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句号

 

午夜铃声,电话里医生急促地说:“老奶奶不行了!

我和妻子青林匆匆赶到病房,见妈妈身上接满各色电线,嘴上戴着氧气罩,艰难地喘息着。她刚才几乎因自主呼吸衰退而陷入窒息。焦灼地守候到天亮,转机似乎出现了,血氧量到了99%,其他指标也趋向正常。

妈妈一个多月前股骨颈骨折,手术后肺部感染,病情起伏,僵持不下,但总体还算稳定,我已定了中午12点的飞机返美。警报解除了吗?走还是留?祷告中的感动是留下来,于是再度改延机票。

红日升起,妈妈醒了。精神好起来,虽然仍然不能说话,但有表情,也能用点头和摇头来交流。下午青林和她谈起了耶稣:

“妈妈,耶稣爱您。有耶稣就有盼望,有耶稣就有平安,有耶稣就有永生。

“妈妈,不要怕,病好了就回家。不然,就到主耶稣那里去,那就全都好了!

一个多小时,《这一生最美的祝福》,《最知心的朋友》,《生命的河喜乐的河》,《神爱世人》……,一首接一首,青林唱诗歌,读诗篇,讲耶稣……妈妈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在讲到“耶稣爱你这样的地方时,妈妈不断以点头来回应。

妈妈2000年在伊州参加教会夏令会,听焦源廉老牧师讲路得记,很认真,还作了不少笔记。2004年德州的曾牧师在北京带领她决志祷告。那段时间她曾下功夫读经和属灵书籍,抄写了许多心得。但她始终没能有正常的教会生活,加上老年失智症发展迅猛,灵里的成长停滞了。我俩对她是否得救有些担心,现在有底了。

 

(妈妈的灵修笔记,她用巧手把圣经拆装成三本,方便阅读)

晚上离开时,她似乎想对我说点儿什么,又发不出音来。我试着猜,“您疼吗?摇头;“要小便吗?摇头;“要我去睡觉吗?点点头。谁料得到,这是妈妈最后一次对我说话。病痛煎熬,残灯将熄的妈妈用最后的气力留给儿子的,仍然是她绵长不息的爱!

几小时之后,妈妈陷入昏迷,医学上的说法是“因病菌感染引起的中毒性休克。医生说,不可能醒过来了,也坚持不了太久,除非有奇迹。

又守了一天,祈盼她苏醒。到了晚上,心中的催促来了,不能再等了,于是在病房为妈妈施洗。反复在她耳边诵读罗马书6章4节:“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

第三日凌晨4点,第二次病危通知。我和青林在妈妈耳边不停地呼唤:“妈妈,您还记得那首英文歌吗?您教我唱的,现在让我唱给您听。

Gone are the days 一去不复返

When my heart was young and gay 快乐童年

Gone are my friends 朋友亦远行

For the cotton fields away 离开家园

Gone for the earth 离开尘世

To a better land. I know 到那天上的乐园

……

我们接着唱起了《耶稣恩友》和《奇异恩典》: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

许多危险,试炼网罗,我已安然度过;靠主恩典,安全不怕,更引导我归家!

……

妈妈睁开眼睛了!是有意识的吗?

边上的医生惊讶地说,“看哪,她的眼睛在动,她在回应你们呐!“她的心肺功能明显回升!“家人的力量真大啊!

不是我们的力量,是主的恩典!一天前,远在地球另一端,加州的一位姊妹在为我妈妈代祷时,清楚地听到主给的一句回应:“我要接她到我这里来!主接妈妈回家的时刻到了!

赞美歌声与目光的交织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妈妈的眼睛转向左上方,慢慢闭上,安然呼出最后一口气,祥和地离去。时间定格在2014年9月26日6点25分,离她88岁一个月又11天。我的心撕裂般疼痛,却不是悲伤,知道她去了光明美地,那也是我的归宿,永远的家乡。

什么是人生最好的谢幕?苏文峰牧师说:“临终能以诗歌、圣经、洗礼来跨进永生的新门坎,可说是最美的人生句号了。

妈妈生在无锡,长在上海,工作在北大。我姐姐用湖、江、池为她作了挽联的上阕。妈妈的永生从伊州家中开始,最终要到新天新地去。我用家、国、城为她对了挽联的下阕。

太湖水,沪江情,却将一生付未名;

伊园路,天国盟,终把全人归圣城!

 

亲爱的妈妈安息,我爱您,感谢您的养育之恩,天家再相聚!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7042.1-juhao.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