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孤儿寡妇

上帝将我生命中最大的苦难,化作我一生最美丽的祝福。

我生长在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家里有七个兄弟姊妹。我排行老五,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备受宠爱。在台湾,父母让我们受良好的教育,我也顺利完成大学,出国留学。

留学期间,我在美国密西根州读书,却认识了远在加州当工程师的男友。虽然东西分隔,我们的恋情却甜蜜无比。毕业后,我与男友共组家庭。他是个温文儒雅的人,对我呵护备至。我们育有二子一女,婚姻美满幸福,夫妻齐心,希望给孩子快乐的童年;又梦想着将来同偕白首,退休后携手遨游世界。

风云骤变我不知道,人生竟会瞬间变得这样黑暗。二○○二年五月底,我丈夫被诊断为肝癌末期,只剩两个月生命!

我们不愿放弃任何希望。六月初回台湾求医,十月中他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十一月,我抱着丈夫的骨灰重回这曾是我幸福的天堂;如今却是人事全非的美国,与我睽违半年的三个孩子相会。这时他们才知道已失去了挚爱的父亲。我拥抱着三个稚龄的孩子,他们是八岁、六岁,最小的只有一岁。我不知前路如何,更不知道怎样活下去。

想到生活,我无力独行;想到孩子,我的心如刀割。我自小有父母扶持养育,他们至今仍疼爱我、支持我;但是我的孩子,自幼失去父亲,在他们人生中,父亲的空缺将无法填补。

我陷在极度悲伤中无法自拔,这份心碎、孤单、绝望,非我所能承受。我看到人生的结局归根究底是死。在死亡面前,我们过去所有的幸福欢笑,瞬间化为乌有,一切努力所得的功名利禄转眼成空。

我不知人生还有什么好追求的?活着的意义何在?我失去了人生目标。唯一支持我活下去的,是我的孩子。我不能让他们再失去妈妈。但是我看到生命无常,没有一件事我们可以掌握;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永远拥有。我心里极度惶恐不安,很害怕死亡忽然来临,把我和孩子分开。我陷在极度忧郁中,无法自拔。

没有人了解我

当时,我选择远离人群,害怕人提起我的伤心事。我故作坚强,不想接受同情,不让人看到我的软弱。因为我想:没有人能了解我的痛苦,没有人能替我分担。有时,他们不理解的安慰反带给我更大的伤害。我告诉自己,再大难处,我就是咬着牙含着泪,也要靠自己撑下去。

一年过去,某天在大儿子的学校遇到他同学的母亲明英姊妹,我与她不熟。那天她抓住我的手对我说:「你的孩子还那么小,要走的路还很长,我一定要把我所认识的上帝介绍给你,让他成为你生命的力量和随时的帮助。」当时我心中立即的反应是:「这是我需要的!但世上没有这种东西。连最爱我、让我能依靠终身的丈夫,都在瞬间离开我;还有什么人可随时帮助我呢?」但姊妹待我极好,常请我吃饭。当她邀我去教会时,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去看看。感谢上帝,第一次进教会,他就用他自己的话语触动我的心弦,吸引并感动了我的生命。

说中我心

那天,是由李悌华传道讲夫妻关系,说夫妻一体,一同承受生命之恩。我们查考圣经创世记,从上帝造男造女的过程中,看到上帝对夫妻的心意:「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耶和华上帝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上帝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创世记二7、20至23)上帝不是用地上的尘土造女人,而是取了男人身上的肋骨来造配偶,上帝视夫妻一体的心意在此就表明了。

当我读到「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时,不禁潸然泪下。我和丈夫的关系就是这样。难怪失去了他,我心如刀割,与失去自己生命无异。这是我第一次体会,上帝的话竟能如此将我心中最深的感受表达得这么淋漓尽致。

李传道又领我们读创世记三章19节:「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我被这坚定且必然的语气所震撼。「人必归于尘土」这事实,对上帝而言,是一件理所当然、意料中之事;但对我而言,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当我亲眼目睹丈夫的身体火化之后,成了认不出他的骨灰时,我真无法相信这一堆灰土是从我熟悉的生命、我所深爱的人所转化成的。为什么面对的是同一个生命结局,上帝的语气和我的感受有如天壤之别?原来造我们的上帝是全知的,他知道生命怎来,该当怎去。

