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大过分离(一)

一个比我小10岁的入侵者

2007年10月,深秋的北京,天空很美,梧桐叶洒满楼前的街道。我坐在窗前,看着片片黄叶不时飘落,一颗心却不像那清澈的天空,也不是那飞舞的叶片,而是那渐趋干枯的枝桠,带着一种绝望甚至毁灭的气息,在四面八方寻找出路。

因为,我们一起经营十载的婚姻,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去接受生死考验。我就像站在一个没有未来的死胡同里,面对斑驳冰冷的高墙,冷静对峙或疯狂呐喊都无济于事。终于,我向即将陷入绝境的生活,缴械投降。

回望过去两年,是一段充满伤痕和混乱的记忆。彼时,一个年轻秀美的女孩,毫无顾忌的闯入了我们的生活,用她那单纯的有点霸道无知的青春,攻陷了我和丈夫经年累月风雨同行的生活。面对这样一个比我小10岁的入侵者,我第一次开始感觉岁月无情,除了感怀韶华不再,更叹息无论多么深厚的感情,都有可能毁于旦夕。

其间的痛苦和折磨自不待言。但是让我更无法设防的是,两年后那个女孩离开之后,我们的婚姻战争才真正拉开序幕。

丈夫的这次外遇,使我的心里再也没有真正的平安,没有了起初的信任。虽然我们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并且似乎依旧相亲相爱,但我常常会在他面前旧事重提,提起这件事情对我们感情的伤害。

有时我甚至批评他,怎么可以这么不重视和尊重女人,以至于对两个女人都不公平。她那么年轻,就要经历这种不正常且没有结果的感情,她以后还怎么相信男人相信爱情?而我,一个跟他生活了11年的女人,竟要承受这种婚姻被摧毁的痛苦。

大部分时候,他都会沉默地听着,后来渐渐开始逃避触及敏感话题的交流。甚至有时候我们会把一些本来与此无关的生活中的小摩擦,都归结于此事。

直到有一天,他坐在我对面,认真而沉重地说:“我觉得我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坦然地面对你,可能因为那件事,我会永远处于这种抬不起头的境地,而你也会一直无法释怀,我也不怪你,毕竟做错事的人不是你。也许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原谅我,表面上看你也的确是原谅了,但即便是残存的这一点阴影,也足以令我窒息,因为我不是那种能一直带着愧疚感过日子的人,我希望自己在婚姻当中是个有尊严有地位的男人。

和他认识了十多年,我深知这些话对他这样一个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觉得自己更无辜,因为追根溯源的话,是他破坏了婚姻的尊严,破坏了信任的基础。

他接着说:“我们都努力尝试一下,也不用太久,就三个月吧,如果我们的关系能改善,我们就继续,如果实在不行,那也不用勉强了。

我听了有点发懵,因为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对他的困扰大到他对我们的婚姻产生动摇,因为即使在外遇期间,他都始终没有离开我和放弃婚姻的念头,并且一直竭尽全力的挽回。而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他却对是否能继续走下去产生了怀疑。

三个月,我像是忽然面临一个缓期执行的判决。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来挽救我们的婚姻。而我,究竟要不要挽救?如何挽救?

换一颗心,谁能做到?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明白为什么命运会将一个女孩带进我的生活?为什么她几乎给我们的婚姻造成了毁灭性的伤害?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活了三十几岁,记忆中绝大部分的事情都一帆风顺,学校生活和职业生涯也收获了不少嘉奖和掌声。到了谈恋爱的年纪,虽然周围追求者众多,但是我只想要自己选择的,当我遇到我先生时,知道等的那个人就是他,于是唯一的一次恋爱就成就了我们的婚姻。我没有遇到任何一种状况可以称之为“困局或者“绝境,但是这一次,我知道真正的挑战来了。

经过几天安静的思考,我得出了两个答案:一、我不能放弃我们的婚姻,我依然深爱这个男人;二、我没有解决之道。我需要找到出路,可是三个月的时间,我可以做到改变表象,却无法改变本质。除非我换一颗心,去彻底饶恕和接纳,并义无反顾地付出爱。

换一颗心,谁能做到?我想这是我作为人的能力的尽头了。而人的尽头,就是上帝做工的开头。正是这段境遇,让我在绝境中开始寻找出路,开始叩响生命之门。耶稣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

那个时候,我想起了两个都曾与我短暂做过同事的人,她们身上有一种相似的东西深深地打动了我。后来我意识到,那是在人生低谷甚至是泥沼当中,依然可以微笑面对、心怀感恩并且坚持付出的生命动力,那是耶稣基督的馨香之气。

