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退休宣教士的回顾(一)

2010031315000712.jpg

【李亚农宣教士,由他祖父开始,一家三代都曾经在中国宣教,他操着四川口音的中国国语,在中国人当中生活和工作,超过四十五年,从大陆出来到新加坡,就承担了海外基督徒使团副主任的重任。】

回顾以往的年日,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我天父的恩慈和忍耐。我的父母在我没有出世以前,便像年老的哈拿一样,将我奉献给神。而神在我身上的计划,便是要我到海外去传福音,可是,神用了相当多的时间及耐心,来使我走上这条道路。我在大学毕业时,神的呼召越来越明显。‘我可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而我只有回答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赛六8)

神的爱激励我

做宣教士免不了有很多艰辛的经历。我到中国唯一的目的是来传福音,可是来到后,因言语不通,自觉蠢笨如驴,更觉一定要学中国话。虽然有些人对语言很有天才,但对大多数的人来说,却非下苦功不行。在那些日子,我们并没有现在流行的仪器,如录音机等,来学习语言,也没有完整而有系统的学习课程,而唯一的方法是接受私家老师的教导。我每天学习五小时,其中一小时我跟着老师重复地念八句简单的中文句子,余下的四个小时也是好像学人讲话的鹦鹉一样,不停的重复一个句子。不论学语言的速度如何,那种艰辛的感觉总是一直不能摆脱。很多时候,一个很简单的发音错误,便会引致很大的差异。记得有一天,我到外面去,要买一只鹅预备在圣诞晚餐时吃,我一家家去问,而所得到的结果都是‘不卖’,后来才发现,我把‘鹅’字读成‘屋’!

学习新的风俗习惯

学习语言固然是一件永无终止的事,但比较起来,学习外国的风俗习惯,更是令人灰心,而且往往在无意之间得罪了人。例如,把不合适的东西当作礼物送出去,或送的礼物不适合当时的场合,或在葬礼时穿不适时的衣服,或在小孩子出世时说了些不应该说的话,或在宴客时坐了不应坐的位置等等。再加上那时男女之别很清楚,以致常常因自己的无知而得罪了人。客气如中国人,恐怕也觉难以忍受。所以我认为:宣教士最好能带上一个‘学’字牌的标示。虽然如此,假如他给人的印象真是谦卑的来学习的话,人家总是会很容易饶恕他的。

神在我身上的带领,每一步都是很清楚的。我因朋友的提醒,离乡前详细地记录起来。之后不久,当撒但向神的呼召挑战时,我便藉着这些记录,根据神的话语,使它无辞以对。

宣教士工作的代价

宣教士的生活是充满着离别的。耶稣在路加福音第十四章26节中提及,要爱主多过爱自己的父亲、母亲、妻子、儿子。对于决志赴海外宣教的信徒来说,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挑战。在1931年9月的一天,我年方二十四岁,就要带着沉重的心情,在伦敦码头向我父母告别。由于我是独子,所以没有兄弟可以代替我负起在家中应尽的责任。比这更难过的事是:在许多年后,当我母亲已是八十高龄,而父亲又过世不久时,她虽抱着忧伤的心情,仍为着主的缘故,自愿让我回到宣教的工场。虽然我知道我的姊妹会在需要时去照顾我的母亲,但是若不是深信神的信实,我实在不可能离我母亲而去,尤其是刚在母亲那里过了一段愉快的日子。就在这方面,宣教士有机会尝到耶稣在十字架上对祂的门徒约翰说:‘看哪,你的母亲。’这句话的愁滋味!祂再不能尽作儿子的本分。另一方面,宣教士时时要送他的儿子离家到学校去寄宿,或在海外宣教时,将儿女留在祖国。这些事都会使宣教士感到十分难受,而这种离别的印象,永远不会被忘怀。除了离别的经历外,又要孩子们过一种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选择的生活。身为父母的宣教士,既然献身,就要作这种的牺牲,但孩子们无法选择不作宣教士家庭的成员,就是因为这样,为着他们的缘故,我们特别觉得离别的痛苦,但也就在这些事上,再一次证明神的大爱及祂的信实:祂从不亏欠人,祂有很奇妙的方式来补偿这些损失,而我们也特别感到不配,因为我们能尝到如何‘在祂的痛苦中有份’的味道。有一些好心的基督徒也责怪我没有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在大陆政治局势改变后两年,我与我们差会其他二十八位领袖一同商讨如何重新分配同工在东南亚工作时,我们必须考虑‘我们如何处理我们儿女的教育问题?’如果我们选择留在家中与儿女们在一起,我们的宣教工作便没有人可以领导了。感谢神!祂使我们再次感到神大爱的激励,以致愿为神的缘故,进入东南亚来工作,而把孩子们交在神手中。

