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天堂的孩子

爱女才六岁就患上癌症,期间我们接触福音并接受救恩……

二OOO年三月十四日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我与丈夫都哀痛欲绝,因为医生告诉我们,我们的心肝宝贝女儿雪仪患上了血癌。我们不相信!为什么这样健康美丽而什少生病的雪仪会有血癌?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简直难以接受。我怨天不公平。为什么患癌的不是我而是我心爱的女儿?她才六岁,为什么是她?我心中呐喊着。

接着是一连串的痛苦检查:抽骨髓、验血、择人造血型,以便接受化疗,这一切对于雪仪都是从未有过的痛苦。我们听着她在治疗室的哭叫,真是痛入心腑,但又很无奈,我们多么希望可以代替她啊!

经济崩溃

七月,我们这个家面临经济崩溃。女儿尚在治疗,丈夫在大陆驾驶的货柜车连车带货被偷走。他是我们家的经济支柱,怎么办?我们自己不吃没关系,而一对儿女尚要吃饭、读书、治病,雪仪尚需购买营养品。前路茫茫如何面对,令我们很惊慌,幸而这时医院的社工帮助我们,申请了仁济紧急援助及政府的综援。福利署的郑先生他们不但帮助我们这个家庭申请综援,解决了燃眉之急,而且传福音给我。郑先生用了一个上午时间告诉我,上帝是怎么样的神,耶稣是谁,若要信耶稣就要打开心门交托并愿意顺服他的安排,我默默地听郑先生讲,虽然当时心里还未接受,但郑先生的话像种子般种入了我的心田。

八月,雪仪的癌病再度复发,我们再度陷入担心、哀痛中,因为医生说必须再做化疗,而且随时会有并发症,有生命危险。雪仪的面部已开始不对称,听力也受到影响,白血球一天比一天高,情况紧急,尽管一千个不愿意,也只得无奈地接受化疗,别无他法。

不幸的事终于逃不掉,并发症发生,雪仪出现呼吸困难,X光显示肺组织受感染,医生将她转去深切治疗病房用仪器帮助她呼吸,否则很危险。那时我困苦、哀痛和无助地整日以泪洗面。看着美丽的女儿鼻子和半条腿都插满了管子,我多么心痛,却什么也帮不了她,我能做的就只是帮她按摩全身。我又不能在她面前哭,因知道我是她的力量,我不愿让她不开心。

在这困苦的时刻,我很久没见的朋友贞姐带着她教会的传道人梅太来到我身边,她们问候我,传福音给我。这时我心里充满感动,之前的李小姐、郑先生、罗院牧等向我传福音的人,他们说的话在我脑海一一浮现。当梅太问我是否愿意信耶稣时,我感觉她的话是那么有力量,我竟毫无能力抗拒,感动得泪流不止。为什么这些原来素不相识的人,这么关爱我和我女儿,这时候我决志信耶稣。我相信耶稣一定是位慈爱的上帝,因为那些原来素不相识的基督徒是那样的关怀我们。梅太还送了两盒录音带给我。

第二天见到罗院牧,我把决志信耶稣的事告诉她,她很高兴,与我一齐到病房看望雪仪,并传福音给她,同时教我带她唱儿童诗歌。出来后我们谈了很久,我把内心仍然保持着佛教的信仰告诉她,我还强调好的神是可以共存的;因为我觉得只要是导人向善的都是好的。我心里想着这个问题,庆幸上帝没有因为我的无知而离弃我,继续带领我。就这么巧,当我听完梅太送我的录音带「咒诅变祝福」,很是震惊。上帝透过一个自闭症的小孩告诉我,我所听信的佛教是什么。他说:「佛教是哲学,不要拜偶像,但要信耶稣。」这句话震动着我的心灵,上帝用了一个最恰当的词形容我的信仰。「哲学」这词是我从未想过的,以前我只知道导人向善是好的,却从没想过佛教原来是人所想出来的思想,是「哲学」。短短两天,上帝引领我走过人生的另一个境界。

当医生告诉我雪仪的白血球不受控制地增长,肺炎也很严重,不适宜再做化疗,即是放弃救治雪仪时,我的心充满痛苦。我多想一刻不离的陪着雪仪,但这没用,我除了哭,没什么能帮女儿的。我想起郑先生的话,一刻不停留,马上拨电话给传道人梅太,问她教会在哪里,告诉她我们要去教会。九月十七日我们全家第一次到教会,当唱起圣诗时我已成泪人,崇拜时我用心灵向上帝哭诉我的委屈。我告诉父神,我愿意把雪仪的一切和我们全家交托给他,求上帝医治带领。我知道上帝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无论怎样我都愿意顺服信靠主。九月十七日是个非常难忘的日子,虽然我们第一次去教会,对基督教认识什少,但奇妙的是,这天我竟要求牧者为雪仪施行洗礼。我相信这是上帝的安排,因为当时我并不懂什么是洗礼,事后我都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贞姐帮我们联络了传道人蒙敬成,在他的小房间我已泣不成声。当日下午,传道人蒙先生和一班弟兄姊妹来到雪仪病床前,那时雪仪注射了非常重的药物全无反应、没有知觉,只有为她祷告希望她能听见,传道人蒙叔叔说试试传福音给她,希望她能听见,如果雪仪不愿意是不可以洗礼的。很庆幸,很感恩,雪仪这六岁的孩子竟然用她最大的力量努力克服药物对她的控制,用表情来回应蒙叔叔,表示她听见了,在场所有的人都很感动。我再一次问雪仪是否愿意接受主耶稣,雪仪亦再次用表情回应我们愿意接受主,这时弟兄姊妹都感动得哭了。在这情况下,我们完成了为雪仪施行的洗礼。

