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三对三”

  t011b1b124b78095348.jpg

    我来自中国西北农村,祖辈靠种地、放牧为生。我的老家风特别大,春天往往黄沙漫天、遮天蔽日。生活非常不易,农民是真正的面朝黄土背朝天,每一分收获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2002年,我大学毕业,到天津的一所大学教英语。2004年我结婚,妻子是基督徒。

第一次约会时,她就告诉我,她是基督徒,圣经的原则是“信与不信的,不可同负一轭。尽管我不太明白这句话,但是为了她,也出于对教会的好奇,我去了她所在的教会,参加了查经聚会。8个月后我信主受洗。

拿不拿掉孩子?

婚后很快有了女儿。女儿一岁时,妻子意外又有了身孕。这是违反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的。我非常担心自己和家庭的前途,甚至肝病复发,医生要求我住院治疗。

我觉得天父给了我不能承受的负担:身体不好,要读在职研究生;妻子可能工作不保,房贷待还等等。总之一大堆困难,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希望上帝怜悯我,原谅我流掉孩子。

妻子迫于我和双方父母的压力,去医院堕胎。然而,先后去了三、四次,手术总是不能进行。不是医院太小,做不了这样的手术,就是我们资料没带齐,等等。

最后一次,我铁了心,要在一医学院附属医院做引产术。当完成了各种准备时,北京的一位牧师打来电话,告诉我绝对不要拿掉孩子。他在电话里说了很多,有两点至今记忆犹新:

一,如果堕掉孩子,我必失去上帝的祝福。二,基督徒讲爱主、爱弟兄,甚至爱仇敌。如果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爱,何谈爱这个、爱那个?

尽管他的话我很不愿意听,觉得很扎心,但他确实说得在理。所以,我决定为上帝的缘故,留下这孩子。

生完老二后,妻子做了全职主妇。平稳的生活,证明我们之前的一切担心、忧虑,都是多余。上帝没有让我们缺什么。孩子们从小听妈妈讲圣经故事,看妈妈在床头为他们祷告,温顺、懂事、活泼、机灵。

我也发现,带两个孩子比一个容易。他们能一起玩。大人忙的时候,不怎么需要大人盯着。我进而发现,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就是给他兄弟姐妹。圣经说,我们当生养众多。尽管这句话,和中国当前的国情和政策不一致,但我相信上帝自有道理。看看我们周围的独生子女,往往物质上很富有,精神上很贫瘠。更不幸的是,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往往很脆弱,一旦孩子出什么意外,整个家庭即近破碎。

“严重教学事故

再来说说发生在2012年上半年的一些事儿。由于鲁莽(套用领导的话,就是“政治上无知),我在英语课上,为了活跃课堂气氛、呼应教材内容,播放了一小段历史视频,观点与官方不同。

后果很严重,给我以及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折磨。我差点丢了工作,个人档案上也差点留下“严重教学事故的处罚。我多年在另外一所大学兼职,也因为安全部门的介入,失去了这份工作。

安全部门还向我们学校通报了我的超生情况(学校原本不知道),更向学校通报了我在家庭教会聚会的详细情况,认为我参加非法聚会。

我所有的教学工作随即被叫停,收入锐减。事发后很长一段时间,我被要求写检查、保证,以及政治觉悟报告之类的。还要求我看主流媒体新闻、阅读某些报纸社论,并且写读后感。

我仿佛生活在白色恐怖当中,不管身处何处,必须随叫随到。偶尔在外面,领导一个电话,就让我胆战心惊。还没等我把在外面的理由说完,领导就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掉。我骑着自行车一路狂奔,赶回学校,内心不断呼求上帝施怜悯、慈爱,不要让领导又黑着脸,对我做进一步处理。

尽管非常痛苦

尽管我非常痛苦,但我还是慢慢学着理解那些拿我说事儿的人。他们不认识上帝,上级、主管部门,就是他们的主、他们的神。为了自己的饭碗,他们得向他们的主交帐,向他们的主捞表现。我这个基督徒能做的,就是为他们祷告,在他们面前做见证,用生命影响他们。

其实,我们单位领导尽管有时对我吹胡子、瞪眼睛,骂我做事没脑子、一根筋,但多数情况下,处理我的事情还算人性化,没有太为难我。尽管各种收入没了,但基本工资照给,后来甚至让我做了院里图书管理员,每月发给一些津贴。实话实说,我挺感谢他们的,也常常为他们祷告。