我联系了其中一位,她叫Esther。她的故事可以讲得很长很曲折,但那一刻,只有一点深刻吸引了我:她曾经给我讲述的那位上帝,是如何使她在不幸艰难的土壤里,开出了灿烂多彩的花朵。我对她说,我想寻找一条能够使我的婚姻得救的出路,但是我发现靠自己不行。

于是她带我来到教会,并告诉我,除此之外,别无出路。我就这样叩响了教会的门,也叩响了永生的门。当时我还不明白,其实是上帝自己,叩响了我的灵魂之门,并为我悄然开启。

我在没有被揭露真相的舞台上

很多人最初信主都是奔着救赎而投向耶稣的,然而往往不是为着生命本身的救赎,而是某件具体事情或某个具体危机,我也如此。但是尽管你为此而来,耶稣也张开怀抱来欢迎你、帮助你,并且他想要给你的绝不止于此。他想要给你的,是他自己。那么他又是什么?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

我是为着解决我的婚姻问题而来的,那时候,我对耶稣是什么,以及什么叫做到父那里去,似乎并不太感兴趣。

圣经智慧之丰富深奥,远远超越浩瀚大海和深邃星空,但最为奇妙的是,你只要看见其中的一束光、掬起海边的一捧沙,就足以体验到那置身于无限广袤深厚恩典当中的光明和温暖,你的眼睛会看见前所未见的景象,你的心灵开始感受到冰消雪融般的复苏和欢畅。

我所看见的第一束光,是发现自己也是个满身过犯和污点的人;我所掬起的第一捧沙,是圣经中关于婚姻,关于丈夫和妻子的真理教导。

圣经中有两个很有影响力的字:一个字最美,人人都愿意接受,人人都为之动容,那就是“爱;另一个字则最利,让许多人望而生畏,那就是“罪。有的人先体验到最美的,有的人先体验到最利的,我想我大概属于后者。

在找到Esther前,我已经在网络上听了几十个关于婚姻的讲道和诸多信主见证,圣经话语悄然浸润了我干枯无望的心田,也擦亮了我迷蒙混沌的眼睛。我看见自己是怎样伪善虚假,怎样自私自利,怎样骄傲放纵,怎样没有爱心又缺乏宽容。我在没有被揭露真相的舞台上扮演着圣女贞德一样的角色,来居高临下的控告和审判背叛之人,而舞台背后那个真正的我却是如此不堪入目。

这么多年来,我有多少次主动或被动的心思飘摇以及深浅暧昧,这与丈夫对婚姻所造成的伤害难道真的是天壤之别吗?难道只是事实有否被显露吗?绝不!事实显露的仅仅是表象,而藏在人心最深处的动机和本性,才是“罪的本质。我和他,在本质上,没有任何的区别。

“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马太福音7章3-5节如此说。

神让我不断看见,我眼中的梁木是什么。查考十诫,我像掉进冰窖一般的簌簌发抖,因为每一条都照亮我眼中的梁木。

以世界为神,以自己为神,以荣誉为神,以美貌为神,以自由为神……去尊崇追求这些偶像,以这些偶像为人生的目的和乐趣;从内心深处否定、抵挡上帝,自认为光明的背后其实是不堪的黑暗,潜意识中拒绝光;不守安息日;不顺从父母,悖逆任性;恨人就是杀人,动淫念就是犯奸淫;善意、恶意的谎言不计其数;嫉妒别人的拥有或幸运。

我讨厌看到如此肮脏丑陋的自己,甚至想转身而去,回到那个自欺欺人的花花世界里去,但是上帝对我说:看清自己吧,孩子,看清自己,你才能看清我给你的赦罪之恩。

我来到教会的第二周,就做了决志祷告,也很快感受到似乎有一双温柔的手触摸到了我的心,每一次主日敬拜和听讲道时,我最多的是看到自己眼中的梁木,这种看见已经逐渐大过我对婚姻问题本身的关注。

我是来找上帝拯救我的婚姻的,但是上帝调整了我的眼光,让我看到,需要先被拯救的,是我自己。

之后没用多长时间,甚至不知道是在何时,我心中的那个死结被上帝打开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从那时开始到现在七年的时间,我再也没有和丈夫提起那次外遇事件,不是我憋着忍着不说,而是上帝亲手将那一抹压在心头的黑影全然抹去,将我从不肯饶恕的牢笼里彻底释放。我什么也没做,却终于自由了。

在废墟上被一砖一瓦地重建

写下这个章节标题,我坐在电脑前默然半晌,继而陷落到一片巨大的灰暗当中,一种想要放弃写下去的念头强烈地抓住了我。那片我曾经在废墟上拼尽全力重建起的婚姻之城,如今已再次成为瓦砾一堆。我还能靠什么去回顾那段岁月?靠什么去看见故事中的光明与恩典?

