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的生死抉择(上)

意外的怀孕

2008年8月28日,周四,辗转之夜。

我忐忑不安地握着那张薄薄的早孕试纸,如同握着厚厚不可测的命运。

还要等到第二天清晨,才能用试纸检验。便不断安慰自己,应该没事,应该没怀。但又惶恐地想,万一怀孕了?真的要生下来吗?不敢再往下想。内心深处已定意,这次万一怀孕,真的不要,绝对不要。

神也许会网开一面。我想。带着这天真的期待,在辗转中终于渐渐睡去……我好像看到试纸测的结果了……结果是阴性……我这才如释重负,大声感谢神……欢喜之余一转身,竟醒了。原来只是一场美梦!

看闹钟,才凌晨5点,我等不及,蹑手蹑脚走到卫生间里。先是向神祷告,反复只有一句:神啊,求你不要让我遇见试探!求你将这苦杯撤去!

然后心惊胆战地闭上眼睛,又胆战心惊地睁开眼睛。只是一瞬间,心都凉了。愤怒起来,我就知道,是阳性!我就知道,神不会挪去试探,我就知道,神看我害怕什么就塞给我什么!

不过,愤怒很快平静下来。我冷冷地说:神啊,既然如此,这下我可要真对不起您老人家了。然后,我镇定自若地走到书桌前,打开电脑,开始用Google查询有关人流手术的资料。

内心的阴霾

对于我的再度意外怀孕,丈夫利未还是如上次一样,既来之,则安之。

又劝我说,从人的角度,虽然是我们大意疏忽,但从神的角度,则也是祂计划中的礼物。但我的思维恰恰和他相反:从神的角度,是祂计划中的礼物。但从人的角度,我们不应该如此大意疏忽!然而,我不能再糊涂下去了!清醒的办法就是中止怀孕!

其实,信了那么久,知道胎儿也是有灵魂的,通过生雅歌,我也看到神的祝福,那我为何还不肯要老二呢?

我不得不面对内心最深处,那些被常态生活所隐藏的恐惧、沮丧、破碎和阴影。

第一个阴影是父母的反对。记得最初生女儿雅歌,父母就颇有微词,认为研究生毕业的我因过早生养孩子沦为家庭主妇,太无出息!好容易等到雅歌近3岁,快熬出头,本指望我赶紧融入社会立业赚钱,没想到我又要重蹈覆辙沦为家庭主妇,这岂不是对他们沉重的打击?而且父母不信主,一向多忧虑,忧虑我们的房贷、前途、户口和教育经费……如果我又生一个,他们的忧虑岂不更大了?我情何以堪?!

第二个阴影是经济的压力。利未本来养家糊口就很辛苦,如果我又生一个,他的负担岂不更大了?

第三个阴影是生养的艰辛。据我的经验,生养一个孩子太不容易!我不由回忆起生雅歌的那一天,“疼痛历历在目,好歹也就几个时辰挺过去了,而回忆起养雅歌的那两年,更不容易,“苦难历历在目──

出生之后半岁以前,为了雅歌,我得了月子病,她则养成天天半夜要吃奶的坏习惯,不给她吃就大哭大闹,害得我和利未几乎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半岁以后一岁以前,为了雅歌,我们请来保姆照顾,没想到竟使全家传染上疥疮,到处寻医问药,弄得我们焦头烂额,鸡犬不宁。

一岁以后,又是为了雅歌,我们请来母亲帮助,没想到闹得家庭不和,伤痕累累,惹出那么多风波是非;直到雅歌两岁多以后,一切才变得好起来,懂事多了,生病少了,睡眠安稳了,独立能玩了……当苦难越来越遥远,而欢乐变得越来越真切时,我才开始心怀感恩,由衷承认小孩子是神所赐给父母的礼物。

问题是:如果让我再次经历最初苦难的两年,来承受这样的“礼物,我还愿意吗?潜意识的答案是不愿意。所以,我常常说:一个雅歌就够了。第二次的生养之苦和第二次的生养之乐,宁可都不要。所以,从某种意义上看,我的感恩不彻底,仍带着某种对未知的惧怕。