上帝了解

但仅知道有一位创造宇宙万物、全知全能伟大的上帝,对我有什么相干?我生活上每天面对的困难仍无法解决。

一天送完孩子上学回到家,那孤寂感令我情绪再陷入低潮。我看到朋友送的圣诗光碟,想听音乐改变心情;谁知越听就越伤心,眼泪有如崩堤,哭得像个泪人。我问:「人这么痛苦,为何还要活着?世上却没有人能了解我,就是最爱我的母亲也不知道她的女儿是那么痛苦的活着(因我刻意隐藏)。」我放声大哭,毫无忌惮地嚎啕大哭,直哭到全身无力瘫在地上。忘了哭了多久,忽然感到好像有一只无形大手轻抚我的背,像要抚平我的伤心。这时脑中响起温柔的话语,反覆对我说着:「我知道,我知道……。」就这三个字,传达了上帝对我的了解。我知道,上帝明白我。他体会我的苦楚,他不以我哭得如此狼狈放纵而叫我感到羞愧;他完全明白我哭得再凄厉也无法表达的伤痛和绝望。他与我同感,与我同哭。当时,那种感受很奇妙的。自丈夫过世以来,第一次有被了解、被安慰和被接纳的感觉。这与人的安慰大为不同。人的安慰带着无奈,诚心想帮忙,却爱莫能助;而这眼不能见,手不能触的上帝,他知道我封闭孤单的心需要完全释放的哭泣和倾诉,而不是压抑。他看到我支离破碎的心需要医治,而不是强作坚强。

看到帮助

我渐平息下来,抬头看见光碟旁有本圣经,我迫切地想打开来看。当我一打开圣经,映入眼?的是诗篇一百廿一篇:「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他必不叫你的脚摇动;保护你的必不打盹……保护你的是耶和华;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免受一切的灾害;他要保护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这就是怜悯我的上帝给我的信息。他使我清楚明白,他是我的高?、我的盾牌,是我的避难所、我的力量,是我患难中的帮助,是爱我、眷顾我、保护我、时刻与我同行的主。

真认识上帝以后,他赐我一个全新的眼光来看待一切事,对生命中发生的事有全新的认知。像是上帝把我立在高处,让我看见他为我所预备的道路。以往,我不能回首过往;如今,当我回想过去,上帝让我眼睛明亮了,可以看到他在我生命中所预备且赐下的无限恩典,更体会到上帝的信实与慈爱。感谢上帝赐我爱我且全力支持我的家人,这是我还在母腹中他就为我预备的。父母、兄弟姊妹在我家遭困难时,无怨无悔地付出与帮助,直到如今仍不变。

在得知我孩子父亲逝世不久,大儿子同学的母亲王虹姊妹,与她的丈夫每周日不辞辛苦地带着我儿子、女儿们与他们全家一起上教会。使我孩子们在他们生命中最缺乏、困惑无助时,认识了这位爱他们如此真切的天父上帝。他的爱安慰了他们受创的心灵,上帝永生的盼望让他们相信,他们的父亲是卸下地上的劳苦重担,在上帝怀中享受安息。从教会回来,他们常和我分享他们的得着,从他们脸上散发的那份单纯的相信、美好的盼望,和得到上帝话语安慰的喜乐,令当时还未认识上帝的我十分羡慕。

在他们成长的这些年日以来,我真实地看到上帝在他们身上给予的特别供应与疼惜。他们行过的路径真是满了上帝的恩膏脂油。在他们身上我看见,上帝如他自己所说的,他是孤儿的父,地上失去的,他用自己来代替。他是一位完全信实的主,他的应许从不落空。

不是偶然

有一事在我心中,我曾当它是一件偶然且微不足道的事;但认识接受上帝以后,他让我明白这是他奇妙的作为。

在丈夫得知罹患肝癌末期以后,儿子另一位同学的母亲景琳姊妹,带了她教会的两位牧师来家里探访,并带领我丈夫做了决志祷告,而丈夫也愿意接受。当时我虽看着他们为丈夫祷告、祈求和祝福,也看着丈夫点头回答他们所问的问题;但并不知道上帝已借着他差派的仆人,将永生赐给了他。

这让我体会到一个不认识上帝的人,就是与上帝隔绝的人,无法领受或明白他的作为与恩典,就如经上所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以赛亚书六9)正是对当时的我的描述。但上帝说:「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五十五9)现在我才明白这偶然发生的事是上帝精心为我和孩子们所预备的。他使我们在行走天路回首时,并无遗憾;瞻望前路时,有无限美好的盼望。他爱我,不愿我走在「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言十四12)他将我寻回,引导我走在那条他为我预备永恒美好的义路上。

上帝将我生命中最大的苦难,化作我一生最美丽的祝福。在我绝望中,让我看到他已为我预备了那美好的盼望;在我悲伤枯竭的心田,掘出了喜乐的泉源,使我生命中那杯满满的苦杯,由苦变甜,并且福杯满溢。是的,他真是有复活能力,能叫人从死里复活、叫一切都更新的主,因为我尝过那滋味,他使我枯死的生命又活了过来。

愿一切颂赞、尊贵、荣耀、权柄都归给这位爱我们的上帝!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8570.1-guerguaf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