宣教士的迷茫

宣教士的工作有很多失望。满以为自己既然响应神的呼召,抛弃一切,离乡背井,来到这个灵魂饥渴的民族,他们千万灵魂自应因我传道的缘故,而归入神的国度。但我却十分惊奇地看到他们如此无动于衷。为何他们不明白自己的需要?为何他们不想从罪中得拯救?为何他们不接受我介绍给他们的奇妙救主?一年一年的过去,很少人相信救恩的信息。即使有了少数信徒,但他们仍不能脱离罪的捆绑。我重新察觉到撒但的权势,和罪使人为奴的庞大力量。

在中国内陆,庙宇和偶像触目皆是。人民迷信得很,黑社会组织控制着百姓,尤以商人为更甚。四十五年前,我初到中国时,最使我担心的事,就是吸鸦片的普遍,尤是工人阶层的劳动者,往往以鸦片来恢复体力。我们乘船去四川,是要靠一队船夫以缆绳系在身上拉船往上游的。他们用力很灵活地把船拖过急流,但每隔一会儿便把船拉近岸,所有的船夫都要靠鸦片来恢复体力,以备下一段旅程之需。在路上的脚夫,也是如此,这个替宣教士挑书籍及铺盖的人,会突然失踪,溜到鸦片馆内吸烟,出来的时候,便精神奕奕,再继续走三十华里的路程。我很惊奇他们能藉此得到短暂的力量,但也同样惊叹这毒品效果消失时,他们是何等软弱无能!每当巡回传道时,我们往往要在当地客栈投宿数天,我们要带备铺盖,因为在这些穷乡僻壤中,小客栈的设备是远不及沿海各商埠的大旅店的。铺盖是必须品而非奢侈的享受。旅店原有的铺盖,布满了蚤子,用后会染上伤寒症而导致死亡。宣教士偶一不慎用这些铺盖,便很容易受到这种蚤子的侵袭。

但最可怜的这些背负重担的人,他们的身体需要鸦片来支持,然而脑袋已被鸦片杀害了。这些人怎会明白(更谈不上接受)主耶稣的大爱!但感谢神!祂竟然拯救了一些这样光景的人。我这年青的宣教士常常自问:‘福音是否真的有足够的力量来拯救这些人呢?’

主恩保守

巡回传福音是早期宣教士的重要任务。到处旅行是非常危险的,很容易因吃喝了污秽的食物和水而引起疾病。不少宣教士和家人死于霍乱,伤寒或痢疾。有一次,一位作母亲的宣教士在晚膳时离席,她微笑着说:‘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虽然经过整晚的悉心护理,我们以后再没有见到她了。她是由于吃了带霍乱菌的雪糕而死的,两日后,宣教士再到墓地去埋葬死因相同的幼子。然而,我们要感谢神特别看顾:有一次,我们的厨子染上了霍乱,而我们却不知道,早上,他还替我们一家预备早餐,稍后,我们便匆忙地送他进医院,刚巧医生及时到诊,救回了他的命。我们深恐会在二十四小时内病症便会发作,但奇妙地我们竟没有一人染上,厨子经过院方悉心护理后也痊愈了。最危险的还是饮了浇溉稻田的水,动?致命。我记得有一次要长途跋涉去一乡村,途中渴得要命,我们经过稻田,我的朋友劝我取水解渴,我回答说:‘不,这水不清洁。’他指着告诉我稻田的中央有一喷泉,在污秽的水中喷出清洁的水来为我们解渴。我想起主耶稣的话:‘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四14)我们在这些困苦路程中所学的功课是何等宝贵!