第四个阴影是童年的阴影。我自己是长女,有一弟,由于父亲严重重男轻女,我从小就处在弱势被欺地位。难免会想,当年若不生我弟,作为独生女,即使父亲脾气再坏,我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

所以,我大约不知不觉将雅歌看作我自己,对她有某种补偿心理,比如,我特别希望雅歌好好享受“独生女的权益,如果自己再生一个,岂不是剥夺雅歌的权益吗?而且我最反感的就是姐弟关系的组合了,如果我这次生的是一个男孩,作为姐弟的母亲,我是无法忍受的,因为很容易会触动自己对童年时代的灰色回忆。

然而,据我这些年的经验,神做事的法则是,我最害怕什么,祂就塞给我什么──目的是为了拆毁和重建我的生命。所以,我有90%确信,腹中的“胚胎是一个男孩。神偏偏就要我面对姐弟关系的事实,然后让我在面对中学习医治原生家庭造成的阴影。当然,我非常相信,神更新一切,医治一切。问题是,我拒绝开刀!

父母之责、经济之压、生养之苦、童年之惧……我越想越生气,无法平静,总之,说什么我也不能要这个孩子!

堕胎的预谋

得知怀孕当天,我曾心情沮丧地电话告知教会里几个已婚姊妹,最让我感动的就是刘梅姐,当时她是我们教会中唯一一位有两个孩子的母亲。

她不断讲述她的经历鼓励我:3年前当她得知再度怀孕时也是忧忧愁愁的,但生下小女儿后才知道,这是多大的祝福。她又向我数算有两个孩子的好处,比如能避免独生子女的自我中心倾向,还能彼此陪伴、一同成长。

她说得那么真诚恳切,我简直想哭了。但我忍住了,一放下电话,就立刻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因一时半刻圣灵感动而忘记今后几年的生养苦难。刘梅姐这几年养育孩子是经过不为人知的大苦难的,你愿意吗?我摇摇头,想,苦难是化妆的祝福,但祝福也是化妆的苦难。要接受祝福得先接受苦难,不行,我还是软弱,没法刚强。

第二天清晨,刘梅姐又发来一段经文还有很长的祷告:“愿你腹中的胎儿蒙主祝福,愿神使他一生荣神益人!神知道你有多少难关,祂早已一一为你解决,为要使人认识并经历祂的大能、信实、慈爱……

我只是淡淡回复了一句:“谢谢!这时,我的心已经开始刚硬,那些不能要孩子的理由如山一样充斥着我的脑海,让我无比反感这个孩子的到来。于是我继续回到电脑面前查有关人流手术的资料。

是的,我准备犯罪了。也会想,神会不会因我犯罪而惩罚我呢?大有可能!敬虔如君王大卫,一犯奸淫,也要遭丧子之祸;智慧如先知巴兰,一贪财利,也要遭毛驴之阻;更何况我等平庸之徒!神会不会……?

要不向神祷告,求祂网开一面?但自从我决定堕胎后,就无法祷告了,既然我已经在神面前有了这大恶的念头,而且不打算悬崖勒马,手不洁、心不清,岂能斗胆来到神的祭坛?神又怎会垂听我的祷告?此前一个月,每日清晨唱诗灵修,每日黄昏流泪为失丧灵魂得救祷告,没想到,“属灵日子那么不堪一击,甚至比不信之时还悖逆!

当然我不能,也不敢让本教会任何人为我祷告——他们一定会大力劝阻我犯罪的,事实上,我们教会周三祷告会还专门为我的怀孕祷告过呢!我只能打电话给小羊姐妹,我远在老家的好友。我请她为我代祷,如果我真的要做手术的话,一是祈求神赦免我的罪,二是祈求神不要惩罚我的罪。另外,我也请她保密,千万不要告诉利未。

罪咎的解构

然后,我开始暗中紧锣密鼓地开展我的计划。我找到望京一家妇儿医院,并预约9月10日手术。此后,我还悄悄去了一趟医院,详细考察了医院的环境,并和主治大夫详谈了一次。为何那么谨慎?固然一方面害怕手术疼痛,另一方面也是尽量借自己的努力来逃避神的惩罚,免得手术留下什么后遗症。