第二天,因雪仪的白血球已由正常人的四十升到二百,主治医生说雪仪的时间不多了,她爸爸呼天唤地,舍不得呀!雪仪是我们的宝贝,很奇妙我竟然平静地感谢医生对雪仪的治疗,并要求医生给她最大的舒服,而没有强留住她!我镇定地打电话给传道人梅太、家人、罗院牧、李小姐,他们都一一来到雪仪身边,虽然雪仪仍昏睡着,不能说话;但梅太不停地把福音传给她,告诉雪仪在主耶稣的怀里不用惧怕,我平静地没有哭泣。接着我也告诉雪仪在主耶稣里不用惧怕,她去的地方妈妈将来也要去,罗院牧也接着不断传福音给雪仪并给她听儿童圣诗。很奇妙,慢慢雪仪竟睁开眼睛看着我们,她哭了,我再次告诉雪仪:「不要难过,不要哭,在主耶稣怀里雪仪是好宝贝,不要怕,妈妈永远不离开雪仪,雪仪乘早班飞机,妈妈乘晚班飞机在天堂相聚。」这时雪仪不哭了,她慢慢合上眼,就像睡着了。我们继续不停地给她听圣诗,心电图显示她的心跳慢慢减弱,直至成了平线。护士告诉我们雪仪走了,她竟然毫无挣扎地离世,这是不可思议的,我相信这是上帝的恩典。上帝爱雪仪亦爱我们这个家庭,他没有一刻离开我们,时时带领着我们。

晚上我们最后送雪仪到殓房,回到麦当劳叔叔之家(这是一间提供长期住院病人家属暂时的家)。其他病人家属来问候雪仪,当我告诉他们雪仪已离世时,其中一位陆太哭了,她告诉我一件震撼我的事。她说昨天晚上,她们很晚才睡,约十二点时,她三岁的女儿逸枫突然告诉她说:「有一个小朋友要上天堂。」当时她以为女儿说胡话,还叫她不要乱说。可是逸枫却很认真地继续说:「那个小朋友五、六岁,头上有水的。」陆太很害怕,问:「那个小朋友是不是现在上天堂了?」逸枫说:「不是,不是,是明天。」我很震撼,因为逸枫说这话的时间刚刚是雪仪领完洗礼的那天,当时传道人蒙叔叔为雪仪完成水礼,叫我用纸巾把雪仪头上的水抹掉,我还舍不得呢!因为我以为那水是神圣的。怎么有这么巧合,离世的时间、年龄、头上有水,在一个三岁的小孩怎么可以预言得这么巧合。我相信三岁的孩子没可能会说谎话,我相信这是父神透过她告诉我们这个事实,给我们心灵得到无比的安慰。

雪仪离世,我们的心乱糟糟,不知该先做什么。梅太、社工、李小姐等都来电告诉我们关于安息礼拜的程序。我们没头绪,不知要将雪仪安葬在哪里,安息礼拜在哪里举行,也不知靠祷告求上帝带领。但我们竟驾着电单车用了半天时间将这一切事宜都办妥了。去宝福山办安息礼拜手续、选棺木、选礼堂等等,再由沙田到远在香港的薄扶林基督教坟场,订好骨灰安葬位,再驶往广东道办死亡证明、订火化炉,又在四点半前赶往威尔斯亲王医院领回雪仪遗体送到宝福山殡仪馆。办了这么多事,去了那么多地方,之前是不知头绪,现竟只用半天时间就办完相关事宜,真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我们仍使用电单车去福利署办事之后,丈夫发现电单车有响声,拿去修理时,师傅竟吓了一跳说:「肥佬,你们真命大!」原来那电单车的车轮还差一格螺丝位就飞脱掉,螺丝竟不用螺丝起子就可把车轮卸下,我丈夫当时目瞪口呆,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并不是我们命大,我相信如果不是上帝的保守,我们可能在路上就要发生惨剧。感谢亲爱的父神对我们的保守,否则,我的儿子就可能变成孤儿了!

因着这段经历,我们全家都决志信耶稣了。另外雪仪的病友敏怡及她妈妈梁太也决志信耶稣,逸枫的妈妈陆太也由一个无神论者到能跟我一起来到教会蒙受福音,并决志信耶稣。在麦当劳叔叔之家及威尔斯儿童癌病中心还住着许多像雪仪一样可爱的小孩,他们深受癌病的折磨,他们的家庭仍需我们去关怀,主耶稣叫我们爱人如己,让我们大家一起将主的慈爱带到他们中间,让他们在黑暗中看见光。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6998.1-haiz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