往事像电影般一幕幕展现在我眼前。那个因为认识了耶稣而懂得在婚姻中舍己的女人,是怎样如饥似渴地学习圣经中关于婚姻的教导,怎样一点一滴地实践在每天的生活中。她不再指责丈夫,而是重新给他真实的信任,尊重并顺服他的想法,努力让家里变得更舒适洁净,自己也充满阳光和温暖。

刚开始,她期待丈夫能看到自己的改变,但他对她的努力漠然视之,不置可否。她感到很受伤和灰心,不知道这样的努力有没有意义,尤其是在对方态度不好时,她只能一言不发地回到房间默默流泪。

那段时期,心里实在难受的时候,我便打电话给Esther问:“这样做真的有用吗?Esther很有耐心的陪伴和安慰我,并强调同一个意思:你不用管有没有用,只管做得合不合神心意就好,剩下的上帝会负责。于是我就继续硬着头皮去做,直到有一次当我蹲着擦地板时,眼泪吧嗒吧嗒掉在地上,心里明白了,这样做并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耶稣。

随着时光流逝,一些细微的变化渐渐在发生,很小,但足以成为我的鼓励。他开始不那么冷脸相向,有时候态度不好的时候,也能意识到并很快调整。三个月过去了,他并没有再次提起那个约定,这给了我极大的希望。我更多地读经祷告,在圣经里寻求力量和帮助,以前相处时,我的个性也非常鲜明,不擅忍耐,固执己见。信主之后在两个人的关系中,我的个性有了很大变化,因为我深知,上帝喜悦一个尊重顺服自己丈夫的妻子。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从我的改变开始改变了。

大约过了半年,我们开始可以谈一些开心的事情,安排一些有意思的活动,后来我又换了新的工作,并做出了不错的成绩,偶尔也会就工作分享交流。我们的婚姻真的在废墟上被一砖一瓦地重建了。

在重建过程中,我发现我以前从来都没有明白过婚姻的真谛。婚姻是最残酷的锻炼舍己利他的阵地,是上帝所设立的最能体现合一之爱的关系;婚姻是付出而不是索取,是盟约而不是协议;婚姻是上帝所配合的,人不可以分开。

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正是圣经中关于婚姻的教导,支撑我不断地坚持:“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可10:8-9)。

但是,我们终究还是走到了分开这一步。时隔七年后,我们的婚姻再度走到悬崖边上,这一次,无论我如何哭喊呼求,上帝却并没有伸出拯救之手。

家人癌症引发的生命思考

2008年5月,我受洗归主,从此拥有了一个全新的生命。“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从这句我深爱的经文字里行间,我开始重新思考生命。

紧随其后的第二年冬天,我们家迎来一个新的小生命,一个健康可爱的男孩。这使我的思考更显真实和深刻。孩子的出生,带给我们全家很多欢乐,尤其是孩子的爷爷奶奶,他们早就盼着抱孙子。

但是,真正将我对生命的思考引向深入的,是2012年春天,孩子的爷爷查出胃癌晚期,这让全家人措手不及。虽然多方求医治疗,老人却还是在短短的三个月后离开了我们。

老人住院期间,一直是婆婆陪床,这段时间我最大的负担就是向他们传福音,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因为孩子奶奶非常拒绝,中间我写了一封信,给他们讲述福音,连同一本圣经交给婆婆,希望她能念给老伴听。不料她后来告诉我:“你的信我看了,但是我不能给你爸读,因为我们都是党员,不能信这个。信我撕了,你拿来的圣经下次过来时带回去吧。

我也和丈夫谈起让老人接受福音的事情,但是他的态度冷漠而抗拒,我心里非常难过,只能继续求神怜悯老人。同时,我内心感觉非常亏欠,因为信主这几年来,我没有想尽一切办法去传福音给他们,而当急病来临时,却发现生命如此脆弱而短暂,一切甚至都已来不及。

老人去世后的一段时间里,丈夫的生活作息和精神状态都很不好,加班加点地工作,同时也流露出消沉、漠然、烦躁等情绪。我一直为他祷告,求神亲自安慰他,也借着这样的人生变故和痛苦,带领他寻求真正的生命意义。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他正以另一种形式来逃避现实和冲淡痛苦。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5487.1-end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