不可否认,当我这么一步步走向犯罪时,起初的确有着较强的罪疚感,但一想到既然已决定犯罪,所谓的罪疚感还有何益处?既不会让我变良善,也不会让我变快乐,还不如消除罪疚感。

消除的办法是:先从理性上,将罪“由大化小,由小化无。我可以安慰自己反正就是胚胎,才一丁点儿,虚虚而来,暗暗而去,几分钟的手术,它也不会痛苦的;然后从情感上,多体恤自己的软弱与挣扎,多想想若不堕胎会遇到的艰难,多营造自艾自怜的伤感心情;最后从意志上,提醒自己既然耶稣基督的宝血已完全赦免了我的罪,就要振作起来,好好过日子!

果然,理性感情意志一起同心协力,不久后,罪疚感就渐渐消逝,现在的我犹如一个头脑冷静、情感冰冷、意志强力的刽子手。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现代心理学如何将“罪疚感作为“不适感觉处理的机制,以最终达到心灵上的平安快乐。

除了消除罪疚感,我也想到了如何消除犯罪后的“后果,本教会自然是没法再参与服事,没关系,不服事也好,继续服事连我也会不安;正在进行的个人成长见证写作自然也没法再写了,没关系,不写也好,继续写圣灵也不与我同在了;利未自然会很伤心,但没关系,一切创伤会在时间中渐渐淡忘,我会好好安慰他,求他饶恕我。

最后,至于神。神啊,就一次,就这一次,下不再犯。你就高抬贵手吧。

我主观地认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闺蜜的泪水

在我计划进行中间,小羊姐妹打来电话,很紧张地问我最后的决定是什么。

我平静地告诉她我的计划进展,她有些无奈地说:“你电话给我的那天,我跪在地上祷告了两个小时,一直在哭。我一愣,天啦,这个傻孩子,为了我这样的人,真不值得!

她继续说:“祷告中神似乎告诉我,你如果真的那样做了,祂不会惩罚你的,但是,神也提醒我,祂会非常非常难过……

我叹了口气,暗想,神啊,你难过,可我也有我的难处呀。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老人家多多包涵。不过,真是感谢你不惩罚我。

没想到又过了几天,小羊姐妹再次打来电话,告诉我她也意外怀孕了!这本来是件喜事,但问题是,她最近正在治病,医生说她不宜怀孕……说到这里,她哭了,因为特别担心会生一个不健康的宝宝。

我愣了,马上劝她在这样的关头要有信心,神让她怀孕,一定有祂的美意。祂会保守她腹中的胎儿——多反讽啊,一个决定堕胎的姊妹居然拿圣经话语劝另一个姊妹不要堕胎!

她便反问:“既然怀孕是神的美意,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堕胎呢?

我又愣了,原来我的“犯罪还不是私人化事件,真是会绊倒他人的!但随即很老实的回答道:“我的确真心相信,神让我怀孕,是祂的祝福,但为了实现这祝福我需要受苦,我不愿意受苦!这和你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啊!

是啊,我不愿意受苦。受苦让我感觉不舒服。这就是根本原因了。但我竟然忘了5年前悔改得救的根本原因,就是当你愿意不惜任何代价舍己,背十架、跟随主。

接下来的日子,我给小羊姐妹打电话鼓励,帮她联系遇到类似危险最后却生下健康宝宝的季杉姊妹。圣灵也亲自安慰她,几天后她情绪好多了,对神的信靠也更大了,我这才放心,幸庆没有绊倒她。不过,我自己的堕胎手术上还是固执无比。

利未并不知我的阴谋,但听到小羊姐妹的故事后,非常感动地说:“其实小羊姐妹面对的困境比你艰难多了,如果是你得知自己可能会生一个不健康宝宝,你会坚持下去吗?我一愣,暗想,肯定难以坚持,我连健康宝宝都懒得要,更别说不健康宝宝了。看来,小羊姐妹的挑战比我大多了,她的信心也比我大多了。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7040.1-jueze.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