢的开口:“我想了一个下午,虽然真的难以避免地很伤心,但是我并没有愤怒和怪罪,更多的是审视和思考,我们的婚姻到底怎么了?我知道它出问题了,问题在哪里?我们应该怎么办?

之后他谈到了很长时间以来他内心的压抑和逃避,主要原因就是直到现在他都无法承受父亲去世带来的打击。他不能认真去思考这个问题,很多时候只能用高强度的工作来麻痹自己。他一直希望能让父母安享晚年,然而父亲的突然去世,让所有他对未来充满天伦之乐的生活梦想都轰然坍塌,今后再也无法完整和美好。

我们的谈话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一年来他的痛苦感受,我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他与那个女人的关系。随后,我们也谈到我们之间的问题。在他看来,我们虽然有很好的感情基础,但是一直存在性格上的差异,使我们之间无法达到一种很和谐默契的境界。

他说他的向往和追求是不断提高生活品质:家居环境,更好的汽车,其他物质条件和工作上的成就等,以及由此产生的精神共鸣。而我似乎对这些没有很高的要求,当然也就没有付出过更多努力。

我安静地听着,并不辩解。同时在内心反问自己:他说的哪些是有道理的,要好好反省。而我也是第一次认真地体会到圣经的话:“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当你负的是真理和灵魂之轭,他负的是世界和肉体之轭时,两人之间便存在了不可跨越的鸿沟。

最后他说:“我们一直以来都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我觉得我没有力气也不想去解决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分开?这是他第一次和我直接谈分开。我说我没有想过,从来没有,更别说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孩子。

说到孩子,他眼里渐渐盈满了泪,说:“是的,我们的过去很好,我们的孩子很好,但是我真的很不快乐,我觉得我们走不下去了。

我也哭了。但是,感谢上帝,在这场危机面前,我的内心没有崩溃,仿佛有一只稳定有力的手一直托住我整个人,使我仍然可以思考可以呼吸,也可以用柔和安静甚至体谅包容的态度与他沟通。

我说:“我知道你内心非常矛盾挣扎,一定有自己无法释怀的东西,也许是父亲去世对你的打击,使你对生活本身变得消极和茫然,也许是我真的有很多让你觉得和你不合拍的地方,不管怎样,我都觉得我们应该去努力改变和建设。放手容易坚持难,而我,愿意选择那个难的。

他对我的回答不置可否。正好这时餐厅服务员过来告诉我们要打烊了,于是我们就暂时结束了谈话,起身离开。

同样的危机,不同的我

第二次婚姻危机卷土重来。和上次不同,这次不单单关乎我和他两个人,还有一个年仅四岁的孩子。当时我很疑惑,为什么上帝从悬崖边将我们的婚姻拉回,并且赐给我们孩子,却又让我们再次落入同样的危机?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虽然我心里也常常感觉沉重和忧虑,也会觉得自己很委屈,但是大多数时候可以静静地去祷告,去听神的话语,去努力思考我在婚姻中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如何改进。我在生活中更多地去忍耐,去付出,努力使家成为一个温暖的港湾。

我感慨且感恩地看到了与七年前丈夫第一次外遇时那幅截然不同的画面:茫然无助地四处去哭诉和寻求安慰,去抓取短暂飘渺的情绪释放和慰藉,在苦毒和怨恨中自伤也伤人。

几个月过去了,情况没有什么变化,甚至没有任何发生变化的迹象。其间我们一直都能和睦相处,没有任何争吵和冲突,我尽量创造一些一家人在一起的相处机会,大部分时候他也愿意配合。但是我感觉他的心似乎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在回转的路上,却在往反方向偏移。

这种情形使我总觉得自己的内在还有一份疑惧,于是像马可福音中那个求主医治自己孩子的父亲一样呼求说:“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我想要的是通过祷告祈求,使事情像上次一样逐渐好转。可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发觉这似乎与神在这次的环境中想要给我的不太吻合。

正是透过这段经历,我明白了罗马书中“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这句话的真义。忍耐、老练、盼望,才是上帝让我们经历患难的真正目的,而不是挪去患难。

神喜悦我们对他的信心,但是这信心需要被他不断启示,不断校正。后来有一天,有一段经文深深地抓住了我:“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

它击碎了我在内心深处最深的一种自我保护和对十字架的拒绝,深深揭示了我之前只是一种吃饼得饱的信心,它也让我看到,我的目光和盼望所及之处,只是婚姻的完整和幸福,而不是自我生命的更深建造,和上帝国度的扩张和丰盛。

那一刻,我知道我的眼光和心志都开始被神扭转了,我在心里深深地祷告:天父上帝,我不再拒绝了,求你赐我乐意的灵,去做一粒落在地里死了的麦子,好让我能在家庭里,在你所为我划定的土地里,结出许多籽粒来。

顺服接受辅导,重返职场

对一粒麦子的领悟让我得着力量和勇气的同时,也深感接下来的道路并不容易走。我也深知这是我属灵生命的一个重要历程,需要教会的辅导和帮助。

于是,从2013年8月开始,我和教会的牧者Z弟兄夫妇深入沟通了所面临的婚姻问题。他们认真了解了我的生活状况和属灵状况,开始有针对性地给予我支持和帮助,定期与我一起祷告。我常常在他们家里一交通就是好几个小时,在那里倾诉,叹息,流泪,聆听,在那里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敬拜和祷告。他们把自己的时间毫不吝啬地拿出来给我,陪伴我,温暖我,安慰我,更坚固我。

那段时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每一次,耶稣的十字架都成为我们交通的核心,都成为我的心被完全安慰并降服的关键,都让我重新确认自己的身份:“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9:23)

借着每次交通和祷告,我得以不断深入检视自己真实的生命状况,那些缠裹着我的忧伤和委屈就一寸寸地从我的视线里退去,却越来越清晰的看见自己的老我还在那里顽固地活着,我并没有“向罪死,向神活。

从12月初开始,我每周定时做一次禁食祷告,以更深地寻求神的带领和帮助。诚实地讲,作为一个再次经历丈夫外遇的女人,我的内心的确有过挫败感和疑惑:为什么那么多的婚姻神都拯救了却独独遗忘了我?为什么我努力按照圣经上的教导去做一个妻子,得到的结局却是这样?我到底哪里做错了又该如何去改正?神在这件事情上的旨意到底是什么?