除了事发后的两、三个夜晚,因恐惧不能入睡外,其他的夜晚,我都借着圣经,尤其是《诗篇》,以及弟兄姊妹的祷告,安静下来,睡得很踏实。我求上帝施展奇妙救恩,救我脱离艰难,脱离恶者的手。我相信,依靠耶和华的必不至羞愧。

当我的同事想安慰我,但又不知如何安慰时,我告诉他们,我的上帝必给我出路,因为祂是我的拯救者。《诗篇》中,大卫在苦难中的祷告,仿佛就是我现状的写照。他的祷告,对我而言,句句是如此真实、珍贵。

随后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上帝听到了我的祷告。祂没有把我交给逼迫我的人,而是在困境中,给我开辟了一条我向往已久的出路。

三对三,非巧合

一直以来,我积极准备去国外留学。课堂教学事件不久,我就收到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博士录取通知书。为了吸引海外人才,新西兰的外国博士生学费,与本国学生一致。我大致算了一下,在那儿读博士,学费、生活费大约需要四、五十万元。

我向上帝祷告。 5月20日,我收到澳洲一个大学的通知,每年给我3万澳元的奖学金,共给3年。3年的澳元,换成人民币相当于50多万。我欣喜若狂,但转念仔细一想,不对啊,我要的是新西兰,上帝你怎么给我的是澳洲?澳州学费贵,交完学费,一年剩下7千多澳元,不够生活的!上帝是不是搞错了地方?

接着我又求,上帝啊,既然你向我施恩,但你也看到了,这些钱去澳洲是不够的。而且,两个孩子还要上学,他们的学费怎么办?上帝啊,请容许我大胆向你再要多一些恩典。

6月6日下午,我在办公室正准备灵修时,突然好像听到一个很轻的声音:“超过你的所求所想!我心里一怔,这是上帝对我说话吗?查考一下,发现《以弗所书》3:20这样说:“上帝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我把这句话存在心里。

6月7号,我收到澳洲另外一所很不错的大学的奖学金——学费全免,每年给生活费23,728澳元,总共给3年半。也就是说,我拿到了相当于100多万人民币的奖学金(学费加生活费),超过了我在上帝面前所求的!

更让我安心的是,博士生的孩子,只要5岁以上,在悉尼免费上学。我的老二,今年刚过5岁!

我发自内心地感谢上帝!祂真听我们的祷告!祂那超然的计划和作为,远超过我们的所求所想。

这个奖学金收到一个星期后,奥克兰大学奖学金也来了,也是给我全奖,孩子免费上学。我满心感恩——人拿3件事办我:上课行为不当,超生,以及“非法聚会。每一件事,都能让我在单位的日子不好过。上帝却给了我3个学校的奖学金,不管选择哪个学校,都会让我逃离不好过的生活。3对3,看似巧合,却是上帝奇妙的安排。

签证出乎意料

我们一家申请签证的过程,也充满了恩典。我并不打算全家一起办签证,理由一,不想让签证官感觉我们有很强的移民倾向。理由二,如果全家都去,移民局可能会让我出示很高的财产担保。而我财力非常有限。

在我填写电子签证过程中,被问及家庭成员是否也提交申请。我误以为,如果选择“不是,就意味着家人以后也不能申请,所以选择了“是。

在提交后自动生成的表格里,赫然显示,我的申请包含了一家4口!我非常担心,但又改不了,只能求上帝借着签证官怜悯我们。

签证官的确也怜悯了我们,没有严格审查我的财产证明,只是要求我写一份财产声明。我不想撒谎,就把我们房子老老实实估了价。完成体检后没多久,一家人的签证就顺利下来了。

主的安排何等奇妙!我犯了误,上帝却借此成就祂的美意——祂知道我的经济能力有限,不但帮我省了再次申请签证的3,500元,更体恤我们,免得英语不太流利的妻子,以后单独带着两个孩子,拎着大包小包,跌跌撞撞到澳洲和我会合。

让我用《诗篇》34:1-9做结束语:

“我要时时称颂耶和华,赞美祂的话必常在我口中……我曾寻求耶和华,祂就应允我,救我脱离了一切的恐惧。凡仰望祂的,便有光荣;他们的脸必不蒙羞。我这困苦人呼求,耶和华便垂听,救我脱离一切患难。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当敬畏祂,因敬畏祂的一无所缺。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8255.1-qimiao.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