体力的考验

在初期的时候,主要的交通方式是行路,通常每日可行走约一百华里。但不久我们便刚始用脚踏车来代替步行了。那时的路通常是狭窄并且建筑于禾田之间,所以脚踏车往往会滑下田里去。有一次,有人告诉我一程约七十华里的路可以用脚踏车驶过,但后来发现我要把脚踏车抬在肩头上,步行差不多全部的路程。而经过的村民却问我所抬的是什么‘鬼马’。这就是我在四十五年前,抬着脚踏车走过十几哩长的石阶的经验!相信这段路现在已经建成了通畅的汽车大道,传福音就会比以前容易得多,但是……。

属灵的考验

比较起来,体力的考验不难应付。对于年青力壮,有着一腔热血的人来说,体力的考验甚至可当作一件有趣的事,但在属灵的考验上往往我们却一碰就失败。最初的六年里,在四川我所工作的教会,没有什么进展。这教会很小,没有属灵的生气,很少人接纳主。听的人虽不少,而宣教士往往尽心地宣扬神的福音,但却很少反应。有些人承认真理的可贵,而却觉得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的职业不太光明,或有些与偶像有关,知道如果他们成为基督徒后,便不能继续他们的职业;有些属于黑社会,如果信主的话,便会影响到他整个生活的圈子;年青人知道如何信主的话,便会违反敬拜祖先的习惯,因此,遭受父母的反对;这一切,使传扬福音十分困难。我们这一群宣教士觉得十分灰心,有些人考虑放弃,有些人转到别处去工作。我们在那时可以说是处在属灵的旷野中,我们问:‘神在那里?祂的力量应许在那里?’

神的大能

就在那种极大的失望中,神对我们这一群宣教士赐下额外的恩惠,祂首先给我们看清楚我们自己的罪,特别是自己的不信。同时,祂开始给我们看见我们凭着信心即可得到神的应许和祂的大能。当我作学生的时候,我常常跪在地板上几个小时,求神给我圣灵的力量来服事祂,而我等的便是一个特殊的经历降临到我身上,到那时,我才明白:我一直得不到神的大能,是因为我所求的是感觉,是特殊的经历,而不是神自己。神的教导催使我重新来学习祂的话语。好几个昼夜的祈祷和读经,使我更明白神的心意。祂再次提醒我;祂的应许,在基督耶稣里都是‘是的’,只要我们信,祂的话语都要实现的,这和特殊的感受,或感情作用是没有关系的。所以神按着祂的应许‘我要在净光的高处开江河,在谷中开泉源;我要使沙漠变为水池,使干地变为涌泉。’(赛四十一18)对工作的影响是即刻可见的,我们在六个月内工作的果效比以前六年还多,圣灵一直就在那里充满那些等候祂的顺服心灵,以致产生活水的江河。我要再次强调的是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我们不信的罪必须在神面前洗脱,我们一直注视由我们自己的软弱而造成的工作上的困难,而没有看到这些困难是神给我们的挑战,藉以表明神的能力可以成就何等的大事。【注】

神的完美计划

神永不会误时的。就在这大复兴不久,抗日战争便爆发了(从1930年至1945年),这战争本身给千万人带来了无比的痛苦,但同时,神又藉此来延续这复兴的火把。四川人对福音反应冷淡的原因之一是因他们物质生活太丰富的缘故。往往就在生活舒适的环境中,属灵的进展是缓慢的,反而,在饥荒、旱灾等艰辛的生活中,如在河南、陕西等地,教会灵性往往是较好的。人的绝境便是神的机会。四川从未发生过饥荒、旱灾。四条河流灌溉肥沃的大地,差不多各种菜蔬,水果都可以在四川生丧,而就在这抗战的期间,神藉此时机在这里作更大、更深的工作。