神常常并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始终在不断调整我的眼光,似乎答非所问地告诉我:不要看你的环境,看我,看十字架上的基督,你就必得安息,必得力量。

相信每一个经历过婚姻创伤的人都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那不是一个容易应付的状况,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苦和忧伤,是一种面临婚姻将死的惧怕和无助。我无法一路高唱战歌地冲锋,而只能靠着牧者的帮助,靠着在神面前不断地祷告和思考,在眼泪与力量,沮丧与信心的胶着中,踽踽前行。

在我的心灵经历痛苦和历练的同时,生活的车轮照旧向前滚动。宝宝春天上了幼儿园,6月底我结束了和朋友一起经营了两年的服装小店,8月份开始,我陆续谈了几个工作机会,准备重返职场。

做了三年全职妈妈,虽然也辛苦经营了一个小店,但是这些在我丈夫眼中并没有太大价值。他的价值观当中,一个成功的女性,是穿梭在职场当中,光鲜靓丽往来生辉,为公司创造商业价值的那些女性,在他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中,也充满了这种类型的女性,她们展现了与柴米油盐老人孩子无关的精装版女人的魅力。

我曾经也是这样的女人,但信主后我的人生观和家庭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开始明白妻子和母亲的使命是什么,而一个已婚女人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奉献,并不在职场当中。

从2013年底开始,他就和我谈起过希望我再出去工作。4月底我们的婚姻问题浮出水面后,我就开始为我的工作问题祷告,因为我希望我的工作不要成为我们婚姻出现矛盾的一个原因,所以在征求他的意见后,我决定顺服丈夫,开始认真寻找合适的工作机会。

我向神祷告希望能有一份职业和事奉相结合的工作,最好是主内机构,因为我不是很想再次回到商业氛围浓厚的职场,但是一段时间下来神并没有这样成就,而是一路引领,将我带回了生宝宝前跨界去做的行业,为我预备了一个不错的公司和机会。

我已经离开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三年,重新回来时,却依然能得到一个很好的职位和待遇,这是神的恩典。在一切的难处中,他总会给我们开一条道路,而这份工作,的确给了身陷离婚漩涡的我一个转移注意力的机会,让我能在工作领域,迅速的专注投入,并且逐渐取得成绩,使我对自己有了积极和正面的认识。

时隔一年,再提离婚

春节期间,我们全家一起外出旅游,虽然他对我一直持淡漠态度。但气氛还算和谐。自从去年4月份沟通过之后,我们再没有就那次的问题聊过,我知道他需要时间去梳理和判断,过多的关注只会让他感觉到压力和不信任。我只需尽好妻子的职分,营造家庭的温暖。

节后不久,我们有机会在一起沟通,他再次提出离婚。这个我们一起走过青春岁月直至不惑之年、我一直认为是世上最亲近的人,再一次用一句话否定了我们所有的岁月和感情。

我问:“为什么?是因为别人的介入吗?

他回答:“不是,是我们自己的问题。理由还是之前的那些,核心问题还是我们的性格不和。他说上次手机事件里的那个人已经没有联系了,而这一年来他看到了我处理这个问题的做法,这令他很尊重,并且正是因为我这种理智而友好的做法,使他愿意结束那段不正常的关系。但是结束那段关系,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够走下去。

我哽咽而温和地开口:“你是否想过,你和我,还有孩子,我们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如果离婚了,对每个人而言,包括孩子奶奶,生活将永远不再完整,没有一个人,会因此而得到真正的快乐,而孩子的人生,将从此面临漫长的父母分离的遗憾。

他说:“其实我们这样貌合神离地勉强走下去,也是对每个人不负责任。

那一瞬间,我很想大声质问他的所作所为责任何在。但是却没有这样开口,我想,一定是上帝的引领让我没有顺从自己的私意,而是说:“我想我能理解你的困惑和无力,二十年的感情在你心中一定也有很重的份量,而婚姻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绝对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很抱歉,我一直努力,却也没能成为令你满意的妻子。照以前的性格,我也许无法坚持到今天。但是我坚持了,并且愿意继续坚持下去。因为,我相信婚姻是神圣的,是上帝所设立的,它值得被尊重和坚守,不管它出了什么问题,依靠上帝的恩典,总会有修复的可能。

他沉默不语,我继续说道:“我也知道一个人对自己的性情无能为力的那种感觉,所以我不怪你,我也曾经体验过明知是一种错误却无力挣脱的感受,这就是罪的辖制,我们被深深地捆绑了,无法自由地拒绝那些罪的诱惑。但是当我信主之后,我开始体验到那种自由,开始割除生命中的那些毒瘤。

他依然沉默,而我却在讲述中不再寒冷,不是因为屋外那灿烂的阳光,而是内心涌动的那份带着上帝慈爱的涓涓细流。我们的沟通最终没有什么结论,但我知道,更严峻的挑战开始了。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5486.1-end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6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