抗战时期

为着逃避日本军队,千万的难民直涌往华西各省。一间间的大学分别在大后方建立临时的校园,政府人员及普通的老百姓只带着他们可随身携带的行李逃离他们的家园。受过高深教育的人要把他们的结婚戒指或其他手饰卖掉以谋生存。这些人群,给四川带来了很多的基督徒。他们的人生经历增强了他们属灵的体会,使四川的信徒得到相当的鼓励。过去六个月的复兴,因有了基督徒的生力军,以致延长了四、五年。而神就在战争的苦难、疾病、饥饿等情况下,继续祂的工作。在那抗战的期间,属灵的饥渴特别显着,而神的工作也特别的兴旺。学生往往跪在潮湿的泥地上举行好几小时的祈祷会。他们恳切的祈求,大声的祷告,有时甚至通宵。难怪在这时期,很多学生在大后方归信主。在1945年,正式举行全国性的基督徒大学生聚会,有二百人从不同的大学来参加,这就是第一届的基督徒大专学生福音会议。在会中,有很多的祈祷,有澈底的悔改,有再一次的献身,而最后以四小时的见证会结束整个大会。当时的气氛实在无法以笔墨形容。而就在日本军队的败迹渐渐显露,一个无神论的政府出现时,这二百位青年,带着福音的火把,回到他们的校园去。

经历神的信实

不论我们令神多么失望,祂始终都是这样信实的。保罗说:‘我们纵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因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后二13)宣教士的生活,时时会遭遇到危险,而神的保守也就特别的明显。在内战时,我就有一次与朋友一同在双方开火的中间,每当我们向前移动一步时,机关枪便向我们开过来,而我的面孔却伏在稻田里的湿泥地上。当我们被巡逻队带到长官面前时,才知道如再向前多走一步,我们便会被子弹射穿。当晚我们睡在床上时,多么体会到神的慈爱和祂的保守!

有一次,在抗战时,我们的孩子坐飞机疏散到印度。就在起飞的时候,机师吩咐多加一些汽油。在空中飞行时,飞机遇到空袭警报,在躲避当中,飞机在密云里迷失了方向,幸好刚飞到一片晴朗的天空,于是飞机和机中的五十位小孩才能平安地着陆。在那时才发现沈油箱已经干了。那机师踏上地面时,心情十分激动,吻着所所跪倒的地土。神答应了那些为此行程祈祷的人,保守这一群孩子的平安。

在战争中,我们也像其他难民一样,时时遭飞机的空袭。滇湎公路上虽也洒过我们一些同工的鲜血,但我们很多的长途汽车旅程也能平安完成。

经济的供给

神在我们的需要方面也表现出祂的信实。我们的宣教团体并不保证任何固定的薪金,我们只是平均分配神所供应的。先支付工作需要的开支,剩下来的便按家庭人数的多少平均分配给宣教士,很多时候,分配到的不够日常生活所需,但神藉着其他方面来供给我们的需要。有一次,当我在美国罗省就要回中国的时候,我有一个很长的购物单,那些都是我们家庭所需要的,但却没有足够的钱去买,我只有向神祈求。忽然,我知道隔一天便是我住宿处的主人的小女儿生日。我问她:‘琳娣,你要什么生日礼物?’她说:‘要一个会闭眼睛睡觉的洋娃娃。’我想,我决不能令一个小孩子失望。于是,我到处找,希望能买到一个我买得起的洋娃娃。最后终于找到我口袋里的钱刚足够买的一个漂亮的洋娃娃。当我把钱付给售货员时,我抬起头来,祈求神,说:‘主,你知道我所需要为我家人买的东西,请把我刚付出去的这笔钱再一次供给我。’我又一时冲动地祷告说:‘其实最好,请把这钱双倍还给我吧!’很快地,神便听了我的祈祷。当晚,晚餐后,我的朋友拆信发现有一张美金五十元的支票。他递给我说:‘我相信你会用得着。’当然我用得着!这不只是买洋娃娃的钱的两倍,而是八倍。神加倍的供应,实在奇妙。令我感动的,不只是钱,而是神的眷顾。于是,我能有足够的钱来买那购物单上所有的物品。(续)

【注】:信心不是从特殊的经历来,而是放下天然的看法和能力,‘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即在默想神的话中得着圣灵的启示和能力。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6508.1-xuanjiao.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